往裡美寵物

訂閱

發行量:6 

小說:美少女以為小伙是在用老套的套路搭訕,事實上相遇即是緣分

「噗嗤」一聲,上官萍萍柔美的臉上綻放出一絲笑容,然後馬上捂住了嘴巴,「你以前都是這樣跟女孩搭訕的嗎?這麼老套的套路還拿出來用?

2020-01-18 00:2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噗嗤」一聲,上官萍萍柔美的臉上綻放出一絲笑容,然後馬上捂住了嘴巴,

「你以前都是這樣跟女孩搭訕的嗎?這麼老套的套路還拿出來用?」

「不是你到底什麼意思啊,」這說的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我說我叫上官萍萍,然後你就說你叫上官火火,若非是故意搭訕,難道你還真叫這個名字不成」

「我主人真叫上官火火,你要是不信,主人你把身份證給她看看」

哦,原來是這個意思啊,看來不拿出身份證來,這丫頭是不會相信我的,當即我便把身份證掏了出來,扔到了她面前,

「看看吧」

上官萍萍拿著我的身份證反正的看了好幾遍,然後又對照著我看了幾遍,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你真叫上官火火?」

「如假包換,這下你信了吧」我從她手中拿過身份證,得意的揮了揮,然後塞到了包里,

「這...這也太巧了吧」

「還有更巧的呢,我本名其實不叫上官火火,而是叫上官青平,現在這個名字是後來才改的,還有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小名應該叫萍萍,我家裡人平時也稱呼我為平平」

「當真?」

「是啊,這下可以告訴我你名字是哪幾個字了吧」

「咱倆的姓是一樣的,萍是浮萍的萍,真是沒有想到還有這麼巧的事情」此時的上官萍萍已經沒有了剛開始的那種侷促感,

「這就叫緣分,是吧主人?」聽著往外帥如此說,上官萍萍依舊不敢相信的問道:

「你這二哈,怎麼什麼都懂啊」

上官萍萍說這話,其實我也能理解,自從往外帥這貨能說話以後,除了外形還是保持著狗的樣子,思想、說話語氣、肢體動作等等,和人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有時甚至於我,都會感到很玄乎。

「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間就能說話了,當初我也以為它是鬼附身了,要不然怎麼什麼都知道呢」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這真的太難以置信了,比科幻還科幻,」

「依我看應該叫玄幻」因為我總感覺這事太玄乎,

「哈哈哈,是是是,應該叫玄幻」上官萍萍爽朗的笑聲久久的在這死寂的空氣中迴蕩著,如果說之前在被欺負之後,她表現出來的是一種柔弱的美,此刻更多的則是一種洒脫和無邪,看的我不禁都有些痴了,

「嗯...嗯...」往外帥看到我如痴如醉的樣子,趕緊拿爪子拍了拍我,上官萍萍似乎也看到了我的表情,馬上就停止了大笑,嬌羞的低下了頭,我這才驚醒過來,一臉尷尬的撓著頭皮,不知如何是好,就連臉頰和耳朵似乎都有點火辣辣的,我想自己此刻肯定是臉紅了,好在現在天色已晚,加上沒有電,屋子裡點的是蠟燭,光線不是太好,故而並沒有被他們看清楚,我可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於是找了個理由說道:

「你倆先聊著,我出去上個廁所」便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看著我出去,上官萍萍轉頭對著往外帥說道:

「你家主人害羞了,臉都紅了,呵呵呵......」

「臉紅了嗎?我怎麼沒看到?」往外帥轉頭看向外面,

「真的,剛才我偷偷看到的,從脖子一直紅到耳朵根」

「是嗎?等他回來我可得好好問問他,很久沒有看到他如此失態了,大色狼」往外帥嗤之以鼻的說著,

「這你也懂?」聽到往外帥說出色狼二字,上官萍萍更是驚奇的問道,

「當然懂了」

「那你跟我說說,你還懂什麼?」

「那你想問什麼呢?我懂的可多了......」

......

床頭柜上的紅色蠟燭已經快燃盡了,燭火時不時的閃爍一兩下,鮮紅的蠟油順著缺口一點點的全部流到了柜子上,慢慢堆積起了厚厚的一層,在昏暗的燭光映照下,就猶如一塊紅色的果醬,讓人充滿了食慾。

上官萍萍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回想著今天發生的種種,既感到害怕,同時也很慶幸,按理說她對上官火火不應該有太多的想法,可是那張英武卻又有些害羞的臉龐,此刻一直在腦海中遊蕩而揮之不去,她同時也在想,要不要跟著上官火火一起走,可是真走了,萬一爸媽回來了怎麼辦,要是不走,自己一個女孩子又該怎樣在這末世中生存下去,按照上官火火說法,現在是生化危機下的末世,就跟電影上演的一樣,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說不定自己的爸媽已經不在人世了,此時上官萍萍的思緒,就好像她草堆般的頭髮一樣凌亂......

「主人,那美女怎麼還不睡?」看著上官萍萍屋子裡閃爍的燭光,往外帥好奇的問道,

我斜著頭看了看,

「誰知道呢,趕緊睡吧,明天我們還要趕路呢」說著也不管往外帥,蒙起頭就呼呼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當我還躺在沙發上熟睡的時候,就感覺到有人在推我,等我睜開眼睛,就看到上官萍萍雙手背著正站在我的面前,只見她頭髮往後梳的整整齊齊,扎了一個馬尾辮,白裡透紅的臉頰,看著不像化了妝的樣子,卻也楚楚動人,傲人的身材在白色收腰羽絨服和緊身牛仔褲的襯托下展露無遺,再配上一雙黑色的高邦馬丁靴,儼然就是一副鄰家女孩的清純模樣。

看到我盯著自己上下打量,上官萍萍的臉頰瞬間紅了一大片,就像是秋冬的紅蘋果一樣,更顯可愛。

「咳咳咳,看夠了沒有啊」上官萍萍首先打破了平靜,

「那什麼,我昨晚好好的想了一下,決定跟你一起走,」

「啊!哦,好的」我機械般的回答者,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來,

「那還不起來,給我去弄輛自行車」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聽得我一愣!我去,這小丫頭片子,話說得竟如此理所當然,貌似真把我當她的長工來使喚了。

接下來的路並不是那麼好走,被凍住的積雪由於沒有人鏟,結結實實的蓋在地面上,特別滑,自行車跟本就無法在上面前行,所以只能慢悠悠的推著往前走,而且從這裡到下一個城鎮還有幾十公里,這中間雖然也有鄉間小路可以走,但是因為害怕迷路,我們只能沿著國道一路前行,我倒是無所謂,可苦了上官萍萍,她哪裡見過如此恐怖的景象,由於雪昨天已經化了不少,所以很多之前被掩蓋住的屍體都暴露了出來,加上一晚的霜凍,被凍住的屍體顯得更加驚悚,嚇的上官萍萍花容失色,啊啊啊的大叫,緊緊的拽著我的衣服,寸步也不敢離開...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