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范兒

訂閱

發行量:285 

網際網路人都在走「進」非洲

更多的消費者、發展初級的市場、廣泛的增長空間、年輕的國民結構,一切都在促使網際網路人走「進」非洲,走「進」這個「全球最後一個十億級藍海市場」。

2020-01-02 04:5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越來越多熟悉的網際網路人開始走「進」非洲。

中國人民熟悉的馬雲多年前就頻頻談起非洲、投資非洲、呆在非洲。他曾經一周被四個非洲國家的總統請去跟年輕人交流,一天跑三個非洲國家,在非洲做公益活動,辦非洲版的創業者大賽,做評委,和創業者跳舞。

而 Twitter 的 CEO Jack Dorsey 也公開表示,自己要在非洲住個半年,了解這個蓬勃發展的新市場。

很遺憾現在就要離開歐洲大陸了,但非洲將定義未來(尤其是比特幣的未來)。雖然還不確定具體在哪,但我將在 2020 年年中在這裡住 3-6 個月。很慶幸我能體驗非洲其中的一部分。

布魯金斯學會的非洲增長計劃研究員 Witney Schneidman 則對 Jack Dorsey 的決定表示欣賞。在他看來,Dorsey 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去做了一件正確的事——了解非洲這個市場的複雜性。

我們看到科技行業有很多投資機會,我們也看到了市場增長的可能。

Facebook 的早期投資者、北京 IDG 資本的聯合主席 Jim Breyer 將目前非洲的投資機會比作 21 世紀初的中國。他說非洲有前途的企業不一定需要發明什麼新東西,他們只需要尋找利用技術的新方法。

非洲同樣提供了一些重要的跨越機會,這些機會是通過使用智慧型手機和其他技術平台而獲得的……我們看到一些來自美國和其他地方頂級學術機構的聰明人回到了非洲大陸,不斷增長的企業家和開發者人才為其做出了貢獻。

▲ 圖片來自:Umaizi

非洲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新市場。

2016 年,有「非洲網際網路之父」之稱的 Nii Quaynor 在加納建成了非洲地區首座比特幣農場,他為全球比特幣礦池增添了每秒數百 Tera 的 Hash 計算量,在非洲挖出了首個比特幣。「我們應該思考如何用它影響社會的問題,以此提高它的採用率。」

這是非洲比特幣的開端,而現在 Dorsey 打算參與的「非洲比特幣未來」則更有想像力。非洲只有 11% 的人民擁有銀行帳戶,在這些比特幣大佬的設想中,89% 人民沒有銀行帳戶就是新機會。

比特幣大佬 Pomp 就表示:「欠已開發國家將在(加密貨幣)金融服務方面超越已開發國家,從零開始建造要比試圖改造一艘巨輪容易得多。」

既然如此不發達,那就跳過銀行,也跳過網際網路金融服務,讓當地的人民直接擁有加密帳戶吧。

比特幣這類加密貨幣能在非洲擁有市場的另一個原因是當地貨幣的不穩定性。辛巴威甚至有 100 萬億的紙質貨幣,抱著一沓錢卻只能買到衛生紙在當地非常常見。而非洲另一個國家奈及利亞的年平均通貨膨脹率也高達 12.09%,不穩定的貨幣體系,超高的通脹率,這都很容易讓民眾對本國貨幣喪失信心。當地貨幣的不穩,甚至讓部分民眾選擇用加密貨幣進行儲蓄

但因為非洲使用網際網路的人口比例也不像別國那樣高,網際網路金融服務還在萌芽階段,加密貨幣的發展也才剛剛起步。不過也因為它的這些特性,才讓不少加密貨幣大佬看上這片未經開放的「粗獷」土地。

非洲有大約 60% 的人口年齡在 25 歲以下,這是地球人口最為年輕的大陸。一方面,年輕人需要面臨激烈的競爭,但另一方面,對於外界而言非洲充滿人口紅利。

更多的消費者、發展初級的市場、廣泛的增長空間、年輕的國民結構,一切都在促使網際網路人走「進」非洲,走「進」這個「全球最後一個十億級藍海市場」。

Witney Schneidman 表示了解非洲 54 個國家的規則並確保這些規則是一致的就是一個挑戰,在這個市場上找到當地合作夥伴也可能是一個挑戰。但隨著美國股市的估值飆升,其他國家對非洲的興趣可能會增加。

風險資本市場和非洲仍在努力尋找彼此……美國和西歐的投資者不習慣非洲這樣的投資回報率,所以目前我們沒有看到大量資金湧入,但我們已經看到了了解市場的人。

題圖來自 Dugba Cauley-Hushie on Unsplash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