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現場

訂閱

發行量:61 

首批90後步入而立之年「年輕就要不負韶華」

而活躍在公交、警察、消防等多個行業的90後們,也在新年之際,帶著各自的一腔熱血,拼搏在崗位第一線上,為了北京這個大都市的運轉,做好螺絲釘,「只爭朝夕,不負韶華」。

2020-01-02 06:3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不知不覺中,2020年1月1日起,第一批90後進入了30歲。「三十而立」,進入而立之年的他們,意味著要真正直面成長和責任的到來了。

他們做好準備了嗎?為此,北京青年報記者進行了街頭採訪,成熟、轉折、拼搏、創業等詞成為90後掛在嘴邊的「關鍵詞」。而活躍在公交、警察、消防等多個行業的90後們,也在新年之際,帶著各自的一腔熱血,拼搏在崗位第一線上,為了北京這個大都市的運轉,做好螺絲釘,「只爭朝夕,不負韶華」。

首批90後30歲啦!30歲意味著什麼?

30歲代表著什麼,有人說是一個數字,有人說意味著成長和責任。也有人擔心自己在變老。

對有些人來說,三十歲人生才剛剛開始,但對另一些人來說也許正經歷著一個重要轉折。

因為大學剛畢業就20多歲了,如果繼續深造,博士順利畢業也許早就30多歲了。早早參加供工作的會給自己設定一些人生目標,比如30歲的夢想就是35歲創業成功,但是很遺憾夢想並沒有成功。

雖然這跟自己想像中的成長並不一致,但是總體來說,情況越來越好,都在努力朝著自己滿意的方向前進。

有人表示,其實30歲就像一個坎,沒邁過來時會有恐懼和迷茫,但是跨過來後,卻發現反而沒什麼可恐懼的了。

「三十而立」是一個漢語成語,來源於《論語·為政》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還說:「立於禮。」(《論語 泰伯》),又說:「不知禮,無以立也。」(《論語 堯曰》),所以孔子所說的「三十而立」,是指他在這個時候做事合於禮,言行都很得當。

言,謙卑中傳遞祥和!行,舉止彬彬有禮!這是孔子對於自己在30歲時所達到人生狀態的自我評價。

90後民警

崔博浩:地鐵乘客的出行安全是我最大新年心愿

「保障地鐵乘客的安全出行,就是我和同事們的最大心愿。」崔博浩說。北京地鐵日均客流量千萬人次,維繫著北京這個超級都市的運轉,而市民的出行安全,離不開公交民警的辛苦付出。27歲的崔博浩就是北京市公交總隊2000多名民警中的一員。

「2015年9月,我從公安大學畢業後,通過公務員招考,進入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成為一名工作在地鐵站內的民警。」崔博浩說,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90後,已經成家立業,結婚生子。「能夠在地鐵內為公共運輸的安全提供保障,我很高興,非常喜歡這個工作。」

崔博浩說,民警的工作是與地鐵同時進行的,從早上5點多地鐵投入運營,到晚上11點多收車,值班民警必須一直在崗,「遇到地鐵內乘客之間有糾紛或者出現治安案件,我們必須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進行處理。」

2019年6月中旬,一名身穿短裙的女孩在地鐵出站口準備出站,正在刷卡時,遭遇身後一名男子「襲臀」。「那名男子偷襲成功之後撒腿就跑,女乘客很是憤怒,於是接到線索後,我們介入調查。」崔博浩說,根據地鐵內的線索以及相關渠道調查,找到該男子的居住地之後,他和同事在男子的居住地將其抓獲,「這名男子對女乘客實施猥褻後逃跑時,自己將腳扭傷,正躺在家裡養傷呢。」

因為工作努力,現在的崔博浩已經成為西直門站派出所巡二警區代理警長,每天都要到各個安檢點進行督導,發現問題第一時間督促整改。

「今年(2019年)我編寫了《應對逃生、施救、防範、躲避突發事件做法篇》、《呼吸機使用》、《消防器材使用》等適合不同年齡兒童、校工、企業員工的突發事件處置教材,給2萬餘名群眾、學生、企業職工講授校園安全、乘車安全、人身安全等防範知識。」崔博浩說,由於刻苦鑽研業務,隨時打擊流氓滋擾、醫托擾序等,他的轄區不斷受到乘客表揚。

工作幾年來,他已獲得個人三等功一次,個人嘉獎三次,優秀公務員一次。在2019年度的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最美公交衛士」評選中,崔博浩光榮入選大名單(20人入選,評出10名),目前評選結果尚未公布。

「道雖邇,不行不至;事雖小,不為不成」。這句《荀子·修身》中的話一直激勵著崔博浩,激勵他做事情不要好高騖遠,要腳踏實地,要付諸行動,才能有所收穫。他一直就是這麼做的。這個年輕的90後,正在成為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的中流砥柱。

卞亞勛:讓警法宣傳工作更受大家關注

1990年的卞亞勛是朝陽公安分局負責宣傳的民警,2020年6月份他就要30歲了。

談到2020年,他最常調侃自己的一句話就是「老了」,「以前家裡經常催婚,但今年卻沒人提這茬兒了,可能催著催著就習慣了吧。」

「30歲對我而言其實並不是生活上的改變,沒成家的問題也一如既往的困擾著家人。但很慶幸我的父母依舊十分支持我的工作。」

作為首都民警的一員,雖然目前的工作並不像電影中呈現的那樣,戰鬥在一線,時時刻刻與窮凶極惡的犯罪分子鬥爭,但同樣作為一名普通宣傳崗位民警,在別處「戰場」,及時的向公眾通報民眾關注的熱點案件,挖空心思的向群眾普及法律知識,提升人民群眾的安全和防範意識是我的本職工作。

他說父親和他說的最多一句話便是「男人三十而立」,在新的一年,他也更加追求工作上的突破,希望在新的一年中,能夠繼續推出受群眾喜聞樂見的微視頻,讓警法宣傳工作更受大家關注。

90後長城女警

劉序文:成為人民警察是我30歲最好的禮物

「當我還是個孩子,就對未來的職業有過很多幻想,想當醫生,想當科學家。後來迷上了電視劇《重案六組》,劇中女主角季潔成了我的理想型,於是我在畢業找工作時,在教師和警察之間,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後者。」回憶起自己警察的初衷,北京市公安局延慶分局八達嶺派出所民警劉序文有些自豪的說,以前總覺得2020年是很久以後,30歲也很遙遠。如今我真的30歲了,正式進入而立之年,而且如願做上了夢想的職業。

2017年,劉序文入警後,被分到了八達嶺派出所,成為長城衛士女子警隊的一名成員。

入警兩年多,劉序文已經記不得為多少人答疑指路過,又為多少人找到過走失的老人、孩子。「但當我每完成一件工作,心裡那種滿滿的成就感都讓我特別幸福。」劉序文坦言:「20多歲的年紀少不了毛躁的脾氣。」女子警隊隊長就曾囑咐過他們,「咱們女子警隊最重要的是發揮柔性執法的特點。」 劉序文,在30歲的而立之年,她對自己的工作要求是,「對遊客多一點耐心,再多一點熱心,讓中外遊客更滿意。」

在劉序文心裡,如今真的到了30歲,能成為一名人民警察,是她在30歲而立之年前給自己最滿意的一份禮物。

當然,30歲前的很多小目標,沒有全部實現,比如司考、專業筆譯證書都是劉序文30歲前的小遺憾,「但是失意過後更多的是不甘心,我很喜歡me before you裡面的一句話:push yourself,do not settle。30歲又怎樣,只要肯付出,還會害怕沒有收穫的那一天嗎。」面對「三十而立」的說法,劉序文有自己的感悟,這是意味著和一個小姑娘say goodbye的年紀,意味著成熟的數字,對自己各個方面都是挑戰,「30歲以後,我給自己定個小目標,先把司考拿下。未來會朝著一名更加優秀的民警前進。」

90後法官助理

張玉敬:「三十歲更多的是責任和義務」

張玉敬是房山法院一名普通的法官助理,正式步入了3字開頭年級的她已經在法院工作了3年,「以前覺得30歲對我來說太遠,誰知道這工作幾年下來自己不知不覺也到了這個年紀。」

她說,三十歲更多的是責任和義務,在工作中他對家庭多少有些虧欠。

「我最早是偶然的機會學了法律,學了之後,才明白它在生活中重要的意義。」張玉敬說,自己從小就是個很內向的人,十分的自律。正因為這樣的性格,讓她選擇了法官這份職業。

而真正到法院工作之後,成山似的案卷連成了片,辦公室連下腳都難,更別說拿出時間陪家人了。張玉敬的老家在江蘇,工作三年里她回家的次數用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

同樣,她也和男友異地戀了一年多的時間,對方在杭州,她在北京,相聚1374公里,只有在每天睡覺前的一點時間,才能簡單的聊上幾句,規劃著雙方的未來。

「好在我的家人對我很支持,我爸爸常說,既然選擇了公平和正義,就意味著不是在為自己的家庭而活,我就要獻上自己全部的力氣。」

90後消防員

武世亮:30歲突然就來了 自己已成中堅力量

武世亮是北京消防大興支隊生物醫藥基地中隊副中隊長,出生於1990年6月的他,新年一過,就正式步入30歲了。

前幾年,別人問起武世亮的年齡,他都會說是「二十來歲」,但是現在他突然意識到, 30歲真的馬上就要到了。

「感覺很突然,好像邁進了一個新的門檻。都說三十而立,但覺得很多方面自己也沒準備好,比如還沒成家,工作上也覺得還有很多不足,還有很多要學習提高的地方。」武世亮坦言,這個新年過的,有一種危機感,有一種壓力湧上來。

武世亮2017年大學畢業後加入消防隊伍,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出火警時的情景。他就記得火特別大,一直在燒,自己心裡非常緊張。當時他負責指揮後方,但自己卻非常慌亂。經過那次以後,他開始反省自己,跟戰友溝通,跟老兵學習,老戰士告訴他,作為指揮員遇到再大的火情也要沉著冷靜,不然你的慌張會對年輕戰友產生影響。

現在,經過了兩年多的實戰,武世亮面對火情和搶險已經非常從容。馬上要30歲的他,在消防一線隊伍中也算得上是一個「老兵」。但30歲年齡帶來的責任感讓他覺得自己還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比如由於中隊轄區內高速公路比較多,他對交通事故的搶險救援比較得心應手,但對於人員落水、倉庫起火這樣的警情感覺經驗還比較欠缺。「我得加強學習,作為中隊幹部承擔責任。」

對於自己「90後」的身份,武世亮覺得,前幾年外界對「90後」的評價其實更多的是一種偏見,是前一代人與後一代人生活環境和成長軌跡不同帶來的一種看法。「其實80後年輕的時候,70後看待他們可能也是一樣的感覺。」武世亮覺得,隨著年齡的增長,90後這一代人陸續走上了重要的工作崗位,在社會的閱歷和經驗隨之增長,開始為社會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在新的一年裡,作為第一批30歲的「90後」,武世亮已經是消防隊伍中的骨幹力量,他希望自己能夠更加成熟起來,承擔更多的責任,帶領隊伍順利出警,保護轄區的安全穩定。

90後幼師

劉曉彤:喜歡孩子們的天真 自己也是個「寶寶」

同樣是「90後」的劉曉彤,在北京一家幼兒園裡做老師,同樣也是一個4歲孩子的媽媽。

她說,身邊很多朋友和家長,都認為30歲是個很焦慮的年紀,而她認為30歲對她來說,只是一個數字,自己還是個「寶寶」。

「我眼裡,父母的30歲,無論是工作還是家庭,做的都很厲害。而我,只會當媽。」劉曉彤日常的工作就是照顧孩子,在20齣頭的時候要開始學著給孩子換尿布、通馬桶、搬重物、做玩具和哄孩子睡覺。

她說,當初自己選擇了幼師,是因為孩子很天真,好接觸。當初學的是教育理論,唱歌跳舞彈鋼琴,可沒想到剛工作卻做起來「雜工」。工作要求她必須全能,必須細緻,通過遊戲既能教會孩子們正確的價值觀,又要考慮到所有孩子遊戲中的安全問題。

她管班裡叫20幾個孩子叫「小的們」,孩子們叫她「山大王」。這種通過打成一片,心與心的交流,讓她把所有孩子視如己出,孩子們在學校,哪怕有意無意的懂事了,她也會很自豪地向家長們炫耀,因為那是她的學生。

可能正是因為工作所需的這份天真和過早擔負起的責任,讓劉曉彤更在意孩子們的成長,而非自己的,「什麼30歲不30歲的,對我不重要,看著孩子們長大,就是一種不能言喻的樂趣。」

90後電車司機

劉森:復原軍人要讓乘客舒適成為工作標準

1990年10月出生的劉森從部隊復員後便到北京公交電車分公司成為了一名公交駕駛員。儘管家住平谷,上下班路程要占去4個小時,但劉森對自己的工作始終充滿激情。

2018年4月份,他加入了美蓮工作室,今年正式步入而立之年的他總是會擠出時間參加工作室的公益服務活動,從不遲到。而說起自己的人生目標,他說,「要讓自己的高質量服務,化作乘客舒適的出行。」

劉森曾是一名海軍,曾在核動力潛艇上服役,那種震撼心靈的裝備,讓他深深地體會到國家高科技的威力,並引以為豪。

2017年復員到公交工作後,由於其所具備的軍人素養博得了同仁的認可,便被吸入有電車分公司美蓮工作室,成為工作室的成員之一。

為民服務要從細處著眼,一位老乘客,一段時期患病行動不便,他就攙扶老人上下車,感動的老人親手寫表揚信到車隊。

有乘客突發急症,劉森立即利用在部隊學的知識搶救乘客,使得乘客轉危為安。乘客突發暈車嘔吐,影響乘車環境,劉森迅速打掃車廂衛生,保持車廂衛生整潔。

有一次,行車中的他發現一名快遞員倒在馬路中央了,他看到後立即停車,上前扶起快遞員到路旁,並將車輛推到路邊,迅速恢復道路通暢,看到快遞員無大礙才繼續行車。

對於劉森而言,而立之年是另外一種狀態。他告訴記者「30歲之前是苦練精兵,30歲之後就該上戰場,一心為了勝利,一心為了贏的人生的輝煌。」

為此他要在身體比較好的時間裡,多做點事情。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以熱情服務換取乘客的舒服乘車環境,自己在專業上不斷加強駕駛技術,保障乘客安全乘車。

劉森認為,要在自己工作崗位上一步一步地提高工作能力和知識水平,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工作範圍,為更多的乘客提供優質服務,讓工作室的服務理念發揚光大。

90後項目經理

陳馮:為小家締造幸福 為社會創造美好

白駒倏忽,垂髫不再,青春難覓,已是孩提之父,回望過往,匆匆如昨,雜樣翻飛,已然人海茫茫。川人北漂,五年似箭,未曾言棄,房租再貴默默奮鬥;一無所有,白手安家,幸有良伴,又有佳朋,候鳥租房,願在朝陽。——陳馮

2020年來了,陳馮也邁入了而立之年。

記得小學獲獎的作文《二十年後的我》,倒是沒有成為尖端的科學家,泯然千分之一位北漂的白領。留在北京這座城市,是因為這裡充盈著夢想的味道和城市非凡的魅力,每一天的快速變遷,每個人的飛速成長,每件事的高效促成,都令我甘之如飴。工作中的激情,生活中的熱愛,挑戰不斷增長我的能力,閱歷不斷豐富我的見聞,內心充盈而不再迷茫,身體懶散但不願懈怠。

陳馮告訴北青報記者,初到京城時,地鐵還是兩元錢隨便坐,如今,地鐵新線不斷加入,大興機場傲視全球,高鐵四通八達,回川也是更加方便。

「作為新北京人,見證93大閱兵威武雄壯,雄安擘畫千年大計,城市副中心拔地而起,70周年慶典光芒萬丈……《我和我的祖國》傳遍大街小巷時,作為這個城市的一小份子,深深的自豪感油然心生。」

陳馮說,新的一年,願和心愛的人,加鞭奮蹄,為小家共同締造幸福,為社會共同創造美好。

多知道點

是不是只有中國人講究「三十而立」?

出生於1990年的英國女演員艾瑪·沃特森(Emma Watson),2001年,因主演個人首部電影 《哈利·波特與魔法石》聲名大噪,她還憑藉該片獲得青年藝術家獎青年女演員獎。

她在一次採訪中談及馬上30歲時,她表示,曾經認為這件事本身很有趣,搞不懂大家為什麼要在30歲這件事上小題大做,「這根本不是事。」但是當29歲時,壓力、焦慮陡增,她意識到她身邊開始有很多聲音:你還沒成家,沒有孩子,而你又30歲了,職業也不穩定,或者人生還沒有方向……「30歲的焦慮實在是太多了。」

英國《地鐵報》稱,臨床心理學家希伯德博士說:「30歲是關鍵的一年。」「很多人都對30歲有個理想的心理預期:當你更年輕的時候,你經常想像未來人生會有方向,工作很有意義,並且已經遇到合適的伴侶、準備好要孩子。然而這是一個相當長遠的目標,我不認為很多人在這個年紀(30歲)就能達到。」

中國歌手李健曾表示,自己是一個四十而立的代表,他認為「三十很難立起來。所以年輕的朋友們不要太著急。」

三十能立更好,不「立」也沒關係,因為這些「立」與「不立」都是別人眼裡的,而你的世界理論上真的與他人無關。生活,就是所謂的「立」了。實際上,三十而立,說得是人生變成熟的一個尺度。

神經科學專家:人到30歲才算真正成年

據英國《獨立報》近日報導,參加牛津醫學科學院有關《腦部發育》研討會的神經專家指出,人類大腦要到30歲才能完全成熟,目前以18歲分界成年似乎不妥。

研究人員稱,雖然當前英國司法系統承認年滿18歲算邁入成年,但最新研究顯示,年輕人的大腦正在經歷明顯的變化。這些變化會對年輕人的行為產生重要影響,更易患上精神健康紊亂疾病。

專家強調,人類大腦發育進程十分漫長,尤其是從青春期到30歲,大腦中的灰質和白質會發生較大變化。18歲以後,雖然身體已經成年,但大腦尚未發育成熟,青春期仍會持續,直到30歲才算正式成年。

劍橋大學神經科學教授彼特·瓊斯稱,人類大腦發育過程大致需要30年。有經驗的法官可以看出19歲的罪犯與30多歲罪犯之間的差別。

此外,美國哈佛大學神經科學家利亞·薩默維爾曾指出,18歲至30歲和30歲以上人之間存在差別,因為前者大腦發育一直不穩定,以30歲定為成年人會更公平些。

薩默維爾說,一般來說,30歲以後,大腦發育基本成熟,不會像30歲之前年輕人那樣容易衝動。

文/王浩雄 北京青年報記者 張子淵 李強 葉婉 朱健勇 宋霞 董振傑

編輯/趙加琪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