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維電影

訂閱

發行量:8 

2019中國電影行業多維度總結,這些成績單漂亮

一、數據概況二、2019年電影市場出現的幾大變化三、電影技術的進展四、影院經營狀況五、行業大環境的影響一、行業數據12月31日23點59分,2019年正式落下帷幕,國家電影局2019年12月31日晚發布的數據顯示,全國電影總票房為642.66億元,比2018年增長5.4%,我國電

2020-01-02 12:5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一、數據概況

二、2019年電影市場出現的幾大變化

三、電影技術的進展

四、影院經營狀況

五、行業大環境的影響


一、行業數據

12月31日23點59分,2019年正式落下帷幕,國家電影局2019年12月31日晚發布的數據顯示,全國電影總票房為 642.66億元,比2018年增長5.4%,我國電影市場首次突破640億大關,全年共生產電影故事片850部,動畫電影51部,科教電影74部,紀錄電影47部,特種電影15部,總計1037部。全年票房過億影片共計88部。

(我們曾在「2019年電影票房保底650億!誰贊成?誰反對?「一文中發起」猜票房有獎「的活動,我們選取了最接近最終票房的17位觀眾,贈送禮品,名單見文末。請及時發送地址。)

從票房占比上來看,近三年來一二線城市票房占比呈逐年下滑趨勢,而三四線城市特別是四線城市,票房占比連續五年保持上升趨勢,這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中國城市化進程的加快,也得益於近年來影院建設的下沉。

國家電影局31號數據顯示,2019年新增銀幕9708塊,全國銀幕總數達到69787塊。根據燈塔專業版數據顯示:截至12月29日,2019年全國有票房產出的影院總數為11309家,同比增長8.6% 。相比前兩年,2019年影院建設開始放緩,新增影院數和銀幕數均為近三年來最低,但總體仍然維持著較高的增速。影院建設繼續下沉到三四線城市以及中西部地區。

全年城市影院觀影人次達到17.27億,相比2018年並無明顯變化,觀影人次首次出現增長停滯。從數據上看,近幾年觀影總人次的上升得益於三四線城市觀影人次的提升。從下表可以看出,在觀影人次上,近五年來一二線城市的占比呈現出逐年下滑的趨勢,而三四線城市則相反。由此可以看出,今年一二線城市觀影人次的下跌造成了年觀影總人次的增長瓶頸。

觀影人次增長疲軟,與娛樂業態的日益豐富、視頻平台的分流以及高質量影片數量不足、國產影片整體質量不高息息相關。今後,國產影片整體質量的提升是觀影人次上升的重要前提。

二、回顧這一年,電影市場出現以下幾方面的變化:

PART 1 中國式大片崛起

2019年,國產電影總票房411.75 億元,同比增長8.65%,市場占比64.07%,票房過億的國產影片47部。在15部10億票房以上的影片中,國產影片占10部,以較大優勢保持了國產電影在中國電影市場的主導地位。

一批叫好又叫座的電影佳作,滿足了人民群眾對美好精神文化生活的期待,折射中國電影聚焦講好「中國故事」、著力創新創造的繁榮圖景。湧現出《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烈火英雄》等一批取自現實題材的優秀影片,微觀視角與宏大主題、日常敘事與英雄情懷、人物塑造與精緻製作有機結合,拓展主旋律的藝術時空,讓主流價值觀直抵人心,國產影片的口碑處於持續上升態勢。

國產電影類型拓展,風格多元,國產科幻、動漫取得突破,現實題材創作持續深耕。《流浪地球》等佳作開啟了國產科幻元年;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緣起》完成創造性轉化;《少年的你》《地久天長》為現實題材電影注入人文關懷,走進生活深處,與觀眾共情。

與此同時,電影工業化進程提速顯著。以《流浪地球》為例,其製作團隊多達7000人,運用1萬件道具、1.2萬張繪製圖、10萬平方米置景展開面積,全片2003個特效鏡頭的75%由中國團隊完成。《攀登者》運用數字特效合成技術手段營造狂風雪崩、冰川開裂的大場面。《中國機長》攝製組首創用平板數字建模對飛機擺動搖晃進行高靈敏度控制。這些「中國式大片」將中國電影的工業化水平提升到新高度。

PART 2 「網際網路+」深度融合電影產業

2019年,網際網路思維在行業中得到進一步體現。隨著短視頻、直播平台的崛起,電影人開始利用這類新媒介創造市場。《受益人》、《南方火車站的聚會》、《只有芸知道》三部電影先後利用淘寶直播進行「帶貨」,利用線上直播打通時空壁壘,讓電影的核心受眾、藝人的核心粉絲及主播的核心觀眾,通過直播平台實現整合,推動電影映前規模出圈;越來越多的電影人利用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進行「花式營銷」。這些做法證明,以高速增長的直播、短視頻行業拉動電影行業的內需,存在很大的想像空間。這是電影行業對「網際網路思維」深度探索和有機結合,給電影行業帶來了全新的思路。

三、電影技術創新迎來春天

電影技術的發展史在某種程度上就是電影的發展史。這句話在2019年的電影行業表現得尤為明顯,2019年電影技術取得了不小的成績。

一是高規格巨幕系統進一步發展。CGS中國巨幕最新發布的5.0系統,在放映環節採用了創新的模塊化設計,採用了雷射、4K等技術。同時承襲人工智慧(AI)技術,擴展應用於CGS中國巨幕獨立母版製作以及擁有多項國內外專利的圖像優化系統中。軟體通過自我學習,使得在影片製版環節的音畫品質得到極大的提升和優化。在不到8年的時間裡,CGS中國巨幕就已在全球超過140個城市的近400家影城建有CGS中國巨幕影廳。

RealD推出的優質巨幕品牌LUXE巨幕,憑藉其精準白幕技術,能讓銀幕呈現更均勻的亮度;其高達92%反射率,又能帶來40%的額外光亮;2台高亮的RealD雙機3D系統同時放射四道光束,其光效是其他雙機3D系統的兩倍,得到觀眾和影院終端的雙重認可。

二是中影光峰自主研發的雷射數字電影放映機C5,正式通過DCI認證,實現中國電影數字電影放映關鍵設備零的突破。C5匯集了眾多先進的技術,在部分指標方面已經超出DCI標準,例如色域方面,其採用了最先進的ALPD 4.0 三色雷射螢光放映技術,色域能力可達Rec.2020色域的98.5%。

三是「0.98''4K TRP」晶片進入商用。在今年CinemaCon展會上,巴可公司搭載了TI公司 4K 0.98英寸TRP晶片的新一代數字放映機首次亮相。該晶片的問世,使得DLP放映機的性能得到了提升,在較小尺寸的晶片上實現了4K解析度,同時在集成度、能耗、性能等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命名為S4的新一代巴可放映機由於搭載了新型DLP晶片,圖像性能也得到了提升,又由於採用模塊化結構,維護成本降低,使得整機性價比提升。

四是雷射光源進一步得到普及。2019年是雷射光源性能繼續提升的一年,中影光峰推出了ALPD 4.0產品,實現了三色雷射與螢光技術的完美結合,在相對低成本的前提下進一步實現了在色域、亮度、光效等方面的重大突破;在RGB三基色雷射光源產品方面,出現了採用了半導體製冷+水冷+風冷的組合散熱技術,提高了散熱效率,大大延長了雷射二極體模組的壽命;內置消散斑技術也日趨成熟。得益於雷射光源性能的大幅提升,我國雷射光源放映機進一步普及,目前中國已成為全球雷射光源普及率最高的國家。

五是以GDC CA2.0為代表的影院自動化系統,有效提升了影院的運營質量和效率。現在影院自動化系統已經覆蓋到整個影院,相比於TMS系統,CA 2.0等影院自動化系統涉及的面更廣、更深,可以實現自動排片、自動開關機,減少了人為干預,實現自動化放映。CA2.0通過中央存儲播放解決方案,脫離了本地硬碟的掣肘,可存儲2,000部影片,在影片拷貝等日常放映工作上大幅提升了效率,為影院解放人力。

六是LED電影屏遍地開花。6月28日,華中首個三星Onyx影廳正式落戶武商摩爾國際電影城,也是全國第二個14米寬的Onyx影廳;6月28日,全國首家LED全景聲影廳落戶鄭州奧斯卡匯金影城;7月,華南首塊ONYX LED電影屏落戶深圳萬象影城……加上去年在上海、北京落地的多個LED影廳,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擁有LED電影屏最多的國家,這也意味著國內影院在新技術的應用進程上又向前了一步。

七是CINITY系統首入市場。由華夏電影公司領銜,聯合科視、GDC、RealD公司參與研發的高技術格式電影系統問世。高技術格式電影系統CINITY集4K、3D、高亮度、高幀率、高動態範圍、廣色域、沉浸式聲音七大高新技術於一體,展示了電影技術的新高度。

具備這些高新技術的影城,在觀影人次和票房產出上具有明顯的優勢,這也進一步印證了「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的論斷。

四、影院經營下行壓力依舊,但越來越穩健

2019年,對放映終端來說,仍然是「艱苦卓絕」的一年。貓眼專業版30號數據顯示,2019年票房超2000萬的影城僅有356家,僅占3.1%。而根據拓普電影智庫數據,截止12月20日,在不含服務費的情況下,全國僅有1600餘家影院票房超1000萬,僅占全國影院數的14.4%,而500萬票房以下的影城占64.7%。

過去幾年,影院建設加速,使得銀幕數的增加與票房和觀影人次不匹配,分流明顯,導致全國影院平均上座率從2015年的17.37%降至2019年的10.71%,場均人次從2015年的23降至2019年的14。影院單日單廳收益從2015年的3082元降至2019年的2204元(拓普電影智庫12月20日數據,不含服務費)。

頭部影院票房也呈下滑趨勢。2012年至今,北京耀萊成龍國際影城五棵松店一直位居影院年票房榜首,但自2015年起,該店年票房收入也呈下滑趨勢。同時,自2015年起,Top10影城票房體量都呈下滑趨勢。截止2019年12月30日,Top10榜單中,過半數影院票房低於5000萬,6000萬以上的影城僅1家。而2018年,Top10榜單的門檻為5000萬,有4家影城票房超6000萬。

由此可見,我國絕大多數影院經營狀況還面臨著巨大挑戰。可喜的是,在影院經營普遍不樂觀的當下,行業人士進行了深刻的反思和積極的探索。

在影院建設方面,一改過去急功近利,盲目占地的心態,變得冷靜、理性。從今年建成開業的影院來看,在設計上,開始注重電影文化的挖掘和特色的體現;從環境、設施到放映設備都有了提升,更強調舒適、健康和觀影體驗;在影院布局上更注重日後的運營,從宣傳陣地、賣品陳列到設施配置有了更多的考慮。可見影院投資者開始變得成熟。

在影院的運營上,也出現了一些新變化。把服務提上了日程,從意識到自覺,從口號到行動,一方面是市場競爭所迫,另一方面也確實是一種進步,把營銷當成必選題而非選擇題。這從我們舉辦的「全國影院營銷活動方案徵集和評選」活動,吸引了數十家影院和近十多萬業內讀者的參與可見一斑。

在影院經營方面,愈加成熟。在賣品和衍生品方面,從廠商、院線到影院,從展陳到銷售有了更多的創新和實踐。影院賣品銷售也有了更明顯的變化,影院不再僅局限於賣品部和賣品本身,會利用APP、微信小程序等入口,打通邊界,線上線下進行深度融合,從而提升效益。在異業合作上,一方面影院引進不同業態,發展影院生態鏈,包括但不限於書店、超市、茶飲、電影文創等,引導觀眾進入深度社交,進一步完善「電影+」的概念,打造「電影+創意餐飲」、「電影+創意零售」、「電影+創意網際網路」等多業態體驗式影院生態圈。另一方面,不少影院利用整個商場的資源,打通會員卡,與各大商家共享會員資源。這些探索,影院帶來了流量,也創造了額外的收入。

在院線方面,自從電影局的院線發展新規發布以來,陸續有「華人文化」和「博納」等院線進入,使得我國院線數量達到了 50 條,隨著退出機制的建立,院線比以往更感受到了壓力。帶來的變化就是院線更重視品牌的建設,希望籍此帶來對加盟影院的吸引力和在市場上的影響力,另外院線也更加注重對所屬影院的服務,從院線資源共享、運營指導、賣品營銷到技術支持、人員培訓,再到創新硬體和軟體管理。此外,院線也在探索影院連鎖經營的路子。以上可以說是近年來力度最大的變革,特別是頭部院線,做出的改變尤其明顯。

這些變化猶如黑夜裡的明燈給人以信心。

五、行業大環境的影響

從上文中可以看出,國產電影爆款頻出,受眾越來越廣,電影工業體系正在形成,在科幻電影、動漫電影以及思想性、藝術性俱佳的影片生產上,2019 年都是不折不扣的起步元年。電影終端建設也愈加理性,從數量向質量轉變,這些都為推動中國電影可持續發展創造了有利條件。

2019年,是電影行業取得重大突破的一年。然而,也是艱難的一年。據公開數據顯示,前三季度,21家影視上市公司中,6家公司凈利潤為負,占比近三成;18家公司凈利潤同比下滑,占比超八成。影視行業遇冷情緒從二級市場直接傳遞到產業鏈下游,或將造成影視作品數量的銳減。與此同時,2019年是流媒體行業突飛猛進的一年。愛奇藝、騰訊視頻的會員數先後突破1億,中國視頻付費市場正式進入「億級」會員時代,流媒體的崛起從一定程度上「搶食了「電影觀眾。經濟大環境的不明朗也抑制著人們對電影市場的預期和觀眾消費熱情……以上種種都給電影事業的進一步發展帶來不小的困難。

2019年已成過去,2020年有機遇,也會有更多的挑戰。告別了粗放式增長的時代,我們應當正視存在的問題,在困境中前行,愈行愈穩。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