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中國電商快遞的價格戰沒有終點

但是這幾個行業的企業價值卻是一個倒三角——02中國VS美國快遞模式對比中美兩國都是大國,擁有規模龐大的快遞網絡,但由於雙方經濟地理的不同,快遞商業模式出現了不同的分野。

2020-01-19 18:37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國泰君安證券

中國的快遞行業似乎永遠不乏「攪局者」。 從三通一達的崛起,到菜鳥網絡的野心; 從百世的異軍突起,到順豐再次殺入電商件。 中國電商快遞的價格戰似乎永遠看不到終點。每一次當市場判斷行將結束時,都會有新的契機讓新一輪纏鬥再次打響。 而像拼多多五元包郵的「奇蹟」,無疑就建立在中國這個永不停歇的快遞戰場之上。 然而放眼海外,快遞行業其實是大市值公司誕生的搖籃。美國的UPS和FEDEX兩家公司市值合計8000億人民幣,比國內所有快遞公司的市值加起來還多一倍。 差別從何而來?中國快遞業的競爭壁壘要如何才能建立? 在國泰君安道合APP本月的「道合·理」系列課程中,我們邀請到國君交運團隊專注於快遞物流行業研究的分析師皇甫曉晗,帶來「深度解析中國快遞行業的競爭壁壘」。 國泰君安交運團隊去年提出的快遞行業「春秋戰國二階段論」,在產業內外都曾有極大的反響。這一次,她將用30分鐘,從供給和需求屬性的源頭出發,帶領投資者了解中美快遞行業的不同商業模式,以及如何去把握中國電商快遞投資中長期的機遇和風險。

如果我們以兩個維度來衡量物流行業,會發現物流行業的市場規模和企業價值呈現一個倒三角形的形狀。 在中國物流領域: 快遞市場規模大約是5000億; 30公斤以上的零擔快運行業市場規模是萬億級; 再到更大的整車運輸,市場規模是5萬億級。但是這幾個行業的企業價值卻是一個倒三角——

02 中國VS美國快遞模式對比中美兩國都是大國,擁有規模龐大的快遞網絡,但由於雙方經濟地理的不同,快遞商業模式出現了不同的分野。 從時間上來看, 相比於美國的百年快遞史,中國快遞行業發展只有短短30年時間。 從規模上看,中國快遞從2010年以來開始爆髮式增長,目前規模已經接近美國快遞規模的5倍。 從價格上來看,美國最低價格的美國郵政,平均一個包裹的價格是23元,而且多年穩定;而中國快遞的平均價格七年時間下降了一半,達到12塊錢左右,這還是整體的價格,如果看電商快遞均價,已經降到了4-5元水平。 不同的規模和價格差異背後,是中美兩國快遞商業模式的不同。 2018年,中國快遞中電商快遞和商務快遞的業務量比例是3:1。 而美國的這個數字正好與中國相反:電商快遞與商務快遞比例是1:3。

在電商快遞領域,中國具有絕對的領先優勢,而美國快遞企業的市值,更多是靠商務快遞貢獻。

03 商務快遞VS電商快遞壁壘模式分析在我們看來,雖然同樣是快遞,但電商快遞和商務快遞從投資角度相當於是兩個不同的行業,一個相當於消費品,另一個相當於製造業。 如何理解呢?我們可以從需求和供給兩個角度去分析。

*註:此處成本僅指幹線運輸和中轉的成本,不包含兩端的收件派件成本。 這意味著什麼呢,如果60億體量的企業成本是1.5元,那麼10億體量的企業就需要在每件快遞補貼1塊錢,才能夠與前面的企業競爭。 如果再加上收派件成本,件量少的企業,一個快遞員可能要跑方圓5-10公里,才能派出去100件,件量大的企業快遞員只用跑兩三棟樓,可能就能夠完成這100件,這背後的派件成本是完全不一樣的。 這是關於電商快遞的規模經濟。 商務快遞也有它的規模效應和壁壘。 首先商務快遞都是時效件,到點必須派送到,沒有辦法通過囤滿貨物再走這種方式來降低成本。其次一部分時效件是需要通過飛機來送達,所以整個運輸網絡也具有一定的行業壁壘, 最後,總結一下: 1、商務快遞在需求端有品牌壁壘,供給端有規模經濟,他是一個雙壁壘的商業模式,先發優勢非常強。 他的投資屬性比較類似於消費品,而且還是一個供給端規模經濟很強的消費品。 2、而電商快遞,在需求端是沒有品牌壁壘的,但是在供給端,他有顯著的規模經濟。 那我們其實可以從投資角度,把電商快遞理解為2B的製造業,雖然需求端難有品牌定價能力,但是規模領先的企業仍然可以從供給端建立長期壁壘。

04春秋二階段競爭格局如何演繹

那麼目前快遞企業的壁壘建立程度與競爭格局是怎樣的呢?先說商務快遞。 其實大家已經有感受,順豐已經在這一領域建立了品牌壁壘。因為在最開始的時候有一個外資保護階段,在那個階段順豐非常有執行力地做了直營網絡的改革,買了飛機,把自己的品牌建了起來,規模也做到商務件中最大,超越了國營的EMS。 所以,實際上順豐這部分商務快遞的壁壘是很高的,盈利能力會比較穩定。未來的核心問題是時效件市場規模有多大,以及多元化戰略的選擇。 但是電商快遞行業呢,像我們在前面分析的,需求端是很難建立品牌壁壘的,壁壘只來自供給端的規模經濟。 那壁壘確立的條件就是,龍頭企業的規模與其他企業拉開足夠大的規模差距。 而目前的情況是,幾家上市企業已經與其他二線快遞拉開了足夠的差距,二線快遞在市場出清的邊緣。 但頭部企業內部並沒有拉開足夠大的差距。大家的名次和市場份額還沒有完全排定。

所以,國泰君安交運團隊提出了「春秋戰國二階段論」。所謂春秋時期,就是行業增速比較高,高於龍頭產能增長瓶頸。這個時候呢,龍頭企業可能經營管理更加優秀,但是每年行業有100億件的增量,龍頭企業沒辦法完全消化,就給了其他企業增長的機會。 其他企業有機會增長、拿到融資,學習龍頭企業的投資與管理,改善自身的經營,從而能夠有時間追趕上龍頭企業。 所以這個時候,各國苦練內功,彼此時常有戰爭,但只能消滅規模較小的小國,大國都沒有出清,有些大國一時落後,然而還會恢復增長。 那麼未來龍頭有沒有可能靠規模差距建立壁壘呢?我們認為有。 一旦行業增速下降,龍頭的產能儲備也更充足,這個時候一旦有企業落後,追趕的難度就會很大。這個時候就會進入戰國時代,企業的分化會拉大並且持續,龍頭公司能夠趁戰國時期把前期積累的競爭優勢轉化為規模優勢,建立長期壁壘,在壁壘確立後,這個行業才能夠進入強者恆強的階段。

所以,電商快遞行業不是不能夠建立壁壘,而是由於行業增速過高,還沒有進入龍頭建立壁壘的階段。那麼我們現在處於什麼階段呢?我們現在處於春秋末期,在戰國來臨之前。 由此,我們推導出對電商快遞投資的大框架—— 春秋時期,由於企業競爭優勢的不穩定性,暫時落後的企業可以買,買入的前提是低估值,買入後的收益取決於企業邊際經營的改善。 而到了戰國時期,龍頭將是唯一的選擇。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