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98 

2019年富豪榜:資本市場長青樹何享健領跑 秦英林夫婦突圍

紅周刊富豪榜就顯示,與2018年63人持A股市值超過百億規模相比,2019年有多達95位上市公司實控人持A股市值超過百億元,而在其中,還有44人為新晉入榜者。

2020-01-19 02:13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19年,A股中大熱的核心資產、科技龍頭,讓很多企業實控人身家變得更為豐厚。紅周刊富豪榜就顯示,與2018年63人持A股市值超過百億規模相比,2019年有多達95位上市公司實控人持A股市值超過百億元,而在其中,還有44人為新晉入榜者。

在這份新出爐榜單中,資本市場長青樹何享健繼續領跑,而受益於豬價狂飆的秦英林夫婦「黑馬」突圍,坐上榜眼位置。從富豪的學歷來看,雖然學歷在造富過程中不是必要的因素,但在新興高科技產業中,高學歷者成功的機率是要明顯大得多。與此同時,推動大股東財富持續增值的另一個因素是,擁有一位能將自己後背交付的搭檔是非常重要的。

需要提醒的是,在《紅周刊》記者統計梳理「2019紅周刊富豪榜」數據的2020年1月1日~17日,大部分A股上市公司2019年年報尚未披露,年末大股東具體持股情況尚不清晰,因此,「2019年紅周刊富豪榜」統計數據依據為:A股上市公司三季度末或四季度最新公布的實際控制人進入前十大股東的直接持股疊加間接持股、2019年12月31日的收盤價(不復權),入選市值規模超過百億元。另,2015年~2018年的數據,則是根據歷年年報中披露的實際控制人的產權及控制關係圖結合年底股價統計而來。

江山輪流轉,年年新人出。在2019紅周刊富豪榜上,持有A股資產總值進入百億的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有95位,其中有44位為新晉富豪。

在最新出爐的2019年榜單上,2018年的魁首順豐實控人王衛未能成功捍衛住自己位置,不僅被資本市場上的長青樹——美的集團實控人何享健拉下馬,甚至還被2019年的黑馬牧原股份的秦英林夫婦超越,屈居探花位置。

曾在「2018紅周刊富豪榜」前十榜單上還位居8、9、10名的復星系大股東郭廣昌、智飛生物大股東蔣仁生、三六零大股東周鴻禕,在新一屆富豪榜榜單出爐後,也均被擠出了前十位置,替代他們的是新入榜的愛爾眼科的陳邦、韋爾股份的虞仁榮、中公教育的魯忠芳。2019年末,陳邦、虞仁榮、魯忠芳三人的個人身家分別達到了571.25億、493.05億和462.86億元。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榜紅周刊富豪榜的95位身家超過百億元的富豪,持股總市值合計高達2.71萬億元,相當於當年A股上市公司總市值的4.21%。

95位富豪上榜,44位新晉入級

因大部分上市公司2019年年報尚未披露,年末大股東具體持股情況尚不清晰,2019紅周刊富豪榜統計數據依據為:上市公司三季度末或四季度最新公布的實際控制人進入前十大股東的直接持股疊加間接持股、2019年12月31日的收盤價(不復權),入選市值規模超過百億元。同樣,2015年~2018年的數據,則是根據歷年年報中披露的實際控制人的產權及控制關係圖結合年底股價統計而來。

從統計結果來看,在2019年A股市場整體震盪上行下,多數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持股市值相較2018年得以水漲船高。從持股市值進入百億大關的人員數量來看,2018年底時還只有63位實際控制人持股市值超過百億元,而到了2019年底,則增至95位。其中,有44家公司實控人為2019年新進榜,如韋爾股份的虞仁榮、中公教育的魯忠芳母子、居然之家的汪林朋、寶豐能源的黨彥寶、華林證券的林立、同花順的易崢等等,這些人員不僅在2019年成功進入紅周刊富豪榜,且持股總市值也全部達到200億元以上。

韋爾股份的虞仁榮為2019年新進紅周刊富豪榜持股身價最高的實際控制人。依據2019年三季度末數據,虞榮仁身為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直接持股2.79億股,與此同時,虞榮仁還持有上市公司第二大股東紹興市韋豪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79.65%的股權,整體來看,虞榮仁2019年底對韋爾股份的持股市值達到了493.05億元。排在其後的是中公教育的魯忠芳,這位多年前已經退休的老人因為有了一位出色的兒子在打拚,不經意間成為2019紅周刊富豪榜上最有錢的女人,個人持股市值達到了462.86億元。若考慮其兒子李永新的持股市值,兩人合計市值達到672億元,躍居紅周刊富豪榜第7位。

當然,既有新人笑,就有舊人哭,與44位新上紅周刊富豪榜的富豪相比,藏格控股、ST康美、華蘭生物等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卻因各種原因相繼退出了紅周刊富豪榜,留下寂寞的背影。

富豪扎堆醫藥、電子行業

分析「2019紅周刊富豪榜」,可以發現醫藥、電子行業特別盛產高身家實際控制人,涉及14家醫藥公司和12家電子公司。

在醫藥公司中,恆瑞醫藥的孫飄揚的持股市值是醫藥公司實控人中市值最高的,在2019年恆瑞醫藥股價上漲99.7%情況下,孫飄揚的個人持股市值上漲到841.57億元,相較2018年底的418.94億元增長422.63億元。就孫飄揚所持A股資產來看,目前排在紅周刊富豪榜第4位,而在此前兩年中,即2018年時排名第6位,2017年排名第5位。

除了恆瑞醫藥的孫飄揚,排在紅周刊富豪榜第8位的愛爾眼科的陳邦也屬於醫藥界人士。2019年,陳邦以571.25億元的持股市值第一次進入紅周刊富豪榜前十。通過觀察可以發現,無論其持股市值還是排名,在近兩年均隨著公司的股價穩步上漲而逐年提升,2018年度紅周刊富豪榜上,陳邦持有的股權價值高達303.03億元,排在當年富豪榜的第13位。

在2019年A股市場中,除了核心資產的股價一飛沖天,科技股則是第二條主線,很多科技概念股強勢爆發,這其中就包括了韋爾股份。2019年,韋爾股份股價上漲了388%,由此推動了公司實際控制人虞榮仁身價狂升,直接站上紅周刊富豪榜第9位置。這是繼藍思科技最近兩年跌出前十排名後,韋爾股份是電子板塊第二個進入紅周刊富豪榜前十的面孔。

然而令人唏噓的是,曾經在2015年、2016年連續兩年位居紅周刊富豪榜前十位的萬達電影實際控制人王健林,卻因傳媒行業的持續不景氣而繼續冬眠。持股總市值由2015年高點時的834.55億元下滑到2019年底的183.69億元。當然,若考慮全部進榜名單,傳媒業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上榜者仍占居9個席位,僅次於醫藥和電子行業。

經濟大省浙江、廣東基礎厚,上榜富豪多

如果給紅周刊富豪榜上的富豪們辦個同鄉會,最熱鬧的小團體一定非浙江組莫屬,在2019年95位持股市值超過百億的實控人中,有18位來自浙江。多年來,浙江省一直是中國經濟前五強省份,2019年GDP已經突破了6萬億。浙江民營經濟發達,溫州和寧波都是靠著民營經濟發展起來的城市,中小企業眾多。另外,廣東省也一直都是孕育富豪的集中地,他們通常涉獵廣泛且家族觀念濃厚,2019紅周刊富豪榜中,就有16位就來自廣東省。而排在第三位的是北京和上海。北京、上海排在前列,顯然與其出台優惠政策,吸引大量高科技人材有關。在大量高技術人材入駐下,兩地科技創新類公司大量崛起並上市,新技術的應用造就了一大批新財富人群。

財富的積累需要時間的熬練

從年齡分布看,2019年的上榜富豪們多數是60後,95位在榜人士中,年紀在50~60歲的共計有50位,40~50歲的有23位,年齡超過60歲的有19位,美的集團的何享健與中公教育的魯忠芳資歷最為深厚,當前已經年過古稀。年紀最輕的實際控制人則是來自康弘藥業的柯瀟,也是上榜富豪中目前唯一一位年紀在40歲以下。由上榜富豪年齡結構看,基本沒有富二代、富三代上榜一說,他們基本上都屬於首代創業者,財富的積累都是用時間和經驗去堆積出來的。

新興產業富豪學歷高

從教育水平看,紅周刊富豪榜上的富豪們主要是以高學歷人群為主,可以查詢到學歷的88位公司實際控制人,碩士學位的人數最多,共計38位。其次是本科,也有21位。不過,也有一些實際控制人們的學歷背景並不算太高,例如順豐控股王衛的學歷為高中;華夏幸福王文學的學歷顯示為中專;藍思科技的周群飛也只念到了大專,可見在傳統行業中,創始人的學歷問題並不會影響企業的正常發展。只不過在新一代科技屬性偏高的公司中,實際控制人的高學歷的優勢就顯露出來,如恆瑞醫藥的孫飄揚、樂普醫療的蒲忠傑、泰格醫藥的葉小平、寧德時代的曾毓群、大博醫療的林志雄,學歷都達到了博士,而正是這些領路人的專業,使得企業在研發投入上明顯高於其它公司,而技術上的領先優勢也保障這些公司護城河的寬度。

富豪也興「搭擋熱」

俗話說,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反過來說也同樣成立,每個成功女人的背後也同樣需要有一個偉大的男人。在國內,夫妻檔創業並不少見,觀察紅周刊富豪榜,可以發現上榜人員中有很多「夫妻檔」。例如牧原股份的秦英林、錢瑛夫妻;恆力石化的范紅衛、陳建華夫妻;藍思科技的鄭俊龍、周群飛夫妻;韻達股份的陳立英、聶騰雲夫妻;圓通速遞的喻會蛟、張小娟夫妻;大華股份的陳愛玲、傅利泉夫妻等等。

而更有意思的是,除了伉儷情深,A股也不缺父子檔、母子檔,甚至公公與兒媳聯手組合出現。比如世紀華通的父子檔實控人王苗通、王一峰;中公教育的母子檔實控人魯忠芳、李永新;而美的集團的控股股東中,出現了一個盧德燕的名字,而其正是美的創始人何享健的兒子何劍鋒的妻子。

何享健時隔兩年重登富豪榜榜首位置

翻看2015年~2019紅周刊富豪榜前十名單,只有一個名字始終出現,他就是美的集團的創始人何享健。當然,2019年5月8日之前,何享健不僅是美的集團的實際控制人,且也是小天鵝A的實際控制人,但在2019年下半年時,小天鵝A併入了美的集團。5年間,隨著美的集團股價累計上漲267%,小天鵝A股價累計上漲402.26%,何享健的持股身價也由2015年的483.55億元增至2019年的1218.29億元,增幅高達151.95%。

觀察何享健近5年排名情況,2015年的排名最低為當年的第3位,2016年勇奪榜首,2017年和2018年,因成功借殼鼎泰新材的順豐控股的強勢,順豐的當家人王衛奪走了何享健在紅周刊富豪榜榜首位置。2019年,美的集團的股價大幅上漲了62.22%,而順豐控股的股價僅上漲了14.24%,此消彼長下,77歲的何享健在時隔兩年後再次登上了紅周刊富豪榜榜首的寶座。

美的集團這家創始於1968年,創辦目的僅為解決順德縣北滘公社小鎮居民就業難題的生產小組,如今已成長為了A股市場市值最高的民營企業。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的總市值高達4041.91億元。

王衛持股市值較頂峰接近腰斬

隨著近年來電商行業的迅猛發展,快遞行業也迎來了快速發展機遇,不僅誕生了一個又一個快遞巨頭企業,且還形成了「四通一達」的局面,而被稱為「快遞一哥」的順豐,則一躍成為了整個快遞行業的「老大」,占據了較高的市場份額。

觀察近年紅周刊富豪榜,順豐控股的王衛已連續3次入榜,且在2017年、2018年還連續兩年登上榜首位置。不過讓人意外的是,就每年年末王衛的持股身家來看,上市之初創下的市值讓其這幾年一直未能越過。以上市初期(2017年3月1日)的最高價統計,王衛的身價一度高達1983.34億元,彼時財富曾一度無限接近馬雲,成為國內第二大富豪。但近年來,順豐控股的股價整體呈現出「萎靡不振」的態勢,由最高價到2019年12月31日37.19元的收盤價,股價接近腰斬。2019年,隨著市場回暖,王衛的持股市值也收復了千億元大關,但1003.84億元的持股市值相較2017年的最高值還是跌去了979.5億元。

王衛身家的縮水,離不開順豐公司成長性放緩擔憂。2018年,上市不到兩年順豐控股的凈利潤即出現了4.57%的下滑,與同期申通快遞和韻達股份37.73%和69.76%的業績增長形成了天壤之別。雖然2019年前三個季度業績增速重回正增長通道,但公司股東頻繁的減持和套現還是極大的影響了投資者對公司股價的信心。

前十座席重新排序

何享健身價超越王衛,王衛排名跌至第3,觀察2019年百億富豪榜前十位的其他面孔,位置相較2018年榜單出現很多變化。

2018年下半年開始的非洲豬瘟,在2019年席捲全年消費市場,肉價的狂飆不僅抬升了CPI,也讓從事養豬產業的牧原股份賺了個缽滿盆盈,而其實控人秦英林和錢瑛的身價排名也從2018年的第7位迅速升至2019年的第2位,身價市值從2018年的389.96億元快速擴張至1133.88億元,增長幅度高達190.77%。

除了牧原股份,同樣身為富豪榜前列的老面孔,恆瑞醫藥孫飄揚的持股身價排名也從2018紅周刊富豪榜的第6位升至2019年的第4位。2019年11月20日,恆瑞醫藥創出階段高點,最高觸及96.47元,如果按當天的股價計算,恆瑞醫藥的市值規模一度達到4201.67億元,成為了首家市值超越過4千億元大關的醫藥企業,甚至獲得了「A股藥王」的稱號。雖然2019年底醫藥股整體出現了一波回調,但以12月31日的股價統計,公司總市值也仍高達3870.85億元。

一家傳統的老牌企業,估值緣何能夠持續走高,最主要的無疑就是業績的推動。2019年10月25日晚間,恆瑞醫藥發布了一份亮眼的三季報,公司在2019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收169.35億元,同比增長36.01%;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37.35億元,同比增長28.26%,而正是基於此,公司股價在11月份創出了階段高點。且財務數據顯示,最近五年,公司的毛利率從2014年度的82.38%增至2019年三季度的87.89%,加權凈資產收益率從2014年度的21.28%增至2018年度的23.60%,凈利率則保持在19%~24%;資產負債率控制在10%左右。此外,在2019年前個三季度,公司實現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26.08億元,同比增也加了27.19%。

相較之下,愛爾眼科、韋爾股份、中公教育則是2019年進入富豪榜前十位的新面孔,身為第一批登陸創業板的28家公司之一,愛爾眼科的市值已從期初的69億元成長到今天的1225億元,逐步成長為民營眼科醫療行業的龍頭,公司實際控制人陳邦的財富值也首次進入了年內富豪榜前十大榜單。韋爾股份憑藉年內科技概念的爆發,公司市值和虞仁榮的身家也都得到了極大的增長。

隨著近年來培訓教育行業的火熱,中公教育2019年初成功借殼亞夏汽車,截至12月31日,中公教育全年股價大漲83.95%,直接帶來中公教育實控人魯忠芳和李永新的身價分別達到了462.86億元和209.57億元。中公教育完成上市以來,魯忠芳母子的身價成功超過了好未來教育創始人張邦鑫、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成為了「中國身價最高的老師」。有意思的是,李永新、張邦鑫、俞敏洪,三個人都在北大待過,這座百年人文學府也造就了教育行業的一段佳話。

當然,在上述實控人持股身價排名實現上升同時,順豐控股的王衛,恆力石化的范紅衛、陳建華夫妻,寧德時代的曾毓群在2019年的排名均較2018年有所下滑。

本文源自證券市場紅周刊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