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

訂閱

發行量:967 

上海正在奪回網際網路「失落的十年」

但今時不同於往日,拼多多、小紅書、趣頭條、Bilibili等新晉獨角獸集中在上海誕生與崛起,它們用全新的方式做電商、做社區、做人與信息的連接,取得了驚人增長。

2020-01-19 02:21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作者 | 字母榜

來源 | 字母榜(ID:wujicaijing)

2019年,蘑菇街創始人陳琪悄悄將公司總部從杭州遷往上海,開始在「上海灘」尋找新機會。

對於一個電商平台,放在過去,這個選擇絕對讓人難以置信。

無論網際網路業界還是普通人者眼中,上海並不是一座強網際網路基因的城市,北京、深圳、杭州的聚光燈下,「上海為什麼出不了馬雲?」被質問了多年。

但今時不同於往日,拼多多、小紅書、趣頭條、Bilibili等新晉獨角獸集中在上海誕生與崛起,它們用全新的方式做電商、做社區、做人與信息的連接,取得了驚人增長。

多年游離於移動網際網路主航道之外的上海,似乎第一次踏在了點上,手裡的每一張牌不再是陪跑,而是單一賽道的主角和挑戰者。

當移動網際網路的底層邏輯由搜索切換為推薦,由to C切換為to B,由傳統電商切換為社交電商,猶如開闢出一條條繞過BAT的新航線。

新航線上,上海這座城市的產業基礎、氣質文化、商業基因與多年積累的網際網路土壤,發生著劇烈的化學反應。上海在移動網際網路上半場失去的,很可能會在下半場乃至下一個十年奪回來。

數據已經在印證這種可能。12月初,工信部發布了《2019年1-10月網際網路和相關服務業運行情況》報告,顯示上海網際網路行業收入以同比增長37.1%的增速,超越浙江、北京、江蘇、廣東,居東部地區第一位。

對上海網際網路行業來說,這是一個遲到的春天,也是積蓄了多年的一次井噴。

上海並不是一座與網際網路無緣的城市。1999年,當馬雲在杭州聚齊十八羅漢創立阿里巴巴,李彥宏從矽谷回國在北京創立百度,同一時間陳天橋與梁建章在上海分別創立了盛大與攜程。

幾年後,另一位上海男人——江南春,創立了分眾傳媒,一家樓宇廣告運營商。

在後來長達20年的上海網際網路發展進程中,這三家公司所帶動的遊戲、人工智慧、旅遊和營銷廣告基因,深刻影響了這座城市自下而上的網際網路路徑選擇。

無論旅遊、遊戲還是營銷廣告,都屬於現金流充沛、商業模式相對清晰的垂直領域。從創立到上市,攜程用了4年,分眾用了2年,盛大用了5年。這樣的發展速度哪怕在今天也堪稱傳奇。

但問題也源於此,旅遊、廣告、金融、消費和強大的產業基礎,讓上海的網際網路創業更加偏重to B的服務能力,難以抓住移動網際網路第一波的to C流量紅利。

盛大衰弱,攜程轉型,分眾式微,2010年左右上海進入了缺乏可以與BAT相匹敵的網際網路領軍企業的混沌期。

我們常說一座城市的網際網路基因,它的背後其實是多年積累的人才基因、技術基因和產業基因,呈現為自下而上的探索。

長達8年的混沌期,上海的網際網路並非一片荒漠,很多種子和萌芽恰恰在最失望的歲月種下和積累,等待有一天踏上網際網路的飛輪。

自下而上探索最典型的莫過於盛大。2010年,為了占領下一個10年,陳天橋宣布成立盛大創新院,雖然創新院沒有幫盛大挽回頹勢,但聚集的人才、研究的方向、踩過的坑,都彌足珍貴。

離開盛大的員工被稱作「盛鬥士」。2012年後,他們開始在移動網際網路的各條賽道上做出探索。

負責盛大語音創新院的黃偉創立了人工智慧企業——雲知聲;陳天橋的弟弟陳大年創辦連尚網絡,打造出了WiFi萬能鑰匙;盛大雲聯席CEO季欣華創立了UCloud雲計算;盛大廣告在線業務負責人譚思亮與同事李磊創立了趣頭條……

盛大遊戲的廢墟上,上海遊戲產業蓬勃發展。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2144.4億元,上海以712億元獨占全國1/3的份額。

從遊戲延伸到電競。2018年上海電子競技遊戲市場收入達到146.4億元,國內有超過三成的電子競技賽事在上海舉辦。

從遊戲延伸到電商。2013年,從美國歸來的黃崢開始第三個創業項目——上海尋夢遊戲。藉助對遊戲和社交的理解,黃崢認為通過遊戲的玩法「以人為中心」去做電商,仍有很大機會,於是內部孵化出了一個電商項目,也就是今天的拼多多。

從遊戲延伸到社區。2008年成立的盛大文學,合併了榕樹下等平台,曾是中國最大的社區驅動型網絡文學平台,社區一直是上海創業者們的探索方向。

2015年,生活方式社區大眾點評被美團合併後,小紅書和Bilibili接棒成為新一代的社區獨角獸,將上海消費高地、時尚高地、遊戲高地的基因發揮到極致。

攜程同樣如此,經歷由線下到線上轉型後,攜程業務從票務、旅遊、酒店,延伸到美食、出行等各個領域,每個領域都成為下一代創業者們的溫床,比如住宿、出行。

2015年,攜程網高級研發經理李開逐離職,與楊磊共同創立了哈囉單車,參與到了網際網路+出行的戰場中,至今已經成為一方霸主。

自下而上的創業探索,與自上而下的政策支持相結合,讓2015年之後上海的網際網路航向日益清晰——人工智慧、金融科技、遊戲電競、社區電商和產業網際網路成為重點扶持方向。

2016年初,上海發布《上海市推進「網際網路+」行動實施意見》,聚焦「網際網路+」加速經濟轉型升級;2017年底,上海市政府頒發「文創50條」明確了上海加快「全球電競之都」建設的發展路徑;2018年,上海發布最新人工智慧產業規劃政策,從產業鏈建設、資本支持、人才聚集、創新平台搭建等多個角度支持人工智慧發展。

今天,我們看到拼多多、小紅書、Bilibili、商湯科技、趣頭條、哈囉單車等上海網際網路領軍企業崛起,但它們真正的萌芽與成長其實是在2010年-2018年,那段上海網際網路最「失落」的日子。

哪怕是在質疑和反思最激烈的時候,這種自下而上的網際網路探索,與自上而下的政策扶持,也從未停止。

當一個城市,有足夠多的人、足夠多的企業從事某一行業,形成產業鏈上下游緊密的人才集聚、規模效應、技術積累,便會沉澱為某種基因。

上海並不缺乏網際網路基因,盛大為它沉澱了遊戲基因、社區基因;攜程為它沉澱了OTA(在線旅遊)基因;晶片、雲計算、大數據與系統化的政策扶持,為上海沉澱了AI基因;盛大與分眾為上海沉澱了網際網路營銷與廣告基因。

這四大基因,與上海強大的金融行業、先進位造業、零售消費和潮流文化相融合,最終推動了拼多多、小紅書、Bilibili等企業的崛起,而且這種崛起大機率會持續相當長的時間。

相比淘寶天貓多年形成的搜索邏輯和「貨架模式「,拼多多從一開始更多依靠的是社交邏輯、遊戲玩法和智能推薦邏輯,這讓拼多多具備了更多後發優勢,從下沉市場崛起後,迅速滲透到一二線城市。

拼多多2019年Q3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平台年活躍買家數達5.363億,較去年同期凈增1.508億;過去12個月,平台GMV達8402億元,同比增長144%,繼續保持著快速發展。

如果說拼多多改變的是電商玩法,成功實現從五環外向五環內的進攻,那麼小紅書和Bilibili則引領了當下年輕人和Z世代的生活方式,它改變了很多人的活法。

在當下中國,很多高中生和大學生也許不刷抖音快手,但他們大機率是B站的忠實用戶。B站從一個硬核二次元社區,正泛化為大規模的年輕人文化社區,月活躍用戶已經超過1億。

如今,第一批90後已經30歲,抓住了Z世代(泛指1995-2009年間出生的人群)才能抓住未來。B站依靠強大的社區粘性、用戶規模和內容生產力,未來有機會衝擊移動網際網路第一陣營。

拼多多用全新方式抓住了下沉市場的消費升級,小紅書抓住的則是一二線市場精英人群的消費決策和升級,成為新一代生活方式社區。小紅書的社區調性與內容,贏得了精英女性和品牌方的認可,當下正處在擴大用戶規模的關鍵時刻,估值超過60億美金。

拼多多、小紅書、Bilibili在上海的崛起,頗有一些網際網路基因厚積薄發的意思,但這並非是全部,更重要的原因是移動網際網路進入下半場,上海終於駛入了主航道。

眾所周知,PC網際網路時代和移動網際網路的上半場產生了三大機會:人與人的連接、人與信息的連接、人與商品服務的連接,對應崛起了騰訊、百度、阿里三大巨頭,以及微博、美團、滴滴、頭條幾個獨角獸。

這一階段,上海所有的網際網路嘗試其實一直沒有進入搜索、社交、電商的主航道,而是採取風險較小的側翼進攻,收效不大,而以此為基礎圍繞吃、穿、住、用、行、游、購、娛,這幾年戰爭也打的差不多了。

移動網際網路的上半場,核心機會是to C紅利,把人、信息、商品和服務,搬到網際網路上,然後再搬到移動網際網路上,只要能有足夠的用戶規模,找到合適的商業模式,這個企業就差不多成功了。

上半場的傳統發展模式下,上海要在網際網路領域超越北京、深圳、杭州,培育出新一代的BAT機會渺茫,但移動網際網路的下半場出現了幾大變化,給了上海網際網路反攻的機會。

一是從搜索到推薦。這相當於玩法變了,抖音、快手、拼多多都是建立在個性化推薦的基礎上,大數據和人工智慧恰恰是上海的強項;

二是人群疊代。移動網際網路上半場,爭奪的用戶主要還是90年之前的人群,下半場用戶疊代非常明顯,95後崛起。他們更潮、個性更鮮明,上海在遊戲、電競、消費氣質方面更懂新一代年輕人;

三是to B崛起。to C的紅利基本結束,連騰訊都在轉向to B,上海龐大的外資與國企製造業、金融與資本市場、線下的購物與消費設施,是下一代to B巨頭崛起的良好基礎。

對於上海來說,這三大紅利如果利用好,在未來十年誕生和崛起更多的網際網路巨頭將是大機率事件。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