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98 

請回答!德勤是哪個國家的會計師事務所?

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是法律上各自獨立的成員所的聯合體,它是一個國際組織,有統一的管理章程,但在這個國際組織中的每一個成員所都是由其所在國的合伙人擁有並本土化運營的。

2020-01-19 03:0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在中國有一個長期存在的「不解之問」——你們是哪個國家的事務所?德勤是哪個國家的會計師事務所?

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是法律上各自獨立的成員所的聯合體,它是一個國際組織,有統一的管理章程,但在這個國際組織中的每一個成員所都是由其所在國的合伙人擁有並本土化運營的。這個國際組織只是一個管理機構,它不是一個編制合併會計報表的經濟利益體。以德勤為例,德勤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的管理公司「德勤全球」是一家設在倫敦的擔保有限公司。包括德勤中國在內的成員所是它的股東,但這個股東的責任是,當「德勤全球」這家公司有需要的時候,它轄下的成員所集體擔保償還它的債務。解讀這段話要注意兩點:一,德勤的合伙人不是「德勤全球」公司的股東,德勤的成員所才是它的股東;二,「德勤全球」不是一家有限責任公司,它只是一家擔保有限公司,這說明「德勤全球」做的業務很簡單。

具體來說,「德勤全球」是一個成本中心,它本身不從事業務(不服務客戶,不創造營收);它是一個品牌管理和「警察」機構,保證全球使用德勤品牌的成員所堅持一致的質量和促進統一的客戶服務以及人才文化建設。以「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為例,作為「德勤全球」在中國的成員所,它是由中國合伙人擁有的中國的公司,不是總部在倫敦的德勤全球在中國的子公司或分公司。所以,德勤華永是中國的會計師事務所。如果說倫敦是我們的總部,那麼倫敦也僅僅是德勤中國的品牌管理總部,我們德勤中國把品牌管理工作放在了倫敦。

我們可以把德勤全球比喻為聯合國。聯合國是一個國際組織,但它不是哪一個國家的國際組織,它是所有成員國共同設立的。總部設在紐約不等於聯合國是美國的聯合國,它下轄的成員國依然是獨立的政權國家,自主運行。

當前,要做的是支持德勤中國合伙人的發展和成長,鼓勵他們堅持質量,服務國家的經濟發展,做好德勤中國的專業能力建設。這樣,德勤中國的合伙人參與領導德勤國際網絡的人才儲備和影響力(話語權)就會增加。

ooo0ooo

對於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而言,全球一把手是由全球合伙人選舉產生的。可以說,一把手在哪裡,業務管理總部就在哪裡。「四大」在中國的合伙人通過不斷學習和磨鍊,正在迅速成長。總有一天,「四大」全球網絡的一把手會由中國人擔任。到那時,人們或許會美麗地(錯誤地)認為,「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是一家中國公司呢。

敬請閱讀《資本的眼睛》一書的推薦序三。《資本的眼睛》是吳衛軍先生關於註冊會計師行業30多年來改革與發展的最新力作。該書見解獨到、內容深刻、文筆流暢生動,具有開創性、啟迪性和可讀性。

在我看來,這部著作並非專門的基礎理論,也非專門的實務操作指南,而是介於其間,從一個獨特的視野和角度觀察、思考和解讀註冊會計師行業。通覽全書,作者對行業「解決重要問題、建設社會誠信」的專業定位,對審計增信的獨到見解,對人才流失的理性認識,對執業紅線的警醒勸誡,對審計「工匠精神」的尊重與自尊,對「為彼此負責,為彼此承擔」的合夥文化的深刻詮釋,對「首席合伙人最重要的品質是無私」的評述與呼籲,以及認為註冊會計師行業是「紀律部隊」的鮮活觀點,還有用案例形式對安達信起伏存亡、滙豐銀行選聘審計師、會計師事務所人才培養與合伙人分配機制的生動精彩的剖析,都折射出他對行業思考的高度、深度和廣度。我相信,這部著作對於政府監管者、實務工作者、科研教學人員和願意走進這個行業的大學生將是十分有益的,對於國有企業、金融機構、上市公司、非營利組織的治理層和管理層,以及廣大社會公眾進一步深化對獨立審計的認識和理解也是十分有益的。

溯史追源

《資本的眼睛》對審計師職業產生的歷史做了梳理。作者十分謹慎,從18世紀處理「南海公司案」中英國政府正式任命了審計師來確認審計職業的起源,這是有史實支持的,體現了作者作為註冊會計師的嚴謹風格。「18世紀的英國是近現代審計職業的發祥地。審計師的社會地位最早並不令人羨慕……隨著經濟發展,審計師的職業才變得越來越重要,他們的工作從破產清算、檢查錯弊,發展到增加信用保證,演變成為一個受人尊敬的行業。」作者對審計師起源的其他史料也做了介紹,概述了審計師的發展脈絡,向讀者呈現了註冊會計師行業的初期發展狀態。回顧歷史,我們清醒地看到,市場經濟的形成和發展是一個長期的歷史過程,其間有無數的自我糾錯和不斷完善,審計師伴隨商業技術的發展和市場的需要而產生,並成為市場經濟體制中不可或缺的組成要素。這種論述角度使我們加深了對這個行業角色定位和職能作用的認識。

中國註冊會計師行業是一個年輕的行業,自20 世紀80 年代恢復重建以來的發展歷史只有短短30多年,「國際四大」進入中國投資和培育發展國際網絡成員所也只有20年,但這個行業取得的成績卻是舉世矚目的——頒布了《註冊會計師法》和一系列規章制度,走在了專業人員立法的前列,促進了行業發展的法治化、制度化和規範化。財政部領導中國會計審計準則實現了國際趨同,構建了和國際規則無縫對接的通用商業語言。全國會計師事務所從官辦的事業單位「脫鉤改制」為有限責任公司,告別了「紅頂中介」歷史,成為真正獨立的市場主體。全國40家證券資格會計師事務所率先完成特殊普通合夥轉制,引領合夥制度和合夥文化加速助推中國現代審計市場體系的建立。創立北京、上海、廈門3所國家會計學院,培育全國會計領軍人才,為註冊會計師行業的發展做好人才儲備。建立政府購買註冊會計師專業服務制度和公共部門註冊會計師審計制度,註冊會計師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的領域和範圍、廣度和深度空前拓展。研究建立境外機構發行人民幣債券審計制度和跨境審計監管合作機制,為中外多雙邊自貿區建設和資本市場開放合作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這一系列重大的歷史性變遷,讓中國註冊會計師行業只用30多年就走過了西方已開發國家上百年的道路,這為包括作者在內的中國註冊會計師提供了成長發展的大好機遇和廣闊空間。

作者的職業生涯,貫穿了當代註冊會計師行業在中國發展、變革的全部歷程。他的所見、所聞、所感基於特殊時代的背景而產生,是寶貴的行業資料,必將為後來者把握歷史、審視當下、謀劃未來提供有益的參考。我認為,衛軍先生這一代中國合伙人的成長經歷,恰是註冊會計師行業在中國崛起的縮影。

國際視野

吳衛軍先生是中國內地第一個考取國際會計師證書ACCA(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的註冊會計師。他曾在香港、紐約、雪梨和倫敦多地工作,同時擁有中國內地、香港、英國和美國的執業註冊會計師資格,曾擔任多家全球性客戶的簽字註冊會計師。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吳衛軍先生還曾赴英國金融監管局工作。因此,他的國際經驗十分豐富,善於以國際視野來觀察和思考問題。

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在中國有一個長期存在的「不解之問」——你們是哪個國家的事務所?這是事務所在與客戶溝通或與政府官員打交道時常常被問到的問題。在事務所內部,一些年輕的工作人員也常常產生困惑,說不清楚這個問題。作者在「會計師事務所的國際網絡是如何形成的」一章中對這個問題做了詳細闡述。他用一家「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在英國起源、19世紀末20世紀初向美國發展的案例,以及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在20世紀90年代進入中國發展的歷史進程,描述了會計師事務所的國際化發展路徑,說明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是多個國家本土合伙人組成的成員所的集合體。其股東在退休時會放棄股東資格,不像工商企業,有幾個明確的投資人,股權可以傳代。其全球主席是全球合伙人選舉產生的,主席在哪裡,總部就在哪裡。作者尤其指出:「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的業務地位在『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中越來越重要,它已經是『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集結點。『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的中國合伙人通過不斷學習和磨鍊,正在迅速成長。終有一天,他們會擔任『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的主席……到那個時候,人們或許會以為在全球運行的『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是一家中國公司。」這一推論符合合伙人企業存續的特徵。

具有國際眼光對會計師事務所的發展是十分重要的,這是因為在全球化的環境中,任何一個地區出現的問題都有可能已經在其他地區發生,而任何一個地區的解決方案都有可能為其他地區解決困惑提供思路。這是擁有國際網絡的會計師事務所的相對優勢。而在會計師事務所,對客戶的信息是有嚴格的保密要求的,對各國(地區)政府的監管要求是必須尊重、不可逾越的,這是會計師事務所的生命線,理解這一點十分重要。作者通過對國際網絡和中國業務團隊成長的分析,為我們展開了如何看待會計師事務所在中國發展的問題,使我們理解了中國業務團隊自身是一個獨立的利益相關體,它並不是全球網絡的子公司。無論在法律上還是在本質上,國際「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在中國的成員所都是一家中國公司,它在品牌、規則、合伙人要求、服務標準方面需要與全球網絡保持一致,但在遵守監管政策,維護客戶利益、合伙人及員工權益等方面與中國其他事務所是完全一致的。當然,必須指出,「借船出海」的「國際四大」網絡布局模式和以我為主、自主發展的會計師事務所的國際化之路,都是值得探索鼓勵、值得深入研究的。多元化和多樣性的選擇,對發展和完善市場經濟體制利大於弊。

價值認知

審計師本身是一個悠久的職業,在市場經濟產生的早期階段便已萌生,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社會分工的深入,逐漸發展成註冊會計師行業,成為現代經濟社會中不可或缺的專業領域。毋庸置疑,審計師職業以及現在的註冊會計師行業是市場經濟催生的社會分工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是市場經濟改革發展的內生成分。理解這一發展脈絡是極其重要的。

鄧小平說:「為什麼一談市場就說是資本主義,只有計劃才是社會主義呢?計劃和市場都是方法嘛。只要對發展生產力有好處,就可以利用。它為社會主義服務,就是社會主義的;為資本主義服務,就是資本主義的。」會計師事務所國際網絡就是在鄧小平南方談話後不久開始參與中國市場化改革的。短短几十年,中國市場經濟取得了巨大的進步,但與西方數百年的發展相比,在企業制度建設上還有一定差距,還需要長期的制度文明建設。

註冊會計師行業在發達市場經濟中是一個充分競爭的行業,這個行業的價值在長期的競爭中已經為市場所接受。但在中國市場,會計師事務所的收費和服務之間還未能形成良性的平衡,聘用會計師事務所的企業在選擇服務時,往往會把收費高低看作優先選項。作者以滙豐銀行選聘外部審計師的案例探討了這個問題。滙豐銀行在選聘會計師事務所時,優先考慮的是事務所帶來的價值,對於費用,滙豐銀行「認為支付審計服務費不是一項簡單的費用支出,而是對滙豐銀行公司治理建設的投資」。這就涉及市場經濟的土壤環境。我國的註冊會計師制度是外部引進的,它在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中成長,同時也促進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不斷完善。作者用了整整一個部分探討獨立審計的價值(見《資本的眼睛》第二部分),從事務所的角度和企業客戶的角度分別分析審計師存在的意義,這對於企業選擇會計師事務所、判斷審計師的價值是有參考意義的。審計師的職能最初是由股東選出其代表擔任的,即股東代表執行審計師的工作。這樣看來,選擇高質量的審計師最符合股東的利益。在支付審計費上,作者認為要尊重工匠精神,支付像紀律部隊一般的審計師以合理費用,這將有利於社會經濟制度的建設。作者在書中借某企業審計委員會主席之口追問:「在物色和選拔公司總裁或財務總監時,公司會不會傾向於挑選薪酬要求最低的那位人選?」這個問題,值得我們深思。中國人歷來篤信「一分價錢,一分貨」,低價惡性競爭能贏得高質量的審計服務嗎?自欺欺人的糊弄式審計最終損害的是市場經濟秩序和社會公眾利益。

內部治理

《資本的眼睛》的另一個重要貢獻是作者把會計師事務所內部治理的一些「秘密」和疑問講清楚了,這包括:合伙人是如何培養的,為什麼一定要走完所規定的職業培訓台階才能提拔為合伙人;合伙人儘管是股東,但合伙人的股東角色是臨時的,即合伙人是「走班」的股東,合伙人退休後就不能擔任會計師事務所的股東了;合伙人的薪酬制度,什麼叫「以績效為基礎的薪酬分配製度」,什麼叫「級級鎖定」,怎麼看待「隔代公平」,以及合夥企業的權力結構是什麼樣的。相信這些話題不僅為會計師事務所外部的人所關心,即使是事務所內部的人也會饒有興趣地跟隨作者的分析來對比自己的體驗。

我理解,作者剖析事務所的權力架構和分配製度,真正的用意是希望讀者從中了解事務所的運營狀態,回答為什麼要鼓勵會計師事務所建立特殊普通合夥企業的治理機制、為什麼要積極投資和培養下一代合伙人的疑問。比如,會計師事務所合夥制存續的邏輯是——「沒有人真正擁有一家事務所,合伙人只不過是在為下一代『照看』這家事務所而已。」作者把這個「秘密」分享給讀者是希望吸引最優秀的年輕人加入這個行業。從長遠來看,合伙人是一個值得為之奮鬥的職位。作者的分析對於所有在中國改革開放後成長起來的會計師事務所在經營管理上具有啟迪作用,對於中國會計師事務所走出去、加入或者自創國際會計網絡也是很有借鑑意義的。

《資本的眼睛》問世之際,衛軍先生囑我作序。我在行業是後學晚輩,才疏學淺,深感惶恐。但通讀全書,欽佩之情油然而生。作為執業註冊會計師、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的合伙人,衛軍先生在繁忙的工作之餘擠出時間進行經驗總結和理論研究,絕不僅僅是勤奮可以解釋的。我以為,它表明作者對中國註冊會計師行業的真摯熱愛、對專業精神在中國發展的執著追求、對中國市場經濟規範繁榮發展的熱切期盼,也沁透出作者對國家經濟發展和制度建設的一顆赤子之心、一片赤誠之情。

當前,中國註冊會計師行業正走在既充滿希望,又充滿挑戰和艱辛的大道上。經濟轉型時期的幾乎所有矛盾和困難,都在註冊會計師行業中得以淋漓體現。怨天尤人、消極頹廢沒有出路。只有每一位註冊會計師堅守誠信品格和專業精神,才能彰顯價值、築牢信任、贏得尊重、提升地位。我誠摯建議所有關心中國註冊會計師行業的人士都讀讀《資本的眼睛》,這是一雙深邃而飽含深情的眼睛,更是一顆樸實而坦蕩熾烈的良心!

摘自《資本的眼睛》一書推薦序三更多內容請閱讀由吳衛軍著,中信出版集團出版的《資本的眼睛》

《資本的眼睛(第二版)》已上線

掃二維碼可直接購買

京東購買地址

淘寶購買地址

閱讀更多吳衛軍的文章,請訂閱微信公眾號「吳衛軍會計師」

@吳衛軍會計師

本文源自吳衛軍會計師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