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打坐」非同小可,許多人沒有掌握打坐的正確方式!

#道家修行#打坐是道家養生的一種方法,它也稱靜坐、盤坐,但是,並不是兩腿一盤就可以稱之為打坐,打坐是有很大學問的,下面我們來看看道家打坐的正確方法。

2020-01-19 03:5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道家打坐」非同小可,許多人沒有掌握打坐的正確方式!#道家修行#

打坐是道家養生的一種方法,它也稱靜坐、盤坐,但是,並不是兩腿一盤就可以稱之為打坐,打坐是有很大學問的,下面我們來看看道家打坐的正確方法。

一、打坐前準備

1、靜坐最好能另覓靜室,假使條件不許可,那末可就在臥室中。窗門宜開,使空氣流通,但有風吹到處不宜坐,門能關閉更好,以免別人的騷擾。

2、坐時或另備坐凳或就在床上,但總以平坦為宜,座位上需鋪被褥或墊子,務使軟厚,以便於久坐。

3、在入坐之前,應寬鬆衣帶,使筋肉不受拘束,氣機不致阻滯。

二、道家打坐正確方法

1.姿勢

以打坐姿勢進行,(在這裡最好不用睡式來煉以免昏沉入睡的現象)。

打坐的姿勢,可分坐椅式、散盤式、單盤式與雙盤式。一般最好用盤坐的姿勢,確實沒有盤坐條件時,也可用坐椅式(即坐在椅子上,雙腿著地)。盤坐時,依自己的能力散、單、雙盤均可,不必勉強坐雙盤,道家不要求一定要雙盤。(當然能雙盤更好)

盤坐時要求注意以下幾點:

1、臀部後半部,要求墊高一些,可墊棉墊或較薄的枕頭。這樣,可以使腰部自然伸直,避免打坐時因腰肌疲勞,慢慢彎腰曲背的弊病。

2、腰部要自然伸直,腰不直則任督二脈氣不通暢,也容易形成昏沉瞌睡得毛病。

3、頭正頸直、下頜微收。舌抵上齶。因為日常生活習慣,大多數人頭總喜歡偏向一側,或左或右,打坐時往往自己覺得頭正了。實際上仍有偏斜。可以平時在坐好以後,在面前放一面鏡子,看一看自己頭是否保持在正直的狀態,找到頭正頸直的狀態,找到頭正頸直的正確感覺。這樣可自動糾正體內的不平衡與氣脈。

2.意念與呼吸

坐好以後,不要急著閉眼,先定心神,平呼吸,等心情安靜下來,呼吸均勻下來後,再慢慢地講眼睛閉上(輕閉或微留一線之之光)。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呼吸上,默數自己呼吸的遍數,身體虛弱之同志數吸,即一吸上記一個數,呼氣不記數即一吸一呼為一個計數;身體健壯,平時火氣大,脾氣暴躁這類的人則數呼氣,一呼氣記一個數,不記吸。這樣從一數到五,就從頭再來,再從一數開始,如此反覆不斷的訓練。

3.注意事項

1、數息時,要注意的是在呼吸上,心裡數呼吸,耳朵注意聽著呼吸。全神貫注,心念集中,好像母雞孵蛋一樣。

如果數息過程中發生雜念則馬上將意念收回來,從一重開始數起。

2、注意要將呼吸調到:深、長、勻、緩、柔。「深長」:呼吸不要短促,而要綿綿不斷,慢慢將一呼一吸所用時間拉長;慢慢則會感到自己的呼吸深入體內,帶動全身的氣機;「勻」,不要時快時慢,要速度均勻;「緩」,呼吸宜慢不宜急,「柔」,柔和,若有意若無意,不要用力呼吸。

3、如果數息可以達到比較專注,心無雜念或入靜的程度,可以將計數改為從一到十,慢慢可以過渡到從一到三十,基本上,如果可以做到從一數到三十,中間都沒有雜念產生,則第一步修心止念的功夫已經達標,可以修第二步了。

4、在修煉過程中要注意防止以下三種情況:

第一昏沉,打坐時昏昏沉沉,打瞌睡。昏沉容易被當作是入靜,尤其注意。真正入靜時,心神很明晰,身心輕爽豁然,不象昏沉,糊裡糊塗,身心濁重無明。造成昏沉的主要有以下三個原因:

1、飲食不調,打坐前吃了過於油膩的東西,或吃得太飽。要少食油膩,不要吃得太撐;

2、姿勢不調,有的同志坐著坐著,身體便走形了,慢慢頭也低了,腰也彎了。頭低腰弓的姿勢,最易引起昏沉;

3、勞逸不調,打坐前工作或做別的事情過於疲勞。身心疲倦。此時,最好先睡半個小時,恢復疲勞再煉。

第二,散亂,心念散念,老是想東想西,數呼吸時走神。造成散亂的原因如下:

1、飲食不調,吃了刺激性食物,如辣椒、洋蔥、大蒜等辛辣刺激性食物,容易引起散亂。要少吃辛辣;

2、心身不調:之前參與了一些容易引起情緒激動的活動。如看驚險電影、看因起情緒激動的小說、雜誌,與人激烈辯論或爭吵……

一般最好做一些不激烈的活動。如閱讀一些道經,或做一些輕體力的家務活動。

3、呼吸不調:如果不注意將呼吸調勻,有急促、不勻的現象,也易引起散亂。

第三,鍛鍊之時出現任何現象,如眼前出現光、圖像或自感身體出現酸、麻、脹、痛、沉、涼、蟻行、跳動、肌肉抖動等八種現象都是正常的。要對一切任其自然,不要老想著它。

附:全真重陽祖師打坐

凡打坐者,非形體端然,瞑目合眼,謂之打坐,此假打坐也。

十二時辰,行住坐臥,一切動中,心似泰山,不搖不動,把斷四門,眼耳鼻舌口,不令內入外出者,此名為真打坐也。

能如此者,雖身處塵世,名已列於仙宮。不須遠參,便是肉身。聖賢三年行滿,脫殼登仙,一粒丹成,神入八極矣。

論降心:凡降心之道,若湛然不動,昏昏默默,不見萬物,杳杳冥冥,不內不外,無絲毫念想,此是定心不可降也。

若隨境生心,顛倒尋頭覓尾,此名亂心。敗壞道德,損失生命,不可縱也。行住坐臥,常勤降心,聞見覺知,此為病矣。

論煉性:理性如調琴弦,緊則有斷,慢則不應,緊慢得中,則琴可矣。又如鑄劍,鋼多則折,錫多則卷,鋼錫得中,則劍可矣。調練真性者,體此二法,論超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此三界也。心忘念慮,即超欲界,即超色界;心不著空,即超天色界。離此三界,神居仙聖之鄉,性在玉清之境矣。

又詩云:

棄了惺惺學得痴,到無為處無不為。

眼前世事只如此,耳畔風雷過不知。

兩腳任從行處去,一靈常與氣相隨。

有時四大醺醺醉,借問青天我是誰?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