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影無眠夜歸人

訂閱

發行量:15 

瓦剌的源流,土木堡之變後,也先稱汗導致北元再次分裂

明英宗朱祁鎮的土木堡之變,遏制了明朝國運的蒸蒸日上的上升勢頭。在史書記載中有兩種說法,另一種說法是亦那勒赤娶了成吉思汗之女,其兄脫劣勒赤娶的是朮赤之女。

2020-01-19 03:5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明英宗朱祁鎮的土木堡之變,遏制了明朝國運的蒸蒸日上的上升勢頭。土木堡之變中的另一個主角也先的下場是什麼,瓦剌部的前世今生是又怎麼樣的?土木堡前後有發生過哪些故事呢?

瓦剌的前世

瓦剌又叫斡亦剌(《元史》稱猥剌),清代被翻譯成衛拉特,最早是生活在東北額爾古納河流域的密林中,所以又被稱作「林木中百姓」

隨著蒙古族乞顏部鐵木真的崛起,斡亦剌部的首領忽都合別乞與乃蠻等部,聯合對抗鐵木真,最終卻以失敗告終。

鐵木真在忽里勒台大會被推舉為蒙古成吉思汗後,派出長子朮赤西征,「林木中百姓」各部成為了被攻打的對象。次年,忽都合別乞率部眾來降,其後斡亦剌部作為朮赤的嚮導,幫助他招降了其他森林部落。忽都合別乞家族也因此的得以和成吉思汗的黃金家族聯姻,成吉思汗之女下嫁給忽都合別乞長子脫劣勒赤,朮赤之女嫁給忽都合別乞另外一子亦那勒赤。在史書記載中有兩種說法,另一種說法是亦那勒赤娶了成吉思汗之女,其兄脫劣勒赤娶的是朮赤之女。

孛兒只斤氏「黃金家族」,廣義上指成吉思汗的後人是黃金家族。

不管是那種說法,都可以看出斡亦剌部落與成吉思汗黃金家族聯姻是不爭的事實。

之後,斡亦剌部落與黃金家族的姻親關係持續不斷,在蒙古的政治舞台上也是不可或缺的一股勢力。拖雷之子蒙哥在釣魚城一役中,受傷駕崩。蒙哥的四弟忽必烈,在軍中將領的擁戴下於開平即位。蒙哥的幼弟阿里不哥,蒙古貴族的支持下,於首都哈拉和林即位。蒙古出現了天有二日的現象,誰為正統就成了一個問題。

阿里不哥是受到欽察汗國、察合台汗國、窩闊台汗國支持的,他的即位比忽必烈更具有合法性,脫劣勒赤的女兒嫁給了阿里不哥,所以斡亦剌部也就成為了阿里不哥的擁躉,站在了忽必烈的對立面。


忽必烈建立元朝後,不足百年,元順帝攜家眷被徐達趕出北京,逃往開平。這就是歷史上的「北元」。北元皇位傳到坤帖木兒之時,作為北元強臣的猛哥帖木兒已經被稱為瓦剌王了。

作為一支獨立的政治力量,瓦剌已經有了擺脫蒙古黃金家族的趨勢。

馬哈木時代

猛哥帖木兒去世後,瓦剌部被三個人主宰,他們分別受到了明朝的冊封。他們就是《大明風華》中,出盡風頭又被編劇延長了好幾年壽命的順寧王馬哈木、以及另外兩位是賢義王太平和安樂王禿孛羅

明年夏,封馬哈木為特進金紫光祿大夫、順寧王;太平為特進金紫光祿大夫、賢義王;把禿孛羅為特進金紫光祿大夫、安樂王;賜印誥。暖答失等宴賚如例。

被明朝冊封后的馬哈木遭到了韃靼部的進攻,結果瓦剌大敗,隨後明朝使臣在韃靼被殺,明朝派出了丘福北征韃靼。丘福沒有延續靖難時的神勇,明軍十萬大軍幾乎全軍覆沒。

永樂八年(公元1410年),明成祖朱棣率五十萬大軍,拉開了親征漠北的序幕

戰敗後的韃靼部大汗本雅失里被馬哈木所殺,馬哈木擁立阿里不哥的後裔答理巴為大汗。

自此,蒙古草原上再次出現了天有二日的情況,東汗阿岱台吉和西汗答理巴。

在明朝廷的支持下,馬哈木想借力除掉韃靼太師阿魯台,對於明朝廷的態度也逐漸傲慢不恭起來。正在此時,阿魯台放下身段,歸順明朝並表示願意配合明朝廷攻打馬哈木。永樂十一年(公元1413年),阿魯台受明朝冊封為和寧王。

第二年,明成祖朱棣再次親征,這次的目標是瓦剌馬哈木。在明成祖這次親征之後,瓦剌和韃靼再次達到了一個平衡的狀態。

永樂十四年(公元1416年),馬哈木死後,朱棣派遣中官海童撫慰賢義王和安樂王。

阿魯台在得知老冤家馬哈木死後,聯合兀良哈三衛對瓦剌部發起了猛烈的攻擊,暫時的勝利卻引起了明朝廷的警惕。

脫歡時代

馬哈木之子名叫巴穆木,在阿魯台發動的孛羅那孩斜坡戰役中,巴穆木被俘。在被押往東蒙古後,巴穆木被扣在了一口大鍋之下,因此他又得名脫歡(蒙語「釜」的意思)。在他母親的營救下,脫歡才被放回。

之後,脫歡被承襲馬哈木爵位,成為新一代順寧王。

十六年春,海童偕瓦剌貢使來。馬哈木子脫懽請襲爵,帝封為順寧王。而海童及都督蘇火耳灰等以彩幣往賜太平、把禿孛羅及弟昂克,別遣使祭故順寧王。自是,瓦剌復奉貢。

雖然承襲了爵位,但是在馬哈木死後到脫歡襲爵期間,順寧王部落的勢力大打折扣。排在了賢義王和安樂王之後。

經過一番勵精圖治,脫歡於永樂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最終幹掉了賢義王太平,次年又與安樂王禿孛羅開戰。此時,脫歡基本上統一了瓦剌各部,並擁立有黃金家族血統的脫脫不花為可汗。脫歡將女兒嫁給脫脫不花,通過與脫脫不花的聯姻,他的地位得到了進一步鞏固。

脫歡打著脫脫不花是正宗黃金家族後裔的名義,聯合兀良哈三衛,討伐阿岱汗和阿魯台。此舉頗有點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意味。

宣德九年(公元1434年),脫歡將阿魯台殺掉,報了被扣之仇。

掌握實權的脫歡使瓦剌強大起來後,在擊潰韃靼部後,也打破了明朝廷對蒙元地區的羈縻平衡。朱瞻基對脫歡的控制和防範不力,實際上是造成土木堡之變的次要原因之一。

也先時代

脫歡去世後,他的兒子也先執掌了北元的權柄,成為北元太師。從正統五年(公元1440年,也就是也先即位後的第二年)起,瓦剌曾發起了三次對哈密衛的圍城,到正統十一年(公元1446年),本來屬於大明羈縻衛的哈密衛附庸於瓦剌。明朝對哈密衛的失控,相當於在西北失去了一道屏障。

正統六年(公元1441年),也先迎娶兀良哈三衛之一的泰寧衛都督拙赤之女為妻,有了這層姻親關係,泰寧衛成為了也先的一個耳目。正統九年(公元1444年)拙赤與肥河衛都指揮別理格在格魯坤迭連大戰,拙赤敗北,面對如此局面,身為兀良哈女婿的也先卻對拙赤發起了進攻。在建州女真與也先的夾擊下,兀良哈三衛陷入困境。

瓦剌在也先的帶領下,逐漸有了覬覦中原的野心。正統十四年(公元1449年),也先率領瓦剌部騎兵從西路大同向明朝進軍,脫脫不花率韃靼部和兀良哈部騎兵從東路攻遼東,北元樞密院阿剌知院率另一隻瓦剌部軍隊進攻。自幼長於深宮的明英宗朱祁鎮,在大太監王振的攛掇下,懷著對明成祖征北的崇拜之情,倉促率五十萬親征來犯的瓦剌軍。

明英宗一個錯誤的決定,使自己被俘,五十萬大明將士葬身土木堡。在明英宗身邊最終只剩下了太監喜寧,隨後喜寧也投降了也先。明英宗成了繼宋朝徽欽二帝之後,再度北狩的皇帝。

國,不可一日無君,在於謙的主張下,郕王即位,成為明代宗。明朝有了新帝,也先手中的明英宗的價值大打折扣,。一年後,失去利用價值的明英宗被強行退還給了明朝。

土木堡之後

景泰二年(公元1451年),勞苦功高的也先想逼迫脫脫不花立他妹妹之子為太子,遭脫脫不花拒絕後,雙方兵戎相見。最終敗走的脫脫不花被郭爾羅斯部首領徹卜登殺死。

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也先在忽里勒台大會上,以自己的軍事實力將自己推到了北元皇帝的寶座。沒有黃金家族的血統,卻坐上了蒙古大汗的位置,這一點也決定了也先的命運。

兩年後,脫脫不花生前的知院阿剌起兵謀反,也先被打敗後逃走,最終被永謝部首領布渾殺死。

無眠心語:

也先作為瓦剌部的王三代,確實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在他手中蒙古各部得到了短暫的統一。可惜他不是黃金家族的一員,在蒙古人眼中,他的即位沒有正統性和合法性,這也是造成北元再度分裂的原因。

明朝從朱棣開始重用太監,到了朱瞻基辦太監學堂,再到朱祁鎮對王振的言聽計從,這幾位皇帝已經把朱元璋的「太監不得干政」的祖訓忘得一乾二淨了,最終才有了土木堡之變的禍患。太監的干政,也是導致明朝迅速走下坡路的原因之一。

土木堡之變後,明朝從與北元關係上的主動進攻轉變為被動防守。北元的內亂,使他們無暇南下,雙方的實力達到了一個平衡狀態。

參考文獻:《明史》、《史集》、《蒙古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