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網

訂閱

發行量:2934 

默默無償獻血5年,一次申請調班曝出感人故事,兩名環衛女工相約獻血到60歲

相約獻血到60歲楚天都市報記者盧成漢攝影:記者蕭顥 通訊員殷莉紅 高嫣嫕 汪攀 覃小玲武昌城管二橋清潔隊環衛女工汪菊香,默默無償獻血5年,2年多前,她的這一熱血之舉,因一次申請調班前去獻血而「曝光」。

2020-01-02 06:0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相約獻血到60歲(右為汪菊香,左為徐滿珍)

楚天都市報記者盧成漢 攝影:記者蕭顥 通訊員殷莉紅 高嫣嫕 汪攀 覃小玲

武昌城管二橋清潔隊環衛女工汪菊香,默默無償獻血5年,2年多前,她的這一熱血之舉,因一次申請調班前去獻血而「曝光」。她所在環衛班的副班長徐滿珍深受感動,也加入到獻血的隊伍中,並帶動20歲的兒子參與獻血。

1日,是新年的第一天,她們一起來到武漢血液中心,擼起袖子獻出一腔熱血。巧合的是,汪師傅累計獻血(成份血)58次,獻血量1.3萬毫升,而徐師傅累計獻血35次(成份血),獻血量也為1.3萬毫升。

「我們打算獻血到規定的最大年限。」當天,她們倆相約,一起無償獻血到60歲,「力爭獲獻血終身榮譽獎」。

兩名女環衛工獻血迎新年

1日早晨6時許,租住在武昌三層樓一出租屋的武昌城管二橋清潔隊副班長徐滿珍,叫醒20歲的兒子王旭輝,出門攔下一輛的士,趕往漢口的武漢血液中心去獻血。

而就在同時,與徐師傅同班的環衛工汪菊香,也上了公交,前來獻血。

「汪師傅約我一起獻血,以這種方式迎接新年第一天。」徐師傅說,每年元旦,獻血的市民很多,我們要早點到,好儘快獻完血。

8點不到,她們完成了抽血體檢。8時50分,才排到她們上獻血台。

「為了獻血成功,我頭天晚上早睡,飲食上少油少鹽。」汪師傅說,她曾有幾次沒有掌握好飲食,無功而返。

而徐師傅說,她也有一次因吃得太油膩,沒能獻成血。

此時,血液中心工作人員,開始在她倆胳膊上扎針,汪師傅緊咬牙關,透出緊張。

針頭扎進去後,汪師傅笑了笑,「我就怕打針。」雖然有58次這樣的經歷,但她依然「怕針」。

「疼麼!」當工作人員輕聲問徐師傅時,她顯得輕鬆自如,「不疼不疼。」

「如果我說疼,會給工作人員壓力。」 徐師傅告訴記者,針頭扎進去後,就不疼了。

採血泵緩緩轉動,兩位師傅平靜地聊了起來。

25分鐘後,徐師傅成功獻了200毫升成分血。同樣的獻血量,汪師傅則用了48分鐘。

她們相約獻血到60歲

一個有趣的巧合,讓人忍俊不禁。

雖然汪師傅與徐師傅獻血的次數相差23次,但她們的獻血量卻一樣,這讓她們十分開心。

1日,武漢血液中心的記錄顯示,汪師傅累計獻血(成份血)58次,獻血量1.3萬毫升,而徐師傅累計獻血35次(成份血),獻血量也為1.3萬毫升。

經打聽得知,由於體重和血液指標等原因,許多時候,汪師傅一次只能獻200毫升,而徐師傅多數時候,一次獻了400毫升。最終,她們的獻血量一樣。

談起獻血後身體的變化,她們都露出開心的笑容。

「我在獻血之前,嘴唇時常潰爛。」汪師傅說,10年間,她吃了不少的藥,也沒有根治唇炎病。獻血一年多後,唇炎病自然消失了。

「獻血後,我幾年都沒有感冒過。」徐師傅說,工作起來,也不覺得累。

為此,2018年7月,徐師傅還動員20歲的兒子,加入獻血隊伍中。到元月1日,她兒子已獻血12次。

「我打聽了一下,獻血最多只能獻到60歲。」汪師傅對徐師傅說,我們一起獻到60歲吧。

「好啊!」徐師傅說,那我們就有希望獲得獻血終身榮譽獎了。

在她們說話的時候,該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員和獻血者投來讚許的目光。

調班申請「曝光」熱血環衛工

2017年5月24日下晚班時,汪菊香師傅在武昌中山路鳳凰山公交站旁,撿到一部嶄新的蘋果6S手機。

一位路人提出1500元購買這部手機,汪菊香拒絕了,「我要還給失主。」

因沒有等到失主,汪師傅將因沒有電而關機的手機帶回了家。兒子袁信得知後,先給手機充電,然後自費100元,給手機解鎖,最後憑藉一個未接的電話號碼,與失主陳女士取得聯繫。

陳女士拿出現金酬謝,汪師傅婉拒了。陳女士過意不去,便製作了一面寫有「拾金不昧,好人一生平安「的錦旗送給到環衛班,以示謝意。

「我有點事,想在6月14日調個班。」就在米貴榮班長接過錦旗之後,汪師傅申請調班。

「不過年不過節的,你調班幹什麼?」米班長詢問得知,汪師傅一家四口都參與了無償獻血,她從2015年10月開始,堅持獻血至今。6月14日是獻血者志願日,汪師傅也想去獻血。

此事很快在班員中傳開了,副班長徐滿珍感動不已,「我也要像她一樣去獻血。」

獻血對身體有沒有影響?家裡人會不會同意?這些現實問題,一時又讓徐滿珍有些猶豫。

「無償獻血是好事,你儘管去獻吧!」她首先向同為環衛工的丈夫王永樂表達了獻血的想法,沒想到得到了丈夫的支持。但徐師傅的一雙兒女,可不大讚成。

「媽媽的工作很辛苦,怕她獻血影響身體與工作。」兒子王旭輝告訴記者,起初不贊同媽媽這個決定。

於是,徐師傅便向汪師傅打聽獻血後的情況。

「獻血對身體沒有影響,反倒是讓我的唇炎好轉了。」汪師傅的話讓徐師傅吃了顆定心丸。

2018年元月1日,徐師傅讓汪師傅帶她來到武漢血液中心。但體驗顯示,因紅細胞不達標,暫不能獻血。

「你近期可以吃些生花生和瘦肉、豬肝等調理一下。」汪師傅給徐師傅出主意。

當年4月14日,徐師傅第3次前往獻血,終於成功獻血200毫升。此後,每隔14天,她都來獻400毫升血。

「有一次獻血前,多吃了一些堅果,結果血液不達標,無法獻血。」徐師傅說,從那以後,飲食與睡眠,她都比較注意。

為了讓兒子理解支持獻血,徐師傅獻血時,將兒子帶去。耳濡目染,兒子也加入了獻血的隊伍,18個月裡,獻血12次,4400毫升。

獻血積分兌換微波爐 大家吃上熱乎飯菜

室內,暖氣開放,暖意融融。室外,氣溫較低,塞氣逼人。

1日,在武漢血液中心的換血床上,汪師傅與徐師傅商量著一件事件。

「現在天冷了,早上帶來的午飯到中午早已冰涼,吃冷飯冷菜怎麼受得了?」 汪師傅提議,我們用獻血的積分,兌換一個微波爐,拿到班裡共用,如何?

微波爐方便環衛工熱飯熱菜

原來,無償獻血一個治療量(200毫升),可以獲一個積分,積分可以兌換日用品。

「好啊!」徐師傅接過話頭說,吃上熱乎的飯菜,對身體也好。我之前兌換過一台,只需要23個積分。

「我們今天獻完血,就兌換一台。」汪師傅隨後向工作人員提出兌換要求。

很快,工作人員為她們辦完手續,將微波爐交給了她們。

上午10時30分左右,當她們將微波爐抬到班裡時,班長米貴榮高興地說,「這回大家可以吃上熱乎飯菜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