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日報客戶端

訂閱

發行量:1362 

沈從文發電報求婚得到了最短答覆,電報還有這麼多趣事

點是簡訊號,它叫「嘀」,線。莫爾斯電碼的拍發靠腦和手來控制,報務員要經過嚴格的專業訓練,首先要形成正確牢固的電碼觀念,反覆記憶,爛熟於心;同時,發報時要做到腕力和指力靈活有力地結合,準確地說,電報不是按出來的,是砸出來的。只有這樣,才能持久地發出內容準確、點劃均勻、信號紮實、節奏

2020-01-02 09:4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嘀嘀噠噠嘀嘀噠,

我是獨鍵鋼琴家。

別人的鋼琴會唱歌,

我的鋼琴會說話。

這支輕鬆幽默的歌謠叫《報務員之歌》,它以簡潔生動的語言描述了手鍵電報的功能和特點,讓人一聽就懂,難以忘懷。那麼嘀嘀噠噠的聲音是怎麼回事呢?這是報務員拍發電報碼發出的信號。這套電報碼是美國人莫爾斯在1844年創立的,為了紀念這位偉大的發明家開啟了人類的電報通信時代,業內將這套電碼稱之為「莫爾斯電碼」。(附圖:莫爾斯電碼表)

莫爾斯電碼是由26個英文字母和1至0十個數字組成的。無論是哪個國家的文字都可以用點和線(行話管線叫「劃」)這兩個長短不同的信號表示。點(· )是簡訊號,它叫「嘀」,線(—)是長信號,它叫「噠」。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它用有限的符號組合傳達了無限的文字信息,已經具備現代數字通信的雛形。比如SOS這一國際通用求救信號,字母S的莫爾斯電碼是「··· 」,字母O的莫爾斯電碼是「— — —」,那麼SOS用莫爾斯電碼表示就是「··· — — — ··· 」 (嘀嘀嘀、噠噠噠、嘀嘀嘀)。

莫爾斯電碼的拍發靠腦和手來控制,報務員要經過嚴格的專業訓練,首先要形成正確牢固的電碼觀念,反覆記憶,爛熟於心;同時,發報時要做到腕力和指力靈活有力地結合,準確地說,電報不是按出來的,是砸出來的。只有這樣,才能持久地發出內容準確、點劃均勻、信號紮實、節奏流暢的電文。

報務員不僅要發報,還要收報。特別是無線電通信,空中各種干擾紛至沓來,要迅速捕捉到對方的信號並鎖定它,準確完整地抄收電文,這就需要報務員有一雙敏銳的眼睛和一對聰慧的耳朵,同時刻苦鑽研捕捉信號的能力和抗干擾能力。應該說,發報和收報是報務員的基本功。當你聽到發報高手那清晰婉轉、跌宕起伏的信號,就像在欣賞一首行雲流水、激越昂揚的樂曲,你會有「如聽仙樂耳暫明」,「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覺,你會想像他(她)是誰?能把電報發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心中敬意不禁油然而生。(附圖:莫爾斯電鍵)

後來電報機改良,有了克里特快機和韋斯登快機以及韋斯登波紋收報機,使操作趨於簡化並提高了收發報速度。新中國成立後,我國電信部門使用較多的是國產55型電傳電報打字機。

電報進入中國後,最大的難題是,漢字不是拼音文字,無法使用字母收發電文,而且漢字數量巨大,怎樣用電報傳遞。1873年,一個駐華的法國人威基傑,他參考《康熙字典》的部首排列方法,選了6800個漢字,採用四位阿拉伯數字代表一個漢字的方式形成中文電報編碼,編成《電報新書》。後來清末維新派代表人物鄭觀應把這本書改編了一下,使之更適合中文,增加了更多漢字,更名為《中國電報新編》。從此這種電報碼便成為中國電報長期使用的編碼系統,直至現在。雖然期間多次修訂補充,但基本方法至今未變。我們用現在出版的《標準電碼本》依然可以翻譯光緒年間的報文。

四位漢字電碼是一種最簡單快捷的編碼方法,每一個漢字用4個數字的組合表達,比如5019(美)7787(麗)0554(北)0079(京)。發報員只需把這16個數字發出去,收報員就能將這16個字重新翻譯出來。我們再發一串數字:5019、7787、0023、0669,當過報務員的人一眼就能認出,這是「美麗豐臺」四個字。從電報引進中國直到20世紀90年代電報衰落,一百多年間,中國的報務員都要熟記幾千個漢字電報碼。

那麼,在漢字與數字的收發轉換中有沒有出現差錯的呢?這個確實有。所謂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例如1889年紫禁城太和門失火,第一封電報就把太和門(7024)誤發為太和殿(3013),以至於後來又補發第二封電報予以糾正。要說光緒皇帝也夠倒霉的,這次太和門失火,正發生在光緒皇帝大婚之前,作為大婚典禮重要地點的太和門被焚毀,重修是來不及了,光緒皇帝大婚時,只好用紙紮了一座太和門,這似乎給光緒皇帝留下了一個不祥的預兆。(附圖:兩份電報)

還有一事說來有趣,清朝時電報局只管收報,不管翻譯電文。送給收報人的是一張寫滿數碼的紙,收報人要自己對照電碼本譯電。因此,當時那些與電報有接觸的政府要員、民間商戶、學者教授等都要隨身帶一本電碼本,以備隨時翻譯電文。民國後電報局可以為收報人翻譯電文,但要收取譯電費。

以上說的漢字電報碼,稱為「明碼」,只要有一本《標準電碼本》,誰都能翻譯電報,與之對應的是密碼電報。密碼電報要求收發雙方事先約定一種加密方法,然後按照這個加密規則發電,收電方再按照規則解密,即可讀出電報的真實內容。加密的方法有很多種,最為常見的是自己制定一套獨特的電碼體系,只有使用密碼本才能譯出電文。

在戰爭與和平時期,對手雙方為了獲取情報,往往在戰場之外進行著沒有硝煙的戰爭——密碼戰。

電報是按字數收費的,開辦初期價格較高。發報人就在言簡意賅、惜墨如金上下功夫。在民國時期,有一個最短電報的故事。傳說一代文人沈從文追求才女張兆和,還發了封電報給張兆和的姐姐張允和,請她代自己向張兆和父母提親。過了幾天,沈從文收到張允和的回電,全文只有一個字:「允」。這一個字既代表了提親的結果,也是張允和的落款留名,真可謂不能再短了,於是留下一段「半字電報」的佳話。

最後,在這辭舊迎新之際,讓我們一起在北京用漢字電碼給世界發出一份電報:

0375 6015 9976 (2019) 9982

再見,2019!

0132 1170 9976 (2020) 9982

你好,2020!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