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溪小說網

訂閱

發行量:12 

小說:看到新老闆那一刻美女不淡定了,終於明白他昨天那話的意思

宋思回到家已經快1點,母親余蓮在睡午覺,她小心地脫下鞋子,走到余蓮身邊,為她蓋上了毛巾被。「思思,你回來了?吃了沒?我,我去給你熱飯。」余蓮被驚醒,忙起身要去廚房熱飯。宋思拉住她的胳膊,笑笑:「不用了,媽,我已經吃了。爸爸情況怎樣?」余蓮哦了一聲,說:「挺好的!

2020-01-02 09:5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宋思回到家已經快1點,母親余蓮在睡午覺,她小心地脫下鞋子,走到余蓮身邊,為她蓋上了毛巾被。

「思思,你回來了?吃了沒?我,我去給你熱飯。」余蓮被驚醒,忙起身要去廚房熱飯。

宋思拉住她的胳膊,笑笑:「不用了,媽,我已經吃了。爸爸情況怎樣?」

余蓮哦了一聲,說:「挺好的!你這幾天都在外地,肯定沒吃好。」

臥室床上躺著一個不能說話的男人,是宋思的爸爸。

「媽,這錢你收著,下次大伯母來,你就把利息先還給她。」宋思從包里掏出錢來遞到母親手裡。

余蓮露出難色:「思思,你,你哪裡來的錢?不是還沒到發工資的日子嗎?」

「我向老闆預支的工資。」宋思握著她的手,讓她放心。

前幾日,大伯母來要債了,宋思是知道的,但母親不說,她也不揭穿。

家裡負擔很重,父親每個月的醫療費就占了大頭,更別提房租,生活費...

這些借債,全部壓在了宋思身上。

余蓮眼眶紅紅,哽咽無語,宋思安慰她說:「等我年底的提成下來,就能把大伯母的錢都還了,過幾天發了工資,我把這個月的醫藥費給你,我爸的藥也快吃完了吧?」

宋思說著,轉頭進了父親成宋志成的臥室。

雖然父親全身癱瘓,不能說話,但他還在自己身邊。只要自己努力,父親還是有機會好起來的。

宋思從臥室出來,看著母親在廚房忙碌的身影,心中滿滿的幸福。

她依偎到她的身邊,撒嬌地說:「媽,我一定會讓你和爸過上好日子的。」

余蓮擰著眉頭,嘆息一聲:「都是媽沒本事,讓你這麼辛苦。」

說著,她眼中淚花閃閃,宋思忙岔開話題,說:「我突然覺得有點餓了,媽,快開飯吧,你做的菜,我最愛吃了。」

「你就貧嘴吧。」

宋思一邊吃著飯,一邊陪余蓮聊了一會天。

因為平時很忙,也只有這個時候才能坐下來陪陪她,其實,她心中挺內疚的。

從小,家雖然窮,但非常和睦。為了能讓她上好學校,一家人帶著她從小鎮到江城。

半年前她大學畢業,能賺錢了,一家人本該過上好日子。可卻因為自己,一場突變,負債纍纍,父親也只能躺在床上.....

所以,她必須努力,改變家裡的現狀。所以她拚命都想賺錢,不管外人如何看她,也不管公司的人如何編排,她明確自己的目標。

周末過了兩天清凈的日子,晃眼到了禮拜一。

宋思早早地來到了公司,辦公室的人幾乎都在。這很反常,怎麼大家都來的這麼早?

宋思看到他們在竊竊私語,不知在說著什麼。

杜小榆一進來,便掩飾不住的興奮:「誒!思思,我告訴你....」

這邊話說了一半,那邊江琳便手捧著咖啡,到她桌前,慢悠悠地說:「小宋,還不知道吧?今天新老闆要來視察工作。」

宋思瞬間有點懵,不過幾天時間,武陽就要易主了?她不過是去眉州出了幾天差就發生這麼大的事?

杜小榆湊上來著急地說:「對對對,我就是想告訴這個震驚的消息。」她扭頭又問江琳:「新老闆什麼來頭?」

江琳聳肩:「誰知道?」

杜小榆撇撇嘴,江琳扭著屁股離開她的辦公桌,宋思心中沒了底。

大家如坐針毯,終於等到牆上的時鐘指向九點整。

然後,聽到杜小榆小聲地喊:「來了,來了,新老闆來了。」

空氣中瀰漫著大家緊張的呼吸聲,公司安靜得連遠處走來的腳步聲也能清晰可辨。

皮鞋摩擦地板的聲音漸漸近了,慢慢走入的視線的人也越來越近。

宋思看著這張熟悉的臉,不可思議的張開了口。

她做夢也沒想到會是他--霍先生,他身後跟著杜斌。

霍雋峯一身黑色西裝,筆挺的身軀就這樣出現在她的視線,她的呼吸幾乎停滯。

今天,他沒戴眼鏡,光潔的額頭,利索將頭髮全都梳了上去,將他完美的五官都呈現了出來。

他出現的這一刻,公司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特別是女同事,似乎被震撼了。

王經理忙介紹:「這位就是我們的新老闆霍雋峯霍總,大家歡迎。」

熱烈的掌聲響起來,杜小榆花痴地拉著宋思的胳膊,心花怒放的說:「新老闆好帥啊,好帥啊。」

宋思的心臟砰砰直跳,特意躲到江琳身後,不想被他看到。

此時,她才明白,昨天她遞給他名片的時候,他為什麼那種神色。

原本她以為他們只是萍水相逢,卻沒想到,峰迴路轉,他成了她的頂頭上司。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