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微視界

訂閱

發行量:24 

南京郵電大學碩士自焚死亡:沒有自律的自由叫自由散漫

1月5日下午,南京郵電大學官方微博發布通報稱:2019年12月26日凌晨,該校材料學院2017級一碩士研究生意外身亡。學校目前已經成立專門工作組,配合做好事件調查以及家屬安撫工作。

2020-01-07 10:0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月5日下午,南京郵電大學官方微博發布通報稱:2019年12月26日凌晨,該校材料學院2017級一碩士研究生意外身亡。

學校目前已經成立專門工作組,配合做好事件調查以及家屬安撫工作。同時表示:針對調查過程中反應出的該研究生導師張某的相關問題,南京郵電大學已經與2020年1月1日,根據學校相關管理規定,取消了張某的研究生導師資格。

據熟悉死者的同學透露,身亡的研究生為蔣某,死者於凌晨三點左右在實驗室自焚。而自焚的原因疑似與其導師張某有關。

該網友表示張某長期對死者謾罵壓榨,加上人格侮辱,在她面前學生沒有一絲尊嚴。蔣某自焚前一天,其導師張某不讓他看六級,不給他改文章,同時還逼迫他簽署延期畢業承諾書,甚至還要求他賠償3200元氮氣實驗費用。

張某還讓學生幫她自己「打黑工」,最終導致該生不堪重負,選擇自焚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該生在張某名下讀研究生三年,就抑鬱了三年。而研究生延期畢業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對於這樣的消息,我們在為去世的學生感到悲哀之時,我想說幾點我自己的看法,希望引起大家的反思:

導師即傳道、授業、解惑

首先,作為一個導師,傳道、授業、解惑!什麼時候,又是誰賦予導師決定學生命運,甚至性命的權力了?就算被賦予,也是學校、社會對他的極大的信任,為什麼手裡的這點權力也會被導師玩壞呢?

大學老師學高為師、身正為范,用自己淵博的學識、高尚的品德應為國為民培養了大批優秀的碩士生和博士生。

可事實就是總有那麼一些少數人,位高權重而精力不用在本職上,學識不用在教育上,品德淪為線下流外,熱衷於利用黨和人民給予的權力地位,搞潛規則。把本職教育當副業,把莘莘學子圈為僕人家奴,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不惜搞出人命。

不得不說,現在的高校其實已經不是以前專門搞研究、做學問的凈土。很多時候卻是充斥了商業的元素在裡面。這就急需要有一種制度來約束這種行為。制度!制度!制度!

制度就是約束人為主觀因素最好的戒尺

其次這樣的事例已經不是個案,我們的各大高校有沒有在這些英靈走後,思考過一個問題:學校的導師有沒有被限制的制度來約束他們的行為?至少不能讓他為所欲為?不能搞一言堂。學生的成績如果由一個導師說了算,那就會受控於導師。

研究生導師的權力什麼時候起竟然能超越學校?這是不合理的。所以,學校的制度在此方面肯定有缺失,它讓導師明目張胆地敢於作亂於學生,至少學校的制度不是好制度,沒有約束力。制度!制度!制度!

在一個嚴格的制度下,每個導師都做份內的事,在一種嚴進寬出的氛圍中,讓導師自覺形成遵守制度的習慣,長期以往,導師自然不會有越軌行為,把自己本分的職業道德架在嚴格的制度規定範圍內。這就是所謂的自律!沒有邊界的自律只能是自由散漫,無視規則的亂彈琴。

學生應該利用自己的高智商,更應該培養自己的高情商

最後,有個成語叫「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所謂「金石為開」,形容真摯的感情足以打動人心,也比喻意志堅強能克服一切困難。

而研究生,作為一個高智商,在高等學府里,從事學業的研究,「研究」這兩個字已經賦予你重任,首先應該具備的就是有堅強的意志能克服一切困難,才能配得上這個「研」字。怎麼學問還沒研究出來,身體就先隕落。

出現這樣的情況,不能通過極端的手段來逃脫,躲避。千萬別採取如此極端的方式。玉石俱焚在當今社會並不是明智的做法。我們的社會是一個廣開言路的社會,我們要學會合理地申訴,要懂得利用學校或者教育部的相關規定保護自己的權益。遇到刁難、壓迫,我們可以反饋,而不是採取如此衝動的行為。

作為一個已經成年的大學生、研究生和甚至博士,我們都是成年人了,難道除了自焚、自殺就再沒有更有效的出路了嗎?為什麼從來沒有見過,有研究生、博士生衝破導師的障礙,捍衛自己的尊嚴這樣的報導見諸於報端?

這個問題又在提醒我們一個什麼現象?是不是現在的孩子太脆弱了?沒有經受一點挫折,然後就那麼急於屈服。所以,學生的挫折教育還是應該作為一門必修課來拓展。

一切教育的目的,都是為人服務,為社會服務,一切為師者的責任,就是成人達己,然後是達己成人。如果總是想到先達己,後成人,昨天的悲劇,未來不可避免。

我是初心微視界,用小小的視界,看大大的世界,和你一起讀讀書,品品書,看看世間平常事,聽聽來自天籟的聲音!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