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網

訂閱

發行量:2391 

田埂上的直播間,這七個「帶貨仙女」帶火家鄉

侗家七仙女 受訪者供圖「OMG,所有女孩,買它!」過去一年,號召力十足的呼喊聲,讓手中商品的銷量蹭蹭上漲,是每個「帶貨主播」的營業目標。而在貴州黎平侗寨里,也有一群青春貌美的「帶貨網紅」,她們帶的貨是生長於斯的家鄉,是侗家世代傳承的文化。她們有個浪漫的名字:侗家七仙女。

2020-01-07 10:4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侗家七仙女 受訪者供圖

「OMG,所有女孩,買它!」過去一年,號召力十足的呼喊聲,讓手中商品的銷量蹭蹭上漲,是每個「帶貨主播」的營業目標。而在貴州黎平侗寨里,也有一群青春貌美的「帶貨網紅」,她們帶的貨是生長於斯的家鄉,是侗家世代傳承的文化。

她們有個浪漫的名字:侗家七仙女。

還未被快節奏生活所侵蝕的自然之地,和外界隔著千山萬水。2018年夏天,「浪漫侗家七仙女」帳號在快手平台開啟。7個年輕姑娘穿著侗族民族服裝,戴著美麗的銀飾,拿著手機在貴州黎平侗寨的田埂上直播,介紹家鄉的土特產,做黑糯米飯,捕「稻花魚」,唱侗族大歌。

一年多過去,侗家七仙女全網粉絲超過160萬。漲粉了,村民們的土特產、傳統工藝民族服飾得以銷售出去,蓋寶村的土特產銷量比往年翻了幾十倍。

在最近收官的綜藝《十一少年的秋天》中,侗家七仙女帶著偶像團體R1SE深入侗寨,她們的自信氣場絲毫不輸明星,R1SE成員們稱讚「七仙女」讓家鄉變得更好。這片土地的價值又在以更多形式傳遞出去。

在偏遠山區農村做直播,這件事的起點,是許多意外和巧合的碰撞。

侗家七仙女的「大姐」張國丹,以前的工作是在外地做導遊。2015年父親的意外離世,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

張國丹的父親生前對侗戲、侗歌情感深厚,曾花很多時間去一個接一個的遙遠山寨給當地人教侗戲。「六年級的時候我跟爸爸和村裡戲團去了一個寨子,他們把我當公主一樣,對我很好。後來我才知道爸爸在寨子裡教過好幾年的戲,他們對我爸爸非常尊重」。

張國丹的爸爸一直努力「搶救」侗戲和侗歌。「我們侗族大歌沒有文字,歌聲是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到我們這一代出去打工的人特別多,能夠學習到侗歌的沒有多少人,如果不記載,老人去世,他們所知道的歌就消散了」。張國丹給父親買了一部DV,拍攝侗族老人家唱歌的影像。

父親去世後,張國丹回家整理遺物看到那些資料,覺得父親一定還有很多事沒做完,決定將他留下的資料整理成資料庫,並繼續做影像資料的收集。

張國丹註冊了短視頻平台的帳號,發布在黎平三龍侗寨拍攝的視頻,她的帳號被一心幫村民增收的蓋寶村第一書記吳玉聖注意到。吳玉聖恰好正在尋找可以直播的侗族姑娘,便聯繫張國丹,希望她加入「七仙女」。

「侗家七仙女」的二姐楊宛靈,做直播前在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歌舞團工作。她從小是侗寨里的留守兒童,「整個童年只有外公、外婆和家裡的親戚,沒有父母」的陪伴。

楊宛靈4歲開始學習唱歌跳舞,這份愛好也成為後來的職業。她經常隨黔東南州歌舞團一起代表全州到各地演出,宣傳少數民族歌舞。

加入「七仙女」的契機,是楊宛靈看到一篇「標題很吸引人」的文章。「當時看到書記(吳玉聖)不務正業帶侗族女孩子拍視頻這樣一條新聞。我就特別感興趣,拍視頻不僅扶貧幫助老百姓,還可以通過更大的平台宣傳黔東南民族文化 」。楊宛靈拉著閨蜜兼同事佳佳一起加入「侗家七仙女」。

在《十一少年的秋天》中,楊宛靈分享了作為農村留守兒童的經歷。她做直播,也是希望幫到和自己有著相似童年的孩子們。楊宛靈和家人、粉絲們建立了一個「宛靈愛心小分隊」,從2019年起專門幫助留守兒童和其他需要幫助的人。

一群姑娘放棄外地收入不低的工作,回到農村田間做直播。最初村民的不理解,以及經驗的缺乏,都讓她們一度產生過困惑。

張國丹坦言,剛回鄉做直播時常被村民取笑,「人家覺得你異想天開,我們拍攝的時候有人會拍手說『快來看明星拍戲了』。有一段時間我媽也接受不了,去哪裡人家都議論我。她還把我的箱子扔出去,說『你這個女兒我教不了,自己去混吧』。」

但是肉眼可見的成功「直播帶貨」,讓村民們漸漸接受侗家七仙女的直播形式。「一個星期我們就把整個村子的所有辣椒全部賣出去了,定的價格也比較低,7天之內在附近找不到辣椒了。打穀子的時候,我們又把穀子上傳上去,基本上吃不完的穀子也全部銷售出去了」。

作為資歷尚淺的主播,初期吸粉不易。張國丹和楊宛靈各有「漲粉」的追求和獨家技巧。

張國丹對自己業務要求很高,她會關注每個月主播人氣排行,如果人氣下滑了,她就下苦功夫。「達不到目標,我就可以從早上直播到晚上,直播最長能達到21個小時:賣貨、出去逛給大家看風景、唱歌、介紹習俗、講故事……」為了和進直播間的粉絲更好地互動,張國丹還會點開看粉絲主頁,大致了解他們的喜好,尋找直播話題。

性格活潑的楊宛靈,起初直播感覺尷尬時就唱歌給自己打氣。粉絲聚攏過來後,她擅長用幽默詼諧的口吻和大家交流,「有親切感,他們就會留下來」。

人間仙境般的風景,「七仙女」的愛心,讓與世隔絕的家鄉一步一步「出圈」了。

在小小的手機螢幕里,千山之外的粉絲們欣賞到「侗布」的製作。侗族人3月種棉,8月採花,「七仙女」用古老的攪車二軸相壓,將棉花中的棉籽去掉,使其更加柔軟細膩。「七仙女」在小溪里浣紗,給侗布染上喜愛的顏色。

「水稻的花落到水裡面,魚就吃稻花長大,所以叫稻花魚。」侗家七仙女直播抓「稻花魚」,走在水裡仔細尋找,一見到魚,姑娘們用竹籠猛扣下去,再徒手把魚撈出放進桶里。當日她們就收到了6000多元人民幣的訂單,「直接把整個寨子的魚都賣空了」。

侗家七仙女登上過《快樂大本營》的舞台,五妹身著母親為她縫製的侗族民族盛裝,演唱了livehouse版本的「侗族大歌」。

「田埂上的直播間」,能帶來怎樣的改變?

張國丹相信,外界會因此一點點真正喜歡她們的民族之美。

和侗家七仙女錄製完綜藝,R1SE的團隊創作了一首新歌《聲聲不息》,融入侗族傳統故事「長髮妹瀑布」、侗族自然環境、侗族日崇拜文化、侗族主要農作物「水稻」等生活圖景。在副歌段落里,則現場採樣並重新編輯了「七仙女」演唱的侗族「蟬之歌」片段。

楊宛靈說,當她在網上聽到這首歌,很欣慰地體會到,那群年輕藝人能通過歌曲表達他們來侗寨看到的一切,聽到的一切,感受過的一切。R1SE成員張顏齊也在節目中表示,他們和「七仙女」都是作為一座「橋樑」,把一種文化和一些能量傳遞給大家。

直播「吸」來的粉,也不停留於關注表面。很多張國丹的直播粉絲為了減輕她的工作量,會自發協助收集關於侗族文化的資料、編輯新媒體文章。

張國丹還提到,隨著直播人氣提升和展示平台增多,外界人士源源不斷送來愛心。她說,R1SE成員劉也在那幾天和一對龍鳳胎很投緣,成為他們的舞蹈老師,專門去孩子家裡送東西。之後粉絲們發起「也芽行動」,向貴州省三龍小學捐贈了上百套愛心校服和愛心帽子,還有人贊助手機。「我特別感動,發現有那麼一群人,從內心裡無條件支持你,知道侗族,喜歡侗族,愛上侗族」。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沈傑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