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故事」忙碌的80後刑警趙文選:回家前還在辦一起故意傷人案

趙文選說:「現在,我們雙方的父母都上了年紀,我父親又做了個腦部手術,身體也不太好。我是家裡的獨子,媳婦那邊是姐妹倆,雙方父母都需要我們的照顧。平時我們在外工作,沒時間照顧老人,春節時間相對較長,這時我們都希望能回家看看父母,陪他們說說話。可偏偏這個時候,是單位工作最忙的時候。春節

2020-01-20 13:22 / 6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晉城新聞網

臘月二十三晚上11點多,趙文選還在辦公室整理案件材料。

1月17日,農曆臘月二十三,傳統小年。

當夜幕降臨,空氣中瀰漫著甜甜的氣息;工人們忙於裝飾著各大主幹道的霓虹燈;採購完年貨走在回家路上的人們……過年的味道更濃了。然而,對於刑警趙文選來說,這一天與平素無異。當天,市區某地剛剛發生一起故意傷人案件,受害者被打成重傷送至醫院。接警後,趙文選和同事們及時趕到案發現場。「好在,犯罪嫌疑人很快被我們警方控制,不然的話,今年這個年可過不好了。」趙文選說。晚上11點多,趙文選還在辦公室整理著整個案件的相關材料,他說:「材料整理妥當後,會送至檢方,等待核實能否正式批捕。拿到批准逮捕書後,須在第一時間逮捕嫌疑犯。整個流程不敢有絲毫馬虎。」

趙文選是晉城市公安局城區分局一名刑警,1986年出生,運城永濟人,父母親都是普通農民。2009年大學畢業後,在外打了兩年工。究竟什麼才是想要的?當時的趙文選,開始了自己就業後的第一次思考。「我還是想當一名警察,不然我上警校所學的東西就全廢了。」有了這個想法,趙文選開始一邊打工一邊著手備考。他的公考之路並不順利,在經歷了幾次挫敗後,2011年他終於通過全省公務員招考,考入晉城市公安局城區公安局。在這裡,趙文選做了一名刑警,工作能力得到很大提升,可同時也感受到這份工作的辛苦。在這裡,節假日加班是家常便飯,尤其逢年過節,每個民警都處於高壓狀態,生怕出點什麼么蛾子。

讓人欣慰的是,同事們之間的袍澤之情讓趙文選感到了溫暖。2012年,局裡領導考慮到新進的年輕人未成家的狀況,專門為他們牽線搭橋,組織了各種各樣的聯誼活動,幫助他們尋找人生的另一半。「媳婦是高平人,我們就是那時候認識的。媳婦為人善良、體貼,她知道刑警這份職業工作時間沒有規律,主動承擔起家裡的各種責任。」然而,忙碌的工作和不規律的作息時間,讓夫妻二人少不了爭吵。每次爭吵,趙文選因為愧疚只能好言相勸,賣力做些家務作為補償。「現在兩個孩子都到了上幼兒園的年齡,媳婦除了工作,每天的吃喝拉撒、上學接送等瑣碎事情都落在她的肩上。為了孩子,媳婦還學會了騎車、開車,很不容易。」趙文選眼圈發紅,動情地說。

趙文選說:「現在,我們雙方的父母都上了年紀,我父親又做了個腦部手術,身體也不太好。我是家裡的獨子,媳婦那邊是姐妹倆,雙方父母都需要我們的照顧。平時我們在外工作,沒時間照顧老人,春節時間相對較長,這時我們都希望能回家看看父母,陪他們說說話。可偏偏這個時候,是單位工作最忙的時候。春節期間,從年三十到大年初六,不是值班就是備勤,防止突發事件發生。」

「單位領導和同事考慮到了我們這些外地職工的難處,經常調班、替班,儘可能讓我們回家過年,這讓我從心底感到溫暖。在這裡,我要衷心地對他們說聲『謝謝』。」趙文選告訴記者,初三他準備帶著媳婦孩子回運城老家看看父母,之後趕回晉城值班。

「有句老古話,『人不能忘本』,有時我在想,我的一些同學通過公考,到東北、新疆從事警務工作,可我偏偏來到了晉城,這或許就是一種緣分。現在,我依然像小時候一樣喜歡過年,因為過年可以讓我感受到大家庭的溫暖,過年可以讓我感受幸福。」 文/圖 記者 陳亮

臘月二十三晚上11點多,趙文選還在辦公室整理案件材料。

1月17日,農曆臘月二十三,傳統小年。

當夜幕降臨,空氣中瀰漫著甜甜的氣息;工人們忙於裝飾著各大主幹道的霓虹燈;採購完年貨走在回家路上的人們……過年的味道更濃了。然而,對於刑警趙文選來說,這一天與平素無異。當天,市區某地剛剛發生一起故意傷人案件,受害者被打成重傷送至醫院。接警後,趙文選和同事們及時趕到案發現場。「好在,犯罪嫌疑人很快被我們警方控制,不然的話,今年這個年可過不好了。」趙文選說。晚上11點多,趙文選還在辦公室整理著整個案件的相關材料,他說:「材料整理妥當後,會送至檢方,等待核實能否正式批捕。拿到批准逮捕書後,須在第一時間逮捕嫌疑犯。整個流程不敢有絲毫馬虎。」

趙文選是晉城市公安局城區分局一名刑警,1986年出生,運城永濟人,父母親都是普通農民。2009年大學畢業後,在外打了兩年工。究竟什麼才是想要的?當時的趙文選,開始了自己就業後的第一次思考。「我還是想當一名警察,不然我上警校所學的東西就全廢了。」有了這個想法,趙文選開始一邊打工一邊著手備考。他的公考之路並不順利,在經歷了幾次挫敗後,2011年他終於通過全省公務員招考,考入晉城市公安局城區公安局。在這裡,趙文選做了一名刑警,工作能力得到很大提升,可同時也感受到這份工作的辛苦。在這裡,節假日加班是家常便飯,尤其逢年過節,每個民警都處於高壓狀態,生怕出點什麼么蛾子。

讓人欣慰的是,同事們之間的袍澤之情讓趙文選感到了溫暖。2012年,局裡領導考慮到新進的年輕人未成家的狀況,專門為他們牽線搭橋,組織了各種各樣的聯誼活動,幫助他們尋找人生的另一半。「媳婦是高平人,我們就是那時候認識的。媳婦為人善良、體貼,她知道刑警這份職業工作時間沒有規律,主動承擔起家裡的各種責任。」然而,忙碌的工作和不規律的作息時間,讓夫妻二人少不了爭吵。每次爭吵,趙文選因為愧疚只能好言相勸,賣力做些家務作為補償。「現在兩個孩子都到了上幼兒園的年齡,媳婦除了工作,每天的吃喝拉撒、上學接送等瑣碎事情都落在她的肩上。為了孩子,媳婦還學會了騎車、開車,很不容易。」趙文選眼圈發紅,動情地說。

趙文選說:「現在,我們雙方的父母都上了年紀,我父親又做了個腦部手術,身體也不太好。我是家裡的獨子,媳婦那邊是姐妹倆,雙方父母都需要我們的照顧。平時我們在外工作,沒時間照顧老人,春節時間相對較長,這時我們都希望能回家看看父母,陪他們說說話。可偏偏這個時候,是單位工作最忙的時候。春節期間,從年三十到大年初六,不是值班就是備勤,防止突發事件發生。」

「單位領導和同事考慮到了我們這些外地職工的難處,經常調班、替班,儘可能讓我們回家過年,這讓我從心底感到溫暖。在這裡,我要衷心地對他們說聲『謝謝』。」趙文選告訴記者,初三他準備帶著媳婦孩子回運城老家看看父母,之後趕回晉城值班。

「有句老古話,『人不能忘本』,有時我在想,我的一些同學通過公考,到東北、新疆從事警務工作,可我偏偏來到了晉城,這或許就是一種緣分。現在,我依然像小時候一樣喜歡過年,因為過年可以讓我感受到大家庭的溫暖,過年可以讓我感受幸福。」 文/圖 記者 陳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