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科技

訂閱

發行量:148 

對話3GPP RAN2主席Johan:通信圈最神秘的組織是如何工作的?

本文為「5G先鋒圈」系列報導第23篇——「5G大講堂」對話3GPPRAN2 主席Johan Johansson。

2020-01-20 18:02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編者按: 6月6日,工信部向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和廣電下發5G牌照,正式開啟5G商用時代。為了全方位報導5G,在成功舉辦《元年·潮湃 首屆搜狐科技5G峰會》之後,搜狐科技重磅推出了《5G先鋒圈》,通過「5G大探營」、「5G大講堂」、「5G大掃描」、「5G先鋒100人」等多個子欄目,清晰展現5G的勃勃生機。

我們將探訪,走進企業,走進研究機構,追尋最前沿5G技術、應用場景。

我們將開課,邀請頂尖專家、企業高管,為公眾答疑解惑。

我們將掃描,梳理產業鏈中頂尖公司的5G大戰略。

我們將記錄,記錄產業最前沿的研究者、企業家,他們在5G上付出的努力。

本文為「5G先鋒圈」系列報導第23篇——「5G大講堂」對話3GPP RAN2 主席Johan Johansson。

嘉賓簡介:

Johan Johansson從事通信行業25年,目前為聯發科瑞典籍技術專家。2019年8月28日,Johan Johansson當選3GPP RAN2 主席,並為Rel-16的完成及後續版本的標準化工作做出貢獻。

文 | 搜狐科技 楊錦

2018年爆發的「投票門」事件,除了致使聯想的企業形象一度跌至谷底之外,還讓3GPP這一行業組織大範圍「出圈」,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隨著5G的商用,以及R16標準凍結、R17標準的立項,對5G發展起著至關重要推動作用的3GPP,仍然是重要角色。

3GPP是做什麼的?

在外界看來,3GPP是一家制定標準的機構,Johan則認為,3GPP其實是做規範的,真正的標準是由世界各地的組織夥伴 (organizer partner)基於3GPP的規範制訂自己對應國家的標準,比如CCSA就是中國的通信標準。

「如果我們知道整個3GPP的發展之路,或許就可以了解整個通信的發展之路」。

19世紀80年代模擬通信出現,也就是大家熟知的1G,1G設備非常大,成本高,所以當時並不為廣泛應用。到了上世紀90年代,數字通信出現,數字通信最大的用戶場景是語音業務,目的是為了增強語音的通信質量和SMS(簡訊),手持設備體積小,可以作為大家日常用的通信設備,由此,通信做為一個產業開始發展起來。

Johan說,當時的標準是GSM以及EDGE,它不是全球化的標準,而是歐洲標準,只是因為GSM獲得比較大的成功,後來其他國家陸續加入GSM的行列,用戶越來越多,開始形成一個巨大的產業生態系統,當大家知道這個巨大的生態系統可以為整個產業和普通民眾帶來好處的時候,3G應運而生,3GPP的第一份工作便是為3G確定標準。

目前,3GPP有來自39個國家的400個公司,參會人數也越來越多,每年可以達到五萬人,其大部分的工作通過會議的形式進行,需要產業界很多的公司來參與,討論技術的提案和方案,除了制訂規範和標準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想清楚接下來要做什麼樣的功能、下一個項目要實現什麼樣的技術。

投票與折中方案

據Johan介紹,3GPP的組織由不同的工作組組成,包括RAN(無線工作組)、 CT(核心網、服務層的協議)和SA(系統協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RAN,即無線接入技術,核心技術大部分是在無線接入組討論完成。

而RAN組又有三個重要的小組——RAN全會、RAN1和RAN2,RAN全會管理整個RAN的工作,有點像管理層,RAN1和RAN2是大多數公司關注的,集中了整個3GPP核心的技術。在RAN1討論物理層的技術,RAN2 是協議層比如媒體接入層MAC、無線鏈路層RLC,以及控制層等,所以RAN1和RAN2也是與會代表最多的兩個小組。

看似公開又神秘的3GPP,實際上是靠提案驅動的,如果有公司想參加3GPP的會議,首先需要帶來一個提案,並拆解稱非常具體的提議,對於解決方案給出非常充分的理由和證據,並在會上亮出你的觀點,各公司會進行討論、辯論甚至有激烈的爭論,最後達成共識。

為什麼各大企業不遠萬里跑到世界各地參加3GPP的會議?在Johan看來主要有三點,一是大家都想做一個全球化可用的移動通信標準,這是從業者共同目標,二是有些公司推一些提案的時候回有自己的IPR(智慧財產權),這樣可以得到授權的利益。還有一些公司根據自己的產品規劃,決定哪些功能是需要在規範里定義的哪些是不必要的,讓自己的產品在市場上更有競爭性。

他說,整個3GPP的氛圍非常具有競爭性,可以看到每一個去參會的人,他帶著自己的提案演講的時候,所有聽眾都會持否定和質疑的態度,所以你想在3GPP上被接受是非常困難的。

因此,3GPP有一條重要的規則是折中方案,有時候也會用投票的方式,如果在充分討論之後,所有決議都舉步維艱沒有辦法決定的時候,就會用最後一招,就是投票。

他舉例說,比如有100條決議,華為覺得80%是我們公司的,愛立信覺得有90%,每家公司這麼說其實都是對的,但最後我們可以看到,所有的決議都是大家互相妥協和折中的結果。

而作為3GPP RAN2的主席,Johan的工作並不輕鬆,他現在每次開會收到的文稿都有上千篇,這些不可能每一篇都拿到會議上討論,於是,Johan第一步需要把這些文稿篩選出來看哪些是需要處理的,再對他們排優先級。

「其實主席的工作量非常大。主席在會場上必須讓整個討論非常的有建設性的而不是發散的,所以他會阻止並不合理的爭論」。

他指出,有些公司故意說一些論據讓別人覺得很迷惑,阻撓整個進展,所以主席必須有鑑別能力,知道哪些是對的,哪些是不對的。最後做決定的時候,主席還要決定哪些是現在必須做的,哪些可以在其後做出。在整個會場中,主席是所有人里最具影響力的人,意味著他必須要好好工作,如果不好好工作就會被其他公司垢病、批評。

5G待解難題

我們正在從4G到5G發展的路上,在5G全面商用的過程中,依然有些問題等待解決。

Johan說,5G主要支持的業務包括無線寬頻、工業網際網路、機器通信以及低時延高可靠性的通信,無線寬頻和LTE差不多,而機器通信或者說IoT,要求設備低功耗、長續航,且成本要很低。接下來會慢慢擴展到高可靠性、低時延的業務類型,現在考慮在5G NR的時候如何才能同時實現這兩個技術指標。

不僅如此, 5G還要解決容量與兼容性的問題。3GPP組織想了找到很多新的方式來提高5G的兼容性,比如MIMO會在未來做持續的增強,支持URLLC以及網絡側的技術,這些都是為了支持5G的靈活性。

他透露,「NR的規範可能是LTE規範的4到5倍之多,意味著我們的NR系統非常靈活,同時也非常複雜。」

我們知道5G協議規範主要包括R15、R16和R17三個階段,R15標準已經於去年全部完成並凍結,目前全球範圍正在商用的5G服務,主要還是基於Rel-15 NSA模式。

Johan透露,R15上面並沒有增加新的應用場景和用例,而是著力於5G的能效提高,需要能效更高、功耗更低。而 R16的技術主要服務於產品,大概會在2020年6月份使用,R17現在也已經立項開始討論。

Johan認為,今天智慧型手機的成功,3GPP組織發揮的作用巨大,它為行業帶來了一個健康的生態。而5G,也將是未來智慧型手機、IoT、工業網際網路等產業發展的關鍵要素。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