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網

訂閱

發行量:1869 

老人為何總在銀行門口排長隊?熱愛儲蓄之外,還有人來看望老友

「不服老不行啊,學得慢、忘得快。半夜12點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手機上字又小,我輸那個驗證碼總也輸不對。而且上網約紀念幣的人多,基本都秒光,咱老年人哪比得過年輕人的手速。相反,早上去銀行門口排隊預約的人看著多,其實比網上搶的人少多了。我聽樓下一位每年都預約賀歲幣的鄰居大姐說,她和老伴

2020-01-20 18:1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為什麼銀行網點裡總有那麼多步履蹣跚、頭髮花白的老年客戶?答案可能並不像我們想像的「因為老人愛儲蓄」或者「老人不會用電子銀行」那麼簡單。

資料圖

記者了解到,有相當一部分老年人出於活動腦筋、聚會社交、心理安慰等各種各樣的目的來到銀行大堂,順便辦理一些金融業務。如何滿足這部分老年客戶的需求,讓網點軟硬體設施和服務流程更加適老,對眼下正在向「智慧銀行」轉型的網點來說是一大考驗。

發揮餘熱型

不少老年人替年輕人跑腿兒

12月19日是庚子鼠年賀歲紀念幣預約第一天。早上5點,外面還是漆黑一團,62歲的周女士已經吃完早點、穿上厚厚的羽絨服來到家附近的建行北京分行宣武支行門口排隊了。「兒子想買一些紀念幣送給領導和同事,他們年輕人工作忙,沒時間弄這個。咱們退休人員有的是時間,閒著也是閒著,不如替年輕人跑跑腿兒,還能體現咱的價值。」

周女士說,豬年賀歲幣和今年泰山幣發行時,她都嘗試學習使用手機預約,但是都沒成功。「不服老不行啊,學得慢、忘得快。半夜12點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手機上字又小,我輸那個驗證碼總也輸不對。而且上網約紀念幣的人多,基本都秒光,咱老年人哪比得過年輕人的手速。相反,早上去銀行門口排隊預約的人看著多,其實比網上搶的人少多了。我聽樓下一位每年都預約賀歲幣的鄰居大姐說,她和老伴每年都早早去銀行排隊,兩人輪換著,基本每次都能約上。」周女士介紹,在建行排隊約幣的大部分是附近居民,六七十歲的老街坊尤其多。「冬天冷,大家見面少。有這麼個機會,排隊時正好聊聊天。」

65歲的張先生最近則忙著去銀行換新鈔。「上個禮拜兒子給我銀行卡里轉了1萬塊錢,讓我幫忙在春節前都換成新錢,他們聚會、串門時包紅包用。可銀行的人說櫃檯里現在也沒那麼多新錢。我就每次遛彎兒的時候帶上銀行卡,順便去銀行問問有沒有。這不,已經去了兩趟,銀行說只有零散的,沒有整把兒的。我已經給銀行留了電話號碼,等新錢一到他們就通知我。」

不少剛退休的老人都替子女在銀行網點裡辦過像預約兌換賀歲幣、壓歲錢換新鈔、開具存款證明、繳納交通罰款這類瑣碎又耗時的業務。周女士表示,現在年輕人工作生活壓力大,自己腿腳尚靈便,頭腦還不糊塗,希望能替年輕人分擔一些壓力。「老年人平時老待在家裡,缺乏外界刺激。去銀行辦事可以活動腦筋、預防老年痴呆,每辦成一件事,我也挺有成就感的。」周女士微笑著說。

孤獨寂寞型

養老金到帳日成老人社交日

每月15日是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到帳日。每逢這一天,已經搬到角門居住的梁大爺都會坐40多分鐘公交車來到郵儲銀行廣安門支行,在領養老金的同時,跟老同事、老鄰居見見面,拉拉家常。

上午9點銀行一開門,大廳中就湧入五十多位老人。大廳的座椅有限,一些60來歲的老人主動給80多歲的老人讓座,不拄拐杖的給拄拐杖的讓座,還有人倚坐在ATM機凸出的台子上。很快,梁大爺在人群中發現一位共事多年的老同事兼老鄰居,主動上前跟他打招呼:「哎喲,您也來啦!好幾個月沒見您吶!身體還好吧?兒子、孫女還好吧?」「他們今天帶孩子去科技館啦。您一會兒來家吃餃子吧。」「今天可不行。中午閨女和女婿回來,還得早點回去給他們做飯呢。改天再過去吧。」人群中,還有位大媽待了一會兒就把自己的號給了別人。原來她並不取款,只是去早市買菜路過銀行時,看到隊伍中有位老同事,便排進隊伍跟老同事敘舊。

銀行大廳有空調、飲水機、帶靠墊的愛心座椅,還有手機充電器、wifi、老花鏡。有的老人乾脆把早點帶到銀行,與朋友邊吃邊聊。銀行樓上是開業不久的巴塔木郵樂園,有的老人將孫子孫女送上樓之後,便下來跟新朋舊友聊天小敘。

「一天發三四百個號,幾乎全是辦養老金業務的。其實養老金哪天都能取,老人們就是習慣在這一天來銀行碰面,人也越聚越多。」對老人們將銀行當做社交場所的情形,大堂經理表示非常理解:「廣安門一帶是老居民區,也有許多老國企,現在這些老人搬家的搬家,退休的退休,都成了空巢老人,平時可能比較孤獨。」

精打細算型

老本兒還是存銀行最放心

都說老年人要想健康長壽,離不開三老——老窩兒、老本兒和老伴兒。銀行正是絕大多數老人安放「老本兒」的地方,儲蓄理財是老人們來銀行辦得最多的業務。經歷了前幾年股市套牢、民間借貸爆雷、P2P跑路的老人們,今年重新把錢存回了銀行。

每年3月到11月的10日是儲蓄國債發行的日子,也是老人們集中來銀行的日子。「比來比去,還是儲蓄國債性價比最高。」2017年因投資P2P賠了50萬的謝大媽由衷感嘆。「其實我還去那家P2P公司考察過,創始人團隊挺靠譜的,誰知後來大環境不好,創始人把公司賣了。我們有些理財沒到期,沒法撤出來,否則不會損失這麼多。」

謝大媽退休前炒股小賺過幾筆,但2008年以後就不再碰股市了。與很多老年人一樣,她現在主要從銀行買點分紅型保險、儲蓄國債等長期的投資產品。「我炒股的時候,經常看很多人排大隊買國債,那時覺得他們太傻,有排隊的工夫不如研究研究K線圖。前幾年網際網路金融最火的時候,大家又看不上銀行理財和國債了,都去買餘額寶、P2P。我也跟著投了P2P。這兩年P2P又不行了,銀行理財利息也越來越低,買國債的人又排起大隊。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謝大媽說,「現在銀行理財利率上4%的很少,國債三年期4%,五年期4.27%,保本保息,而且急用錢的時候隨時能取出來,比理財強,所以大家都搶國債。今年國債的發行期從10天延長到全月,要我說,其實沒有什麼意義。客戶經理告訴我,上個月10號銀行開門後半個小時基本就賣光了,搶上的基本都是我這個年紀的老年人。我會用網銀,可以在家買。他們很多人不會用網銀,要在銀行門口排一宿呢。」

記者觀察

銀行服務如何才能更適老?

為了適應老年客戶的習慣,近年來,一些銀行網點進行了適老化改造,也進行了以老年客戶為主要服務對象的社區銀行模式的探索。但是這些改造和探索終因成本原因,沒能實現預期目標。

網點改造方面,一些銀行增設了許多適老化的「特殊配置」。包括「愛心服務通道」、加大號字體顯示屏、移動填單台、老花鏡、愛心專座、應急藥箱、老年人專用衛生間、無障礙通道等設施,在為老年客戶提供金融服務的同時,也在安全保障、業務辦理等方面提供便利。但這種無障礙改造受網點面積限制較大,不是所有網點都能實現。

而2014年興起、曾被寄予厚望的社區銀行,今年也有很多家因為投入與產出不匹配不得不關門歇業。興業銀行普惠金融部網點運營處副處長紀焱表示,現在網點大概60%的客群主要是老年客群,社區支行成為養老金融的一個載體。未來要想辦好社區銀行,老年客群的整體服務上需投入更多的資源。比如結合老年大健康,包括周邊生態圈的建設,給老年客群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務。

銀行不斷降低成本收縮網點,更多靠智能設備、網上銀行為市民服務。但面對老年人的金融服務需求,合併網點時還需謹慎決策,在老人集中的大型社區多保留和改造適老化網點。

來源:北京晚報

本報記者 張品秋

流程編輯:TF020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