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楚晚報

訂閱

發行量:23 

大冶一男子六年如一日照料「植物人」弟弟

劉升康照顧弟弟6年前一場禍事,讓弟弟劉列來成了植物人。6年來,哥哥劉升康放棄了工作,不離不棄守護在弟弟病床前,精心照料他的生活起居。

2020-01-20 21:2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6年前一場禍事,讓弟弟劉列來成了植物人。6年來,哥哥劉升康放棄了工作,不離不棄守護在弟弟病床前,精心照料他的生活起居。在哥哥的護理下,弟弟恢復了意識,身體也得到了康養。

「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弟弟」

1月19日,記者走進大冶市人民醫院3號樓508病房,看到劉升康瘦瘦高高的,神情顯得較為疲憊。「每天睡眠不超過4個小時,隨時得照顧好弟弟。」

躺在病床上的劉列來,鼻子中插著管子,喉嚨圍脖中有一輸管孔。要吐痰了,劉列來哼出聲來,劉升康將管子插入管孔,幫弟弟吸痰。嘴巴幹了,劉升康就拿棉簽蘸水為弟弟解渴。該做康養了,劉升康將弟弟翻過身來,輕輕捶打、推拿他的背部,為他活脈通血……剛歇息一會,劉列來尿床了,劉升康又忙碌起來。

一天擦兩次澡,一周洗一次頭、剪指甲、掏耳朵,一個月理一次髮……這些都是劉升康親力親為,也是為省錢。「弟弟現在意識是清醒的,都記得到什麼時候做什麼事情,不服侍好他就不舒服。」自躺病床以來,劉列來身上沒有長過褥瘡之類的東西,皆因哥哥劉升康的精心照料。

6年來,劉升康陪睡,照料弟弟,沒有離開過一天。治病、康養期間,劉列來輾轉換了7家醫院,劉升康始終形影不離,「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弟弟。」劉升康說。

辭去工作全身心照料弟弟

「如果不是突發的禍事,我們一家是非常幸福的。」劉升康說。

劉升康是大冶市靈鄉鎮岩峰村岩劉灣人。他1982年出生,1999年去北京打工,後任一家酒店管理人員,收入尚可。劉列來1984年出生,2001年去北京打工,在一家酒店做過廚師。

2013年10月28日晚上,請假回老家辦事的劉升康,突然接到北京西站民警打來的電話,告知弟弟劉列來突然倒在西站廣場,急需住院治療。劉升康請求民警將弟弟送往醫院,他讓同在北京打工的表哥趕去幫忙辦理入院手續。

第二天,劉升康就坐車前往北京。

事後,劉升康打聽到弟弟出事的前因後果。那天,失業的劉列來和一個朋友吃飯,商量一起找工作。朋友又約來另外一朋友,三人喝酒後,準備去足療,途中因一起不大的交通事故與人發生爭執,對方約來人,雙方打起來,劉列來後腦不知被誰拍了一磚頭。

「當時,弟弟後腦沒有流血,以為沒事就離開了。」幾小時後,劉列來到北京西站準備轉車,突然暈倒在地,被人發覺報警。

開顱以後的劉列來,成了植物人。為此,劉升康辭去工作,全身心照料劉列來。

當時的主治醫生就勸過劉升康,放棄為弟弟治療,因為一般的植物人恢復意識,起碼是兩年以上,而且像劉列來的病情,恢復的機率極小。然而,在劉升康的精心照料下,劉列來一年半後居然恢復了意識,「連主治醫生都說這是個奇蹟。」

為了給弟弟治病,劉升康把家裡能賣的東西都賣了,甚至連心愛的蘋果手機也賣了。

出事之前,劉升康有存款30萬元,劉列來也有10萬元存款,家裡父母也有積蓄。因給劉列來治病,全家存款耗盡,還欠了40萬元債務。

然而,禍不單行。2018年11月20日,母親在家鄉遭遇車禍當場身亡,先後賠償的10萬元,除了償還部分債務外,同樣用在劉列來治病上了。

10元錢一份飯兄弟倆分著吃

2019年5月12日,劉列來轉回大冶市人民醫院康養治療。劉升康家也被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劉列來和父親享受低保政策。

早些年,岩峰村幹部牽頭組織村民捐款,為劉列來治病募集到2萬餘元善款。可對於高額治療費來說是杯水車薪。

胃管、紗布、棉簽、棉球等醫用必需品,劉升康都是自己購買。護士穿管一次須收費20元,劉升康就自己學會穿管。早餐,一份粥兩個饅頭,兄弟倆各吃一半。中餐和晚餐10元錢一份,兄弟倆還是分著吃。

劉列來差不多4小時要進一次餐,劉升康將飯菜用攪碎機攪成糊狀,通過胃管給弟弟餵食。

「在北京治病最困難的時候,我們倆的生活費一天只有2.5元。」劉升康說。

因經濟困難營養跟不上,劉升康兄弟倆都是瘦骨嶙峋。「無論日子多艱難,都已堅持這麼多年了,我不想、也不會放棄。」劉升康說,6年來,弟弟早已習慣了他的存在,護理上也形成了很好的默契。

目前,劉升康能做的,就是盡力克服困難照料好弟弟,當好他的「守護神」。

「這輩子做兄弟,是前世修來的緣分,我只要盡心盡力了,就問心無愧了。」這就是「大義哥哥」劉升康的心聲。

(東楚晚報記者 朱世傑 文/攝 編輯 高喜明)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