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報

訂閱

發行量:934 

對話70、80、90後女性網文大神,她們到底有多酷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沈傑群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網絡文學作家吱吱,平時寫作所得稿費是自己和女兒花。她的老公覺得寫作是不錯的愛好,很支持吱吱,但也沒過問具體稿費,一直以為大致也就一萬元出頭。直到買房的時候,吱吱老公本以為家裡要清空積蓄付首付,結果發現妻子全款買房了。

2020-01-20 22:1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沈傑群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網絡文學作家吱吱,平時寫作所得稿費是自己和女兒花。她的老公覺得寫作是不錯的愛好,很支持吱吱,但也沒過問具體稿費,一直以為大致也就一萬元出頭。直到買房的時候,吱吱老公本以為家裡要清空積蓄付首付,結果發現妻子全款買房了。

「一個女人如果要寫小說,她必須有錢,還要有一間自己的房間。」女作家維吉尼亞•伍爾夫在《一間自己的屋子》中的描述流傳甚廣,被人們屢屢引用來感嘆女性寫作是有一定條件的,而在當下的網絡文學行業,眾多不同年齡、背景的女作家因為寫小說擁有不一樣的獲得感。她們相聚在一個網文平台,各自敲擊鍵盤,在電腦螢幕前恣意瀟洒地構建一個磅礴的世界觀;而每天寫完新的章節,關掉電腦,她們站起身又回歸「三次元生活」的女性身份。在最新發布的「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上,女生頻道集合了各年齡段的作家,在過去一年,有無數讀者為她們投出月票。而那些在網文榜單上赫赫有名的70、80、90後女作家,因什麼而寫作,不同代際的她們,又各自關心著怎樣的女性議題?

生於1974年的吱吱,2008年憑處女作《以和為貴》一炮而紅之前,她沒有任何寫作經歷,在一家行政單位辦公室里上班,端茶倒水,「是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照顧孩子,上班,日復一日,沒有太大波折」。

2008年6月,女兒上初中的事塵埃落定,吱吱清閒了許多,就開始在論壇上追網絡小說,經常評論。「後來別人懟我:『你這麼行,你怎麼不自己干呢?』我就自己幹了。我這個人脾氣又比較火爆,行,我來寫一篇!」

吱吱去她最喜歡的作者所在平台,以自己女兒小名為筆名,開始寫文,自此一口氣寫到今天,已經大約12年。女兒和丈夫都很支持她擁有日常生活之外的另一項志趣,哪怕留給家庭的精力越來越少。

在居住的小鎮子上,吱吱一直沒告訴其他人她在寫作。上班時,吱吱午飯後寫半章小說,下班後寫半章、檢查通篇錯別字,晚上六七點發文,構思第二日的情節,查查資料;周末忙於「加更」,哪兒也不去,全天寫作。

這兩年,擔子重了,吱吱決定放棄原本的工作,做全職作家。「辭職之後,大家才知道原來我在寫作」。

吱吱感慨,「社會角色」會限制女性的創作時間和空間,女性寫作相比男性寫作的環境要苛刻一點。「在我們行業內部有一種說法,成名的女作家,一結婚就不見了,男作家越寫越好,女性能夠『寫出來』,比男性更不容易」。

在吱吱從家庭主婦轉換為業餘作家的那一年,也是80後女孩的作家囧囧有妖迫不及待開啟自己創作之路的時候。打小愛看書的囧囧有妖,很早有了創作念頭。高中一畢業,她立即打開父母買的第一台電腦,迅速寫下在心中醞釀多時的文字。為了能儘快發表,囧囧有妖鎖定了網文平台,第一部作品寫了二三十萬字。

囧囧有妖從寫作賺到的第一桶金,是上大一時,作品上架不到一周,收益600多元。「挺驚訝的,沒有想過寫網絡小說居然可以養活自己,那時候我就想,可不可以以此為職業?」

畢業後,囧囧有妖和吱吱一樣本來兼顧著寫作與本職工作,但她的狀態更加「率性」「洒脫」,她會根據當時的寫作情形,來掌控工作的「開關鍵」。例如有段時間囧囧有妖有一本書準備出版,修改的工作量很大,囧囧有妖索性辭了職,花了整整三個月在家中專心碼字;待到想工作了,她又會重新開啟職場時間表。她很享受這種靈活的創作和生活方式。

「辭職的時候天天在家,周圍人也不知道我在家做什麼,可能覺得我無所事事。因為我身邊的人不知道我寫小說,基本只有我的家人和比較要好的朋友知道。那種情況下,家人還是比較支持的我的。」

囧囧有妖希望自己的寫作不脫離社會,能從現實中汲取一些東西。「如果一個作者太脫離社會,寫的東西可能也會跟不上時代」。

當囧囧有妖創作娛樂圈題材小說《許你萬丈光芒好》,她會去研究這個行業諸多規則,去翻閱各種金字塔尖的演員們人生閱歷,還會自己撰寫「戲中戲」;寫小說習慣融入社會熱點話題,例如網絡暴力,「我都和讀者說了,這個情節是來源於現實中哪個事件改編出來的」。

現實也讓囧囧有妖看到,女性經濟能力在增強,女性在網絡文學中的影響力也在不斷擴大。「現在很多女性注重自我價值的實現,包括我自己小說當中,有些現實會投射在一些文學作品當中的。」囧囧有妖指出,文學作品的女主人設流行趨勢悄無聲息在改變,注重自我奮鬥的大女主文取代了「灰姑娘嫁入豪門」的題材。「我自己會更傾向於寫女主和男主的地位是很平等的,傳遞一種並肩作戰的價值觀」。囧囧有妖創作的《恰似寒光遇驕陽》是2018年閱文女生原創作品的電子銷售總冠軍。除了在國內暢銷,她的作品英文版也長期高居起點國際榜單前列,深受海外讀者喜愛。

縱觀近幾年的網文市場,由於讀者的審美變化、作家主流化意識加強,女頻作品告別了「風花雪月」的固化標籤。目前,女頻作品現代題材側重在女性的生活、職場和家庭等,而古代題材則更多地聚焦於女性獨立、抗爭等。此外,還有更多覆蓋美食、科幻、生活職場、偵探懸疑、電競遊戲、歷史軍事、民俗文化等多元題材的網絡文學作品不斷湧現,加速市場趨向多元化、主流化發展。

若說吱吱和囧囧有妖的寫作題材還是相對經典的女頻類型,那麼90後新銳女作家一路煩花,則是腦洞大開,寫作時頗有創意地將「甜寵爽文」和「微科幻」結合在一起。今年,她創作的《夫人你馬甲又掉了》風靡全網,橫掃各大榜單。

一路煩花說,剛接觸網文時她會有「陷進去」的那種感覺,覺得這些作者怎麼可以從各種人性角度出發點,寫出這麼多令人感興趣的東西?「當時我追文的時候,一些作者有自己的工作,又可以同時寫文,讓我覺得特別敬佩。」

當一路煩花從興趣出發,也去嘗試追隨她崇拜的「大神」狀態時,方知這樣的生活很不易。她邊在銀行實習邊寫文,就渡過了一段艱難的時期。「銀行的工作本來就很難,特別是遇到一些不理解你的顧客,很煩。晚上七點多到家,吃完飯就開始寫,寫到凌晨三點多才寫完,早上七點又要起來繼續上班。到了公司,他們還繼續說昨天的事情」。

一路煩花的媽媽看到女兒這麼疲憊的狀態,勸她放棄寫作。「我那時候還在連載,沒有完結,我不能丟在一邊,於是就繼續寫了。實習差不多結束的時候,我把這本完結了,中間休息了兩個月」。

在迷茫了一陣子後,一路煩花嘗試找了一份工作,又借著寫作,似乎進入了「穩定期」。寫文漸入佳境,一路煩花決定全身心投入到網文創作中,不再糾結於人生規劃的問題。

一路煩花關心的是,不能一直寫同一種題材,在舒適區打轉。「因為寫同一種題材,也會產生一種疲憊感。如果長時間都寫同一類型,自己的熱情會慢慢消耗掉。所以,每一本我都會添加一些新的東西,新的題材肯定也會嘗試。」

一路煩花還大膽想像了一下,未來女性寫作可能會朝著「無限流」發展。「女頻小說不僅僅局限於感情戲了,更加專業化,未來可能會出現類似於沒有男主的無限文」。(文化副刊部編輯)

本文源自中國青年報客戶端。閱讀更多精彩資訊,請下載中國青年報客戶端(http://app.cyol.com)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