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利比亞內戰伊拉克動盪 油市又見「黑天鵝」

美國與伊朗挑起的緊張情緒剛有平復的跡象,利比亞又開始「接力」,內戰之下,已有一條輸油管道被切斷,伊拉克也因局勢的動盪導致一座油田臨時停產,一時間,油市再掀波瀾。

2020-01-21 04:2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美國與伊朗挑起的緊張情緒剛有平復的跡象,利比亞又開始「接力」,內戰之下,已有一條輸油管道被切斷,伊拉克也因局勢的動盪導致一座油田臨時停產,一時間,油市再掀波瀾。看起來是複雜的地緣政治裹挾著教派矛盾,但在這背後,還有隱藏著的能源之爭。而在始終不停的動盪面前,利比亞也好,伊拉克也罷,石油供應的脆弱性都一覽無餘。

風險正在累積。剛剛過去的周末,兩個OPEC成員國的斷供風險不斷上升,由此導致油價在周一交易中上漲,數據顯示,紐約和倫敦原油期貨日內早盤均上漲超過1.5%。Nymex 2月交割的WTI原油期貨報每桶59.23美元,之前一度上漲1.19美元至每桶59.73美元,漲幅2%。倫敦ICE期貨歐洲交易所3月交割的布倫特原油期貨也一度上漲1.15美元,至每桶66美元,漲幅1.8%。

彭博社的總結稱,隨著伊拉克廣泛的動盪局勢升級,這個OPEC第二大產油國的一塊油田上周日暫時停產,另一處油田的供應也面臨風險。而更令市場震驚的或許還屬利比亞局勢——在指揮官哈利法·哈夫塔爾封鎖了他所控制港口的出口後,利比亞國家石油公司(NOC)宣布遭遇不可抗力。

利比亞的麻煩無外乎內戰。NOC 18日稱,支持哈夫塔爾的部族武裝在17日奪去了東北海岸沿線和南部多個石油出口終端,命令NOC下屬5個分公司暫停石油出口,總共涉及50多處油田和多座油港。據了解,這一禁令使利比亞石油出口每天減少80萬桶,損失5500萬美元收入。不久後,NOC又表示,在哈夫塔爾切斷一條油管之後,東南部兩座主要油田19日開始關閉,可能導致全國石油生產降至僅剩正常量的一小部分。

利比亞的動盪並非一朝一夕形成的。九年前,當卡扎菲政權被推翻之後,利比亞就陷入長期內戰。兩大勢力針鋒相對,哈夫塔爾控制的「國民軍」與國民代表大會結盟,控制著東部和中部地區、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與此相對的便是民族團結政府與支持它的武裝力量控制西部部分地區,而前者背後站著的包括埃及、沙特、阿聯、俄羅斯、法國等,後者背後則站著卡達、土耳其、義大利等國,值得注意的是,後者得到了聯合國的承認,但前者幾乎掌控了利比亞所有的油田。

據了解,目前利比亞原油日產量穩定在114萬桶,利比亞國家石油公司此前曾表示,希望2020年產量能夠增至150萬桶/日,到2024年提高原油產量至210萬桶/日。但210萬桶/日的原油產量目標需要的是600億美元的投資,而在內戰不斷、動盪不平的利比亞,難度可想而知。

更重要的是,利比亞的內戰還摻雜了太多的域外因素,在能源這一方面尤其明顯。最有說服力的一點是,此次被限制的兩座油田分別為色拉拉與非爾,其中,色拉拉油田是由利比亞國家石油公司、西班牙雷普索爾集團、法國道達爾集團、奧地利石油天然氣集團與挪威艾基挪集團合資營運,每天生產約30萬桶。而非爾油田則為利比亞國家石油公司與義大利埃尼集團合資,日產約7萬桶。而道達爾又與埃尼集團為競爭對手,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法國站在了國民代表大會這一邊,而義大利則站在了民族團結政府這一邊。

至於伊拉克,雖不是內戰,但環境仍舊動盪。當地時間19日,伊拉克多地發生示威抗議活動,而自去年10月起,抗議就已經爆發,示威者指責政府腐敗、服務不力及高失業率。而據當地媒體報導稱,一位未具名官員表示,要求獲得終身僱傭合同的保安封鎖了進入Al Ahdab油田的道路,導致生產陷入停頓。Badra油田也有可能遭遇同樣命運。

比起這些,危險的地緣衝突可能是伊拉克更大的「炸彈」。不久前,美國與伊朗不斷升級的衝突讓伊拉克石油工業再次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國際能源署指出,伊拉克有望在下一個十年成為全球石油產量增長的第三大貢獻者,僅次於美國和巴西。但美國和伊朗對峙關係加劇,正在威脅伊拉克石油工業復甦。

但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相比起美國與伊朗,伊拉克或者利比亞的動盪對油市的影響可能不會特別大,伊拉克此前產油量很大,但現在已經下降,利比亞目前還行,但也達不到特別大的量,因此伊拉克與利比亞各自的麻煩還是短期影響市場的平衡,美股開盤後肯定會往上走。但長期來看,現在油市供需還很寬裕,且需求前景不被看好,因此並不會沖高太久。

本文源自北京商報網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