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能源信息平台

訂閱

發行量:2220 

生物質發電陷入困境 求關注

【能源人都在看,點擊右上角加'關注'】北極星固廢網訊:近幾年來,生物質發電一直不溫不火。當然,在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政策的支持下,生物質發電也曾火爆過一段時間。然而好景不長,隨著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補貼拖欠加重,國能生物和凱迪生態等企業的沒落,整個產業鏈陷入了沉寂。

2020-01-07 09:0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能源人都在看,點擊右上角加'關注'】

北極星固廢網訊:近幾年來,生物質發電一直不溫不火。

當然,在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政策的支持下,生物質發電也曾火爆過一段時間。然而好景不長,隨著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補貼拖欠加重,國能生物和凱迪生態等企業的沒落,整個產業鏈陷入了沉寂。

2018年發布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補助目錄(第七批)的通知》(財建〔2018〕250號)顯示,燃煤生物質耦合發電項目正式從國家補貼目錄中剔除。

根據近日發布的《關於檢查可再生能源法實施情況的報告》顯示:「『十三五』期間90%以上新增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補貼資金來源尚未落實,截至2018年底累計補貼資金缺口達2331億元」。

有榮耀也有恥辱

生物質發電還是有榮耀時刻的——「2018年,我國生物質發電總裝機容量已達到1784萬千瓦。《2019中國生物質發電產業排名報告》稱,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生物質發電裝機規模已經實現全球第一。

圖源|網絡

據數據顯示,我國生物質發電的年發電量約為800億度,占我國年總發電量的1.4%。

中國生物質發電產業雖然發展前景廣闊,但發電能力依然較低。

生物質發電裝機容量在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容量中只占0.5%的份額,遠低於世界平均25%的水平。

圖源|網絡

生物質發電的盈利能力亟待提高

規模較大的農林生物質發電項目系統複雜,實現高自動化往往需要更大的經濟投入,導致投資回報周期延長。

生物質發電資本投資市場一片蕭條,項目規模和資金投入量制約了企業的積極性。

另外,農林廢棄物發電和垃圾發電同歸為生物質發電,受到的待遇也可謂是冰火兩重天。以城市生活垃圾為燃料的垃圾發電項目,深受投資商的追捧。因為垃圾電廠不但享受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還要享受地方政府垃圾處理費的補助。但以農林廢棄物為主要燃料的生物質發電項目,處理農林廢棄物不但沒補貼,而且還有秸稈燃料收購和運輸成本。即便是拿到電價補貼,電廠基本上也只是微利,大部分收益都被燃料成本所吞噬。

中國生物質能源產業聯盟常務副秘書長張大勇曾表示,我國生物質能源企業收入,約有50%來源於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

另外,時不時就有消息稱「可再生能源補貼2021年或將全面取消」這更加助長了資本市場的逃離。

這也讓生物質發電產業鏈給人一種「不思進取,只靠補貼」的形象。

實事求是的講,生物質發電項目無論是在供電、供熱、供能方面,都要比風電和光伏更加穩定。在國家大力推動綠色電力市場交易的時候,生物質發電不應該也不能缺席。

技術引領

我國大多數生物質發電技術尚處於初級階段,並且在核心技術領域缺少自有智慧財產權,生物質能技術的產業化和商業化轉化程度低,缺乏持續發展的動力。因此,生物質發電正面臨著一些需要認真研究和積極解決的問題。

可喜可賀的是,在技術方面也終於有了突破——我國首個生物質耦合發電示範項目試運行。

日前,哈電集團哈爾濱鍋爐廠有限責任公司總承包的國家首台66萬千瓦超臨界燃煤發電機組耦合2萬千瓦生物質發電示範項目順利通過了168小時試運和性能考核試驗,各參數達到設計要求,最大負荷達2.5萬千瓦。

通過項目建設,哈電鍋爐解決了正壓給料系統的連續穩定給料,填補國內生物質微正壓循環流化床氣化技術空白,摸索出了針對不同生物質燃料特性的運行經驗和壓塊秸稈氣化爐輸灰與排渣設計基礎數據,為生物質耦合發電的全國推廣奠定技術基礎。

這是一個好的開端——例如,黑龍江省發改委近日一次性批覆了10個生物質發電項目。

生物質能源行業要加強與能源、財政、價格、生態環境等部門的溝通協調,促進生物質發電產業加速發展。

原標題:猛求關注的生物質發電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轉載自北極星環保網,所發內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全國能源信息平台聯繫電話:010-65367702,郵箱:[email protected],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台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