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密探

訂閱

發行量:35 

對抗抑鬱症帶來的悲傷,治癒系AI心理醫生會有用嗎?

熱點追蹤/深度探討 / 實地探訪 / 商務合作在過去的2019年,我們經歷了太多告別。韓星女性崔雪莉在經受長時間網絡暴力後,於10月自縊家中,其好友具荷拉也在一個月之後自殺身亡。

2020-01-21 11:2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熱點追蹤/ 深度探討 / 實地探訪 / 商務合作

在過去的2019年,我們經歷了太多告別。韓星女性崔雪莉在經受長時間網絡暴力後,於10月自縊家中,其好友具荷拉也在一個月之後自殺身亡。12月,韓國男星車仁河也離開世界,同樣是被懷疑患有抑鬱症。

不止娛樂圈,不止韓國。當下,抑鬱症已經成為一種「流行病」,席捲著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數據顯示,五分之一的美國人正在經歷某種程度的精神問題。健康時報表示,中國有1.73億人口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障礙,城鎮人口中更是高達25%存在顯性或隱性的心理問題。而中國持有專業心理學資質的在職諮詢師區區60萬。

然而,由於資源分配不均,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獲得專業的心理諮詢和幫助,因心理疾病而自殺身亡的新聞屢見不鮮。

好在,隨著科技的進步,這類社會問題有望以創新的方式得到緩解。近年來AI心理治療師獲得了長足發展。例如,全球AI界領軍人物吳恩達就領投了一家叫Woebot的初創公司,出任其董事會主席。Woebot由斯坦福心理學博士Alison Darcy在2017年創立,是基於行為認知療法(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簡稱CBT),免費幫助用戶改善心理焦慮和抑鬱的一款App。

這些創新,或許可在人們在被苦悶所煩惱,而想找心理醫生又有諸多擔憂時,提供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從Eliza到AI心理治療師

AI心理治療師的本質是AI聊天機器人,它能夠通過程序化的輸入和輸出系統模擬人類對話,被看作是人工智慧中自然語言處理的 「王冠上的鑽石」。

早在1966年,MIT教授Joseph Weizenbaum便研發了首台聊天機器人Eliza,它能夠識別出用戶輸入的關鍵詞 「母親」 ,並繼續提出相關的開放性問題 「和我聊聊你的家庭吧」 。

當時,Eliza只用了200行代碼就能夠以治療師的口吻和人類聊天。雖然Eliza語言極其有限,實驗參與者也知道他們正在與一個電腦程式交互,但是通過Eliza帶有人類情感的反饋,實驗參與者們還是在這個過程中對程序產生了依戀。

不過,受技術和功能的限制,Eliza在風靡一時之後,也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儘管如此,人類與技術交流的慾望卻由此被激發,隨著自然語言處理、深度學習和大數據等技術在過去幾十年間的飛速發展,更高級別的聊天機器人成為可能。

(來自smartsheet分析 版權所屬原作者)

2016年,Facebook公開Messenger開發平台,微軟、微信、Telegram、Skype、Slack、Kik等玩家爭先入局,推動了語音交互技術和用戶指數級的增長。通過「Hi Siri」 或是微信語音里一句 「我要回家」 啟動家裡的智能電飯煲和空調溫度,已經成為不少用戶的日常。目前,FacebookMessenger 已上線超過三十萬聊天機器人。

(來自smartsheet分析 版權所屬原作者)

如上圖所示,AI聊天機器人不僅可以識別語言和命令,而且通過機器學習不斷改進算法,針對輸入的信息持續優化,能夠解決越來越多以往只有人類才能解決的問題。《2018 State of Chatbots Report》顯示,用戶認為聊天機器人的潛在好處包含全天候實時回復、解決問題、回復細緻詳盡等。

(來自2018 State of ChatbotReport , 版權所屬原作者)

隨著技術瓶頸被一一突破,聊天機器人能力越來越強,不少企業再次將目光轉向了「治療師」Eliza,計劃開發出更高級的AI心理治療師。

那麼,相比人類心理醫生,AI心理醫生有哪些優勢呢?

首先,比起傳統的心理諮詢或是與親友傾訴, AI聊天機器人只是一個隔著螢幕的軟體程序,用戶不必擔心自己被人評判或是隱私被泄露。

其次,當你凌晨2點因為壓力或焦慮難以入眠,不能即刻在電話里叫醒你的心理醫生時,AI聊天機器人可以7*24小時,隨時隨地給予最貼心的聆聽與陪伴。

此外,相比於某一個心理諮詢師一生職業生涯的案例總數,AI聊天機器人有海量交流數據和知識模型支撐,可以在持續疊代更新的同時保持冷靜和中立,提供一種可靠且可自己進化的心理諮詢服務。

(圖為電影《HER》 男主與軟體機器人女友相愛相依,版權所屬原作者)

Woebot引領心理諮詢領域行業應用

在Eliza的後繼者中,斯坦福心理學博士Alison Darcy在2017年創立的Woebot,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

Woebot是基於行為認知療法(CognitiveBehavior Therapy,簡稱CBT),免費幫助用戶改善心理焦慮和抑鬱的一款App,一經面市即獲得MIT、美國APA心理諮詢協會等多家組織的聯合推介。

(Woebot使用介面,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所屬原作者)

在Woebot,用戶只需要註冊一個名字,就會出現一個活靈活現的機器人來詢問你的感受,例如「你今天覺得怎麼樣?你感覺精力充沛嗎?」這些對話能夠按照CBT療法的核心,幫助用戶應對和解讀正在發生的事件,關注於當下每一天的生活。

CBT被認為是全球最有效的心理治療之一,它主張真正影響人們快樂與痛苦的並不是發生的事件本身,而是人們如何解讀和應對這些生命中的時刻。兩千多年前,希臘哲學家埃皮克提圖曾經說過,「人的煩惱並非來自實際問題,而是來自於人類看待問題的方式」 。

Woebot通過分享心理學的理論和引導用戶改變自己的語言,從而改變想法,重新定義事實和真相,相對平和客觀的接納生活中發生的事件,長期培養用戶對生活健康的認知和解讀方式,獲得擁有好心情的能力。

數據顯示,在使用Woebot兩周後,原本表現出抑鬱和焦慮綜合症特徵的實驗群體有明顯的緩解和改善,並且這些用戶開始幾乎每天主動與機器人溝通。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所屬原作者)

傳統心理諮詢師會幫助諮詢者來解密自己意識中不符合客觀事實的部分,從而改變這部分認知,而智能機器人則可以比諮詢師更加便捷的捕捉用戶有偏差的認知和不良情緒,幫助人們意識到自己的觀點。

這是否意味著,傳統心理諮詢師的職位會被AI聊天機器人取代呢?

AI領軍人物吳恩達並不這麼認為,他表示,AI聊天機器人與傳統心理諮詢並非排他的替代關係,而是基於AI創新實現心理健康服務的轉型。吳恩達作為Woebot的投資方和董事會主席,領投八百萬美元。他認為,心理學AI聊天機器人是AI技術與社會價值的完美結合, 「如果我們能假以適當的洞察和同理心(如同傳統心理諮詢師那樣),規模化地推廣,我們可以幫助到百萬級的用戶」 。

吳恩達相信,儘管人工智慧的識別和學習能力依舊處於比較早期的階段,未來幾年AI技術的發展會持續推進自然語言處理的水平,更好的解析語言內涵的方法可以顯著的提升未來AI聊天機器人的功能性和商業價值。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所屬原作者)

去年年底,Woebot同與英國辦公領域心理健康領先供應商Care First 達成戰略合作夥伴,為職場有焦慮和情緒管理問題的人士提供7*24小時的APP心理服務,通過每天的人機交流,幫助用戶構建更加積極的想法、情緒、和思維方式。

通過Woebot,超過130個城市的用戶每周產生的數千萬信息會被送往雲端處理,如果系統識別出嚴重的精神抑鬱傾向,系統會告知用戶去當地專業的心理諮詢機構接受治療。

不過,在飛速發展的同時,Woebot也面臨著諸多挑戰。

比如,技術層面上,人工智慧的自然語言學習仍然在不斷進化,心理學應用比起普通消費應用提出了更高的人機互動要求;商業模式上,Woebot目前仍在探索可行的營收模式,如考慮與保險公司等潛在生態夥伴合作實現盈利等;數據安全層面,平台表示用戶的隱私信息不要求實名註冊,並且可以申請刪除;然而,如何排除用戶對隱私泄露的心理防衛,依舊前路漫漫。

未來,AI心理治療師們將走向何方?

不同於網際網路巨頭Facebook,Wechat等的企業應用聊天機器人,心理AI聊天機器人除了聊天降低成本、增加用戶粘性和娛樂性的商業價值外,還能改善人類生活的社會價值。因此,多家基於CBT理論支持的APP也競相問世,為全球用戶提供更全面完善的情緒管理工具,包括MoodTools, Waysa, Joyable, Talklife等。

除了現有的一對已B2C模式,企業級服務和社群模式有待被探索。IBM、Google、Microsoft等五百強公司早已為員工提供心理諮詢的企業福利,聊天機器人入駐企業不僅可以幫助員工管理健康,提升效率,也可以降低企業及保險公司的總體支出,同時可以有針對性的批量獲取行業數據,實現商業價值。

(MoodTools應用介面,圖片來自於網絡)

這些軟體為用戶提供了更豐富、更便捷的心理諮詢選擇,未來行業發展方向正如同Woebot在引領探索的混合模式,將線上7*24小時的線上服務和線下註冊心理諮詢師和專業機構相結合。

儘管AI 聊天機器人優勢明顯,但它並不能完全替代傳統的心理諮詢和治療。一些嚴重或特殊的心理問題很難單純通過在線機器人處理,並且有些身體疾病、語言障礙或特殊情感需求的群體仍舊需要人與人之間面對面交流。

此外,結合虛擬現實、增強現實等技術,AI心理醫生可以幫助獨自在家的老人、情竇初開的青少年、壓力山大的打工族和身在異鄉的奮鬥者,感受被聆聽、被關愛的溫暖,在鋼筋水泥的冰冷世界裡,提供一份支持。

不過,基於文字或聲音作為輸入的聊天機器人對不同地區語言和文化的理解提出了巨大挑戰。目前,這些軟體主要是基於英語為輸入語言,真正實現優質服務的本地化道路略顯荊棘。

面對面越來越多的心理治療需求,儘管AI聊天機器人還有種種亟待完善的信息技術與數據安全挑戰,但它仍不失為短期內高效服務用戶、緩解心理亞健康的一劑良藥。希望在嶄新的2020年,有更多的人能夠遠離心理疾病,元氣滿滿!

你對用於心理治療的聊天機器人有什麼看法?你覺得其應用前景如何?歡迎留言!

"中國風"特斯拉將被研發,WeWork考慮出售中國股權,AR隱形眼鏡面世!|矽谷科技前沿周報

WeWork舉步維艱,它的競爭對手們活的怎麼樣?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