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2221 

長白時評:積極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期待澳大利亞變被動為主動

說,據西媒稱,科學家提出警告,除非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得到遏制,否則,肆虐澳大利亞的森林火災,或將成為一種常態。

2020-01-21 12:3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連續燃燒數月不止的澳大利亞森林大火,備受許多國家的科學家們的密切關注,甚至有的科學家發出了警告,如果不控制全球氣候變化,澳大利亞森林大火或將成為常態。這是人類社會的強烈聲音,再一次刺疼澳大利亞當局。

參考消息1月20日作出報導說,據西媒稱,科學家提出警告,除非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得到遏制,否則,肆虐澳大利亞的森林火災,或將成為一種常態。來自西班牙《阿貝賽報》網站1月14日的報導指出,雖然澳大利亞政府已經盡力減小該國遭受森林火災的脆弱性,但一份匯集自2013年以來發布的57篇文章的研究報告顯示,氣候變化與森林火災有著明確的聯繫。可見,這個結論是確定的,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因此,筆者認為,積極治理全球氣候變化,所有國家都不是旁觀者、圍觀者,而是參與者、推動者、受益者。作為深受全球氣候變化深重影響,飽嘗森林大火肆虐之苦的澳大利亞,首先應該總結吸取史上最為沉痛的教訓,而不應該不願意找到禍根。只有採取措施積極行動,履行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責任與義務,為貫徹落實《巴黎協定》作出努力,才能做到不讓悲劇重演,也才能有效避免澳大利亞森林大火成為常態。

研究報告共同作者之一的理察·貝茨有其獨到見解,一周前,也就是1月13日在倫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在可以想像的時間跨度內,我們將無法扭轉氣候變化。因此,現在正在發生的狀況將不會消失。」作為科學家,理察·貝茨提出了中肯的意見,也提出了最嚴肅的警告。研究報告發現,氣候變化導致被科學家稱作「山火氣候」的頻率和嚴重程度均有上升。而「山火氣候」,指的就是山火爆發風險頗高的時期,是在高溫、乾燥、少雨和強風的共同作用下形成的。

由此推及得出可怕的結論,那就是「山火氣候」不僅影響澳大利亞,還影響美國西部、加拿大、南歐、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亞馬孫河流域和西伯利亞。從全球範圍來看,山火高發期在植被覆蓋區延長了大約25%,這也就意味著山火高發期的全球平均時長增加約20%。對此,理察·貝茨強調,澳大利亞特別容易發生山火,因為其陸地升溫幅度高於全球平均水平。而世界氣象組織也稱,如果不對排放作任何限制,全球氣溫的上升幅度,或在本世紀達到5攝氏度。這比2015年《巴黎協定》所規定的1.5度紅線,還要高出兩倍多。

想必,這也是科學家們發出警告的充分依據。比如:理察·貝茨強調:「如今,澳大利亞的氣溫條件走向極端,但這正是我們預料中的未來全球平均水平。」數據顯示,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不僅造成至少28人喪生,還摧毀了2000棟房屋和超過1000萬公頃的土地。野生植物,野生動物,被燒成焦糊狀,甚至化成灰,更是不計其數。近幾天來,儘管普降雨水,或能熄滅一些著火點,但厚厚的植被裡可能還有燃點,徹底熄滅火源最終實現完勝,還不是像人們想像的那麼簡單。

面對森林大火的肆虐,面對科學家們的警告,面對《巴黎協定》的呼喚,我們期待澳大利亞變被動為主動,以亡羊補牢精神積極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從根本上做到節能減排,控制和降低溫室效應。而令人多少有一點欣慰的是,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的態度有所轉變。1月12日,他作出表示說,將開展針對這起災難的有力調查,包括氣候變化造成的影響。這與此前他因危機處理不力,而招致長達數周的批評比較起來,真的是一種進步。

大約有120處的著火點,幾天前已經被大雨澆滅了32處。昨天的那場大雨,會澆滅多少著火點,尚不得而知。但我們不滿意的是澳大利亞當局出手不力,防災減災沒有形成主動進攻之勢,特別是節能減排落實得很不到位。接下來會怎樣呢?我們在期待中拭目以待。(中國吉林網特約專家評論員薛寶生)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