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鎳礦供給縮緊 不鏽鋼擠壓鎳鐵利潤

1.產品利潤1.1高鎳鐵目前生產高鎳鐵所使用的工藝中最主流的是RKEF工藝,即迴轉窯—礦熱爐流程。對於使用品位1.8%紅土鎳礦生產品位8.5%高鎳鐵,兩種成本核算模型如下:兩種模型中原材料成本占比接近,但其中鎳礦在各自模型的權重分別為35.21%和52.65%,是引起成本計算結果

2020-01-21 13:5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產品利潤

1.1高鎳鐵

目前生產高鎳鐵所使用的工藝中最主流的是RKEF工藝,即迴轉窯(RK)—礦熱爐(EF)流程。通常情況下,RKEF工藝適合於1.5%品位以上的鎳礦,由2台迴轉窯和2台礦熱爐組成的生產線可以實現10.12萬噸鎳鐵的年產能。由於不同的工藝優化細節,使用RKEF生產高鎳鐵的成本核算方法略有不同,在此使用兩種不同的方法,分別是①產業模型和②「51不鏽鋼」RKEF高鎳鐵成本模型。

對於使用品位1.8%紅土鎳礦生產品位8.5%高鎳鐵,兩種成本核算模型如下:

兩種模型中原材料成本占比接近,但其中鎳礦在各自模型的權重分別為35.21%和52.65%,是引起成本計算結果的主要原因。

諸如青山、誠德等大型不鏽鋼廠一直以來都在發展自身冶煉鎳鐵的能力,而這種模式很大程度上有助於形成成本優勢,對於具備自有鎳礦的企業而言更加明顯。隨著太鋼、寶鋼和國內最大的鎳鐵生產商進行上下游戰略合作,這一模式將繼續更多的鋼廠接受,導致不鏽鋼廠對外采鎳鐵的需求下降。而與此同時,國內鎳鐵產量和進口量今年均顯著增加,導致供應相對過剩,是高鎳鐵市場價格持續低迷的主要原因。

同時,受到禁礦影響,原礦供給預期大幅下降,對高鎳鐵的生產原料價格形成支撐。但同時高鎳鐵市場價格自去年10月起快速回落,部分鎳鐵生產商已陷入虧損,截止2020年1月8日,兩種計算方法下高鎳鐵利潤分別為13.66元/鎳和-109.01元/鎳。

1.2304冷軋不鏽鋼

奧氏體304不鏽鋼主要是在普碳鋼中加入了鉻、鎳元素以增加鋼材的防腐蝕性能,目前冶煉304不鏽鋼所使用的主流工藝包括直接以高鎳鐵水為原料的AOD工藝,即一步法;也有使用EAF電弧爐+AOD工藝的兩步法。

不鏽鋼中的鎳元素主要來源於高鎳鐵(或高鎳鐵水),其次是300系不鏽鋼廢料,並使用少量的鎳板或鎳豆對鋼水的鎳含量進行調劑。而鉻元素則主要來源於高碳鉻鐵,但由於目前鉻礦庫存持續在歷史高位,供給過剩導致高碳鉻鐵價格近兩年持續走弱,維持在歷史底部上方,價格波動較小。相比之下,普碳鋼的單位價值相比鎳鉻較低,因此鎳鐵價格波動對不鏽鋼成本的影響最為顯著。

不鏽鋼成本核算有兩種較為可靠的模型,分別是上期所304不鏽鋼成本模型和「51不鏽鋼」304不鏽鋼成本計算模型,分別如下所示。其中①式中「高鎳鐵」、「304廢料」、「電解鎳」均為鎳點價格,「高碳鉻鐵」為單噸價格;②式中「高鎳鐵」為鎳點價格,其餘各原料為單噸價格。

無錫國內主要的304不鏽鋼集散地,也是流通材主要的交易地區,1月8日無錫地區304不鏽鋼市場匯總價格為14750元/噸,採用2種成本計算方法,以及是否自產鎳鐵,所計算的304不鏽鋼利潤如下表所示。兩種方法的主要區別在於高碳鉻鐵含量的差別,導致最終成本有350元/噸左右的差距,但結合交割標的各元素含量,上期所模型可能更加準確。

2.利潤傳導

2.1不鏽鋼擠壓高鎳鐵利潤的證據

據特鋼協會統計2019年前三季度國內不鏽鋼粗鋼累計產量為2248.97萬噸,累計表觀消費量為1853.12萬噸,累計過剩產量395.85萬噸,預計在今年全年這一數字將達到544.10萬噸,較前兩年基本持平,產能過剩的狀況仍無改善。2020年國內已經確認包括江蘇德龍、太鋼不銹在內的新增產能約760萬噸,根據目前國內不鏽鋼產線60%~70%的產能利用率來看,明年將新增近500萬噸的不鏽鋼粗鋼產量,產量增速將進一步提升。

下游需求沒有明顯增量,導致是抑制不鏽鋼價格上漲的重要因素,也是牽制不鏽鋼廠的利潤水平的原因之一。

同時反觀上游,自印尼2020年宣布實施禁礦後,港口鎳礦價格得到明顯提振,即使在2019年四季度後期以及今年1月份,a臨近春節假期下游開工減少、供給相對增加的情況下,鎳礦的價格依然得到支撐。鎳礦價格持穩直接影響的是鎳鐵成本相對固定,因此原a和終端的現狀令鎳鐵—不鏽鋼產業利潤水平相對固定。

自印尼宣布禁礦以來,國內高鎳鐵和304不鏽鋼生產毛利存在明顯的相互擠壓。因此觀察2019年8月31日印尼宣布實施禁礦以後,高鎳鐵和304不鏽鋼的加工利潤,發現兩者之間存在較強的負相關性,相關係數R^2達到0.7993,而這一相關性特徵在以往並不顯著。

2.2鎳鐵供給過剩引發利潤向下游傳導

在終端消費無明顯提振,原礦供給暫無新增量的情況下,高鎳鐵—304不鏽鋼產業利潤空間將保持相對封閉。

2019年12月國內主要高鎳鐵產區合計累計流通貨源產量占當月300系不鏽鋼粗鋼累計產量37.86%,但2018年和2018年這一比值分別為30.47%和31.66%,高鎳鐵產量增速遠高於不鏽鋼產量增速。另外,2018年12月底山東高鎳鐵現貨價格與無錫304冷軋現貨價格的比值為6.47*0.01,2017年同期為6.29*0.01,但2019年12月底這一兩者價格比值達到了6.71*0.01,顯然相比下游產品的價格,高鎳鐵的市場價格仍被嚴重高估。但目前因為鎳礦供應緊張,原料價格下跌空間有限導致高鎳鐵不會大幅下跌,則相對的是不鏽鋼價格的低估。

而國內流通貨源產量增加的同時,來自進口的鎳鐵數量自2018年起也大幅增加,加劇了國內鎳鐵供給逐漸寬鬆,加劇了流通鎳鐵的過剩現狀。

國內高鎳鐵流通貨源產量相對過剩是引起利潤向下游轉移的主要原因之一,另一方面不鏽鋼產業結構的變化,導致鋼廠外采鎳鐵的需求減少。包括浙江青山、江蘇德龍、錦明以及北海誠德等大型不鏽鋼廠均擁有自己的鎳鐵產線,由礦熱爐產出的鎳鐵水可以直接經AOD工藝冶煉300系不鏽鋼。而近期國內最大的鎳鐵廠商山東鑫海與太鋼不銹、寶鋼德盛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由前者向後者保證鎳鐵的供應,儘管實質上是以長協的形式合作,但也大幅減少了後者在市場上採購鎳鐵的數量。

事實上紅土鎳礦的開採成本趨於一個穩定的數值,在此以35%的毛利計算紅土鎳礦的開發利潤,來直觀地表示近來「鎳礦—鎳鐵—不鏽鋼」產業鏈條上的利潤傳導情況。從2019年9月印尼宣布鎳礦出口禁令開始,鎳礦價格雖然整體走強,中下游分配的利潤水平較上半年仍有增加。但在隨後行業利潤整體下滑的同時,出於以上分析的兩種原因,不鏽鋼迅速擠占高鎳鐵利潤。

2.32020年利潤終將向上游回流

正如前文說到的,2020年不鏽鋼產能將進一步集中釋放,且產能落地的節奏會加快,儘管明年在基建、機械等領域會對不鏽鋼下游帶來一定增量,但整體來看供應過剩的現狀不會顯著改觀。

因此,一方面304企業間競爭逐漸激烈,在產能過剩的情況下,行業利潤必然遭到侵蝕;另一方面,由於鎳鐵產能更加集中於頭部廠商,更有利於通過調節產能來扭轉利潤現狀。高鎳鐵和不鏽鋼均為集中度較高的行業,目前國內前十大高鎳鐵廠商產量占全國產量的約75%,同樣不鏽鋼前十大廠商產量占全國產量78.5%。但位於行業頭部的各家企業,山東鑫海占全行業產量的26.56%,江蘇德龍占17.68%,合計44.24%;相比之下,青山占行業總產量約為20.18%,太鋼占16.18%,合計36.36%。

從以往的情況來看,300系不鏽鋼粗鋼產量逐年提升,期間利潤上下起伏,整體上利潤的波動對產量沒有顯著的影響;相比之下,每一次高鎳鐵利潤下滑,均對應著產量下降,拉動利潤回升。從數據上看,此次高鎳鐵價格回落至盈虧線附近,產量已連續3個月下降,但利潤仍無起色,後期鎳鐵廠商可能會選擇繼續加大減產幅度。

就目前可獲知的消息,已有部分鎳鐵企業選擇在明年大幅減少鎳鐵產量,隨著鎳鐵產量下滑,流通貨源緊俏可能抬高鎳鐵價格。若300系不鏽鋼產能持續釋放,在終端需求沒有明顯改善的情況下,鎳礦供給有限,利潤將在不鏽鋼鋼廠的激烈競爭當中向上游回流。

自不鏽鋼期貨上市以來,滬鎳與不鏽鋼比價持續收縮,與上述邏輯相符合。預計節後港口鎳礦庫存將持續下降,印尼鎳礦去年12月發貨量環比大增,且印尼到中國北方港口船期約為20天,春節後將不會再有來自印尼的鎳礦船到港。如果節後檢修的鎳鐵產線復產不順暢,亦或是出現部分鎳鐵產主動限產,配合鎳礦供給緊張,可能迅速地推高鎳鐵市場價格。根據以往高鎳鐵利潤與現貨價格的關係,由於高鎳鐵冶煉成本相對固定,價格和利潤之間存在較強的正相關關係,高鎳鐵價格上漲將帶動利潤回升,擠壓下游鋼廠利潤,屆時鎳與不鏽鋼比價將開始修復。

綜上所述,在當前的不鏽鋼產業環境下,節後需要重點關注三個問題:一是300系不鏽鋼新增產能落地情況;二是高鎳鐵廠家的復產開工情況;三是港口鎳礦的去庫存情況。若鎳鐵和菲律賓鎳礦進口數量沒有持續大幅增加的情況下,投資者如果選擇做多滬鎳、不鏽鋼比價,考慮合約流動性的因素,可以選擇鎳2005合約做多、不鏽鋼2006合約做空,並建議在指數比價回落至7.7附近後介入。

本文源自陸家嘴大宗商品論壇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