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網

訂閱

發行量:25261 

青春期的少年該如何和平相處

「當時我們接到電話說孩子出了事,我和他爸爸就趕緊趕過來。來了之後,孩子還在裡邊搶救,醫院給了我們一大把清單,搶救費5000多元,住院費1萬多元。」

2020-01-21 23:15 / 7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5歲的小劉(化名)沒有想到,剛剛走進高中生活的他竟遭遇噩夢,被同宿舍同學拿刀捅傷。

入院已經兩個月的他至今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回想起當時的場景,小劉仍感覺到深深的恐懼與痛苦。

而這場校園暴力事件的發生,也同時衝擊著兩個家庭以及原本平靜的校園。

小口角引發大傷害

事發地位於海口市的華中師範大學海南附屬中學,這所民辦中學自2013年4月正式揭牌至今,一直以「低分數入口、高分數出口」的教學成果,廣受當地一些家長的歡迎。

小劉在病床上向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回憶起當時的場景:9月23日中午12點過後,他吃完午飯回宿舍休息,進宿舍後一不小心踩到舍友小張(化名)的鞋子,兩人隨即發生口角,小張當場便動手毆打他。兩人被其他舍友拉開後,他離開宿舍來到了走廊,卻被小張趕上,並用水果刀猛刺他的胸部、腹部等多個部位。

事件發生後,宿管撥打了120,在班主任和一名校方領導的陪同下,小劉被送進海南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進行搶救,醫生對小劉胸口、腹部及腿部的3處主要傷口進行了縫合及緊急處理。脫離生命危險後,小劉被轉至該院創傷科繼續救治。

「當時我們接到電話說孩子出了事,我和他爸爸就趕緊趕過來。來了之後,孩子還在裡邊搶救,醫院給了我們一大把清單,搶救費5000多元,住院費1萬多元。」小劉媽媽梁女士說,事發下午,華中師範大學海南附屬中學校長熊孝廣和海口市公安局瓊山分局國興派出所所長以及小張的爸爸前去病房看望了小劉。

當天晚上,小劉因腹部疼痛嚴重,醫院為他做了各項檢查,發現腹部有積液,醫院要求當即給他做微創腔鏡手術以檢查腹部內臟是否有刺傷或損傷。

但這一次手術並沒有對小劉是否存在臟器損傷得出正確結論。手術過後,小劉高燒不斷並伴隨強烈腹部疼痛,需要不停打止痛針來維持。經過大約一周的觀察,醫生認為必須再次手術,在腹部開一個15厘米的手術口,仔細檢查裡面的臟器是否損傷。9月29日,小劉進行全身麻醉,做了第二次探傷手術。

手術從當天上午9點一直做到下午兩點,主治醫生告知家屬,發現孩子的胃被兇器穿過,導致腹內積液積膿。手術後幾天,按照醫囑,小劉只能敞開手術口縫針,插入引流管引流裡面的膿液積液,等待手術傷口慢慢癒合。

消散不去的陰影

「8月26日才開學,9月23日就發生這樣的事情,開學不到一個月,學校也很倒霉!」熊孝廣表示,該惡性事件已經給學校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

11月初,海南當地一家媒體對此事件進行報導,報導中提及小劉家長與校方及小張家長之間因醫療費問題產生了相關矛盾,以致熊孝廣和小張家長均將小劉家長的聯繫方式拉黑。

相關律師在接受該媒體採訪時表示,事件發生後,如若校方和傷者家屬方確實已達成一致意見,一切以保障傷者治療為先,校方保障治療費用,等傷者治療後再根據調查結果確定責任問題,那麼在此基礎上,三方已經達成協議,學校應信守此協議來保障傷者的醫療費。根據侵權責任法相關規定,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學校受到傷害的,如果學校沒有盡到安全管理責任,學校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至於學校是否盡到相應的安全管理職責,是否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則需相應事實調查清楚後再進一步判斷。

熊孝廣指責海南當地這家媒體的報導失實,認為其報導是「胡說八道」。這家媒體將熊孝廣指責記者的電話錄音公開在隨後的追蹤報導中。

剛步入高中不滿一個月便發生這樣的事情,對小劉和小張這兩個剛滿15歲的孩子來說影響都很大。小劉的媽媽對記者說:「這學期高一才開始,他這一躺就是兩個月,去學校了還不知道能不能跟得上。」

除了學業上的影響,小劉媽媽說:「這件事影響很大,小孩以後回到學校去肯定心理就有陰影了。他只要去那個地方就會有陰影。」一個多月內,小劉的爸爸和媽媽輪流照顧兒子,無法工作。

而小張也因此事沒有能夠繼續在學校上課。小張事發後當即被國興派出所帶走調查。9月24日,國興派出所根據刑法關於未成年人犯罪「已滿14周歲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只對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死亡、強姦、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的犯罪承擔刑事責任」的規定,同意其父母擔保將其帶回家,派出所將等小劉出院做傷情鑑定後再立案。

小張的爸爸曾對媒體表示,兩個小孩子發生這樣的事情,作為家長他很難過,事發後他也積極跟傷者家屬進行溝通,陸續給孩子交了約3.5萬元的費用,但家裡經濟情況實在困難,現在全家人每天都在籌錢。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多次嘗試聯繫小張的父母,但對方要麼接聽後掛掉電話,要麼直接不接聽。

小劉的媽媽告訴記者,在小劉住院期間,有個她覺得可能是小張媽媽的女人經常出現在病房外探望。該女士不承認自己是小張的媽媽,但向小劉的媽媽表示會經常來探望直至孩子出院。

為何會發生這次校園暴力事件

相識僅28天,小劉和小張這兩個15歲的孩子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矛盾?警方未公布詳情,目前公開報導及採訪中僅有小劉媽媽的單方說法。

當地公安機關在事發後立即介入到事情的調查中,具體的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要等法醫鑑定後才能界定責任。僅從校園角度出發,究竟是哪些原因,釀成了兩個高一學生的這場校園暴力事件?

《中學生日常行為規範》中規定,中學生「同學之間互相尊重、團結互助、理解寬容、真誠相待、正常交往,不以大欺小,不欺侮同學,不戲弄他人,發生矛盾多做自我批評」。

據了解,華中師範大學海南附屬中學在新生開學的軍訓期間,已經組織學生學習《中學生日常行為規範》等規章制度,並進行了開卷考試。

這樣的學習和教育是否只是流於形式?該校高一(5)班與小劉、小張同寢室的學生介紹:「小劉可能平時比較喜歡開玩笑,我們都覺得沒什麼的。」「但是小張比較內向,不愛說話,不懂開玩笑,所以在小張看來,小劉的玩笑就比較嚴重。」有一名學生則告訴記者:「小張那天真的是忍無可忍了,他當時真的是太衝動了。」

在同寢室的同學看來,學校教育並沒有教會同學之間如何和諧相處,如何和平化解糾紛。小張和小劉因為性格差異,即使是同班同學並且同宿舍,也沒能在相識的28天內做到友好相處,更不知青春期的強烈衝動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後果,最終導致了這場校園暴力事件的發生。

有學者從心理學角度分析校園暴力事件中施暴者心理時認為,施暴者通常受父母的言行舉止影響較大,家庭教育不良、家庭破裂等種種因素對青少年來說都是一種沉重的打擊。使用暴力手段教育子女也會引發子女學習父母行為,使用暴力解決問題。

熊孝廣不認為此事件反映出該校對學生教育的失敗。他給出了這樣的回覆:「這兩個孩子剛來我們學校不到一個月,又不是說我們教育了兩三年,不能因為出了這樣的事情就說是我們學校教育的失敗。」

然而記者在校園採訪時了解到,小張在此事之前,就曾因同宿舍同學在其負責宿舍值日時,多次未將垃圾丟進垃圾桶而對同宿舍同學施以拳腳。此事發生後,該宿舍同學將此事上報給班級老師,但是老師並沒有足夠重視。

此外,有學生告訴記者,小張在初中階段就多次與人打架,用拳頭解決問題。

而小劉的媽媽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絲毫沒有提及自己兒子在事件中有什麼過錯,說自己家小孩從小在學校都很乖,認為兒子和小張在之前並沒有什麼矛盾,只是倒霉,才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關於事件結束後兩個小孩接下來的上學問題,熊孝廣說,因為不是義務教育階段,所以不確定兩人是否會重返華師附中讀書。但他表示,孩子落下的文化課會專門派老師給補回來,也會找專職的心理老師對孩子進行心理輔導。

海口市教育局公開回應此件校園暴力案件時表示,在該事件發生後,該局第一時間介入調查了解,目前正在等待警方責任鑑定結果,待結果出來後該局將會根據結果作進一步研判處理。

消解校園暴力期待強化心理健康教育

海南中學心理高級教師陳玲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像小張這樣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可能存在著任性、以自我為中心、遇到問題時相對狹隘和急躁的心理問題,所以長期有著壓抑的情緒。遇到問題時表現出愛爭鬥、固執、意氣用事的一面,耐挫折的能力也較為低下。在今後的教育過程中,父母和學校要更多地關注他被壓抑的情緒和更多的心理需求。陳玲建議,小張在今後可以採取換位思考的方式來進行自我調節,能夠理性地控制自我感情。

而對小劉這樣的孩子,陳玲認為其對同學之間的交往溝通沒有正確的認知,應該加強他們在人與人之間相處的言語表達方式上的訓練。

同時,陳玲認為,校方應加強對學生的心理健康教育,結合青春期孩子十分看重人際交往但又敏感衝動的心理發育特點,恰當地對學生進行引導和幫助。幫助學生恰當地進行情緒宣洩,使學生學會用合適的心態和言語方式進行溝通和交流。

在家長層面,陳玲認為家長應該在此事中做出自我檢討,反思自我家庭教育和榜樣引導做得如何。除了幫助孩子學會進行良好的溝通,還要讓孩子學會在遇到問題時,能夠退一步海闊天空,學會包容和體諒。(記者任明超 實習生 郭秋林)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