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星新聞

訂閱

發行量:1678 

與TF合唱上熱搜 談及溫拿五虎46年兄弟情,譚詠麟鍾鎮濤有話說

「繁星流動,和你同路……」譚詠麟的一首《朋友》唱盡多少真情的流露,所以當溫拿樂隊站在台上英姿勃發時,很難想像他們已經成軍46年。而且,成員從未更改,也許是世界上保持陣容完整最久的老牌樂隊。1973年,譚詠麟、鍾鎮濤、陳友、彭健新和葉智強組成的溫拿樂隊成立。

2020-01-07 06:4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繁星流動,和你同路……」譚詠麟的一首《朋友》唱盡多少真情的流露,所以當溫拿樂隊站在台上英姿勃發時,很難想像他們已經成軍46年。而且,成員從未更改,也許是世界上保持陣容完整最久的老牌樂隊。

1973年,譚詠麟、鍾鎮濤、陳友、彭健新和葉智強組成的溫拿樂隊成立。或許對於現在年輕一代有些陌生,但溫拿樂隊絕對是樂壇「教父」級別,是幾代人的港樂啟蒙。在1973年至1978年間,溫拿樂隊共發表10張專輯、14張EP和4部電影,風靡整個亞洲。

溫拿樂隊

40年後,TFBOYS橫空出世,3位成員王俊凱、王源和易烊千璽成為娛樂圈的「頂流」,言行舉止被成千上萬的粉絲關注。

2019年12月31日晚,兩支相差快半個世紀的組合同台,奉上一場精彩演出。在驚訝於溫拿樂隊寶刀未老之餘,#TFBOYS溫拿五虎合唱#也登上熱搜。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已年過古稀,最小的鐘鎮濤,都已經67歲。

雖然當中起起落落,也有過「解散」,但他們之間的友情,就像那首經典的《千載不變》一樣,始終深厚。

跨年夜後,溫拿樂隊與紅星新聞暢談46年友誼不變的秘密,分享與年輕人的合作。甚至,這群音樂「老頑童」也不排斥像《樂隊的夏天》這樣的音樂綜藝。「希望年輕人看看我們的相處,怎麼對朋友好一點,多一點正能量。大家開開心心很久了,很好啊。」鍾鎮濤感慨道。

鍾鎮濤

「看了昨晚(跨年夜)的表演嗎?覺得怎麼樣?」譚詠麟剛一坐下,便問紅星新聞他們此前的表現如何。得到肯定答覆後,叱吒樂壇的譚校長露出輕鬆的笑容。「首先跟TF合作當然是有一個火花啦,至於誰的創意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導演組覺得那個年齡層面會產生火花吧。」

5人當中,鍾鎮濤與TFBOYS有過合作。「我跟王俊凱合作過一部電視劇,我演王俊凱的爸爸,所以跟他們比較熟悉一點。」

當晚,兩支組合都化身「唱跳BOY」。只不過,彼此之間的年齡相差快半個世紀。看著眼前青春逼人的TF,溫拿隱約看到他們當年的影子。「當年我們成軍才3個星期,就紅遍整個東南亞。」譚詠麟回憶道。有年去馬來西亞演出,鍾鎮濤被守在機場的大批歌迷嚇到了,說當時的歌迷不如現在的歌迷「富有」,可以端著長焦照相機追星……

這話立刻遭到譚詠麟的糾正,「你怎麼可以說我們的歌迷不富有?她們年輕時來看我們演唱會都是揮動海報啊、鮮花啊,現在這群歌迷,揮動的可是珠寶啊……」他興奮地扭起來,肚子跟著亂顫。

彭健新回憶,當年的歌迷不但瘋狂,而且力大無窮。記得有次到台灣高雄參加活動,溫拿坐扶梯從1樓到4樓,歌迷從下車起就開始扯陳友的鞋跟,到第3層的時候,終於把他和鞋跟硬生生分開了。彭健新還不忘補刀,說譚詠麟的鞋跟最不容易扯,「(他是溫拿里最矮的)大家的鞋跟在後面,他的鞋跟在前面……」

彭健新

還有讓他們驕傲的是,當年溫拿的歌迷遍布整個亞洲。這次,被譚詠麟拿出來舉例的是樂隊當中最老實的葉智強。譚詠麟說,他曾被東南亞某國的公主看上,希望他留下當駙馬。接著又忍不住吐槽:「哇,那個公主和我們心目中的公主形象不一樣,穿著顏色奇奇怪怪的硬膠人字拖,走起路來鏗鏘有力,雖然年紀很小,但是牙齒不齊……」

幾個人笑作一團,留葉智強一個人無奈搖頭。

當天專訪時,譚詠麟第一個走進來。沒有坐所謂的「C位」,而是徑直走向最邊上的位置。雖然5人當中譚詠麟名氣最大,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兄弟之間的情誼。打打鬧鬧,互相「揭短」,讓人羨慕非常。「他們3個比較親,都是鄰居,阿強和阿新還是親戚。」譚詠麟指的「3個」,是陳友、葉智強、彭健新,都是(香港)北角電器道87號的青年玩伴。譚詠麟當時雖然住得較遠,在北角健康村,但這不會成為幾名熱愛音樂青年的障礙。

聊起成立當初的情景,話最多的譚詠麟又開始爆料,說陳友當年打鼓好賣力,把肺都打爆了。「我們都叫他『報廢』(爆肺)」。陳友急得哇哇叫,「你亂講,我明明是掰手腕太用力,肺漏氣才去的醫院。」

陳友

譚校長又扯上彭健新,說有天突然發現彭健新長高了,秘訣是睡覺的時候「兩腿一蹬」,隨即翻起白眼作「挺屍」狀。惹得彭健新一臉嫌棄,「你睡覺啊,就像個蝦米一樣,難怪長不高。」

溫拿成立後,譚詠麟因為去新加坡讀書而缺席,為了給樂隊尋找新主唱,陳友就在幫工的夜總會看中了吹薩克斯的鐘鎮濤。他說之所以找鍾鎮濤,是因為他當時很可憐,每晚不但戴著油膩的假髮表演搖滾,還總是被夜總會的領班揩油。

而實際上,陳友是真心覺得鍾鎮濤厲害,他不僅僅對披頭士的歌了如指掌,就連那些很冷門的歌也會唱。原本,成員中還有一名新加坡樂手,但加入不久因為簽證問題而回國。

後來,譚詠麟輟學返港,重歸溫拿。至那時,溫拿的陣容才正式穩定下來。溫拿採取雙主唱形式,由譚詠麟、鍾鎮濤分別擔任A、B主唱,所以後來大家都管鍾鎮濤叫「阿B」或是「B哥」,典故就來自於此。

彼時,他們年輕氣盛,很難沒有摩擦。但大都是為些雞毛蒜皮的事情:這人說要看恐怖片,那人說要看喜劇片……當然,最後總會有一個人妥協。

鍾鎮濤承認,剛加入溫拿時他才十幾歲,年齡是最小的,脾氣卻是最大的,有時候因為譚詠麟搶他東西吃,說翻臉就翻臉。

譚詠麟年輕時也很好勝。彭健新作為音樂統籌,覺得他只能唱一些抒情歌,就把快節奏的歌給鍾鎮濤,惹得譚詠麟一個勁說彭偏心,「我也可以唱,為什麼不給我!我有8次變聲期,什麼歌不能唱?」

譚詠麟

彭健新一針見血地說,「可你當時唱歌真的好像小女生啊,哈哈哈。」

溫拿的友誼持續了近半個世紀,但他們實際在樂壇集結的時間只有5年。成立初期,他們主要是以翻唱英文歌為主,著裝上則是模仿披頭士等歐美樂隊。首張大碟《Listen to the Wynners》推出後,溫拿就斬獲各地頒獎禮上的「最佳樂隊」。1976年左右,他們進入創作期,《玩嚇啦》《追趕跑跳碰》等歌曲,更迎合當時年輕人的口味;到了樂隊成立末期,他們推出了《曲中情》《今天我非常寂寞》這類深情慢歌,受到女性聽眾歡迎。

到了1978年,溫拿這5個二十出頭的小孩都已長成大人,遭遇和TF一樣的尷尬。於是,那年年中,當鍾鎮濤第一個被台灣電影公司看中,簽約去演瓊瑤電影時,溫拿就和平解散了。但友情深厚的他們約定每5年聚在一起開一次演唱會。這中間雖有波折,但始終堅守承諾。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溫拿在香港連開8場「Never Say Goodbye」演唱會。

又是一個5年過去,溫拿將於今年開啟新一輪巡演。在2007年,譚詠麟就曾有個心愿,希望溫拿的演唱會能開到祖國的大江南北,而不僅僅囿於廣東話地區,如今他們得償所願。只是此時此刻,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已經年過古稀。

5人當中,譚詠麟無疑是最活躍的,充當了「主持人」的角色。但他們從來沒有選過誰做隊長,有事大家一起商量。

或許只有在「吃」這個方面,譚詠麟有絕對話語權。陳友說,「每次做演唱會他都說要減肥,可永遠都是『九出十三歸』。」這次發現譚校長又長胖了不少,可能剛剛從歐洲玩了20多天的他又找到許多美食。「別人都是keep fit(減肥),我現在是keep fat(儲存脂肪)。」譚詠麟笑著告訴紅星新聞。

的確,自溫拿單飛後,譚詠麟是歌壇發展最好的一個。上世紀80年代,他在香港開個人演唱會,創下單場演唱5小時20分鐘的紀錄。時至今日,他都沒有絲毫退意,仍然還是香港樂壇的浪尖人物。

而陳友在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涉足影視業,導演《一屋兩妻》《無敵幸運星》等片,90年代初期到北京創業。他自述那段日子壓力很大,「公司離花錢很近、離收錢很遠,因此每個月都要去追債。」輾轉難眠的日子,他會去三里屯的酒吧打鼓舒壓,在那裡結識了一批年輕樂手。

彭健新單飛後,在寶麗金出過7張個人專輯,後來在遠離市區的地方開了家民歌餐廳。記得餐廳隔壁就是一家殺豬鋪,譚詠麟總說風水不好,聽音樂的都不敢走過來……再後來,他選擇退休,出海釣魚成了他最大的人生樂趣。他說,手裡握的是魚竿,但腦海中全是旋律。

葉智強發展得不是很順利。為了拉兄弟一把,譚詠麟後期開了酒樓,特意找他來做經理,葉經理非常負責。彭健新回憶,有次他去酒樓喝茶,阿強也坐過來聊天,買單時他發現多了一個茶位費。原來,阿強為了不被人說「占便宜」,把自己那份也算了進去。譚詠麟說有阿強在自己就會安心,像員工有時會偷魚回家,他都能及時發現。後來,葉智強移民去了澳洲頤養天年。

葉智強

鍾鎮濤是溫拿中,唯一體會到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人。他先在影視圈發展,迎娶名媛章小蕙,後轉投商界,卻不幸遭遇亞洲金融危機,敗光全部身家。最終,他妻離子散,並於2002年宣布破產。

鍾鎮濤發生財務危機時,90%的朋友都離他而去。他在餐廳遇到幾名曾在他當紅時求他拍戲的導演,那幾個人看到他的表情,比直接罵他還難看。是溫拿給了鍾鎮濤溫暖,他們不斷找他,尋求幫他渡過難關的辦法。他記得,譚詠麟當時跑去他家,逼他說欠了多少錢,「不要怕,有兄弟們幫你!七位數?我們可以!八位數?也沒問題!不會是九位數吧……」

因為兄弟們的錢實在是杯水車薪,鍾鎮濤選擇了自己承擔。但他說,若沒有這些朋友的支持,他很難東山再起。

譚詠麟總是那麼仗義。彭健新回憶,有次在演出前一天病倒,譚詠麟帶著湯來醫院探望他,說明天開演唱會了,你還可以嗎?要不要我過來幫你唱一半?離開前還不忘叮囑:「有需要打電話給我,我馬上過來……」這件事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毫無疑問,溫拿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們的友誼,但如何維繫人與人的關係,卻是一門學問。

鍾鎮濤說,「在一個團體里,絕對不能有隔夜仇。得記得,這次他們讓了我,那我下次就得讓著人家,不能變本加厲,越來越凶可讓人家受不了。」譚詠麟說,大小事情都很容易動氣,但千萬不要生氣太久,也不要把生氣變成習慣,「當年阿強和陳友曾經動過手,但十分鐘之後,阿強就張羅請大家吃飯,兩人也就沒事了。」

鍾鎮濤還是很帥,只不過說話一板一眼,就像他永遠筆直的脊樑。彭健新說話很慢,葉智強幾乎不說話,陳友則慢吞吞。幸好有活躍的譚詠麟,才讓整個專訪過程像家人在聊天,只差一杯好酒。

去年,一檔《樂隊的夏天》,引起了全體人民對樂隊的瘋狂,也讓成軍30年的面孔樂隊也重新火了一把。對於這群老頑童而言,有想過去這樣的舞台玩一把嗎?

「適合我們的節目就很容易請我們,主要我們幾個人合起來關係太好了,別人說我們合起來就像一幅畫一樣,包容性特彆強。」雖然沒有看過這檔綜藝節目,但溫拿並不排斥。鍾鎮濤直言樂隊最能代表每個年代、不同地方年輕人的不同想法,「最好是多一點樂團出現,這是我最想看到的。」

他們希望,年輕樂隊能對音樂有更多鑽研。「當年我們沒有電腦,現在電腦都幫忙很多。而且以前娛樂方式很少,我們會全身心鑽研音樂,會比較用心和投入,二十四小時都離不開音樂。」鍾鎮濤承認,現在不少樂隊技術上是很棒的。

也正是因為對音樂的熱愛,對友情的堅持,讓溫拿每5年會辦一次演唱會的做法持續至今。放眼全球,陣容依然整齊的老牌樂隊,只有滾石和溫拿了。譚詠麟說,趁還能走路,還有頭髮,還有牙齒,還能唱動,醞釀中的全新巡演勢在必行。「另外,就是聽我們音樂長大的朋友,今年應該集中在一塊了。」

譚詠麟右手掐指一算,認真說道,「不然座位都要撤掉,全部變輪椅區了,哈哈哈。」

玩笑歸玩笑,問他們什麼是「溫拿精神」?沉默稍許,鍾鎮濤直言:「希望年輕人看看我們的相處,怎麼對朋友好一點,多一點正能量。大家開開心心很久了,很好啊。」

譚詠麟補充道,「希望我們最黃金的年代,跟我們歌迷最黃金的年代,結合在一起。」

這就是成軍46年的溫拿樂隊,最真實的一面。

紅星新聞記者 任宏偉 實習生 易婧 雯攝影 王效

編輯 張超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