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地客棧

訂閱

發行量:177 

何為奪權,大宋王朝趙匡胤黃袍加身最高明的奪權

要說五代的歷史,可以說就是一部將領的奪權史,尤其是手握重兵的節度使的奪權史。

2020-01-07 09:0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要說五代的歷史,可以說就是一部將領的奪權史,尤其是手握重兵的節度使的奪權史。後梁太祖朱全忠是以宣武節度使起家的;李克用也是以大同軍節度使縱橫沙場,給兒子留下了建立後唐的家底;後晉高祖石敬塘也是節度使,鎮守河東;無獨有偶,後漢高祖劉知遠也是河東節度使;後周太祖郭威曾任天德軍節度使,就連盤踞江浙的錢都是鎮海節度使出身。

趙匡胤削奪了禁軍將領的兵權以後,京畿重地可以放心了,可外面藩鎮威脅還在,剝奪節度使兵權馬上就擺上了日程。既然「制其錢穀」是既定的方針,那就先從錢財上下手,在各路設置了專管財物的轉運使,將各路所屬州縣的財政收入,除留下少量應付日常開支外,全部運送至京城開封。此前,藩鎮以「留州」、「留使」等名目截留的財物,一律收歸中央。這一下子就斷了藩鎮的財路,看沒有了錢財,你還有什麼經濟基礎來鬧事。

他還派遣使臣到各地,選拔藩鎮轄屬的軍隊為禁軍。乾德三年(965)八月,趙匡胤下令各州長官把所部兵員中驍勇善戰的人都選送到京城補入禁軍,削弱了地方的實力,把藩鎮最尖利的牙齒拔了下來。開寶二年(969),宋已經平荊湖、滅後蜀,趙匡胤下令拆毀荊湖、川峽諸地的城郭,於是可能被藩鎮用來抗拒中央的城防也被拆除了。

到了十月,趙匡胤再次設下了酒宴,招待幾位掌握兵權的節度使,正在喝到興頭上時,趙匡胤感慨地說道:「你們都是咱大宋的功臣啊,在馬背上征戰了大半輩子,都是德高望重,勞苦功高。可到了現在還辛辛苦苦在各地駐守,讓我心裡真是過意不去呀。」

這可是話裡有話,能成為一方大員的誰也不是糊塗蛋,可手裡的權力誰願意放?還是鳳翔節度使王彥超——就是拒收流浪漢趙匡胤的那個傢伙——是個明白人,出頭打破了僵局,說:「為臣我原本就沒有什麼功勞,得到朝廷的錯愛已經很久了,眼下身子骨也不是那麼硬朗了,希望皇上可憐可憐我,讓我退休回家享清福去吧。」

可還是有的人想最後爭取一下,武行德、郭從義、白重贊等人,不斷表白自己戰功的輝煌、經歷的艱險,企圖打動趙匡胤,保留住兵權。對這種不知進退的傢伙,要是換了別的皇帝,早就拂袖而去了。可趙匡胤畢竟稱得起「仁厚」二字,只是臉上沒了笑模樣,冷冷說了一句:「說的都是你們為前朝幹的事,現在說這些有意思嗎?」結果第二天,參加宴會的五位節度使都被解職,給了個吃糧不管事的虛職回家養老去了。另外那些節度使如向拱、袁彥等,都明白了趙匡胤的心意,主動自覺地趕快交出兵權了事。

收了財權、兵權,趙匡胤還從朝廷派出「知州」、「知縣」管理地方,並開始著手廢除唐末及五代時節度使兼領「支郡」的舊制,除了節度使駐地以外的州郡統統直屬京師。另外,還把地方的司法權也收歸中央政府了。這樣,在不動刀兵的情況下,趙匡胤把各路豪強的兵權、財權、司法權、行政權收了回來,加強了中央政府的權威,從此為害中原的藩鎮割據再也沒有出現過。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