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寫探秘

訂閱

發行量:405 

白洋散文: 美好時光

讀書,工作,成家,一條平坦的路像一束陽光,一直鋪向未來,不用多想,陽光淺淡還是燥熱,都畫作彩虹,在眼前妖嬈。

2020-01-22 09:51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江南煙雨,默默流光,與我相遇,我將它折成紙鶴。回首煙華,日子很執著,時光很美,路一直在前。

小時,父母張開溫暖的羽翼,小鳥護雛盡力為我風遮雨擋。我完全不用擔心,沒有飯吃,沒有衣穿,也不用擔心誰會欺負我。我也用努力讀書來回報他們,我的童年與少年,在父母與村裡人讚許的目光中長大。

時光如剪,每一段的花色不同。屋檐上滴嗒的雨聲,安寧充滿遠意。讀書,工作,成家,一條平坦的路像一束陽光,一直鋪向未來,不用多想,陽光淺淡還是燥熱,都畫作彩虹,在眼前妖嬈。坎坷的路繞了我走,坎坷的故事我聽在遠方。別人的歡樂愁思,寄不到我心裡;磨礪用來教育他人,無須我的眼淚來澆灌,風浪吹打在別處,我這裡,依然風平浪靜。所到之處,燕子呢喃,秋蟲寂靜,流水輕煙。歲月一覽平川,靜好得沒有流逝的痕跡。

我把自己的未來想得很美好,明月搖窗,春陽暖枝,煮茗聽雨,打發流年。只要自己堅持,麵包會有的,幸福會有的,如同小時,該來的都會來到你面前,可以一往無前,無知無畏,可以這樣心懷清簡,無波無瀾地走下去。時光一握一把,高懸頭頂,不增不減;月色一照滿身,詩意盈懷。千年一瞬,無所謂珍惜與不珍惜,我把它當作一本書,每天翻,毫不著意地翻,不知不覺,就翻掉了厚厚一撂啊。

多少春天與秋天,生活仿佛單行線,內心沉靜無波,太陽東升西落,工作周而復始,歲月燃燒的激情,變成四月芳菲,九月秋陽,變成淡月梅花,潺潺流水。

沒人告訴我,要怎麼做,也沒有人告訴我,時光之書每個人只能翻一次,只能往後翻。時光設好了一個陷阱,我們看不到結尾,便誤認為永遠沒有結尾。從沒有想過,這本書其實是有厚度的,而且,書的厚度還都不一樣。

我倚著柴門,在人群里收好心情,想著不憂不懼,不悲不喜。然而,漢晉風華,唐宋氣度,在清冽的時光里,亦是照影驚心,一詞一月一清風,也能掀起內心幽瀾,春色亭園,文字有心,少不得牽愁惹怨,快意恩仇。

與社會碰杯,不是與童年過家家,可以無憂無慮,不是給自己填詞,可以自由自在。我想要的東西,人家輕而易舉,伸手即得,我的目光太長,我的手又太短,慾望牽扯,走不出風雨。有段時間,人生的挫敗感洶湧而來,猝不及防。慢慢才明白,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心想事成,不是每一次兢業都能得到回報。有一段時間,面對著冰冷的牆壁和窗外無邊的黑暗,無人傾訴的孤獨像狼一樣虎視眈眈。自己只好用痛苦做題,眼淚添墨,反覆演算,內心千錘百鍊,慢慢地,心就堅韌起來。

你溫柔,是因為你可以溫柔,我堅強,是因為我不得不堅強。

馮鞏在央視春節晚會上和朱軍表演的節目《藝術人生》中就這樣說:「未曾清貧難成人,不經打擊老天真,自古英雄出煉獄,從來富貴入凡塵,醉生夢死誰成器,破馬長槍定乾坤。」郭德剛說,想紅要趁早,吃虧也要趁早。現在想來,上天一定是看到我一直天真,才來告訴我如何成長的。當時痛苦得千方百計拒絕,痛定思痛後,卻又無比慶幸。

歲月風霜,松柏依然,寒梅怒放。如果想要不倒下,就把自己站成偉岸,如果想要看得更遠,就自己登上高峰。

寫詩,寫散文,隨筆,為寫而寫,為喜歡而寫,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一顆柔情素心,如同空谷幽蘭,看得見歲月的靜美,就算飽經風霜,那又如何。我還是愛你,愛這一段給了我思考和成長的美好時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