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

訂閱

發行量:967 

Ubuntu 的十年回顧

Ubuntu是一個以桌面應用為主的開源GNU/Linux作業系統,它的的開發目的是為了使個人電腦變得簡單易用,同時也提供針對企業應用的伺服器版本。

2020-01-07 10:3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Ubuntu是一個以桌面應用為主的開源GNU/Linux作業系統,它的的開發目的是為了使個人電腦變得簡單易用,同時也提供針對企業應用的伺服器版本。

作者 | Joey Sneddon

譯者 | 蘇本如,責編 | Elle

以下為譯文:

以下是Ubuntu在過去十年最具決定性的十個時刻:

1. Ubuntu的重生

2. 窗口按鈕爭議

3. Unity桌面

4. Edge眾籌活動

5. Ubuntu One

6. 「Spyware」

7. 首款Ubuntu手機

8. Snap應用程式

9.32-bit支持決定

10. GNOME

隨著領先的桌面Linux發行版即將和我們一起進入一個全新的十年,它肯定會面臨新的挑戰,並看到新的機遇。

所以,此時此刻,回顧一下過去,欣賞Ubuntu在過去十年里所取得的長足進步,感覺是相當必要的。

從幫助Ubuntu迅速積攢人氣的成功點,到幾乎無可挽回地戳破它的爭議之處。

無論你身在何處,無論你現在正在運行哪個Linux發行版,打開一罐Ubuntu可樂 ,然後向下滾動你的滑鼠,重溫一下Ubuntu十個最具決定性的時刻吧。

Ubuntu十年回顧

1、全新品牌

如果你在2010年初使用Ubuntu,那麼它看起來應該是這樣的:

這時候的Ubuntu logo和字體集是一個花哨而有趣的組合,它為了傳遞這個品牌和它的精神而設計成這樣:

是的,Ubuntu的標誌性外觀在21世紀10年代開始的時候包含了大量的橙色、棕色和粗糙的邊緣。甚至一度令人難忘的口號「 Linux for Human Beings」在2010年聽起來也有些陳詞濫調的感覺。

但謝天謝地,這一切並沒有持續多久。

2010年3月,在即將發布的Ubuntu 10.04 LTS版本之前,Canonical和Ubuntu都經歷了一次大規模的品牌改造。

項目的每一處都得到了更新、調整,並重新賦予生命力。新的版本有一個豪華的新Ubuntu Logo,一個專業設計的字體,一對新的GTK主題,一個更新的圖標集,等等。

• 我們提前兩周泄露了品牌改造的內容。這讓Canonical很不開心!

通過給Ubuntu一個全面的品牌重塑,Canonical能夠圍繞發行版構建一個堅實的身份,這個身份植根於現代感性和專注的設計。Ubuntu不再需要宣稱它是「for Human beings」,因為現在它看起來就像是為人類設計的!

在Ubuntu桌面本身,沒有比這個自信的新logo更醒目的了。在那裡,還有一個有引以為傲的新的「氛圍」主題:

必須承認,新的Ubuntu版本並非十全十美。新版本也存在著一些失誤。丟掉了原有的吉祥物的壁紙,推出了後來被部分用戶稱為「紫色嘔吐物」的新壁紙。

事實上,Ubuntu 10.10的壁紙反響很差,在發布之前必須重新設計 !

但總的來說,重新塑造後的品牌足夠的優秀,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事實證明,這個新品牌的大部分至今仍在使用!

• Ubuntu的品牌重塑賦予了它專業、現代化的外觀,幫助它與當時的Windows和Mac系統競爭。

2、窗口按鈕移至左側

撇開「亞馬遜之門」(我們稍後會講到),Ubuntu歷史(至少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所有時間裡)上最大爭議的事件之一無疑是Ubuntu 10.10版本中的窗口按鈕爭議 。

早在Unity、systemd、Snaps等引發窗口按鈕位置爭議之前,就有了窗口按鈕位置的爭議。

Ubuntu決定在10.10版本中將窗口控制項從窗口框架的右側(類似Windows)移至窗口框架的左側(類似macOS)。

於是整個社區都被激怒了!

錯誤報告被打開,請願書上籤了字,強烈譴責這種改變的博客帖子如洪水般地大量湧現!

社區的反對如此激烈,我們當時進行的一項用戶投票選擇他們喜歡的窗口按鈕位置的民意調查獲得了超過20000張選票——真是太瘋狂了!

• Ubuntu在2017年將窗口控制項切換回右側的調查

儘管針對Ubuntu(尤其是Mark Shuttleworth)這一改變的反對意見十分激烈,但Ubuntu並沒有妥協。

在很多方面,這種堅定的反應實際上是 Ubuntu好戰性的初次嘗試,而這種堅定不妥協的態度在此後十年內的發行版中也有愈發明顯的體現。

至於窗口控制項?好吧,在按鈕切換後的幾個月後,整個問題…幾乎被遺忘了。地球畢竟一直要轉 -- 誰會管那麼多呢?!

• 面對消極反應,站穩腳跟?這將是10內Ubuntu項目的關鍵標誌。

3、Unity 桌面

對許多人來說,Unity桌面的引入是Ubuntu歷史上的決定性時刻。這是發行版從策劃用戶體驗到構建用戶體驗的關鍵轉變點。

Unity桌面於2010年推出。起初,它是作為Ubuntu Netbook啟動程序UI的替代品。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Unity桌面在Ubuntu 11.04版中被設置為默認桌面 。

你可能以為:人們都很激動。欣喜若狂。街頭聚會都被丟之腦後。人們鑄造了紀念幣。大家都覺得很開心…

好吧,實際上這些都沒有發生。相反,更廣泛的Linux和開源社區(這裡必須指出並非只有Ubuntu社區)對這個決定感到非常震驚。

到目前為止,你很有可能對Unity桌面有某些看法。事實上,我敢說,你在Linux的長期用戶中幾乎找不到沒有使用過Unity桌面的。

Unity的兩面性在於:一方面,它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成功,使用最為廣泛的Linux桌面環境。但另一方面,它也是有史以來最具分裂性和爭議性的Linux桌面環境之一。

早期版本的Unity桌面出現問題時並沒有什麼可以提供幫助,關鍵功能也有所缺乏,並且還存在明顯的性能問題。有時候,你會感覺Ubuntu的設計和工程團隊正在朝著截然不同的方向努力。

人們說,第一印象很重要。我們之所以記住了Unity,是因為它出現的所有錯誤。

但是,一旦這些早期的(而且經常是有爭議的)問題解決了,剩下的就是一個精雕細琢的、外觀漂亮的桌面用戶介面。與微軟或蘋果當時推出的任何產品相比,它都是一個合適的、功能強大的競爭對手。。

• Mark Shuttleworth後來承認,對Unity桌面的採用有些太快。

這預示著Ubuntu的成熟。可以說,Unity桌面使得Ubuntu不再僅僅是一個Linux發行版,而是使它開始成為真正的作業系統

• Unity桌面是一個完美的例子,它展示了Ubuntu有一個很好的想法,但是在介紹時卻含糊其辭。

4、失敗的Ubuntu Edge眾籌活動

Canonical以一種令人難忘的方式拉開了2013年的序幕。它宣布了一項新舉措:將Ubuntu引入智慧型手機 。

但是,只有當Ubuntu在當年晚些時候發起了一場雄心勃勃的眾籌活動之後,人們才開始認真對待這一努力。

Omgubuntu網站在眾籌活動期間發布了眾籌額的實時統計

Ubuntu的眾籌目標是籌集3200萬美元。這筆錢將資助開發和製造一款「下一代」智慧型手機,當它連接到一堆外圍設備時,它可以兼作桌上型電腦。

• 這個時代還有更多失敗的項目:如Ubuntu TV;Ubuntu 上網本 ;安桌版Ubuntu

儘管籌集了一大筆現金:在12小時內籌集了200萬美元,在一個月內籌集了1280萬美元,但是Ubuntu Edge眾籌活動還是失敗了 。

注意,這並不是完全的失敗。Mark Shuttleworth夢想的高端智慧型手機(其邊緣呈倒棱狀)雖未投入生產,但Unity 8和「融合」的時代誕生了。

Ubuntu Edge眾籌活動,在許多方面,反映了更廣泛的Ubuntu手機推廣的命運:在小的方面獲得了成功,但離理想太遠,無法產生任何持久的影響。

• Ubuntu Edge開啟了Canonical雄心勃勃的移動願景時代。可惜的是它是以犧牲桌面為代價的…

5. 曾經的Ubuntu One

Ubuntu One同步菜單

如果你在Ubuntu的成長年代一直使用它,你會看到一個看似永無止境的創新。

從Unity,HUD,Scopes到Sound Menu,MeMenu,Web應用程式集成等等,Ubuntu開足馬力,一直在向前沖。

這其中就包括了Ubuntu One。

Ubuntu One是一套雲服務,包括免費和付費在線存儲、品牌音樂商店、音樂流、Windows、macOS和Linux桌面專用同步應用、安卓和iOS移動應用、支持付費應用購買等等。

在很多方面,這是新興的Ubuntu體驗中的粘合劑。

只是,好景不長。

儘管全球有數以千萬計的用戶都可以使用(在Windows和macOS桌面上也能完全正常使用)它,Ubuntu One卻找不到一種足以讓自己盈利的方法。

所以最終它還是被砍掉了。

在事後看來,Ubuntu One的死亡時間很詭異。它發生在Ubuntu手機項目全力衝刺的緊要關頭,而這個項目是圍繞「雲」數據構建的!

• Ubuntu One的失敗表明,即便它擁有龐大的用戶群,並非它觸碰到的一切都會變成黃金…

6、頗具爭議的購物體驗

哦,得了吧!你不會認為我會跳過這個小插曲,是吧?!

購物鏡頭(Shopping Lens)-- 後來被許多人貼上了間諜軟體的標籤 -- 在字面上的概念簡潔易懂:當你在Unity Dash用一個與「購物」相關的詞搜索時,一些「相關」的購物推薦與其他來源的匹配內容一起顯示給你了。

存在的(幾個)問題中的第一個是:這個「智能範圍(Smart Scope)」根本就沒有那麼智能。購物推薦在最好的情形下「相關性」常常也不高,而最壞的情形是經常受到垃圾郵件的騷擾!

同時也有一些隱私問題,這個問題是開源社區中許多人無法視而不見的。

為了確定在Dash中進行的搜索查詢是否與購物相關,Unity會將輸入的每個單詞發送到遠程伺服器。

遠程伺服器將解析搜索詞,在大多數情況下,將其傳遞給Amazon,以便從商店中獲取一組(可能相關的)產品結果。它們被返回給了Dash中的用戶。

雖然所有往來於亞馬遜的數據都移除了任何可識別的個人信息,但是這些信息對用戶來說都不是可選的。默認情況下,亞馬遜會按照設計的方式,開箱即用地獲取你的查詢(你也可以獲得他們的購物結果)。

雖然在Dash背後發生的事情的前置指示在後來的版本中得到了改進 ,但是用戶想要完全關閉Dash的願望卻遭到了拒絕,這對Ubuntu的項目造成了嚴重的重複傷害 ,這種傷害至今仍在影響著它。

我常常覺得,圍繞「功能」的憤怒其實與被發送到不知什麼地方的匿名數據,或是導致Dash混亂不堪的無窮無盡的無用數據塊無關。這僅僅是一種方式,用來發泄對Ubuntu更深層次的不滿:即Canonical不再「傾聽」用戶的聲音(參見關鍵時刻#2和#3)。

歸根到底,Ubuntu應該是一個由社區構建,並且為社區提供服務的Linux發行版。但是,這個發行版感覺更像專注於收入,將用戶群視為一種商品,而不是社區。

• Canonical將來自用戶的收入置於用戶需求和願望之上,並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7、第一款Ubuntu手機

經過幾年的開發和無數次的承諾,一款「高端」的Ubuntu手機即將從「家庭品牌 」中「誕生 」,首款Ubuntu手機於2015年初上市銷售。

這款由西班牙移動公司Bq 生產的Aquaris E4.5 Ubuntu 版本手機,售價169歐元,規格一般。這部手機本身並不是一部壞手機……但是考慮到之前的炒作,它實在是太不起眼了。

犯下的錯誤

關於Ubuntu手機時代犯下的(許多)錯誤可以寫成一篇論文。但是做出一個這樣的錯誤決定,讓第一台Ubuntu手機成為移動產業迄今忽視的安卓手機的低配手機的標誌,需要有自己單獨的一個章節。

人為地限制手機銷售,讓每個想買手機的人都買不到的決定呢?

可以寫成另一個章節。

而使用非開發人員形象和期望膨脹的口號,如「指尖上的生活」來推廣該設備的決定呢?

好吧,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Ubuntu的狂熱者(大多)能坦然接受Ubuntu手機的這些(不可避免的)缺點。但細心的消費者卻不是。

事實上,「主流人群」最後聽到的關於Ubuntu手機的印象是從失敗的眾籌活動中得到的,它應該是一款高規格聚合手機(見關鍵時刻#4)。

人們期待著一個高配置的,炫目的,可以稱為旗艦產品的手機。然而,他們得到的卻是Bq Aquaris E4.5 Ubuntu版的低配手機。一部在面世時就如些低調的手機,真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記得它。

• 一部Ubuntu手機的發布仍然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遺憾地是,它的發布是如此的低調和不合時宜。

8、Snap應用程式

Ubuntu 手機項目最終未能實現顛覆移動行業並啟動個人計算新時代的目標,但是其中某些工作得以倖存並繼續發展。

.snap應用程式格式於2016年推出,它是在手機和平板電腦上為Ubuntu創建的「沙盒」.click程序包格式的改進版本。

它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

那些喜歡辯論Snap與Flatpak孰優孰劣的人常常會在格式問題上爭論不休。Flatpak是2015年左右xdg-app計劃的產物,而Snappy是2014年左右click的延續。但是由於這兩種格式在幾個主要方面存在差異,答案基本上沒有定論。

Snap不僅僅是一種GUI應用程式格式。它的許多核心功能(如事務更新、自動更新、應用程式回滾等)更適合伺服器、雲和物聯網的使用。

但桌面是Snap應用程式最顯著的成功之處。

「重大成功」

Canonical在Ubuntu1 6.04 LTS中引入了對Snap應用程式的桌面支持,並對.snap應用程式端加載、snap://url處理、和隨後通過Snapcraft應用商店進行的圖形用戶介面瀏覽提供了相關支持。

在短短的幾年裡,Snappy成功地做到了早期「Ubuntu軟體中心」所沒有的:吸引了眾多獨立軟體開發者。

在現在可以通過Snap store打包並定期更新的軟體中,你將發現Spotify、Skype、VLC、Slack和VSCode等知名軟體,以及Mozilla Firefox、Chromium、GIMP、Audacity和Kdenlive等開源軟體。

• Snappy是一種創新的應用程式格式,能夠滿足多種用例,而不僅僅是桌面應用程式。也就是說,事實證明,它非常受希望將其應用推給更多用戶的軟體製造商的歡迎。

9、32位支持決定

Ubuntu的聲譽建立在「為各種類型的開發人員提供最好的Linux作業系統」上,而要做到這一點,它不得不常常做出一些艱難的決定。

對於其存在的大部分時間,該發行版一直處於開源和Linux社區對於桌面、伺服器、雲、容器、物聯網的創新和技術的前沿。

在很多方面,它是一個領導者,隨之而來的是責任。

我們都知道主流的32位計算已經過時了。我們堅定地處於64位計算機的時代(無論是x64位還是ARM64),並且已經持續了很多年。

因此,當Ubuntu在2017年放棄了對32位安裝映像的支持時,它是第一批這麼做的主要Linux發行版之一(而且是基於調查結果顯示很少有人使用它)。

不過,它確實承諾保留32位的歸檔文件(這意味著,理論上,用戶仍然可以在32位硬體上運行最新版本的Ubuntu,只是沒有一個專用的磁碟安裝程序映像)。

但是,當Ubuntu宣布從Ubuntu 19.10版開始取消對32位應用程式的廣泛支持時,用戶,開發人員,獨立軟體供應商,以及有著模糊和好奇的小眾計算需求的人們都感到不滿和不安。

最初,我們看到了Ubuntu標誌性的強硬做法(#2, #3 和 #6),它沒有改變路線,堅持自己的決定要放棄32位支持。

然而,在Valve宣布Steam for Linux將不再正式支持Ubuntu 之後,Ubuntu的論調發生了變化。

因為,很多老款遊戲都是靠32位庫在現代Linux系統上運行的。舊遊戲不太可能被「移植」或更新為使用64位,因為與軟體開發不同,遊戲不可能得到持續的開發。

所以這是件大事。

由於遊戲是Ubuntu的一個重要賣點,在Valve發出最後通牒幾天後,發行版就轉過頭來宣布了一個妥協方案。

作為不再繼續維護整個32位歸檔文件的替代方案,它將「凍結」上一個已知工作版本上的大部分包,並維護關鍵的32位庫,以保持Steam等應用程式的正常運行。

然後一切又恢復正常了…

• Ubuntu希望忘記2019年發生的32位戲劇性事件,但它有一個重要的教訓要吸取:妥協。與過去的Ubuntu不同,這一次Ubuntu選擇聽取反饋並進行了相應的調整。

10、GNOME–甜蜜的家

隨著宣布Unity 8時代的終結,一切都消失了:Ubuntu手機、平板電腦、Unity 8桌面、OTA更新、Mir、聚合、核心應用程式、Qml開發者指南、硬體發布、flash銷售、花哨的宣傳標語,…….

儘管Mark Shuttleworth在博客上宣布Unity8時代的結束是如些突兀和令人不安,但這也是一個糾正錯誤的機會。

在放棄了在移動領域的遠大抱負後,Canonical可以自由地專注於Ubuntu的核心優勢,專注於那些讓它最初如此成功的東西。

GNOME Shell已安裝為Ubuntu桌面的默認用戶介面。這是一個很受歡迎的變化。

增加了一些土生土長的觸摸功能,像Ubuntu Dock和系統托盤圖標支持。就像以前一樣,所有這些都是由用戶反饋指導的 。

Ubuntu的工程資源現在得到了很好的利用 。GNOME 3.34版本(Ubuntu 19.10版的核心)帶來的性能提升部分是由其開發人員推動的。

兩年半過去了,一切都很順利。Ubuntu 19.10版收到的反饋非常之好。

現在已經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可以構建下一個長期支持的發行版,它的功能(幸運地)是根據Ubuntu社區的需求而精心設計的。

• 雖然Unity時代的結束令人悲傷,但Ubuntu充分利用了GNOME桌面提供的機會——並且為此獲得了豐厚的回報!

Ubuntu十年發展時間表!

為了更好地說明Ubuntu過去十年的發展歷程,筆者整理了下面的這個時間線圖表。並在其上標註了文中提到的大多數「決定性時刻」:

我也想知道你認為哪些時刻是最具決定性的,無論是在Ubuntu的發展軌跡,還是你個人使用它的過程中。請在下面的評論部分分享你的想法吧!

原文:https://www.omgubuntu.co.uk/2019/12/ubuntu-defining-moments-2010s

本文為 CSDN 翻譯,轉載請註明來源出處。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