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軍事

訂閱

發行量:185 

金一南盤點2019年度中東及歐洲安全形勢

二戰之後,美國作為新興世界霸主,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全球戰略的支點和能源要地,這其中敘利亞首先成為美國的目標。

2020-01-02 13:1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過去一年,中東地區的安全局勢,可以說是在曲折多變中度過,這其中折射出了怎樣的大國博弈?歐洲各國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又有哪些新變化?這些就是今天《一南軍事論壇》要關注的話題。

主持人:

眾所周知,中東地區從歷史上一直就是大國的博弈場,無論是曾經的羅馬帝國還是奧斯曼帝國,他們的鐵蹄都曾踏到這裡。二戰之後,美國作為新興世界霸主,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全球戰略的支點和能源要地,這其中敘利亞首先成為美國的目標。近年來,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對敘利亞境內多次實施軍事打擊,敘利亞人民一直生活在戰亂中,直到2019年上半年,在俄羅斯的支持下敘利亞局勢才逐漸穩定下來。然而,僅僅時隔數月,去年10月,美軍從土敘邊界撤軍,隨后土耳其對敘利亞北部發起「和平之泉」軍事行動,大國間的博弈重新在這片土地涌動。一南教授,您怎麼評價2019年的敘利亞局勢?


金一南:

2019年敘利亞有一個很大的變數,原本敘利亞已經被西方基本控制了,巴沙爾倒台指日可待。從俄羅斯強力介入之後,巴沙爾政權日趨鞏固,俄羅斯突然間強勢介入敘利亞這是西方沒有想到的,不管是北約還是美國都沒有想到。美國和北約還沒有想到的另外一個因素就是土耳其強勢介入敘利亞,而且埃爾多安介入敘利亞和俄羅斯介入敘利亞目的完全不一樣,追求的成果完全不一樣。最初土耳其介入敘利亞的時候,曾經擊落過俄羅斯的蘇-24,雙方劍拔弩張,關係非常緊張。後來卻出現了非常怪異的情況,埃爾多安竟然和俄羅斯完成了比較好的配合。所以在敘利亞,比較大的三方就是美國或者美國北約、俄羅斯、土耳其,是這三方力量的博弈。俄羅斯是堅挺巴沙爾政權,西方和北約包括美國是堅決要推翻巴沙爾政權,土耳其埃爾多安是我不管巴沙爾政權到底怎麼樣,我必須要把可能導致庫爾德獨立的力量驅趕、殲滅。這些地區大國、世界大國把敘利亞作為一個空前利益的博弈場,這是2019年全新的態勢。

根據媒體12月29日的報導,俄羅斯軍警在12月26日,接管了一處美軍匆匆撤離後留下的軍事基地。這一處基地是美軍在敘利亞的重要據點,位於連接多處北部、中部敘利亞城市的要點上,是一處交通匯集的戰略要地


主持人:

美俄介入敘利亞之後,多次傳出美軍戰機接近俄軍駐敘利亞基地的新聞,而就在前幾天新聞又爆出,俄羅斯軍警接管了一處美軍撤離後留下的戰略要地,並升起俄羅斯國旗。美俄這種你來我往的較勁,是否會成為美俄在敘利亞博弈的常態?


金一南:

美國在敘利亞政策上呈現出的前後矛盾,實際上是美國國內政治博弈激烈的體現。川普作為美國總統,他對敘利亞說實話不太感興趣,他認為敘利亞是塊雞肋,他想從敘利亞撤軍,但是他每每出現從敘利亞撤軍的行動,都遭到國會右翼和共和黨以及白宮班子內部的反對,從國家安全顧問到國防部長到國務卿都堅決反對,所以川普也不得不做一些局部的妥協以迎合國內強硬勢力的力量。這是美國在敘利亞問題上呈現的矛盾態勢,而這個矛盾態勢被俄羅斯看破了。俄羅斯的力量,總體上比美國要差得多,但俄羅斯在敘利亞出牌出得非常好,俄羅斯是個整體,美國內部決策層有點分崩離析,所以俄羅斯在有效推行自己的政策。

主持人:

美國從糾集聯軍大舉進軍敘利亞,到只留下600大兵駐守油田,可以說決策發生了劇變,而與之相對的是敘利亞局勢的日趨穩定。一南教授,就此現狀請您分析一下,大國的戰略決策對小國命運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金一南:

從這點來看,當今世界想要真正做到所有主權國家一律平等那還是個很遙遠的事情,包括巴沙爾政權,你說他有多少權力主導自己的命運,說敘利亞大屠殺,說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根本沒有絲毫的證據,但是西方已經認定了解決敘利亞問題必須讓巴沙爾下台,所以羅列了很多罪名要推翻他。巴沙爾政權有口難辯,他沒有力量和西方抗衡。最後巴沙爾政權之所以能撐住,就是大國介入,俄羅斯介入力挺,然後伊朗由暗中幫助到半明半暗地幫助,然后土耳其的態度相對轉變,然後伊拉克態度也發生轉變。大國介入之後所引發的一系列連鎖反應使巴沙爾政權趨於穩固,最終迫使北約和美國放棄巴沙爾政權下台作為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前提。所以小國有多大的空間主導自己的命運?從殘酷的現實來看,小國在大國博弈中的空間非常有限,敘利亞就是個典型。

美國總統川普宣布美國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這是美國首次將一國的國家武裝力量列為恐怖組織


主持人:

自川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美伊關係持續走低。尤其是2019年,美國對伊朗步步緊逼,極限施壓,全面制裁,包括宣布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為「恐怖組織」,取消對伊朗石油進口國家的豁免,向伊朗沿海派出航母和轟炸機作戰群等等。那麼同為中東國家,美國對付伊朗和敘利亞在手段有什麼不同?


金一南:

伊朗的前身是波斯帝國,這個國家幅員遼闊,有著輝煌的歷史,石油儲備也足夠豐富。而且伊朗有一批技術人員,你看不管開發核武器也好,誘騙美國的無人機在伊朗著陸也好,能達到這個技術,還是很前衛的。所以西方收拾伊朗和收拾敘利亞完全不一樣,西方就是撿弱的打,撿好打的打,撿便於抽身的打。對付伊朗,美國退出伊核協議,連蒙帶唬的,但到現在也沒有拿出有效對付伊朗的辦法。川普也小看了伊朗,以為退出伊核協議,派幾艘航母去游弋一下、威脅一下,伊朗就能屈服。他沒想到伊朗採取堅決的反制行動,重啟核反應堆,重新開始濃縮鈾的提煉,而且直接擊落美國的無人機。對於這些行為川普怎麼做的?最後10分鐘停止對伊朗的空襲。我們以前就分析過,哪裡是最後10分鐘?他根本就打不起與伊朗的戰爭,這場和伊朗的戰爭要打起來,荷姆茲海峽一旦封鎖,不管是伊朗封鎖還是美國反封鎖,都會導致荷姆茲海峽石油流出的中斷,對世界經濟產生重大影響,對西方經濟產生重大影響。

美國現在雖然擺脫了對中東石油的依賴,歐洲怎麼辦?日本怎麼辦?韓國怎麼辦?東西方都對荷姆茲海峽的安全寄予很大的希望,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與伊朗幹起來全世界經濟都要受到巨大的影響,所以說誰也下不了這個決心。美國就想嚇唬他,嚇不住,歐洲連嚇唬都不願嚇唬。當美國退出伊核條約的時候,德國、英國、法國拉著中國、俄羅斯,五國力挺伊核條約,而且歐洲,包括德、英、法還搞結算機制,越過美元,直接與伊朗用歐元結算,想辦法繞過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所以對付敘利亞他們可能做到一致,對付伊朗西方無法做到一致,尤其在伊核條約基礎上,各自要盤算各自的利益。伊朗是個硬核桃,現在北約也好、美國也好,都在看菜下飯,是一碟小菜吃了它,伊朗是一盤硬菜,吃不下去。

主持人:

我們再來回顧一下歐洲局勢。近十年來,歐洲幾乎每年都在各種難題、危機和不確定性中度過,2019年也是如此。「脫歐」問題依舊困擾英國和歐盟,北約各成員國內訌不斷,尤其是北約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更加撲朔迷離,一方面是土耳其、法國等北約盟國重壓之下仍與俄示好;一方面是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在俄羅斯周邊組織的軍演一場接著一場。那麼,一南教授,您認為過去一年,北約與俄羅斯的關係是否出現了新態勢?

金一南:

北約其實只要脫離美國的主導,就會緩和與俄羅斯的關係。冷戰結束了,俄羅斯想面向西方尋求發展,尋求技術,這對歐洲人來說是很好的態勢,結果美國橫插一槓子,弄個北約東擴,一直擴到俄羅斯家門口,你讓俄羅斯情何以堪。你想把人整死?俄羅斯不得不對你做出強勁的反彈,現在北約的歐洲成員國充分嘗到了與俄羅斯關係破裂的苦果。俄羅斯面向東方有天然氣的管線,現在對西方的南線基本停止了,北線也在考慮是不是停止。歐洲的能源尤其是大量的油氣天然氣都依賴俄羅斯,這帶來很大問題。雙方對抗下去,對俄羅斯無益,對歐洲也無益,只對美國有益。美國希望歐洲與俄羅斯對抗,作為美國的馬前卒,歐洲想做帝王,我怎麼能做卒子呢?其實最先表示要與俄羅斯改善關係的還不是馬克龍,是默克爾,但德國不方便明說,因為畢竟德國的利益與俄羅斯關聯的要比法國多很多,尤其對俄羅斯的天然氣依賴量非常大,所以德國不好做得太明顯。馬克龍1977年出生,70後善於放炮,讓馬克龍去放炮吧。在這種情況下,歐洲除了英國,從德國開始,法國,再加上奧地利、西班牙、義大利,他們都想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所以歐洲的版圖今天也呈現四分五裂的狀態。


主持人:

所以從2019年的態勢來看,整個北約內部矛盾突顯,而這種分歧可能將在新的一年體現得更為明顯。


金一南:

對,是的。如果川普下台,北約包括歐盟內部矛盾可能會得到一些暫時的彌合,如果川普繼續當選,那麼歐洲的裂痕、北約與美國的裂痕還要繼續擴大。當然我們說從現在來看川普2020年當選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所以從這一點來看,歐洲也好、歐盟也好、北約也好,並沒有一個很光明的前景。

記者:周宇婷

來源:CNR國防時空(圖片源於網絡)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