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者網

訂閱

發行量:1987 

京東徐雷:技術發展和消費需求變化將驅動零售市場變革

京東零售集團CEO徐雷 徐雷表示,京東零售在2020年將實現交易額、收入、用戶、利潤四大指標的加速增長,基於供應鏈的友好交易零售平台的核心定位,京東零售將大量布局線下業務;下沉市場、老齡人口、社區消費、即時消費這四個方面將是中國整個電商零售業未來的機會窗口;同時,中國零售行業正面

2020-01-22 19:46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月21日,京東零售集團CEO徐雷在瑞士達沃斯接受了CNBC的專訪,針對京東零售「有質量的加速增長」、中國零售行業未來的機會窗口、中國多樣化消費需求的機會和挑戰以及驅動零售市場變革的主要因素等闡明了自己觀點。

京東零售集團CEO徐雷

徐雷表示,京東零售在2020年將實現交易額、收入、用戶、利潤四大指標的加速增長,基於供應鏈的友好交易零售平台的核心定位,京東零售將大量布局線下業務;下沉市場、老齡人口、社區消費、即時消費這四個方面將是中國整個電商零售業未來的機會窗口;同時,中國零售行業正面臨著中國多樣化消費需求的機會和挑戰;技術發展和消費需求變化則會是驅動零售市場變革的兩個主要因素。

京東零售集團CEO徐雷接受CNBC專訪

2020年將實現交易額、收入、用戶、利潤四大指標的加速增長

主持人:非常榮幸邀請徐總到達沃斯的分論壇來跟我們做一個分享。您之前說今年京東零售的主基調是有質量的加速增長,那麼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這個加速度從哪裡來?

徐雷:加速從我們自己財務的角度來說,更多的是指營業額、收入、利潤和用戶這四個企業經營指標。其實企業在經濟發展當中經常是在經濟周期的波浪中成長。京東本身也是一家非常年輕的公司,過去十幾年始終保持著非常快速的增長。

2019年,我們將增長定義為「有質量的」,是希望我們的增長是可持續性的,包括業務、上下游合作夥伴以及用戶,甚至我們希望在給社會創造價值方面,也是可持續性的。經過2019年我們自己內部業務、組織的調整,我們覺得應該調整到位了。

2020年,我們可以更高速地成長,因為我們很多的業務布局,包括資源基本上已經到位了。我們希望在那四個指標方面能夠得到比去年甚至往年更高的增長。

基於供應鏈的友好交易零售平台的核心定位,將大量布局線下業務

主持人:我們看到京東有大數據,還有科技,比如直播、短視頻這樣新型模式的結合,這個是今後加速度的一個點嗎?

徐雷:這確實是加速度的一個點。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中國整個零售市場這幾年可能會發生的一些變化。第一個,中國的網絡零售,我們看到滲透率在全球範圍內都非常高。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看到了網絡零售前幾年因為網際網路和移動網際網路的高速成長,部分紅利已經消失了。在紅利消失的情況下,更多的是需要企業自己以及跟合作夥伴共同創造新的價值出來。第二個,中國的傳統零售業通過這幾年數字化的改造、網際網路的發展,自身的能力也在提高。

未來我們除了線上業務以外,還會大量布局線下業務,因為我們線上有龐大的銷售額、用戶、流量,可以滲透到不同地區和業態的線下業務。未來我們是一個以供應鏈為核心的友好交易零售平台,供應鏈對所有的零售公司來說都是最核心的;友好交易的定義主要是因為我們非常注重用戶體驗,京東的用戶體驗在中國所有的零售公司裡面應該是最好的,目前從全球角度來說,應該也算是非常優秀的,但是我們希望能成為全球最好的;最後是零售交易平台,更多的是通過商品零售,包括供應鏈的庫存優化管理等方式,去創造我們自己的增長,去服務我們的客戶。

下沉市場、老齡人口、社區消費、即時消費是未來機會窗口

主持人:剛才你說到紅利在逐漸消失,那麼接下來的一些機會窗口在哪裡?對於中國整個電商零售業來說,是下沉市場嗎?

徐雷:下沉市場是其中的一點,因為中國國土面積、人口數量非常大,會呈現一個多元化的消費結構,特別有意思。比如說北京、上海,大家熟知的這些城市,跟歐美已開發國家的經濟水平、消費能力,包括業態的創新角度相比幾乎是差不多的。但是越往下走的時候,我們看到廣大的農村地區,從它的消費力、購買力來看,以前是沒有釋放出來的。最近兩年,我們通過數據看到,來自於農村地區的消費增速高於城市的消費增速,尤其通過網際網路和移動網際網路的結合,帶動了下沉市場消費增速的快速增長。這就是為什麼在中國,無論是媒體類的科技公司,還是我們零售類的科技公司,還是傳統的公司,大家都聚焦在下沉這個龐大的市場裡。

第二個,中國的老齡化已經開始得到了國家和社會的關注。以前的中國更多是年輕一代的消費起來得非常快,但是隨著出生人口的減少,45歲及以上的人口比例在增加,而這部分人相對來說,經濟收入比較穩定,他們也願意更多地去消費,他們的生存發展壓力相對較小,這些特徵都很明顯。

第三個比較有意思的是社區型消費。我們發現在歐美,社區型消費是在消費中占比很高。而中國,以前大家還是願意去傳統的零售場所,比如說開車去很遠的商超。現在,中國社區化的進程非常快,像北京這種大的都市,一個幾十萬人的社區比比皆是。從幾萬人、十幾萬人到幾十萬人,但這些社區的零售或者服務的覆蓋是不足的,這也是一個新的增長點。

第四個就是以城市供應鏈為核心的即時消費。中國的消費者,我認為是全世界相對最幸福的消費者,他們可以非常便利、足不出戶地享受實物消費和非實物消費,但同時他們要求也會越來越高。比如說,現在有些消費者下完訂單兩個小時之內就希望收到貨,我們目前最快的一種模式是可以實現15分鐘送貨上門,這個在一二線城市能夠明顯看到年輕消費者對時效的需求非常高。

這幾個方向,都是我們可以去發展的。我們現在跟很多品牌商在做全渠道,就是線上線下一體化。全渠道最重要的有三個元素,第一個是供應鏈能力;第二個是數字化運營能力,包括商品的數字化、用戶的數字化;第三個是整合營銷能力。通過全渠道,我們可以把線上線下的商品、用戶、訂單上下行全部打通。沃爾瑪是京東的股東,也是我們非常好的合作夥伴,沃爾瑪在京東有沃爾瑪官方旗艦店,還有山姆會員商品官方旗艦店,消費者在京東上購物的時候,同樣的商品,如果他更偏向於沃爾瑪的商品或者山姆的商品,下單以後,我們通過LBS技術,在三公里範圍內最長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最短是在半個小時之內,就可以把這個商品送達。對沃爾瑪來說,它就擴大了以前只到店的消費者,現在通過這種模式可以實現到家,在同樣的物理空間的零售商面積裡面,能夠去接觸更多的消費者,帶來更多的訂單,人效、坪效、貨的效率都在提升。對我們來說,有一個實力非常強,並且服務非常好的合作夥伴,能夠給消費者提供更好更快的服務,我們也是非常願意看到的。

中國零售行業面臨中國多樣化消費需求的機會和挑戰

主持人:您剛才說到了中國電商模式和海外的一點點區別,能不能詳細跟我們解釋一下中國模式對海外電商模式有沒有什麼借鑑意義?

徐雷:中國經濟這幾十年的增長是非常快的,尤其是網際網路從2000年左右進入到中國,無論是在新聞、遊戲、社交還是電商領域,網際網路不僅改變了中國網際網路企業的生存和發展,也大幅推動了傳統行業的發展。

回到電商,中國的電商從我們內部來看是競爭最激烈的領域,很難有一種模式能夠滿足我剛才講到中國廣大消費者多層次、多樣化的需求,這個時候就有不同的網絡零售商或者叫網絡平台商去給他們提供服務。在這個過程中肯定會出現激烈的競爭,通過市場法則、競爭以及資本投入,一段時間後,我們發現,只有真正能夠提供可持續性服務和增長的企業才能生存並發展起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消費者對網絡消費這件事情也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

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看到的中國消費者的一些變化,還是比較有意思的。最初的中國消費者在線上線下購買商品的時候,基本上是以滿足基本功能性為主,這個時候會看到很多非品牌型的商品特別多,他只要滿足自己的某一個功能就可以了。隨著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以後,消費者會有品牌性需求,品牌商品在各個品類裡面的集中度就會很高,我們也會看到國外很多優秀的品牌也進入到了中國,中國也有一些本土品牌出來。緊接著再往下走的時候,我們發現除了常規性的品牌以外,消費者對新的功能,包括一些美學商品會有更多的偏好性,這個時候的消費需求就會更高階。目前是在第三和第四階段當中,第四階段更多的是有責任的消費需求,他希望這個企業和品牌傳遞的不僅是商品,還包括對社會、對價值觀、對整個可持續發展的理念。這四個階段在此時此刻的中國全在發生,這是一個特別有魅力,但是同時又是讓企業非常頭疼的情況,怎麼能夠捕捉到這些消費者變化的需求和信號。

我們會通過自己在技術上、組織上、供應鏈上的能力上去服務儘可能多的消費者,並且這個服務過程是可持續,能夠得到良性的商業回報和企業社會回報。這是我們在中國,包括京東以及其他優秀的線上零售公司和線下企業都要面對的機會和困難。

技術發展和消費需求變化會驅動零售市場變革

主持人:您剛才說到消費者們的「胃口」越來越大,從之前的三天到、兩天到、一天到,現在五個小時、三個小時、一個小時,那麼接下來還能夠做什麼?接下來對於整個零售市場變革的驅動力還能是什麼?

徐雷:我覺得不僅僅是現在,縱觀幾百年的零售業,我覺得是兩點會帶來變革。第一個是技術的變革,各種各樣技術的變革,第二個是消費需求的一些變化。技術的變革對所有的公司,包括對京東來說都是特別重要的,尤其是5G技術、大數據技術、雲計算技術、AI、VR,甚至包括一些前沿探索技術的發展,對傳統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會起到作用,也會進一步提高網絡零售企業的效率、降低成本,在產業鏈端為合作夥伴帶來增值,為消費者帶來可持續體驗的優化。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