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日本信託業發展淺析

一、日本信託業務的創新日本信託的發展經歷了初創時期、發展規範階段、混業經營階段、分業經營階段,直到現在的重組及重新探索階段。

2020-01-22 02:3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一、日本信託業務的創新

日本信託的發展經歷了初創時期(1900—1921年)、發展規範階段(1922—1943年)、混業經營階段(1943-1953年)、分業經營階段(1953年至20世紀90年代),直到現在的重組及重新探索階段(20世紀90年代初至今)。期間相應的信託業務有比較有代表性的貸款信託,為日本經濟恢復提供了長期資金,也促使了信託業的發展壯大。

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日本推進外匯市場和金融市場自由化改革,逐步放鬆對外匯和金融管制,日元迅速升值削弱了日本在全球貿易市場的競爭力,日本經濟增長率趨緩。日本減少貨幣供給量大力收縮銀根,劇烈的金融緊縮導致了股票和房地產價格的快速下跌日本進入了哀鴻遍野「失去的十年」(失われた10年,The lost decade)。同期,由於日本經濟泡沫的破裂和經濟的長期低迷,信託公司經營困難。1984年,日本和西方部分國家相互放開了信託市場,在來自國外金融機構競爭日趨激烈和國內經濟低迷的背景下,日本的信託機構開啟了合併重組的過程,開始了對信託業的重新探索與發展。

隨著日本經濟的不斷發展,日本信託業規模也不斷增加,2005年至2007年增速相對較快,2008年至2012年管理規模保持統一水平,2012至2015年開始了新一輪的快速增長。截至2015年11月末,日本信託行業資產規模為933.3萬億日元(約為51.33萬億人民幣)。

圖1 日本信託業務各信託品種業務量占比圖(百萬日元)

附註1:包括信託是指對《日本信託業法》第4條各號所列舉的財產,將兩個以上不同種類的財產,以一項信託行為而接受的信託。(數據來源:根據日本信託協會網站的相關數據繪製:http://www.shintaku-kyokai.or.jp/)

1.1 日本信託業務類型

日本的信託業務大體可分為金錢信託、非金錢信託兩種類型,以信託財產是金錢或非金錢形式來劃分。日本整體的信託業是以金錢信託為中心發展起來的,起始就是營業信託,與英、美等國相比,日本更重視發揮信託的金融職能。截至2018年9月,各類業務信託金額及占比情況如下:

表1 日本信託業各信託品種業務量及占比(截至2018年9月)

(數據來源:日本信託協會網站)

從具體門類來看,金錢信託(即資金信託)是日本信託業的最主要的業務模式,從產生至今保持較快發展勢頭,其他信託業務類型是在特定的歷史時期出現和發展的。

1. 金錢信託。又稱資金信託,即以貨幣形式設立的信託,據日本信託協會數據,截至2018年9月,日本金錢信託業務財產額占比達到14.3%。

2. 年金信託。主要是對企業年金進行管理的信託業務。年金信託是公司為員工提供退休年金或一筆總金額的信託。有合格的退休信託 (其他利潤信託)和福利養老基金信託 (利己主義信託)。首先,合格的退休養恤金信託有資格滿足內閣命令規定的要求,以便獲得公司稅的優惠待遇 (如繳款可扣除)。在合格的退休養恤金信託中,受託人 (公司)和受益人 (雇員)是不同的,是其他共同基金。其次福利養老基金信託由雇員的福利養恤基金設立,這是一個帳戶,基金信託對受託人的繳款,並進行諸如養恤金和一次付清福利等業務。由於養恤基金是信託的受託人和受益人,因此是股權信託。在日本,福利養恤基金也已獲得稅收優惠待遇。

3. 財產形成供給信託。為了鼓勵居民形成財產積累,20世紀70年代日本推出了財產形成供給信託,由財產形成基金交給信託公司管理。

4. 貸款信託。此類信託是原創於日本,戰後日本建設需要長期資金,根據日本 1952年的《貸款信託法》,貸款信託的創建是為了籌集長期建設資金而設立,後以貸款形式進行發放,該類信託以發行「受益證券」的方式給委託人買賣,期限較長分為2年和5年期兩種。該類信託承擔了長期融資功能,避免了與銀行業務的競爭,其現實作用是為實業融資提供了渠道,為戰後日本經濟的復甦增添助力,隨著其歷史任務的完成,在信託行業中的比重明顯下降,截至2018年9月末,貸款信託業務量比重為零。

5. 投資信託。即接受委託後將由專門的投資信託公司將財產投資到各類證券的信託業務,為中國所說的證券投資基金,與其它各項業務類型相比,該類業務占比較高,為17.8%。

6. 有價證券信託。創立於1975年,股票、債券等有價證券作為信託財產的信託,截至2018年9月底有價證券信託占比4.9%。

7. 金錢債權信託。金錢債權作為信託財產由委託人在信託合同範圍內代為管理、支配和處分該信託財產,其中可以轉移的債權的範圍較廣,如一般意義上有債權性質的借據、定期存款單、保險證等。

1.2日本信託業的發展特點

與美國信託業務不同,日本只包括商業信託和公益信託,民事信託所占比例微乎其微。具體包括以下幾方面:

1. 信託業集中經營,形成寡頭壟斷的市場格局。由於歷史上行業整頓和政府審批行業准入政策的趨嚴,從20世紀50年代後,日本信託業務就集中由七家信託銀行開展。伴隨著日本經濟形勢的發展,信託行業隨著金融混業經營、規模集中的發展大趨勢還有進一步集中的勢頭。這種寡頭壟斷的經營格局的優勢在於便於集中監管和規模效應的發揮。

2. 法律法規體系完備。日本關於信託的專門立法《信託法》早在1922年就已經頒布,其整體的信託制度較為完善,為日本信託業的發展打下了較好的基礎,日本信託業的特點之一是較多的業務是根據法律進行創新。1952年日本頒布《貸款信託法》,促進了貸款信託的快速發展;退休金信託是根據《法人稅法》的頒布而成立的;福利養老金信託亦是如此,隨著《福利養老金保險法》的成立而成立;根據《繼承稅法》成立財產信託等。

3. 業務創新適合日本國情,適應時代發展潮流。從日本信託業發展進程來看,日本信託銀行抓住了經濟發展的高度階段,發行與時代較為契合的信託業務,得到了較好的發展。1952年《貸款信託法》頒布,其保本和高於存款利率的特性受到了廣大民眾的歡迎,之後貸款信託在完成其歷史使命後,也慢慢的退出了歷史的舞台,金額逐漸減少。20世紀80年代是日本發展的黃金時期,日本的證券市場和房地產市場逐漸繁榮起來,因此房地產類的信託和證券投資信託得到較好發展,特別是證券投資類信託,成本日本信託銀行的經營業務特色,同時也成為日本信託業轉型的契機。進入90年代後,日本順應老齡化的發展熱潮,大力發展養老金信託業務。

4. 混業經營下深耕資本市場。日本信託業經歷了分業-混業-分業-混業的發展階段,在經歷了行業的重組併購後,信託行業既有銀行貸款業務經營的經驗,也在信託業務方面做了較多的探索,信託業務成為除了利息收入的重要來源,從2010年至2018年,證券業務在日本的各類資產配置中一直較高,達到35%以上。

表2 2010-2018年日本信託業各類資產占比(%)

(數據來源:日本信託協會網站)

表3 1995年至2018年日本信託業各類資產(萬億日元)

(數據來源:日本信託協會網站)

5. 證券市場中各類資產進行均衡配置。日本信託銀行對證券資產配置的比例較高,在對有價證券的配置比例方面,對各類標準化的資金進行較為均衡的配置,其中國債的配置比例較高,近10年來一直維持在20%以上,股票和公司債其次,在總資產配置中共占比約30%,剩餘的有價證券集中配置地方債、外國證券等,以分散投資方面的風險,在保證投資收益的同時確保業務的穩健,保護投資者的利益。由於日本後期和歐美部分國家相互放開了信託市場,日本信託業在經過整合後,通過設立海外分支機構或是子公司的形式,加大了對海外業務的投資力度,從2010年至2018年,日本信託行業對國外投資的占比逐步增加,優化了信託行業的配置。

表4 2010年至2018年日本有價證券信託中各類資產占比(%)

(數據來源:日本信託協會網站)

6. 注重投資者教育。由於日本的信託銀行在行業內資產占比較高,同時信託業的發展歷史較早,信託已經成為民眾投資選擇的一個常規渠道,對信託行業的認可度較高,民眾投資於信託行業的資金相對占比較高。同時由於日本剛性對付的貸款信託是由相關的法律文件進行規定的,對此,除此之外的其他信託多是投資於債券和股票市場,投資者教育充分,沒有剛性兌付壓力。

7. 信託市場較為開放。1984年,日本和西方部分國家相互放開了信託市場,部分國外金融機構來日本設立分支機構,與此同時,日本信託銀行也積極將業務擴展至海外。截至2018年末,海外資產占日本信託業資產的比例約為15%,規模約11.8萬億人民幣。

1.3日本信託的業務創新

近年來,日本信託業務創新不斷湧現,出現了許多敏銳跟蹤社會和投資者需求的信託業務,本文摘取日本信託業協會網站的資料,列舉如下:

1.目的信託

目的信託是在不提供受益人的情況下為某一目的設立的信託(信託法258、259條)。設置方法有(1)信託合同,(2)遺囑的方式。信託的期限不能超過20年。例如,作為一種利用目的信任的方法,將考慮以下因素,為特定目的使用信託:受託人將個人財產捐贈出來,對某項事業或有貢獻者的獎勵金之用,例如諾貝爾獎,創建者紀念館,慈善基金,災害補助金等。在過去,沒有受益人規定的信託只被承認為公眾利益的信託(公共信託),如自然保護或學費補貼。現行的《信託法》沒有施加這種限制。

2.受益者連續信託

受益人連續信託是一種新的財產分割方法,信託效力30年。例如,在受益人A死亡之後,B是受益人,B在死亡以後規定C是受益人的信託(信託法第91條)。30年內,信託指定的受益人被殺害或受益人死亡,信託終止。繼承措施例如,「我不想給兒媳婦遺產,希望兒子從我這裡繼承的所有財產全部轉移到我孫子那裡。」這樣訂立一份信託合同。換句話說,「我的遺產是由我的繼承人兒子收到的。然而,如果兒子在繼承完成後死亡,一半的財產是由兒媳婦繼承的。孫子成年後,我想讓孫子繼承死去的兒子的遺產。」此信託被稱為財產分割的新方法,把兒媳婦的法定繼承部分財產剝奪。

3.家庭信託

家庭信託,是作為代替遺囑,將財產綿延至家人的信託。首先,代替遺囑,委託人將信託財產給受託人,委託人自己是受益人,委託人的配偶及子女可在委託人死後成為受益人。委託人還有變更自己死後受益人的權利。委託人死亡後的受益人有一個特徵,就是在委託人去世之前無權享受信託利益。其次,對繼承遺產的受益人有限制性規定。例如,是確定長子是委託人死後的受益人,那麼該項家族信託對於長子繼承信託財產後,對於贍養委託人的妻子、提供生活保障有限制性規定,否則,長子不能完全享有信託財產。某種程度上,家庭信託可以視為「對妻子的保障」信託。

<?XML:NAMESPACE PREFIX = "[default] http://www.w3.org/2000/svg" NS = "http://www.w3.org/2000/svg" />

二、日本信託創新對我國的經驗借鑑

綜合具體國情,辯證看待信託在日本的創新發展,對我國信託業務創新的而言,可以獲得寶貴的經驗,具體而言,有如下幾點:

1.多元化的社會財富積累和信託觀念的普及是信託業務創新的基礎

多元化的社會財富積累能夠產生豐富的資產管理需求,構成了信託業務創新的基礎。信託初期以土地為基礎信託財產,逐漸發展到包括貨幣、證券、金融衍生品在內的金融資產為主的信託財產;從最初的民事行為,拓展成為商業行為;從無償服務到收取信託報酬為主的營業信託,其背後推動力始終是社會發展中的財富積累和信託觀念的普及。只有如此,信託業務才有厚實的創新土壤。

2.信託業務的創新以合理的功能定位為方向

信託的基本功能是財產管理,信託業已開發國家在圍繞發揮信託基本功能的同時,不斷拓展信託的其他功能,如強化信託的融資功能,加大吸收社會遊資的力度;聚合信託的投資功能,拓展信託的其他服務功能。如:信託在金融創新過程中把金融服務拓展至代理、擔保、諮詢、見證等其他服務領域,發揮出信託的協調經濟關係的功能;通過慈善信託、員工持股信託、養老信託等信託業務發揮信託的公益功能和社會保障功能。

由於歷史的原因,信託從引入中國開始就經歷了曲折的發展歷程,目前仍存在功能定位不清的問題:信託公司利用信託牌照的監管紅利,常常扮演「通道」的角色,是銀行繞過金融監管的限制進行投資、貸款;中小企業進行融資的合作對象。信託的本源優勢沒有得到充分發揮,我國信託業的發展還應努力回到其本源上來。信託業務的創新發展應充分發揮信託功能,順應監管要求,迎合社會需求,服務經濟增長。

3.信託業務的創新以完善的法律制度為保障

從日本信託發展的經驗可以看出:法律制度的完善對於信託業持續發展和信託業務的創新具有指導、保障作用。建立完善的法律法規有助於信託業務的管理和開展,當前我國信託立法還存在滯後的問題,需要進一步改進完善。

4.營業信託十分發達,公益信託受到重視

信託制度具有高度靈活性和彈性的產品設計,為信託業務的創新提供了廣闊的發展空間和想像力。早期萌芽階段的信託主要表現為,家庭財產的授予、收益安排,而經過不斷創新後,信託與商業緊密結合起來,豐富了信託的生命力,如日本獨創的「貸款信託」,發揮了中長期的融資服務功能,對國民經濟的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

5.科技創新運用於信託業務,信託國際化程度高

日本自1984年向西方開放信託市場,隨後歐美一些國家也向日本開放了本國的信託市場,信託投資業務的國際化刺激了日本與這些國家信託業務的創新發展。在各國共享發展經驗的同時也豐富了國際業務的種類。通過將現代信息技術引入信託業務的實踐,信託機構也為顧客研發出更多高質量的信託產品,提供低門檻,全方位的信託服務。

本文源自山東國信研發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