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尚七七

訂閱

發行量:595 

田海蓉2020巴黎春夏高定時裝周之旅,美得優雅知性

田海蓉與SchiaparelliCEO Delphine Bellini女士田海蓉與Schiaparelli秀場後台工作人員田海蓉與主設計師Daniel Roseberry黑夜中耀眼的誘惑女性與白晝優雅的女性,兩種版本用不同的面料,色彩,形狀縫合在了一起,被人看見,不只是因為她們

2020-01-22 05:04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巴黎高定時裝周是一個以時裝打造的藝術嘉華年,在這裡,當今世界最頂尖的高定坊設計師們藉由時裝寫作劇本,把他們對當今女性的最新理解投射在作品之中。



田海蓉作為巴黎高級定製時裝周多年來的特邀明星嘉賓,現身開場秀Schiaparelli。時裝周開場秀有著重要的至尊地位,預示著這一季時裝人關注的的情緒主題。

實用主義者也可以是幻想家Elsa Schiaparelli是世界時裝史最舉足輕重的服裝設計師之一,是第一個將超現實主義藝術引入時裝的跨時代設計大師,她的出現是女性設計師征服世界自由表達藝術觀念的開始,也是當今無數設計師的繆斯。

田海蓉與世界最知名時裝評論員suzy menkes


田海蓉與法國國寶級超模伊奈斯

這樣任性的女人雖然不夠嚴謹卻顯然更接近女人內心的渴望,渴望穿男人的衣服,卻也不想放棄作為女孩兒的樂趣,田海蓉雖然因為出演《反串》里的肖月白而收穫大批迷妹,可以輕鬆駕馭男裝的她在私下裡卻並不刻意追求這種「大女主」人設,「我並不覺得,要表示自己是個堅強的女人就必須穿上男裝」,我不願放棄做女人的樂趣」,海蓉的心聲呼應了1930年代,那些想要在正常,嚴肅的生活里稍稍調皮一下的女人,她們支持著「驚世駭俗的Elsa」就像支持自己心中的幻想。田海蓉說,「那些從小就有的幻想習慣,有時候就是我的力量源泉」。

身體是柔軟的,也是堅強的

熱播劇《白髮》中,田海蓉飾演這場「權利遊戲」的終極幕後操縱者,一個用愛恨做棋子,用生命做棋盤的「危險太后」,黃金面具下的田海蓉,在被遮掩面部的情況下,讓觀眾迅速入了戲,表演難度巨大。將首飾視作身體器官的一部分的schiaparelli設計,睫毛眼鏡最具代表性. 在金色睫毛眼鏡背後的田海蓉,仿佛呼應著在《白髮》戲裡的太后。那黃金面具是一個象徵,它是善於惡,柔軟與堅強,愛與恨交織的符號。它是保護,最後也變成了身體的一部分。


田海蓉對Schiaparelli1950年代著名的睫毛眼鏡情有獨鍾



首飾可以是器官的一部分,它可以裝飾身體的任何部分,並且它可能是不聽話的,就像長在身上的雀斑,當然,長在身上的首飾,最後也會變成盔甲,保護女人脆弱的內里。

擁有優雅也保持挑釁

身為演員的田海蓉,有著一位民國時期優雅女企業家出身的外婆,還有一位活躍在舞台上的母親,外婆的淑女和企業家氣質,母親光彩照人的舞台形象,都投射在了她日後的生命里。擁有優雅不難,但保持獨立思考,可能有時需要對世界的期望提出挑釁。在生活中淡然處之的她,一旦進入角色,就是燦爛的盛放。古代的白髮王妃,民國時期的「一代女魂」唐群英,新中國正陽門下的「小女人」陳雪茹等,那些令人難忘的優雅與勇氣兼備的角色,讓我們聽見了她的訴求和挑戰。


田海蓉與Schiaparelli CEO Delphine Bellini女士


田海蓉與Schiaparelli秀場後台工作人員


田海蓉與主設計師Daniel Roseberry

黑夜中耀眼的誘惑女性與白晝優雅的女性,兩種版本用不同的面料,色彩,形狀縫合在了一起,被人看見,不只是因為她們的外表,而是她們內在的自我。身著揭示內心真相的衣服,田海蓉在與Elsa Schiaparelli隔空對話。

身著揭示內心真相的衣服,田海蓉在與Schiaparelli隔空對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