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頻道

訂閱

發行量:55 

西安第一商業街——解放路的前世今生

火車站南望解放路圖/@張宇明文|西安舊事 在中國,說起解放路,人們耳熟能詳,幾乎每座城市都有一條解放路,西安也如此,因新中國的解放而名,它貫穿新舊兩重社會,是西安近現代形成較早的商業大街,說起來淵源久矣。一、解放路的前世今生1)解放路之由來:解放路位於西安城內東北部。北起火車站廣

2020-01-22 05:0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西安舊事

在中國,說起解放路,人們耳熟能詳,幾乎每座城市都有一條解放路,西安也如此,因新中國的解放而名,它貫穿新舊兩重社會,是西安近現代形成較早的商業大街,說起來淵源久矣。

一、解放路的前世今生


1)解放路之由來:

解放路位於西安城內東北部。北起火車站廣場,南至東大街大差市什字,長1900米,寬2 7.5米,水泥路面。清代為滿城南北大街。1928年拓寬為尚仁路。1935年隴海鐵通開通後,是通向火車站的交通要道,迄今有近百年的歷史。該條路在1945年曾改稱中正路,解放前路面狹窄,坑窪不平,房舍簡陋,為小販雲集之地。1949年西安解放,為紀念這一歷史事件「尚仁路」更名為解放路。


從1949年至2010年,解放路曾經歷多次維修,2010年8月至2011年元月底進行了一次全面改造,本次改造工程南起大差市,北至五路口,道路全長1170米。改造後的解放路設計道路紅線寬度50米。比起改造前的23米~34米,「新」解放路寬度幾乎翻倍,極大地緩解了這條路的交通壓力,方便市民休閒購物,為沿線兩側的商業開發奠定堅實的基礎。


2)尚仁路商氣漸來:

1928年,滿城南北大街拓寬為尚仁路後,其商業業態一片凋敝。就在四年前(1924年)魯迅先生滿心歡喜來到西安,卻看到城池殘破不堪,滿街相面的、占卦的、看八字的、看陰陽風水的,掛著「有求必應」之類的幡號,隨風飄揚,他覺著盛唐以後經過千年的長安不但沒有長進,反而破敗落後了,不由感嘆:「想不到連天空都不像唐朝的天空!」


其實早在1921年,馮玉祥將軍第一次率軍來陝,看到滿城(解放路一代)一片荒地,荒草叢生,人煙稀少,有意在這片土地上建立一個繁榮的新市區。1926年馮玉祥二次來陝率西北軍駐紮於此,於1928將這裡命名為民樂園,在園區中間建造了一所可容納幾百人的禮堂,圍繞著禮堂修建了許多店鋪,設想以民樂園為中心,逐漸發展,形成一個新的市場。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凋敝的現實,沒落的市場,在隨後很長一段時間,民樂園這片地方仍舊荒涼。


這種凋敝和當時的社會背景、西安的封閉、官場人浮於事、百姓貧困潦倒等有著直接關聯,直到1935年隴海鐵路開通,尚仁路上黃包車多了,過往的行人多了,開門的商號多了,尚仁路才逐漸有了商氣。



3)市場的興起奠定了解放路的商業特質:

毫不誇張的說,解放路的商業由民樂園而起。

民國十七年(1928)民樂園市場建立,在隨後20年的時間裡,這條路迅速成為西安商業第一大街,商業業態逐漸豐富,逐漸形成:

4個市場:民樂園、遊藝市場、國民市場、民生市場;

5家戲院:中正門裡戲院、勝利劇院、獅吼劇院、新民大戲院、河北梆子戲院;

4個澡堂:滄浪池、珍珠泉、華清池、隴海池;

3家知名金店銀樓:老鳳祥金店、雙鳳祥金店、揚華銀樓;

10多家茶館:四海春茶社、明星茶社、文河茶社、六合茶社、明盛茶社、群眾茶社、義祥茶社、連升茶社、文忠茶社、登雲茶社、張記茶社、新合茶社、二榮茶社等。

1家大百貨公司:1935年5月25日正式開張的西京國貨公司;

多家大旅社:一是當時西安城最豪華的酒店,1935年10月(一說1936年春)開業的西京招待所,另一個是1943年建成的遠東飯店;其它還有中洲、隴海、歐亞等旅社分布在這條路上。


當時,這條路最活躍的是四個市場。民樂園以騾馬、古玩字畫、舊貨、居多,間或小吃、雜耍和部分「紅燈區」營生,是四個市場人氣之首;遊藝市場隔條馬路,將民樂園的「遊藝」需求成功分離、引流,成為以青樓為主,間或唱曲、茶館等以娛樂為主的市場;民生市場以百貨、五金等生活物資為主;國民市場主要以戲劇、曲藝、雜耍為主,輔以飯館、茶館,吸引的人來自五湖四海。西安相聲鼻祖張燒雞(本名張玉堂)老先生最初在這裡搭棚說相聲,奠定了與相聲大師侯寶林同等的地位。


由此可見,民國時期尚仁路的熱鬧非凡。曾居住在解放路東七路南側的劉家老爺子對解放路這樣描述:解放前(尚仁路)路東人多生意好,解放後人都跑到路西了……不管咋說,民國時期的尚仁路僅為初具規模,但卻為解放路今後的整體發展打下了基礎。



二.解放路漸入佳境


1)接收、改造、新建,豐富解放路業態

1949年5 月20日,西安解放,古城回到了人民懷抱。尚仁路被解放路取代,國民市場更名為「人民市場」,解放路全線兩旁原名為崇孝、崇悌、崇忠、崇信、崇禮、崇義、崇廉、崇恥八條街道改為東西各一至八路。其次拓寬改造解放路為混凝土路面,車行道寬20米,人行道寬12米,整條街煥然一新。


人民政府接受了位於解放路南口東側的廣仁醫院,改為西安市第四人民醫院。將珍珠泉南鄰原新民大戲院,改建為西安第一家國營電影院——解放電影院。


1954年,在解放路北段西側(西六路西七路之間)修建國營解放百貨大樓;同年,對民生市場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建成全國十大百貨商場之一的民生百貨大樓。


相繼開業的還有解放路餃子館,西安唯一的婦女兒童用品商店,以及以仿唐菜聞名的曲江春酒樓。


與此同時,公司合營業同步開展。1954年2月,市政府正式批准西京國貨公司公司合營。1962年公司合營解放路綜合商店易名為裕華百貨商店。


1956年,為響應國家號召支援大西北建設的口號,聚豐園川菜館由上海遷至西安解放路。


解放初期,政府對解放路的商業規劃奠定了其後30年不變的基礎,業態由原先以手工業、零售業為主轉向以國營體制大百貨經營為主,並豐富了餐飲、旅店、食品銷售、文化娛樂等業態,讓解放路具備了商業街的特質。



2)對個體工商戶進行改造

解放路上的四個市場,在解放前夕大多數因生意不好都在悄然發生著變化。比如民樂園、遊藝市場,大多數業態已不復存在,僅存舊貨、小五金、小食攤、妓館等,其餘大部分被相繼來到的難民擠占,成為居住區。民生市場因處在中部,其市場特質一直存在,直到解放後還有800戶攤販在正常經營,對他們的改造勢在必行。


民生市場1946年8月開業,8年後國營經濟不斷壯大,在社會主義改造的大潮中,民生市場110多戶店商中,有7戶轉到五四劇院,5戶轉為制帽工程,3戶轉為塑料廠,3戶轉為牛奶廠,16戶組成西安市百貨第二代銷批發店,還有轉向醫藥、農業的。最後剩下39戶納入全行業公司合營。


在800戶攤販中,轉業或就業的560戶,餘下240戶實行合作化,一句話,全部走上了社會主義道路。推動解放路商業發展的個體工商業態不同於東西南北大街,這一點尤為突出。


實行合作化的這240戶個體商販大多自家擁有門店,回去後按合作化要求,不論修鞋、釘掌、修鋼筆、換鍋底、賣針頭線腦等,都是在自家開工當天收款當天交帳,按月領取工資。所以,這種靈活的經營方式一直延續到改革開放,為後來「跑單幫」提供了足夠的平台。


隨著解放路商業氣氛的逐漸建立,整條路的商業布局趨於合理,商業網絡骨架已經形成,也成為西安商業的重要聚集地。



三. 解放路步入輝煌


1)解放路崛起一批老字號

從1949~1979,解放路同國內其它城市商業街一樣,是計劃經濟指導下的零售,因購物憑棉花票、布票、糧票等,就等於「一口大鍋」吃不吃都是那麼多,零售業的銷售每年變化不大,直到1979年改革開放,零售業迎來了史上最燦爛的春天。


改革開放,倡導優質服務,讓一大批國營、集體企業成為優秀企業,解放路也湧現了一批老字號:八姐妹旅社、解放百貨大樓、解放路餃子館、紫羅蘭理髮店、裕華百貨公司、西京國貨公司、民生百貨大樓、新華書店、曲江春、滄浪池、西安市豫劇團、泰華棉布店、五金交化公司、百花甜食店、益民飾品店、珍珠泉、解一百貨商店、解放電影院等。


老字號及優質服務單位湧現出一大批如民生百貨郭鳳蓮、解放路餃子館曹岐梅等全國勞動模範。就拿解放路餃子館來說,那時每天顧客盈門,還沒開門營業,就有許多顧客在門外排隊,大廳擺了長條椅,供等候的顧客坐,顧客有座位後,先上一碗餃子湯。最突出的還是服務,服務員態度和藹,細心周到,如顧客排隊有座椅,帶小孩的顧客有嬰幼兒座椅,並設有「老弱病殘席」、「軍人優先席」等。服務作風的轉變顛覆了之前吃「大鍋飯」的不負責任,倡導「五講四美三熱愛」,讓顧客進入商場賓至如歸,徹底改變商業服務生楞倔噌,為社會風氣轉變起到積極意義。



2)百貨零售以民生為引領

進入80年代,百貨零售業異常火爆,雖然解放路已相繼有解放百貨大樓、裕華百貨公司、西京國貨公司、民生百貨大樓、解一百貨商店(婦幼)等大型百貨零售企業,但依然難以滿足群眾日益劇增的購買需求,於是破門開店進行個體經營成為解放路一景。


1984年東一路服裝市場成立,1985年西一路服裝市場成立,解放路成為西安人「跑單幫」的樂園。同時期,人們對收錄機、電視機的需求暴增,不僅令幾大百貨商場難以招架,還推火了西安五金交化公司,人們為了購買電視機幾乎要將櫃檯擠爆。


全國十家百貨商店——民生百貨大樓,在解放路的優勢獨樹一幟。1980年,西安民生與武漢商場聯合,舉辦了一次大規模商品展銷,5天展期銷售突破100萬元!1990年,民生一期改建營業,開業之日銷售突破50萬元,接著首辦有獎銷售,日營業額達到100萬元,在整個西北搖了鈴;1990年民生銷售額上沖1.1億元;次年突破2.1億元;1992年,銷售實現3億元;1993年,銷售達到4億元;1992年5月,西安民生拿到「西安市第一家國有商業企業改革試點」的牌照,1994年1月10日,西安民生股票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企業經濟實力大幅度增強。


民生不僅成為解放路的代名詞、引領者,還以成功者的姿態雄踞西北傲視全國。整個八十年代民生周邊形成了密集的服裝百貨銷售網絡,以個體、民營居多,丹尼爾服裝市場就是從民生對面起步,漸漸棲身本土房地產開發及服裝市場行業,從而成為省內知名品牌。所以,八九十年代的民生就是解放路的代名詞。



3)個體經營在解放路有一席之地

解放路從社會主義改造初期,就使一些個體工商戶進入到合作化隊伍中來。改革開放的春風一吹,這種「體制」立馬率先變化,又恢復到原先的(個體)經營狀態。


最先發生變化的是解放路北端,東西六路至東西八路之間,東西兩側的私人鋪面。這些原先以修鞋、釘掌、修鎖、針頭線腦小百貨經營的業態一夜之間「故態復萌」,並根據市場需求增加茶水供應、雨傘、汗衫、褲頭等,後來大多數轉變成服裝經營,也是解放路最早接納「跑單幫」者貨物地方。有趣的是這些服裝店的門口都會擺上一個釘鞋的鐵砧子,成為火車站附近的一大特色。


1984、1985年東西一路服裝市場成立,讓一大批沒有鋪面的人有了自己經營場地,其中一部分就是之前「跑單幫」的。那段時間,上海服裝引領全國,比如「大地」牌風衣、烤花尼大衣、西服、錦緞棉襖等都能在這裡買到,東一路以賣上海產品居多。西一路以出售牛仔服、牛仔褲、西褲等以褲子銷售為主的廣州貨市場。


一段時間以來,人們有「來解放路不來東西一路等於沒來」的說法,足見個體經營已經受到社會認可,個體經營已成為解放路商業體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解放路飛速發展階段,商業網點由北向南不斷增多,曾經形成過東六路書刊發行銷售一條街,西七路菸草一條街,西二路東四路餐飲特色、西三路至西四路之間遊戲機聚群等。


解放路上的個體服裝店和其經營者,曾給許多人留下印象:民生門口北邊「短簸箕」房的老薛、四路口路西的老趙、七路口李家崔家劉家、東二路口王長林王長泰兄弟、遊藝市場立人小栗兄弟、「四院」對面「窄溜溜」老楊……服裝顯示一個人的禮儀,解放路上的服裝曾經引領一座城的時尚,在城三區獨樹一幟,充分顯現了個體經營在商業發展中的重要作用。


四. 解放路開始「掉鏈子」


1)拉托兜售「編凱子」讓消費者怨聲載道

那些年,解放路的火爆世人皆知,民生率先倡導的電視廣告猶如一部部大片每天衝擊著人們的視聽。「一團和氣做根本,三尺櫃檯系民生」、「誠招天下客,情從民生來」、「你拍一我拍一,民生大樓有電梯」的宣傳口號響徹三秦大地,也有了招商廣場「三尺櫃檯長又長,物美價廉在招商」的對壘,解放路商業廣告大戰令古城居民眼界大開。


有市場就有競爭,有競爭就有不公平競爭。進入90年代後,由於解放路北段假冒偽劣坑蒙拐騙大量充斥,解放路負面逐漸開始泛濫。


先是一部分賣布料的人,用尺與寸的不同大肆高價兜售布料,每每確定尺寸後迅速扯下給顧客造成無法反悔的局面;賣瓷器的將處理貨以精品出售,當進店顧客左顧右盼間,店家拉動機關造成「碰撞」落地事實,不得不以高額賠償了事;流動攤販賣切糕賣山楂糕等喊著很便宜的價,切下來卻按「克」收錢;還有以抽獎、中獎高價出售剃鬚刀、襯衣、手機等生活用品,用一大幫「拖兒」製造假象,引誘顧客上當,讓顧客防不勝防。一段時間以來,車站派出所、解放門派出所、解放門工商所每天都能接到多起受騙群眾舉報、投訴,每當上門查處常吃「閉門羹」,關門幾天避過風頭後又故態復萌。


客觀地說,這種「編凱子」現象當時多地較均時有發生,但在西安在解放路卻非常集中,還助長了假冒偽劣銷售,更有甚者竟干起「搓錢」把戲,與明搶無異!這樣的氛圍也讓小偷大行其道,街上尾隨拉包、用「夾子」夾錢包、碰瓷、打掩護偷竊等防不勝防,因此給外來遊客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解放路一度被譽為「拉托一條街」、「小偷一條街」,解放路的負面滿天飛。


2)拆而不建剪斷解放路商氣

解放路北段不良風氣咋起,讓一條商業街為之受累,也讓方方面面為久治不愈的頑疾而倍感頭疼,這個時候房地產開發潮來了。


90年代初解放路東五路東北角被北京一家大開發商看上,解放路東東五路東六路之間隨之實施拆遷,近百畝土地拆完後不見動工,一放就是十年,後來體彩看中了這塊寶地連續搞了幾年體彩抽獎。該地塊輾轉閒置十五年後,政府收回宗地建成民安大廈,以眼鏡城、美博城、美容美髮商城勉強維持,讓解放路身價大跌,錯過的商機永遠無法追回。



與該路段同時期建設的有東六路天順大酒店、東七路長安印象、西七路保康大廈、西八路漢庭優佳酒店(建築)、東八路陽光國際大酒店(建築),其它項目均已運轉十餘年,保康大廈拆遷20餘年至今泥牛入海沒了蹤影。被拆遷戶在投訴無門後紛紛自行返回舊址重操舊業,也算恢復了該路段的商業氣氛。如果說解放路北段實施改造「起的早」的話,但卻趕了個晚集!北邊起來了,南邊倒下了,正所謂「按下葫蘆浮起瓢」。


解放路拆而不建讓一條路商氣「斷片」難以勾連,比民樂園項目啟動還早的東二路口皇城壹號項目,從建築拆除後便是一塊空地數年未動,商戶得不到安置便圈地建起停車場,直到萬達民樂園建成才給這個項目底氣,終於成為名副其實的「皇城壹號」。


1999年民樂園第一次拆遷,位置是東新街東北角,拆完後也是一直空置著,讓體育彩票盯上了。2004年3月,農村小伙劉亮在這裡購買了陝西省即開型體育彩票獲特等獎——1輛寶馬車和12萬現金,總價值60萬元。誰知彩票交上去不久,體彩中心通知他,說前兩天他所中的彩票作廢了,一分錢也得不到。體彩中心還警告他說,他的中獎彩票系偽造,已送交國家體彩中心鑑定,證據確鑿後要負刑事責任,由此引發「愣頭青」劉亮爬上解放路廣告牌,威脅要跳下來自殺,引國內媒體密集關注,寶馬彩票醜聞案爆發。



這片空地一直閒置到2007年,10月底民樂園地區(第二次)拆遷改造項目啟動,涉及拆遷單位、居民2111戶,近萬人,整個工程投資20億元,為城牆內最大的棚戶區改造項目。這個占地面積103000平方米,4倍於原民樂園的大項目,它的一側立著碩大廣告牌上「政企合力再現解放路王牌商圈」字樣,讓人感覺到方方面面的雄心壯志。



如果說東大街和解放路改造的境遇異曲同工的話,解放路還有與眾不同之處,這條街令個別項目一開工就停擺:西二路口五星國際和西側的摩登國際,非常令人費解。東新街悅薈廣場兩度易主後開業,東新街至東一路魅力古城民樂園項目拆遷停滯,至今躊躇不前。西一路至大差市已完成拆遷兩年,以碩大的姿態蔑視著解放路。


一條街成了建築工地,讓率先建成的民樂園步行街孤掌難鳴,死不了活不旺!大拆大建拆斷了一條街的商氣,讓先前的繁榮不再,有的即便主體早已完工,也很難進入營業狀態,比如比如解放路南口大差市東北角的恆森聯合廣場,不得不令人懷疑:大差市究竟是解放路之首還是解放路之尾,首尾難以呼應就會放「你先上、我掩護」的鴿子。


五.解放路之痛


1)擅改規劃讓商業街不倫不類

2006年10月,一篇「保護『皇城復興』再鑄民樂園輝煌」報導中說:「《唐皇城復興計劃》——一部論證完善、氣勢恢宏的復興大略,將大力『復原』、『復興』一批諸如大明宮、民樂園等歷史景觀和傳統街區,並輔助興建一批新型城市建築和個性雕塑等,積片連線,連點建築,成為非常可行和觸手可及的國際都市復興大計。」以《唐皇城復興計劃》為藍本進行改造建設,民樂園將以「豐」字型,仿古和新商業三大特點呈現其改造規劃,令人眼前一亮。



2008年民樂園項目招商到一家外地企業,但拿地後一年遲遲未動,原是「小馬」拉不動「大車」,只好再次招商。這次招到了財大氣粗的萬達,但卻不是按之前規劃建設,而是徹底拋棄前規,按照住商結合進行開發。這樣一來老城區內「多拆少建、拆而不建、以商為主」的願景就大大的打了折扣,更不用說老城區45萬人口外遷20萬了。


「急功近利」與「利潤最大化」讓一個斥資千萬廣泛徵集的規劃方案隨便地被拋棄,從這一刻起擅改規讓民樂園不倫不類,本應承擔為解放路吸儲客流並逐步釋放的功能無法顯現,成為解放路之痛。


與擅改規劃異曲同工的還有一塊宗地的不斷換手,尤其大項目換手很容易被所謂的「大」和「地王」拖累,前邊萬達是這樣,後邊東新街十字西南角也是這樣。2012年1月30日,位於尚德路以東(原遊藝市場),土地面積為8498.3,平方米,用途為商業金融用地,使用年限40年的宗地掛牌,最後被陝蒙能源企業集團公司以不低於2.5億元的價格拍下,每畝單價為1959萬元。據媒體披露,項目計劃總投資約15億元人民幣,預計18個月建成,項目計劃地下建三層,地上建八層,六至八層為世界奢侈品高端會所及世界奢侈品協會中心,當時確定的名稱為,西安皇都萬豪國際城。



但計劃沒有變化快,2014年4月,悅薈商業房地產開發(西安)有限公司以50500萬元摘得西安解放路13634.47平方米商業用地,摺合2466.76萬元/畝,超過此前的西安單價地王1959萬元/畝,成為西安單價新地王。而這塊地就是東新街西南角,所不同的是拆除了清真寺,宗地面積由兩年前的8498.30平方米增加為11312.40平方米,增加了2814.10平方米,體積更大了,項目更引人注目。


據媒體報導:2018年9月19日,全球零售資產管理專家 Pradera Retail Asia 旗下西安悅薈廣場在萬眾期待中盛大開業。重磅打造的「燃爆悅球」開業活動驚艷古都,吸引城中潮流達人匯聚於此。現場人潮湧動,熱鬧非凡,一個趣味橫生的購物娛樂集結地就此誕生。


然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一年之後悅薈依然秉承著它高雅的氣質,以優越的環境努力著,但比它還大的群光廣場正在悄然關張,此刻有誰反思過「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的哲理。

2)解放路上的實體商業為什麼紛紛倒下?

2010年解放路熱火朝天,路東的萬達緊鑼密鼓的施工,路西大商新瑪特進駐西安落戶解放路,一個銳角三角形在民生、萬達、大商之間形成,業界預言解放路中段形成商業「金三角」。萬達百貨一年後開業,並未進入理想狀態,步行街商鋪每平米300元租金化為泡影;民生經營每況愈下,破天荒的打開一樓櫥窗接納新業態;此時的大商新瑪特正被解放路拓寬工程圍擋圍困著,解放路 「金三角」含金量嚴重不足。


客觀地說,大商選擇解放路這條傳統商街沒毛病,但建築本身的弊端卻很直觀,體量小、進深小、柱距小,加之自身定位模糊沒有特色,未能吸引品牌尤其是大品牌進場,停車位不能滿足需求,體驗感很差等,一開業就呈現出不死不活的疲態。


大商開業不到8個月,解放路進行為期半年的道路拓寬改造,施工圍擋、沒有過街通道,讓路東居民無法過街採買,更有甚的是,改造中地下水倒灌淹了負一層的超市,損失數百萬元之巨,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至此大商就像一位苟延殘喘的病人一樣一蹶不振。


信誓旦旦進軍西安解放路的大商新瑪特並沒有給西安人帶來「大商」大氣的感受,來的有些匆忙,有點生不逢時,因為它趕上了解放路大拆大建難聚人氣的時候,即便2011年9月21日民樂園開街,但一條馬路似乎隔開了彼此的財運,讓大商隔街興嘆。終於,2013年9月1日,大商新瑪特耐不住巨額虧損,在西安經營41個月後暗淡關張。


在大商新瑪特退出解放路27個月後,該建築易名「E.love歡樂城」,以少兒體驗為主題再次開放,短短四年時間業態推杯換盞,即便引來了著名品牌——盒馬生鮮,依然難掩可持續需求嚴重不足態勢,加之運營方中途毀約驅趕其他商戶,使這棟樓給人留下不好印象。



解放路的核心地段如此,南段更是死氣沉沉!悅薈南側至尊商廈、丹尼爾麗彩商廈長期關張,令人不解。這兩個商廈體量不大,但卻在八九十年代以服裝百貨零售紅火一時,況解放路是丹尼爾的福地,如果連本土企業都經營不下去了,外來的就更不用說了。


第四人民醫院外曾經的一排二層小樓房改造成深業商城後,因建築自身原因多次改換業態,即便經營金店也沒有火過,幾經更迭最後不得不被醫院「徵用」,這或許是它最好的歸宿。但解放路的實體還是有許多值得深思的地方,尤其在轉型期轉型過慢、用傳統思維看待商業、坐商思維等,都加速了自身的沒落。


3)解放路上的死死活活

說解放路的商業,民樂園是繞不過去的。由於體積過大,商鋪銷售後開發商高枕無憂,對步行街招商「老虎吃天無從下口」,因為沒有規劃,啥都往裡裝,相同業態嚴重重複,自己人「殺」死自己人,形成「來必死」的死循環,雜亂無章是其主要特徵。


雜亂無章缺乏商業規劃、缺乏持續吸引人流的「爆品」、創新不足盲目樂觀(創業)是小店飛蛾撲火死亡的原因,相關部門缺乏預警及業態指導也造成了死亡的惡性循環。據保守估計,民樂園步行街8年多時間逾千家實體經營倒閉關張,民間創業資本被銷蝕逾2億元。



2011年民生收購五路口裕華國際更名為民生新樂匯,本來兩邊呼應可以及時調整業態,靈活對應市場,但即便地鐵一號線開通、四號線與之相交,這個位於黃金大十字的地下一層地上六層,建築面積32575平方米的建築一直難以完成使命,艱難的苟活著,讓人感覺惋惜。


當然,解放路也有重新煥發生機的範例,比如解放百貨大樓。這座建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老建築,在上世紀末差點被拆掉,由於東六路書畫報刊市場取締占道經營,所有商戶係數搬進解放大樓,並以「西安書林」冠名,瀰漫著書的墨香,近20年光景仍在營業,即便網絡讀物逐漸取代紙質讀物,這裡還在恪守傳統,融合時尚,可圈可點。在解放路全線迷茫之時,這裡用書籍給人啟迪。



錦江之星收購西安珍珠泉酒店也是成功範例,錦江通過品牌植入、專業化團隊管理,讓一個瀕臨倒閉的企業煥發生機,其舉堪贊!老街一直在創新,只是步伐太慢,豈不知「大廈將傾、其價也衰!」未雨綢繆,防微杜漸,需要時時思考,廣徵博引,及時調整思路應對日益加快的商業變革,對於一條商業老街更是如此。

老輩人對經歷新舊兩重社會的解放路有兩種說法,一種是:尚仁路是個「大染缸」,萬貫家財也能懂個精光!另一種是:解放路是個「聚寶盆」,只要吃苦就能養活一家人!道出這條街商業之根本。憶往昔,從火車站租臉盆、賣茶葉蛋,五路口大十子四角的地攤、民生周圍的小販、「四院」門口看自行車、解放電影院外賣瓜子等,一條街養活了多少人,一條街寸土寸金,即便五路口架起環形天橋,也成為擺地攤的福地,解放路頹敗讓多少老西安人揪心,真乃成也解放路,敗也解放路。



如今,走在解放路稍加觀察就會發現,其周邊的優質資源非常豐富,有火遍大江南北的永興坊,有30餘年歷史至今被吃貨們熱捧的東新街夜市,有雖被邊緣化但卻具備網紅特質的民樂園,有盒馬鮮生、蘇寧易購、悅薈廣場……


交通方面看,火車站依然承載旅客運輸重任,從火車站始發市區百餘條公交線路已經成為市民不可或缺重要交通途徑,新興的城市軌道交通地鐵一號線、四號線在解放路交匯,東西南北的人們都可通過不同交通工具匯聚於此,解放路天時、地利、人和三要素已經具備,解放路期待華麗轉身。


解放路的變遷是西安城市發展的縮影,見證了西安經濟騰飛,營商環境提升,人們生活水平改善,同時反映了城市治理與發展之間的矛盾,解放路的衰落在於產業生態的衰落,解放路的明天需要脫胎換骨的更新,相信解放路會不負時光,越來越好。


參考資料:《新城區文史資料彙編》、《新城大事記》、《話說民生》。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