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投網

訂閱

發行量:1176 

中國債券市場仍具投資價值 城投債或成最大風險點

對債市投資持「謹慎樂觀」態度的楊帆認為,「整體而言,在中國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不振、貨幣政策相對寬鬆的大背景下,債券收益率仍呈現緩慢下行的態勢。展望2020年,中國債券市場短期或存擾動因素,但長期來看,利率下行仍是大趨勢。」

2020-01-22 06:50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曾任渤海證券固定收益總部研究員的楊帆博士,在加入格林基金後,負責固定收益類資產投資,目前管理多隻固定收益專戶產品。近日,針對2020年債券市場趨勢判斷等問題,記者對楊帆進行了專訪。

對債市投資持「謹慎樂觀」態度的楊帆認為,「整體而言,在中國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不振、貨幣政策相對寬鬆的大背景下,債券收益率仍呈現緩慢下行的態勢。展望2020年,中國債券市場短期或存擾動因素,但長期來看,利率下行仍是大趨勢。」

短期擾動不改長期利率下行趨勢

自2016年底,歷時約一年多的調整之後,中國債券市場收益率從2018年初開始重回下行軌道。其中,以十年期國開債為代表的主流債券交易品種,2018年全年收益率的下行幅度甚至超過100BP。

2019年,債券市場走勢震盪反覆,利率債和信用債、長久期債和中短久期債均出現結構性分化,投資難度加大。

2020年中國債券市場走勢將如何演繹?對債市投資持謹慎樂觀態度的楊帆認為,「整體而言,在中國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不振、貨幣政策相對寬鬆的大背景下,債券收益率仍呈現緩慢下行的態勢。展望2020年,中國債券市場短期或存擾動因素,但長期來看,利率下行仍是大趨勢。」

展望2020年中國債券市場,楊帆認為,應主要基於五方面的思考。

一是經濟狀況決定利率長期趨勢。長期來看,無風險利率仍將逐步下降,主要原因是中國仍處於實體經濟槓桿提升不夠有力、金融體系風險偏好整體下降的情況中。當前受制於地方債供給和政府逆周期調節等因素,利率下行速度受到一定抑制。但政府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初衷不變,全面降准、定向降准、MLF和OMO下調等貨幣政策工具還將發揮作用。根據「穩增長、降成本」的需要,預計進一步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下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仍存在一定空間。總體來說,利率下行是長期趨勢。

二是當前利率中樞與前期低點相比還有差距,此輪下行行情尚未走到終點。「從利率周期角度看,當前中國債券市場仍具備相當大的投資價值。在上一輪2016年利率周期的低點時,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最低點在2.6%附近,10年期國開債收益率最低點在3.0%附近。當前收益率曲線與之前低點相比,仍有50BP左右的差距。」楊帆認為,還是有投資機會的,「至少30BP是可以憧憬的。」

三是中美利差為中國債券市場提供了安全邊際。1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2018年高點接近3.3%,2018年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高點超過4%,兩者最高點相差約70BP。但現在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3.1%附近徘徊,而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1.8%左右震盪,兩者利差達到130BP。楊帆認為,在德國、日本和歐元區已經處於負利率的情況下,中美債券利差收窄是大機率事件,中國債券收益率水平對海外投資者而言具備足夠的吸引力。

四是避險情緒利好債券資產。楊帆認為,股票二級市場向上動力不足,避險情緒在上升。「2020年投資的另一個主線是權益市場和債券市場的結構性機會。近期,上證指數圍繞2800點到3300點的箱體波動,當市場出現避險情緒時,資金就會抽離股市,流向債市,股債兩市的蹺蹺板效應明顯。」雖然目前避險情緒並未推動金融市場出現較大動盪,但楊帆認為,由於貿易摩擦和地緣政治因素,存在引發全球股市新一輪調整的可能性,權益市場的波動反而會利好債券市場。

五是短期受擾動,長期可布局。楊帆認為,由於2020年是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贏三大攻堅戰的關鍵一年,同時也是「十三五」規劃的最後一年,穩增長是眾望所歸。預計2020年逆周期調節的力度還會加碼,政策托底經濟的因素仍在,地方債供給有望提高。在「早投放、早受益」原則的指引下,預計2020年年初債券供給的壓力顯著,或許會給短期債券投資造成一定擾動。

城投債或成債券投資最大風險點

「從歷史經驗來看,MLF和OMO利率只要下調一次,後面還會有數次下調操作,短端利率調降仍有空間。當短端利率下行,通過LPR的利率傳導,將帶動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下降,同時推動債券長端收益率下行。此外,中美貿易談判不會一蹴而就,即使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達成,未來仍會有所反覆。當前世界經濟逆全球化浪潮還在加劇,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不能小覷。此外,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也容易引發避險情緒升溫,債券收益率易下難上。」楊帆認為,這些將是影響債券走勢的主要因素。

最近幾年,信用債違約數量和總金額一直在增加。據Wind數據顯示,2019年已累計發生179隻信用債券違約,合計違約金額1444.08億元,是2017年全年違約債券規模的4倍以上。楊帆分析稱,2020年信用債投資最大的風險點可能來自城投債信用的打破,2019年底發生的「16呼和經開PPN001」回售事件,已經為城投債的投資敲響了警鐘。

「2020年城投債一旦出現問題,或導致投資者對城投債的重新定價,信用債市場將面臨調整。儘管當前中高等級的信用債利差已降至歷史低位,息差保護有限,但中高等級信用債仍是配置的首選品種。預計2020年信用債違約的數量和規模與2019年相當,投資民企債和低等級信用債仍需謹慎,個別行業的產業債或因政策調整存在投資機會。」楊帆對建議,「未來投資仍應以利率債和中高等級信用債為主,避免債券資質的盲目下沉,同時做好產品的久期管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