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為撒子

訂閱

發行量:1 

感金融危機

它不是像自然生態一樣永久破壞而是人為製造的路徑不可持續以致先前累積的成果被摧毀,當金融的定位不再是財富轉移的通道而成為創造財富的優勢,當貨幣的規模擴張失去約束超出承載它的實體對輸血的需求,當資本市場在沒建立堅固護城河做不到收放自如之前完全不可逆的開放,當設計嚴謹的數理結構和市場的

2020-01-23 12:1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它不是像自然生態一樣永久破壞而是人為製造的路徑不可持續以致先前累積的成果被摧毀,當金融的定位不再是財富轉移的通道而成為創造財富的優勢,當貨幣的規模擴張失去約束超出承載它的實體對輸血的需求,當資本市場在沒建立堅固護城河做不到收放自如之前完全不可逆的開放,當設計嚴謹的數理結構和市場的波動幅度超過人性的貪婪恐懼形成的偏執預期,當安全穩定和不確定風險多種產品關聯打包蒙蔽了市場的監管,當市場過度的槓桿透支埋下的隱患遠超政府的干預修復能力,當偶然事件的衝擊力度和蔓延速度超出市場預警防範隔斷機制,所有這些因素集齊耦合就成為危機發生的必要條件,也許只要有市場交易人為的參與它就天然存在不可避免,人類智慧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將每一次虛假非理性的繁榮慢慢的磨平而避免瞬間崩潰。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