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師帶你看歷史

訂閱

發行量:44 

劉禪給蜀國大將追諡趙云為什麼拖後一年

這是一種蓋棺論定,尤其對於大臣,能獲得諡號表明位高權重或者是功勞大,所以,這是一種身後的榮耀。《雲別傳》記載追諡過程是:劉禪下詔說:「趙雲很早跟隨先帝,功勞顯著。朕以幼沖之年,經歷了路途艱難,依仗著忠順,這才脫離了危險。諡號是用來評議國家元老功臣的,你們議論一下,趙雲應該用一個什

2020-01-02 18:1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君主時代帝王死後,會依據他生前的所作所為給他一個定性類的稱號,對於一些重要的大臣來說,也會得到這樣的待遇,稱之為諡號。這是一種蓋棺論定,尤其對於大臣,能獲得諡號表明位高權重或者是功勞大,所以,這是一種身後的榮耀。蜀漢國實際建國時間相對較晚還短,獲得諡號的大臣只有六人,後來劉禪又追諡了幾人,前後總共不過十幾個人。趙雲就是這幾個被追諡的大臣之一。

按理說,能夠被皇帝追諡享受哀榮,也不應該有什麼可說的吧?但問題在於,趙雲被追諡,是在關羽、張飛、馬超、龐統、黃忠五人之後的第二年,這就不免讓人有些不解。

劉禪是在景耀三年(公元260)九月給以上五人追諡的,第二年的三月,又單獨給趙雲追諡。《雲別傳》記載追諡過程是:劉禪下詔說:「趙雲很早跟隨先帝(劉備),功勞顯著。朕以幼沖之年,經歷了路途艱難,依仗著(你的)忠順,這才脫離了危險。諡號是用來評議國家元老功臣的,你們議論一下,趙雲應該用一個什麼諡號。」大將軍姜維等人經過議論,認為趙雲過去跟隨先帝,功勞顯著,在跟隨先帝打天下的過程中,遵守臣子本分,功勞和付出都是可以載於史冊的。當陽長坂坡的戰役中,趙雲的行為義舉,比金石還要貴重。以自己的忠心護衛主上,君主想到是如何獎賞;以禮節和厚賞對待屬下,臣子必然是捨生忘死。(看到追諡的詔書)趙雲如果地下有知,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功勞沒有湮滅;生者感動於主上的恩德,一定會以生命來報答。於是按照諡法,應該追諡趙云為順平侯。

詔書和評議對趙雲的定性和給予的諡號都沒有什麼問題,問題在於,趙云為什麼不能和以上五人同時追諡?雖然有句話叫做「好飯不怕晚」,但到了趙雲這兒,是不是也太晚了點!這給人最大的不解就是,趙雲這個諡號好像是忘記了,讓人提醒又想起來,只好再補上似的。

君主時代是官本位社會,一個人的能力越大、功績越大其官位就越高。關、張、馬、黃是劉備時期的前後左右四大將,趙雲的官職爵位不能和他們比,也就不說了,另外還有一個龐統,趙雲和他相比是個什麼情況呢?龐統也是軍師中郎將,和諸葛亮同一種官名,只是劉備對他的重視程度比諸葛亮稍弱一點點。功勞方面,跟隨劉備入蜀,劉備所用計策多為龐統所出,雖然在圍攻雒城戰役中中箭身亡,但這時候的成都以及整個益州已經在劉備的掌握之中。所以,劉備奪取成都,龐統功勞第一。而同時期的趙雲,除救了劉禪兩次,再無大的功勞,從這個角度看問題,在劉備心目中,龐統似乎要重於趙雲。追記已故大臣的功績,應該會和他同時期的人有個比較衡量,所以,劉禪延續劉備的看法和已定成規,這個本就不足為奇。但問題是,當下的這個皇帝是劉禪,是趙雲兩次救過他命的人!所以這就要看劉禪的態度了。

劉禪當皇帝後,諸葛亮、蔣琬、費禕也得到了諡號,《三國志》說他們是「荷國之重」,這同樣不需要再多說什麼。關鍵在於,「陳祗寵待,特加殊榮」,而趙云為什麼就不能特加殊榮?陳祗在《三國志》當中有傳,這讓我們能夠對他有一個大概的了解。陳祗二十歲時就有了名氣,慢慢升職為選曹郎,儀容舉止莊重嚴厲。他多才多藝,天文、曆法、占卜之類的學問都很有造詣。董允死後,陳祗被越級提拔為內侍之職。呂乂死後,陳祗又以侍中身份代理尚書令,加官鎮軍將軍。那麼,陳祗都幹了一些什麼事情呢?「對上逢迎皇上所好,對下勾結宦官」,因此得到了皇帝劉禪的信任和喜愛。再其他的就是勾結宦官,獻媚皇上。因此說,我們能對此人知道一個大概,但就是看不到他到底有什麼功勞。就是這樣一個人,在景耀元年去世後,劉禪感到痛惜,除了流淚不止,還下詔書「特贈他諡號為忠侯」。看看吧,一個救命的不如一個溜須拍馬逢迎獻媚的,這就是蜀漢國的第二位皇帝劉禪。

大凡無能的皇帝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信任宦官,劉禪是否就是這樣一個皇帝?

另外還想到了漢初的夏侯嬰。彭城兵敗,夏侯嬰駕車拉著劉邦急速逃跑,半路上遇到了劉邦的一兒一女,夏侯嬰把他們收上了車。敵人在後邊緊追不捨,劉邦本來就嫌自己跑得還不夠快,馬已經十分疲勞,再加上兩個人,這車子就更顯得慢,劉邦心裡的氣肯定是不打一處來!於是就有了以下情景:劉邦把兩個孩子踢下車,夏侯嬰再把他們收上來,一連重複多次,直到兩個孩子抱緊了夏侯嬰的脖子。當時的劉邦是生氣的,有好幾次劉邦甚至想殺了夏侯嬰。這和長坂坡趙雲救他劉禪有相似之處。趙雲尋找劉禪,劉備是失態的,因為他用手戟擲向那個告訴他趙雲向北走了的人。這說明他認為當時他們一行人的安全才是重要的,而在這個時候趙雲是不應該離開自己單獨行動的。夏侯嬰救得這個男孩後來當了皇帝,就是漢惠帝劉盈。劉盈繼位後對夏侯嬰做了什麼呢?把近靠皇宮的一處第一等的宅子賜給了他!還起了個名字叫做「近我」,意思是「這樣可以離我最近」,以表示特別的恩寵。漢朝的事情常常被三國帝王提及,劉禪難道就不能效法一下漢惠帝嗎?

趙雲的諡號為什麼來得那麼晚?恐怕還真是有點兒被劉禪遺忘了。只不過是劉禪自己最終良心發現還是真有人提醒,我們現在已經無從得知了。所以說,儘管劉禪給趙雲追加了諡號,但還是欠趙雲一個正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