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幸知

訂閱

發行量:49 

周潤發熒幕情人,怒懟劉嘉玲,慘遭拋棄後說:我想要的都得到了

但她是八九十年代最火的香港明星,更被譽為TVB王牌,是香港唯一拿過視後和影后的女演員,只要有她在,就是收視和票房的保障。

2020-01-02 20:1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幸知在線特約作者 Gloria


說起鄭裕玲,不熟悉香港TVB的很多人並不知道她是誰。

但她是八九十年代最火的香港明星,更被譽為TVB王牌,是香港唯一拿過視後和影后的女演員,只要有她在,就是收視和票房的保障。

直到現在,她依舊是TVB公認的最有權威的女藝人。

如今號稱御姐的劉嘉玲,當年因為拍戲沒記住台詞,被鄭裕玲懟成小妹:「回家看完劇本再來拍」,直到今天,劉嘉玲提起鄭裕玲還充滿尊敬:「她這樣的態度給我一個很正面的影響。」


鄭裕玲更被亦舒稱讚,實在是一個有趣的小妞。

這樣一個女人,她的一生卻從未得到過愛,但她自己卻說:「我想得到的都得到了。」

被贊最像亦舒女郎的女明星

鄭裕玲被稱為是最像亦舒女郎的女明星。

亦舒筆下的女郎,獨立自主,走路帶風,情不過是人生的添加劑,愛自己才是人生王道。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鄭裕玲確實像,她的人生都是自己打下的。在當年美女如雲的TVB時代,她的容貌並不出色,也沒有關係背景,但她硬是憑藉強悍的生命力,拚命豁出去的演技,為自己拼搏香港影視播三棲長達四十餘年的事業長虹。


鄭裕玲非常拼,又能豁出去演。

出道第一年,她與周潤發在《網中人》中扮演情侶,成為TVB八十年代最經典的CP,火爆到當時所有的雜誌都用他們的情侶照做封面。


電視劇大火後,她又接拍電影,與成龍合作,扮演捧角醜女,卻硬是打敗鍾楚紅和張曼玉兩大美女,拿下當年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又在電影界打開一片天地。


▲1988年,鄭裕玲和同門的鐘楚紅、張曼玉一起演了《太陽星星月亮》,憑著潦倒的舞女Porsche的角色,硬是從兩大美女中間突圍,拿下當年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飛鷹計劃》里,她是考古學家Ada,專門負責配合成龍搞怪出醜。

▲鄭裕玲最經典的莫過於「表姐」的角色。


除了會演戲,她口才也很了不得。

從進入TVB的第二年開始,到現在,她始終是台慶的主持人常青樹。


而她自己主持的節目更是以「單刀直入讓受訪者自動表露心跡」著稱,連成龍都被她逼問得節節敗退,無奈自曝片酬和身家,最後,還誇讚鄭裕玲:「這個節目一定要成為歷史的。」

面上,鄭裕玲確實活得如亦舒女郎一般,獨立到主宰自我人生。

但追根溯源,她人生如此拚命,是因為她沒有安全感。

鄭裕玲的原生家庭很不幸。

從她記事起,父母從不避諱在她面前爭吵打架,後來,父母離婚,母親養活她和弟弟,但也把對父親的仇恨宣洩在她身上。鄭裕玲獨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離開家,和父母的關係都很淡薄,後來,她媽媽病死在家中,幾天後才被發現。

親情的缺失,和生活的困窘,讓鄭裕玲始終堅信:只有錢,能給自己帶來安全感。

鄭裕玲愛錢如命,圈內人都知道。

她之所以影視播三棲,其實是因為她擔心今天有戲拍,明天就無人問津沒錢賺,甚至,她曾創下一天拍九場不同戲的記錄,至今未有人能破紀錄,為自己拿下「鄭九組」的赫赫大名。

在錢方面,她睚眥必究,「親兄弟明算帳」。

但她賺錢取之有道,非常有原則,收了錢,提供的就是最高質量的工作。

但若錢沒說清楚,再好的戲,再好的朋友關係,她絕對不拍。

那一段時間,香港娛樂圈非常亂,常有黑社會強迫演員免費拍戲,連成龍,張學友這類大牌明星都不能倖免,但鄭裕玲卻能強悍到獨善其身,她曾說:「那段時期,很多同行都收不到錢,只有我收到,我用自己的律師,我很驕傲的說黑社會也從沒違反我的合同。」

連周潤發都很佩服她,讚嘆她是自己見過的最聰明的女人。

有很多很多錢

兩段虐戀卻從未得到愛

這樣強勢又沒有安全感的女人,在愛情里自然活得不容易。

或許是因為童年的內心傷痕太深,她對感情的要求是「不結婚,不生子」。

她有過兩段感情,都是長達數十年的虐戀,遺憾的是,她始終沒有遇到那個理解她的內心傷痛,可以融化她內心堅冰的男人。

鄭裕玲的第一段感情是一場長達10年的「才子佳人」的精神戀愛。

男友甘國亮,很有才華,是著名的編輯,導演,公關,策劃,他們的個性非常類似,一樣的強勢聰明,一樣的得理不饒人。


甘國亮曾評價這段感情為師生關係:「拍拖初期,我很喜歡長篇大論,但後來我改變了,這就等於一個老師,他的學生不接受他的教學方法,那老師只好改變方式,學生還是不能接受,只好退學。」

糾纏十年後,兩人分手,傳聞是因為鄭裕玲意外發現甘國亮的同性戀取向,外人當然不知實情如何,但這段感情最被人詬病的點就在於「有愛無性」。

分手後,甘國亮爆料鄭裕玲以宗教信仰為由拒絕婚前性行為,十年無性,雖然很難接受但他還是包容了,但鄭裕玲即刻反擊,是他對女性沒興趣。

後來,媒體確實發現,甘國亮後來有男性戀人,無論十年戀情實情如何,清晰可見的是,鄭裕玲在這段感情里並沒有得到自己渴望得到的愛和關照。

她的第二段感情被香港媒體形容為「長短腳之戀」,長達16年。

甘國亮太強勢,這一次,鄭裕玲就選擇了比自己弱的男友——歌手呂方,長相一般,個子矮小,只有一首《朋友別哭》略有人知道。


▲呂方和張學友同時期出道,都是實力唱將。呂方最經典的一首歌就是在KTV傳唱率很高的《朋友別哭》。呂方在八十年代也曾經拍過電影,但因為長相不出眾,個子又矮小,始終是插科打諢的小配角。


「長短腳」並不只是身高,更是內在和精神上的巨大差別。

鄭裕玲積極上進,嚴以律己,凡事要求嚴格,呂方本就因為長相和身高自卑迷茫,又是隨遇而安的小男人,兩人的感情一直由鄭裕玲主導。

鄭裕玲也曾為男友盡心盡力,為了扶持男友事業,她數次與公司高層周旋,利用自己的資源帶著男友主持節目,演戲唱歌,奈何男友太弱勢,兩人終究分道揚鑣。

分手後,呂方不斷在媒體面前抱怨,說自己和鄭裕玲在一起的16年像在坐牢。

十幾年的情分換做如此評價,實在是一片淒涼,但無可否認的是,一段感情出現問題,不會是一個人的問題,鄭裕玲的強勢和沒有安全感或許也是導致親密關係失敗的原因。

鄭裕玲曾說:「男人通常不喜歡我這樣的女人,男人們喜歡成天問『那我應該怎麼辦呀?』的女人,而我通常都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

她知道男人喜歡什麼樣的女人,也知道自己不被男人喜歡的原因,她做過努力嘗試抓住愛,可最後,她還是選擇了不結婚不生子。

或許,是因為她未能遇見良人。

又或許,是她始終未能走出童年的內心陰霾。

但至少,她做到了「我想要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那我要很多很多的錢。」

對她來說,錢帶來的安全感,遠比人能給她的更多。

我想得到的都得到了

提起鄭裕玲,很多人很質疑。

60多歲,孑然一身,無兒無女,沒有愛人親人,事業再輝煌,再有錢再被後輩尊重,又能如何?她,並不是世俗意義值得女人們學習的幸福女人。

可,什麼樣才是值得女人們學習的幸福的女人呢?

有人認為,最幸福的女人一定是上半生被父母寵成掌上明珠,下半生被丈夫疼得養尊處優;也有人認為,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業,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人生;當然,有更多的人認為,如果女人可以平衡和家庭和事業的關係,那真是完美。

可到底什麼才是幸福,什麼又是成功?

世界那麼大,道路千萬條,人有各種活法,誰能肯定女人只能以某一種方式生活,才叫幸福?!

不是每個人都能幸運,在原生家庭中汲取到足夠的愛,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夠遇良人享白頭。

大多數人也沒有力量掙脫原生家庭的痛,為自己進入婚姻與家庭找到支撐,但說到底,不管人生遇到如何困境,找到能讓自己覺得安全的路,自己完成自我救贖,那就是屬於自己的路。

猶如鄭裕玲在接受採訪時,大氣地宣布:「通常我都能得到想要的東西。」

汝非魚焉知魚之樂,或許,對她來說,這就是最好的得仁求仁。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