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98 

燒錢燒不起來的產業網際網路該如何投資

ToB和To C不押注幾家To B的創業企業,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VC,這幾乎成了2019年創投圈投資方向的主基調。

2020-01-03 00:02 / 4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2月23日,企業微信在廣州發布3.0版本,騰訊進一步夯實產業網際網路基礎的勢頭明顯。2019年,產業網際網路已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無論是深受C端流量見頂挑戰的網際網路巨頭,還是手握存量資本想實現資本利益最大化的投資機構,都紛紛湧向這個繼下沉市場之後,最後的流量場。

過去十幾年,強大的人口、資本、流量釋放的巨大紅利,撐起了一個龐大的消費物聯網市場,但隨著人口紅利漸失、流量趨於飽和,面向廣大C端消費者的網際網路增長乏力,而面向B端的產業網際網路被寄予了更多的期望。

儘管網際網路巨頭相繼進駐,但站在投資的角度來看,當下的產業網際網路投資更是一塊「燙手的山芋」,機會很大,坑也不少,對投資機構提出更高的要求。甚至有投資人認為,未來10年雖然是產業網際網路的黃金十年,但2020年卻是產業網際網路最危險的一年。

To B和To C

不押注幾家To B的創業企業,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VC(風險投資),這幾乎成了2019年創投圈投資方向的主基調。「網際網路上半場是以To C的消費網際網路為主,但下半場我們更多關注To B的機會,對傳統行業的優化、賦能和服務。」德同資本董事長邵俊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2019年,產業網際網路成為熱詞。從百度指數的統計來看,自2019年3月份開始,產業網際網路的國民搜索量在一個月內實現了從0到超600的陡峭式遞增。產業網際網路的風口基數已成。從融資情況來看,2019年上半年產業網際網路領域的融資事件共有301起。

雖然同是以網際網路作為載體,但消費網際網路和產業網際網路卻有著明顯的區分。華興資本集團董事長兼執行長包凡在近期一場公開活動上指出了這二者的區別,他表示,消費網際網路更多是To C端,網絡效應非常明顯,Winner Takes All。在這樣的邏輯下,早期經常會出現花錢買流量、助推企業快速發展的現象。在細分行業中很容易出現現象級的發展和指數增長,因此企業發展的速度在消費網際網路領域變得尤為重要,戰略上有所謂的「唯快不破」。消費網際網路領域寡頭效應非常明顯,價值高度集中,最終存留下來的網際網路巨頭們優勢相當明顯。

但是到了產業網際網路領域,其本身發展邏輯就不再如此了。產業網際網路光靠燒錢是燒不起的,而且由於產業非常複雜,上下游環節間深度連結又各自獨立,所以產業網際網路企業發展是先慢後快,首先往往是線性成長,但是經過一個拐點後成長速度會加快。消費網際網路巨頭的優勢短期在產業網際網路裡面並不能得到充分的體現。

「To C的時候我們主要是看長板,因為To C公司只要一個地方爆出,一下子就可以一俊遮百丑。而To B的客戶不是衝動的腦殘粉,不是年輕的消費者,而是企業,尤其在宏觀挑戰比較大的環境下,企業的每分錢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所以To B的解決方案中,我們非常重視它的技術,是不是真正有核心的技術,是否能夠解決行業企業的痛點。」邵俊對記者表示。

估值體系要改變

正如包凡所說,比起唯快不破的消費網際網路,產業網際網路的發展邏輯有很大的不同,因此,投資的邏輯也差異很大。

從企業的發展周期來看,產業網際網路領域的企業發展周期更長。「像企業服務、半導體等這類企業,他們IPO的平均周期都會長於大多數人民幣基金周期,而且發展的路徑不太一樣,比如企業服務中大量企業現金流好但是長期虧損,那註冊制改革能否跟得上,就會影響後面的收益率和退出。」君盛投資合伙人李昊表示。

而從產業網際網路的投資參與方來看,李昊認為,現在很多投資To B的投資機構,都是之前投資硬科技的,在面對企業服務、金融科技、人工智慧這些軟科技項目的時候,就會遇到適應性的問題。「比如企業服務、AI(人工智慧)企業一定會有個填現金坑的過程,成長邏輯不是簡單的『收入-成本=利潤』,所以要換一個視角去理解。」無法依靠砸錢做起來,也無法用一個項目去覆蓋100個項目虧損的模式,因此,非常考驗基金的配置和平衡能力,「只是大膽出手,風險也會很大。」

在嘉御基金董事長衛哲看來,產業網際網路投資,估值邏輯也要做出改變。衛哲表示,儘管已有巨量的資本匯入了產業網際網路領域,但大多資本並沒有形成比較一致的估值體系,大部分估值方法只是消費網際網路估值體系的照搬。

在衛哲看來,一級市場對於To B企業估值的前提必須先理解二級市場的估值指標。而二級市場投資人主要看三個市場指標,分別為重複性現金收入、營收增長及毛利率。對應到一級市場,資本則可以以大致對價5倍的市銷率為基準進行估值。

「如果用這個標準來看,過去兩年確實出現了一些估值過高的產業網際網路公司。這就是為什麼2020年是產業網際網路最危險的一年。當然,相對的是,市場上也有一些被低估的產業網際網路公司。」衛哲稱。

行業要夠大

場景要夠足

「與消費網際網路的傳統補貼與燒錢消耗相比,產業網際網路的坑會更大。」衛哲表示。

對於確定性不高、退出路徑不清晰的產業網際網路投資,的確非常考驗投資機構的能力,在李昊看來,要提前半步找到合適的項目,並且投出去,對投資機構提出很高的要求。

什麼樣的產業網際網路項目值得機構出手?李昊歸納了兩點:一個是剛需場景,一個是明確方向。「第一個,科技賦能B端,一定要衝著解決實際問題來,否則為了數據化而數據化,為了國產替代而國產替代,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因此所有投資一定要這個場景有改造的剛需,或者一個存量市場的新玩法。另一塊是明確方向,當然在落地的過程中,所有的方向不可能都100%明確,但是很多大方向路徑是有跡可循的。」

邵俊認為,當前To B企業要做成平台公司非常難,但聚焦於打透一個垂直型的行業,有機會就發展成平台,沒機會就做細分的龍頭企業,也照樣可以上科創板。「所以我們並不是一定要找平台機會,平台是自然形成的而不是非得要硬搭出來。」此外,邵俊也認為,To B的模式下,場景非常重要,很多公司有非常好的技術、團隊背景也很豪華,但是就找不到場景,這是非常尷尬的。

對於華興資本,在產業網際網路的投資也有其深刻的邏輯,包凡表示,第一,行業足夠大,規模在千億以上,能夠形成供應鏈的壁壘。高毛利、快周轉、上游相對分散、SKU多、產品相對標準化,並且希望所投資的企業在供應鏈上有對比較強的話語權,現金流相對是健康的。第二,我們希望看到所投資的企業能夠採取一種新的模式將成本結構進行重構創新,對產業進行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改造,改造之後就能為上下游每個環節的收入成本帶來結構性的變化。第三,做投資永遠離不開團隊,我們永遠看重團隊。做B2B團隊很重要的一點是要對他所處的行業有深刻的了解,對行業終局有清晰的認知。此外要具備豐富的產業資源和很強的技術能力,對行業進行改造。

本文源自證券時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