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保險當姓「保」珠江人壽卻姓「房」?

事實上,作為一家人身險公司,自籌建起,珠江人壽就與地產有深厚的不解之緣,此後憑藉高收益、易售賣的萬能險產品做大規模,與地產系股東關聯交易頻頻;2017、2018年,更是先接手,後增資多家「萬達系」地產項目公司。

2020-01-03 02:44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珠江人壽的發展路徑一直未能擺脫地產股東影響,此前更是因為業務激進和公司治理短板被監管點名。

回歸保障本源,「保險姓保」已是大勢所趨,但珠江人壽似乎有些不一樣。

不久前,銀保監會的一紙監管函曾顯示,2019年二季度末,珠江人壽不動產類資產占上季末總資產的30.72%,違反了《關於加強和改進保險資金運用比例監管的通知》(下稱《通知》)的有關規定。

事實上,作為一家人身險公司,自籌建起,珠江人壽就與地產有深厚的不解之緣,此後憑藉高收益、易售賣的萬能險產品做大規模,與地產系股東關聯交易頻頻;2017、2018年,更是先接手,後增資多家「萬達系」地產項目公司。

與之對比,珠江人壽的回歸轉型成效卻不甚顯著,記者粗略統計發現,在其產品體系中,萬能險仍然占據重要地位。

多位保險業內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這或與其實際控制人相關。雖然珠江人壽一直宣稱「無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但其多家股東均與地產大鱷朱孟依家族有密切聯繫。

不動產投資破紅線

根據《通知》規定,保險公司投資不動產類資產的帳面餘額,合計不能高於上季末總資產的30%。珠江人壽30.72%的比例,顯然違規。據此,銀保監會提出了相應的整改要求。

在給本刊的採訪回覆中,珠江人壽將原因歸結為「新舊統計口徑」,2019年二季度末不動產餘額按照舊口徑計算並沒有超過監管比例,按照新口徑(包括應計利息等)計算略超監管比例,且超比例情況未對公司正常經營造成影響。

珠江人壽方面表示,由於公司資產的增加,三季度起即使按新口徑計算的不動產資產比例,也已符合監管要求。

其實,不只2019年二季度,珠江人壽的不動產投資比例,一直居高不下,逼近紅線。

比如2018年年報就顯示,珠江人壽不動產投資餘額172.35億元,占投資資產總額的28.85%。聯合資信評估在2019年的一份報告中曾認為,其「占比處於較高水平,且不動產投資期限以5年期為主,資產的流動性及短期變現能力較弱」。

一位保險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珠江人壽的投資,多是將保費收入對接房地產項目,以期獲得收益。但是,隨著地產市場下行,以往的利潤空間收縮猛烈,如果投資集中度較高,風險就會逐漸暴露。

聯合資信評估在報告中也表示,珠江人壽投資資產中不動產類資產及其他金融資產投資規模較大,需持續關注市場風險、交易對手信用風險及資產的流動性風險。

保險公司?地產公司?

實際上,成立之初,時任珠江人壽董事長汪群就公開表示,藉助保監會放寬險資投資渠道的東風,珠江人壽將介入房地產、信託等投資方式,期望能獲得8%甚至以上的年化投資收益率。

而自從2015年獲得不動產投資資格後,珠江人壽便大展拳腳。

這幾年間,2017年和2018年是高峰,珠江人壽以「股權收購」方式接手了5個萬達系項目公司的100%股權,並以股東借款形式為其提供項目建設資金支持。

2019年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珠江人壽旗下共有10家子公司,其中9家為地產類或者地產相關類企業。持股比例為100%的共有8家。9家地產類子公司中,又有5家為房地產開發公司。

「這是此前的後遺症。」一位投資界人士表示,在資產驅動的時代,這類保險公司憑藉靠高收益、易售賣的理財型保險產品迅速做大保費規模,然後投資地產,拿到高收益。據其透露,彼時收益率在10%左右。

「此後他們的模式進一步演進為控股地產企業,再把地產企業的資產與保費收入相匹配。」前述投資界人士說,「所以珠江人壽控股如此多地產企業並不奇怪。」但他也介紹,隨著經濟下行,房地產價值早已集體縮水。

珠江人壽在給記者的採訪回覆中表示,不動產領域投資在公司投資策略中系重要板塊之一,重點關注幾個方向:具有穩定現金流的商業物業,包括寫字樓、商場;一線城市的養老地產項目;以及一線城市或大灣區城市的棚改、城鎮化建設的相關項目,根據政策的導向發掘一些投資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投資不動產激進,但珠江人壽的保險主業經營情況並不好看。2019年三季度,其實現保險業務收入7.4億元,環比銳減了34.51%,同期虧損為1.1億元。

骨子裡的基因

珠江人壽鍾情地產類投資,與公司成立之初的地產基因有關。

儘管珠江人壽歷次的償付能力報告中均表示,該公司報告期內無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但是其與地產大鱷朱孟依的關係,已是圈內「公開的秘密」。

2019年第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珠江人壽目前共有7個股東,表面上看7家公司並未關聯,但多家公司背後均指向地產大佬朱孟依家族。

第一大股東廣東珠江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第四大股東韓建投資有限公司目前法定代表人都是朱偉航,為朱孟依之子。朱偉航還是韓建投資大股東,持股比例為99%。此前,業內更是一度傳出「85後」朱偉航擬任珠江人壽董事長。

第三大股東衡陽合創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由湖南珠江合創投資集團有限公司100%控股,法定代表人為朱逢才。此前有媒體報導,該公司董事長為朱介武,朱介武是朱孟依的小舅子。

第五大股東廣東新南方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為朱拉伊,持股比例為77.78%。而朱拉伊是朱孟依的兄長。

粗略估算,朱孟依家族對珠江人壽關聯股東的持股比例超過50%,或處於絕對控股地位。前述投資界人士則透露,如果再深究,實際控股比例遠超於此。

在前述保險業內人士看來,珠江人壽的發展路徑一直未能擺脫股東的影響,此前更是因為業務激進和公司治理短板被監管點名。在行業轉型的大背景下,保險公司控制權「家族化」帶來的風險,值得監管警惕。

一位國有險企高管表示,監管一再要求「保險姓保」,回歸保障,但是轉型的關鍵在於股東和險企高管理念的變化。「只有真正想做保險了,才能回歸保障。」

本文源自財經國家周刊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