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江北檢察

訂閱

發行量:26 

婚宴在食堂擺了4桌 慈谿「創二代」簡辦婚禮 把置辦婚禮省下來的110萬元捐給困難村民

婚禮在村文化禮堂舉行婚宴設在自己公司食堂  1月1日上午9點,慈谿市觀海衛鎮衛北村文化禮堂舉辦了一對新人的婚禮。

2020-01-03 03:0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浙江法制報

  王冬曉 盧萌卿 張天葉 高劍斌

  父親的公司年產值超2億元,自己的公司年營收五六千萬元,但他的婚禮卻有些「摳門」:沒有花海、沒有水晶燈、沒有五層蛋糕、沒有伴娘……新娘穿著日租金不到1000元的香檳色婚紗;自己的西裝曾在一些場合穿過,半舊不新;接新娘的是輛普通家庭轎車。

  但他又很大方:婚禮現場,他和父親將置辦婚禮省下來的110萬元,通過慈谿市慈善總會定向捐贈給觀海衛鎮5個村莊,用於幫扶困難村民。

  婚禮在村文化禮堂舉行 婚宴設在自己公司食堂

  1月1日上午9點,慈谿市觀海衛鎮衛北村文化禮堂舉辦了一對新人的婚禮。新郎嚴旭東是「創二代」,他的父親嚴紀光「來頭」更大,擁有一家年產值超2億元公司。但婚禮卻非常簡單。

  婚禮現場擺了6張圓桌,親朋好友加上鄉鎮工作人員圍坐一起,沒有走紅毯,沒有表演秀,整個儀式不到1小時。雖然簡單,不過該有的程序全都有,婚禮儀式、交換婚戒等一樣沒少。

  婚禮現場還有個特別環節:嚴旭東和父親將置辦婚禮省下來的110萬元,通過慈谿市慈善總會定向捐贈給觀海衛鎮5個村莊,用於幫扶困難村民。

  鄉鎮工作人員參加完捐贈儀式後離開了,剩下的30多個親朋好友來到嚴旭東公司的食堂參加婚宴。沒有龍蝦、沒有鮑魚,食堂大廚燒的普普通通的飯菜,一桌不到800元,總共擺了4桌。

  婚禮非常樸素

  是豪華婚禮搞不來的「奢華」

  「老早就知道嚴紀光的兒子元旦辦婚禮,老嚴也說了,不收禮金不辦酒席。人家雖然是這麼說的,可我不能當真啊,紅包包好了,你看,這又給退回來了。」來參加婚禮的高先生說,自己是頭一次碰到這麼樸素的婚禮。

  「你這麼搞,有沒有人說你摳?」有人問嚴紀光。「兒子婚禮雖然普通,但我們幫助了別人,贏得了尊重,這是豪華婚禮搞不來的『奢華』。」嚴紀光答。

  「這個想法不是一天兩天了,十多年前就有了,我逢人就說『我兒子結婚不大操大辦』。人家聽了可能覺得是玩笑話,但這是我的心愿。」嚴紀光說,兒子很尊重他,把婚禮交給他操辦;給老伴做了2年多的思想工作,老伴也想通了。

  親朋好友為新娘「打call」

  說她華麗麗炫了「精神富足」

  「我們一頓飯可能是困難家庭1個月的口糧,把這錢省下來幫助更多人,不是更有意義嗎?」新娘張琴飛說,雖然沒有花海和五層蛋糕,但她的閨蜜好友都為她「打call」,說她的婚禮是華麗麗又暗戳戳地「炫富」,炫的是精神的富足和人格的獨立。

  兩位90後新人都是黨員。「公公婆婆也是黨員,家風特別好,老公責任感爆棚,爸爸媽媽說,把我交給他,很放心。」張琴飛說,婚禮雖然簡單,但能幫到別人,很開心。

  「這筆錢主要是給村裡的困難群體,每個月有兩三百元的補助。」觀海衛鎮相關工作人員介紹說。

  截至目前,嚴紀光以公司名義已累計捐贈260萬元左右。不僅捐錢捐物,這些年,他還身體力行,在公司組織成立志願者團隊,積極參與義務消防救火、文明交通、愛老敬老等志願服務活動。

  要攀比也應比「自主創新」

  父子定下五年之約

  嚴紀光白手起家,創辦了慈谿市勞特電器有限公司,生產冷藏展示櫃,現在年產值超2億元,在歐洲市場占有率超過30%。最近,勞特電器承擔了「浙江製造」行業標準的起草和制定。嚴旭東5年前另起爐灶,創辦了一家公司,如今每年有五六千萬元的營收。

  「我是伴隨著改革開放成長起來的。民營企業從無到有,很不容易,但是有些人富起來之後就開始攀比,比的是誰的排場大、誰的車土豪。」嚴紀光直言,「我不喜歡這樣,要我說,大家要攀比也應該是比怎樣把企業搞得更好,比如何自主創新。」

  在婚禮現場的致辭中,嚴紀光說:「我和兒子定了個五年之約,下一個五年,公司交給他,社會責任交給他。就是說,5年後他還要捐110萬元,要以公司的名義繼續做慈善。」他表示,在兒子大婚的日子,他想在親朋好友見證下,讓兒子不要忘了企業家的責任,希望用這種方式告誡兒子「堅守初心、不要膨脹」。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