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心幽歡

訂閱

發行量:77 

賈寶玉:有趣又糊塗,更有一顆菩提心

寶玉這個人,就是這般有趣又糊塗,更有著一顆菩提心,算得是一個大暖男了,如果不與寶玉做情人,與他做一生的男閨蜜,應該也是很不錯的。

2020-01-03 04:4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寶玉上輩子真的應該是女兒托生的,因為他為女孩子們做過好多讓人覺得傻傻的事情。

齡官因為對賈薔不能言說的愛情,在地上畫著「薔」字,畫得被雨淋了都不知道,急的也在雨中站著寶玉叫道:"不用寫了。你看下大雨,身上都濕了。」

齡官回過神來因笑道:"多謝姐姐提醒了我。難道姐姐在外頭有什麼遮雨的?」

一句提醒了寶玉,"噯喲"了一聲,才覺得渾身冰涼。低頭一看,自己身上也都濕了。說聲"不好",只得一氣跑回怡紅院去了,心裡卻還記掛著那女孩子沒處避雨。

可見,這裡的寶玉傻不傻?自己被雨淋了都不知道還記掛著雨中的齡官。

江南甄家的兩個婆子,因此也覺得寶玉傻,是個奇怪的人。是啊,偏生就喜歡女孩,討厭男子,說女孩有千百種好,男孩子都是污泥濁物,這種奇怪的言語,也只有他才說的出了。

不過,甜言蜜語外,他對女孩好的心也是有目共睹。

平兒這般有能力的姑娘,都對寶玉有過稱讚。

王熙鳳的生日,賈璉卻和鮑二的老婆在自家屋裡鬼混,結果被回家醒酒的王熙鳳發現,王熙鳳大鬧了起來,夫妻兩人都打平兒。平兒受到了極大的委屈,大家一陣安慰後,被寶玉請去了怡紅院。

聽著平兒的委屈,寶玉倒先替鳳姐和賈璉賠不是。可見傻不傻,又不管他的事,可見他懂女兒心。

接著他見平兒妝容和衣裳都髒了便讓平兒理妝,貼心的讓平兒用他們自製的香粉和胭脂,為平兒簪花,還用想著讓襲人拿衣服給平兒換,後李紈讓平兒去了稻香村。

平兒走後,她見方才的衣裳上噴的酒已半干,便拿熨斗熨了迭好;見他的絹子忘了去,上面猶有淚痕,又擱在盆中洗了晾上。

平兒素昔只聞人說寶玉專能和女孩們接交。寶玉素日因平兒是賈璉的愛妾,又是鳳姐兒的心腹,故不肯和他廝近,因不能盡心,也常認為恨事。

平兒如今見他這般,心中暗暗的敁敪,誇讚寶玉果然話不虛傳,色色想的周到。同時,我們也知道,寶玉還是一個很有分寸的人,知道可以幫忙的界線,不是那種濫情之人,而是真的關心平兒。

對待妙玉,寶玉也有一顆很真誠的心,即使做得事很傻,但是也會莞爾一笑。

寶玉確為妙玉知己,寶玉因為劉老老曾進入櫳翠庵,走時,對妙玉說:「等我們出去了,我叫幾個小么兒來,河裡打幾桶水來洗地,如何?」

妙玉笑道:「這更好了。只是你囑咐他們,抬了水,只擱在山門外頭牆根下,別進門來。」

寶玉道:「這是自然的。」

寶玉知道妙玉愛潔凈,妙玉都沒提醒說要洗地,寶玉卻先想到了,這種細心不是真心對待一個人事不能夠做到的,所以寶玉也得到妙玉的另眼相看,送他紅梅,生日送拜帖。

所以,寶玉這傻人也是有傻福的。

並不是常常見到寶玉,或是在他身邊的人,才覺得寶玉好,與寶玉沒有什麼交情的尤三姐心中也念著寶玉的穩妥和用心。

尤三姐道:「穿孝時咱們同在一處,那日正是和尚們進來繞棺,咱們都在那裡站著,他只站在頭裡擋著人。人說他不知禮,又沒眼色。過後他沒悄悄的告訴咱們說:『姐姐不知道,我並不是沒眼色。想和尚們髒,恐怕氣味熏了姐姐們。」

接著他吃茶,姐姐又要茶,那個老婆子就拿了他的碗倒。他趕忙說「我吃髒了的,另洗了再拿來。」

這兩件上,我冷眼看去,原來他在女孩子們前不管怎樣都過的去,只不大合外人的式,所以他們不知道。

如果寶玉能夠聽到尤三姐這一番話,一定會大呼找到了知音。我們也再一次可見,男子的多情,無論怎樣,在女孩子們看來,都是好的,只要你懂得分寸。

因此,我個人認為,寶玉也許在外人看來是個無所事事的紈絝子弟,可是這並不是真實的他,有些事他只是不願意去做罷了。

她雖然做著其他人看著糊塗的事,可是他內里一點兒也不糊塗,他要在能力範圍內盡力的保護著最美的花朵不受侵害。因此,女孩都願在怡紅院工作。

女孩被賣入賈府為奴,多半是因為家中貧困。寶玉很是體恤這幫女孩子們,知道她們的不容易,平日間就對她們多多照顧,多為她們撐腰。

寶玉也懂她們心裡的願望,有一天可以回家,所以寶玉對丫頭們說,等著以後回了王夫人,不要她們的身價銀子,全部放她們回家。

在古人看來,這又是傻事一件了。可是,這又何嘗不是寶玉的菩提心。

寶玉這個人,就是這般有趣又糊塗,更有著一顆菩提心,算得是一個大暖男了,如果不與寶玉做情人,與他做一生的男閨蜜,應該也是很不錯的。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