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網

訂閱

發行量:420 

武漢市民:外出戴口罩 回家換洗衣服

「今天的疫情控制,在武漢當地和其他地區是不一樣的。在疫情初期,針對華南海鮮市場的處理措施是迅速、有效的,而且很快初步認定了病原。這較之2003年SARS疫情,無疑是巨大的進步。有了病原學的認定,很快發展起了核酸診斷方法,雖然專家層面對檢測的敏感性和特異性曾有過爭論,但這無疑對疫情

2020-01-24 07:3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武漢市民在超市採購食品等

關注肺炎疫情

23日,武漢市發通告稱,自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武漢市民如何生活?北京青年報記者聯繫到幾位仍在武漢的市民,聽他們講述自己的生活。

有武漢市民表示,如今街上大多數人都戴上了口罩,家裡人外出回家後衣服都要全洗一遍。不少市民也加緊購買食品等物資,不少市民表示目前物價總體平穩,但蔬菜比較難買。

變化

以前出門不戴口罩

如今回家後衣服全洗

1月18日,馮先生從深圳返回武漢老家過年,他告訴北青報記者,當時返程的高鐵上只有零零散散三四個人戴口罩。20日以後,包括馮先生在內的很多武漢市民都感受到這次疫情嚴重。馮先生表示,這幾天他和家裡人出門不僅會戴上口罩還會戴上眼鏡,此外,從外面回家後,他們都會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洗一遍。

家住武昌的程先生也有類似經歷。程先生說,19日之前,武漢的街上還很少有人戴口罩,而這幾天街上戴口罩的人明顯多了起來,自家小區電梯也進行了消毒,「朋友圈裡有人說很多菜場也消毒了。」

隨著確診病例的增多,馮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目前家裡人準備春節假期能不出門就不出門,「之前訂的年夜飯、電影商鋪都主動打電話給取消了。」

今年從成都回武漢家中過年的田心心(化名)告訴北青報記者,因為疫情的原因,前幾天就已經電話通知親戚取消了一切拜年活動,準備在家宅著。「我們小區里沒人活動,往年樓下全是小朋友和老人,還有走親戚的,今天小區里樓下都沒人。」

原本計劃春節去東南亞潛水的羅先生在機場因為體溫檢測不達標,旅行泡湯了。他告訴北青報記者,經過檢查沒什麼問題,這幾天除了出門買吃的,他就沒出過門。羅先生表示,如今自己每天就是在家看劇、刷微博,關注疫情,「我還買了電子書,準備在家看。原本打算出去旅遊避一避催婚,沒想到沒出去,但又因為疫情見不了親戚,還是成功避開了催婚。」

高校學生放棄回家過年

遊客滯留武漢宅在酒店

王星(化名)是武漢市一所高校在讀學生,按計劃,王星將在臘月二十九回到重慶老家,並在大年初二回到武漢。但受到疫情影響,王星選擇主動放棄回家。「我沒有什麼事情,但是就怕萬一把病毒帶回去給老人家,所以這兩天就決定暫時還是不要回去了。」

王星說,為了防控疫情,學校給每個留下來的學生都發了口罩。此外,學校食堂會準備盒飯,保證飲食安全。此前,王星已在學校不遠處租了房子,他還特地採購了很多生活用品。王星拍攝的視頻顯示,武漢市內車流量不是很大,街上人並不多,「我見到的行人都戴上了口罩,出門的基本上也是購買年貨或是物資品回去」。

1月19日下午,小金從呼和浩特乘坐飛機到達武漢,準備到當地找朋友遊玩。小金說,她剛到武漢的第二天,看到關於武漢新型肺炎的大量報導,得知存在人傳人的情況,於是她除了到樓下超市買吃的,就再沒有離開過酒店。

閒著沒事的時候,小金通過網絡平台直播講述自己在武漢的情況,她在直播中告訴大家說沒事,不要著急,因為基本的生活完全可以保證。小金表示:「希望肺炎早點被控制住,能早點回家,不耽誤回去送孩子上學。」

近況

超市部分蔬菜緊缺

食品價格較平穩

23日後,網傳武漢部分超市出現貨品緊缺、物價上漲的情況。馮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家附近的幾家超市目前蔬菜比較緊缺,貨架上的蔬菜都是零零散散的。程先生家雖然備齊了年貨,但如今超市里一些食品還比較緊缺。

田心心家沒準備過年的菜,家裡就剩下肉和青菜。得知消息後,田媽媽立刻要去市場買菜,被家裡人攔住了,「我媽媽剛做完癌症手術,身體還很虛弱。」她告訴北青報記者,便利店東西不是很多,但價格並沒有上漲。

針對當前市場情況,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發布第2號通告說,目前武漢市大宗商品、食品、醫療防護用品等儲備充分、供應順暢,請廣大市民不用恐慌,不必囤積,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費。

此外,據新華社消息,根據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機制要求,23日凌晨,工信部已經安排中央醫藥儲備向武漢市緊急調用1萬套防護服、5萬套手套。

多家電商平台第一時間明確表態:抵制漲價。從21日晚間至22日早間,淘寶、餓了麼、蘇寧易購、拼多多、京東、美團陸續發布通知,在特殊階段,不允許平台在售的口罩等物資漲價,一旦發現價格異常將下架處理。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為了保障武漢及其他地方的消費者能及時買到口罩等防護用品,部分區域生產企業迅速展開應對,多家上市公司、工廠已經在加急生產。

出行主要靠私家車

當地確保加油站不斷檔

23日武漢市區內公共運輸停運後,市民主要依靠私家車出行,但對一些無車一族而言則會有些麻煩。家住武漢新洲區的陳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很多親朋之前都是坐大巴車直接到村裡,現在只能找有私家車的親戚來接了。

老家在襄陽的周女士有些感冒,考慮到疫情,她決定留在武漢過年。周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23日上午10點左右,她開車出了家門,路上的車輛非常少,但是加油站門口排起了長龍進不去,公共場所的商家大部分都關閉了。「平常車流非常繁忙的武漢過江隧道基本沒有車。」

23日,武漢市商務局發布:武漢市成品油經營企業油源充足,供應正常。戰時狀態,油企啟動應急預案,確保加油站24小時營業,不斷檔、不脫銷。

市內公共運輸停運後,武漢市也發布應急措施,做好運輸保障。其中包括市公交集團組建應急車隊24小時待命,服從全市統一調度;湖北省道路客運集團組建應急車隊,負責將機場、火車站等各大交通樞紐暫停後抵達的單向旅客運至市內。

暖心

理解相關舉措

市民認為有利疫情控制

23日後,對於一些年後將要離開武漢前往各地工作的人而言,返工成了未知數。馮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原本定了正月初六返回深圳的車票,但現在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去,「深圳的社區工作人員還打電話問我什麼時候返深,他們也挺負責的。」

田心心本來打算初四回成都的,但是現在機票已經取消了。「雖然生活受到影響,但仍理解政府舉措,不然很多老人家還想著去拜年呢,我最怕病毒傳播到村裡,那樣後果才真的很嚴重。」

就在22日夜裡,周女士工作的單位發布了緊急通知,離開武漢的工作人員未接到通知一律不准返回工作。「23日一早聽到消息,我感覺還是挺淡定的,而且覺得這個決策挺給力,雖然生活會受影響,但是作為武漢市民我很支持,這樣肯定對於疫情控制更有利。」

開通24小時電話

接收社會愛心捐贈

1月23日下午,武漢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發布武漢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第3號通告,為做好社會各界捐贈武漢市抗擊疫情的醫用耗材、防護用品等物質接收調配工作,現開通24小時電話接收社會各界愛心捐贈。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包括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在內的多家武漢醫院也通過各種渠道發布了接受疫情防護物資捐贈的消息。院方表示,需社會各界愛心捐贈護目鏡、N95口罩、外科口罩、一次性醫用口罩、醫用帽、防護服、手術衣、防衝擊眼罩、防護面罩等防護物資。醫用防護口罩需符合或高於GB 19083-2010國家標準,醫用外科口罩需符合或高於YY 0469-2010國家標準,防護服需符合或高於GB 19082-2003《醫用一次性防護服技術要求》國家標準。

文/本報記者 張月朦 李卓雅 郭琳琳 張香梅 綜合新華社 統籌/蔣朔

救援故事

90後一線男護士:手被汗水泡皺 穿四層衣服干8小時

1月23日,武漢抗疫一線90後護士的一隻手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昨日,王濤對北京青年報記者稱,22日凌晨快1點時他下夜班,此前已經連續工作8個小時。面對疫情,王濤表示,希望能夠儘快趕走疾病。

工作時穿四層衣服

不做事情都會流汗

在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出現後,王濤來到了抗疫一線。近日,王濤結束工作後,給妻子發去了一張照片。照片中,他的左手已經全都被泡皺。醫院將照片發到網上後,有不少網友向一線醫護人員表達了致敬。

王濤說,照片拍攝於1月22日凌晨12點多,當時他剛剛結束夜班,「從下午4點多上到凌晨快1點鐘,當時拍照片是傳給妻子的,沒想過後來會有這麼多人關注到。」

王濤說,他現在工作時要穿四層衣服,因為防護服很悶,所以他在最裡面會穿一個吸汗的背心,外面穿白大褂、穿隔離衣,然後再穿防護服,一共四層,手套一般要戴雙層,「基本上戴完手套,衣服一穿,就算不做事情的話都會汗水直流」。

為保護女生主動請纓

醫院已做好消毒工作

在來到抗疫一線前,王濤是手術室的一名護士,主要負責器械傳遞。

此次疫情出現後,王濤第一時間報名,至今已在一線工作了一周的時間。王濤說:「之前在群裡面徵集人員到一線的時候,有很多人報名。我們科室有很多女生,我就想著作為男生,肯定要衝在前面,我就報名過去了。」

據王濤介紹,現在主要面對的病人中發熱的情況比較多,還有些病人需要在醫院裡面留院觀察,他主要負責的工作包括詢問病史、量體溫、量血壓等基礎工作,還有打針、抽血、取口腔標本等等,日常跟病人接觸比較多。

據介紹,醫院目前也已經在積極做好消毒和清潔工作。王濤說,醫院內有空氣消毒機,工作人員每隔15分鐘左右就會噴消毒劑,在和病人接觸的區域,都會做好清潔和消毒,來保證病人的安全。

來一線工作曾瞞著妻子

母親從視頻中得知實情

王濤對北青報記者說,剛開始報名的時候沒有想太多,儘管後來疫情比想像中稍微嚴重,但在工作忙的時候往往就忘記了害怕。

在王濤看來,很多病人都很理解醫護人員的工作。「有些病人就說,我知道你們挺不容易的,直白來說都是冒著生命危險來做事,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來的。遇到能理解你的病人,覺得工作還是挺有動力的,覺得做的事情還是蠻值得的。」

在報名參與一線工作時,王濤並沒有告訴妻子,直到後來才告訴她。王濤老家在安徽合肥,平時工作在武漢,此次參加抗疫的工作,他也是瞞著在老家的父母。「這個事情我都沒有跟我媽說,1月23日我媽刷抖音才看到。」

王濤的同事也有被感染,但大家相互鼓勵、相互協助,希望把難關過了。王濤說,每一行都很辛苦,每一行也都有自己應該去承擔的責任,希望經過大家的努力,儘快把疾病趕走。

文/本報記者 郭琳琳

專家解讀

衛健委專家:普通民眾暫不需護目鏡

本報訊(記者 李卓雅 王天琪)2020年1月22日夜間,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內科主任王廣發發文確認感染,並回憶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過程。王廣發認為,其感染或與接觸患者時未佩戴防護鏡有關,並高度懷疑是病毒先進入結膜,而後再到全身。王廣發稱,他的病情已經有了好轉,在經過一天的治療後,已經沒有了發熱症狀。

患病後,他曾梳理其在武漢的軌跡和細節,發現最有可能造成感染的節點有兩個。一是他到武漢第二天去金銀潭醫院的ICU看重症病人,患者正在進行插管。另一個節點是他在回京前2天去了幾家醫院的發熱門診和臨時隔離病房。

王廣發回憶,其在發熱門診感染的可能性最大。「我現在意識到,我們沒有配備防護眼鏡。一個重要的線索是,我回京後出現最早的症狀是左下眼瞼的結膜炎,很輕。2至3個小時後出現了卡他症狀和發熱。基於我看到的病例,還沒有以結膜炎為首發表現的。當時我還以此為依據,把自己排除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之外,而更多地考慮是流感。但經抗流感治療無效,發熱時斷時續,最後做了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呈現陽性。說明我的結膜炎很可能也是新型冠狀病毒引起,而且是局部結膜首發。因此高度懷疑是病毒先進入結膜,而後再到全身。如果這個推測成立,則我的防護盲點就在沒有戴防護鏡。」

王廣發在文中除了對自己感染過程進行了推測外,還就網友質疑其採訪時所說的「疫情可防可控」言論進行了釋疑。王廣發稱,最終疫情會被控制。「今天的疫情控制,在武漢當地和其他地區是不一樣的。在疫情初期,針對華南海鮮市場的處理措施是迅速、有效的,而且很快初步認定了病原。這較之2003年SARS疫情,無疑是巨大的進步。有了病原學的認定,很快發展起了核酸診斷方法,雖然專家層面對檢測的敏感性和特異性曾有過爭論,但這無疑對疫情控制提供了有力保障。對於疾病的傳染性和人群易感性,我們當時確實沒有資料證實,因此不能妄下論斷是強還是弱。在我回京前,意識到疫情的確較前有了明顯的惡化,但仍然是可防可控。」王廣發說。

由於王廣發在文章中提到其感染可能與接觸患者時未佩戴護目鏡有關,不少民眾產生疑問:日常生活中是否需要佩戴護目鏡?1月23日上午,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我國著名傳染病學專家李蘭娟院士在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直播接受媒體採訪。李蘭娟院士在直播中表示,醫護人員由於直接接觸發熱病人,需要佩戴護目鏡進行防護,普通民眾如不住院、不接觸發熱病人,暫不需要護目鏡,用口罩可以防護。李蘭娟院士介紹,目前針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疫苗正在研發,目前還沒有研發出有效的疫苗。

1月23日,王廣發再次發布微博稱,聽說因為他此前的文章有些地方護目鏡脫銷了,他解釋,稱自己發文的重點在於告訴一線的臨床醫生注意眼睛的防護,普通人日常出門並不需要佩戴。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