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扯兩言

訂閱

發行量:24 

張韶涵:我有翅膀,所以我能逆流而上

近日,在上海舉辦了2020年首場演唱會的張韶涵,再一次回到了公眾的視線。作為演員曾經兩度入圍台灣電視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雖只是提名,但對於年少青澀的她,也是一種肯定。

2020-01-23 09:0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近日,在上海舉辦了2020年首場演唱會的張韶涵,再一次回到了公眾的視線。

為廣大的粉絲奉獻上一場視聽盛宴的同時,也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歷經磨難後,帶著不屈與驕傲的靈魂,再一次站上大舞台上的堅韌女孩。

她是演員,也是歌手。

作為演員曾經兩度入圍台灣電視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雖只是提名,但對於年少青澀的她,也是一種肯定。

作為歌手,無數的歌曲獎項,包含全球華語榜中榜,新加坡金曲獎等獎項收穫囊中,則是對於她身為歌手的一種無上光榮。

她曾星光熠熠,也曾跌落神壇,成為眾矢之的。再次發光發亮,則是依靠她身後那雙「隱形的翅膀」。不畏艱險,不畏風雨,逆流而上。

她是張韶涵。一個擁有「翅膀」的甜心公主。因為背有翅膀,所以無懼風雨。

「夢想」成就未來的背後,折射的卻是無數的付出

張韶涵出生在台灣的一個普通家庭。母親曾是合唱團成員,父親經商。小小的年紀,她便跟著父母經歷了多次搬家。

隨著父親的經商失敗以及心臟病的復發,15歲的她就肩負起了「養家餬口」的重擔。

她做過服務員,也送過外賣,還當過洗車小妹。當朋友們都在家庭的呵護下,無憂無慮成長之時,張韶涵必須考慮如何使勁工作,才能讓家裡的生活變得好一些。

素有「甜歌天后」之稱的張韶涵,別人眼中她擁有被天使吻過的嗓音。其實她並非屬於老天爺賞飯,小時候竟是一個五音不全的人。

可是,她就是那種逆天改嗓的人,即使先天不占優勢也耐不住她愛唱歌的天性。當台灣開始流行KTV的時候,她隔三差五便會去唱,去練。加之有媽媽陪著她一起練習,漸漸的她獨特的嗓音便被「開發」了出來。

換句話說,所謂被天使吻過的嗓音是她通過不懈的努力與反覆的練唱,才得到的禮物。

如她所說:「我從未放棄過當歌手的夢想。」

17歲那年,她參加了一檔名為「中廣流行之星」的歌唱比賽。這是她第一次與自己做歌手的夢想最為接近的時刻,但是由於學業的關係,即使她簽了公司,也不得不回加拿大繼續完成學業。一邊接受公司安排完成歌手的訓練,一邊做著服裝店店員來貼補家用。

或許是上天終於看見了她想成為歌手的渴望,讓她有了曲線圓夢的機會。

2001年,帶著多年苦練的成果,張韶涵與福茂唱片進行簽約,借著第一部連續劇《永不言棄》正式跨入了演藝圈。

當她出演《海豚灣戀人》的女主,一個擁有過人天賦,夢想成為歌手的女孩,一個為她「量身定製」的角色來了。

隨著她在電視劇中的開嗓,高亮的嗓音以及甜美的歌聲,讓她從戲裡紅的戲外,專輯製作同時,屬於她個人的演唱會也步步籌劃了起來。

夢想成為歌手,她做到了。

雨果說過:「藝術的大道上荊棘叢生,這也是好事,常人望而卻步,只有意志堅強的人例外。」

張韶涵實現夢想的背後,絕非只是偶然。在她看來,她並不具有天賦。從一個五音不全的音痴幻化成為甜歌天后的背後,則是無盡的付出與淚水。

她曾經離夢想太過接近,也與夢想失之交臂。唯有堅持與努力,邁過了藝術道路上的層層荊棘,才讓她方得所願。

「天后」從神壇的隕落,原來只是一線之間

2006年一首《隱形的翅膀》的傳唱,讓張韶涵紅遍了大江南北。2007年,她更是憑藉這首歌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因為《隱形的翅膀》一歌中,別樣的勵志意義,09年甚至將此作為了北京春季高考的作文題目。

如今回首看看,這首歌仿佛是根據張韶涵的親身經歷,為其「量身定做」。因為現實生活中的張韶涵,面對失敗,面對挑戰,總是毫無畏懼,並且堅持不懈的去克服,去實現。

就像歌詞中唱的那樣,「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帶我飛 ,飛過絕望。」

「絕望」出現在2009年,伴隨著風光與名望,蜂擁而至,意想不到。

所謂的「家醜不可外揚」,擺在張韶涵面前的卻是父母親大肆的潑「髒水」。涉d,酗酒,不贍養雙親,面對著家人的種種指控,她唯有拿出一份份的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可是,即使種種證據顯示她的清白,顯示她並沒有如此做過。但在部分人眼裡看來,家人的指控總歸不是空穴來風。如此的言之鑿鑿,甚至不惜要毀掉她的事業,必然是有依有據。

所以,在事業上升期正當紅的歌者,成為了一個有不良史,不贍養父母的「不孝女」。

「天后」跌落神壇,仿佛一瞬之間。外界種種的指責,負面纏身的時時報導,等待她的只有公司無限期的雪藏。

張韶涵的名字就此沉寂了。

多年後,訪談中有人問起她是否有過跟家人溝通,她唯有含著淚水默默點頭,表示曾經有過,但是得到的答案永遠都是無果。

她說:「傷害就是傷害,沒有這些傷害,我也能成長。」

疼痛中得到成長的她,無法與父母達成共識,那麼便只能與自己完成和解。買下一座島,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或許這樣,就會顯得自己的人生沒有那麼不堪,也能夠讓自己的「翅膀」能夠有所停歇。因為即使再強大的「翅膀」,經歷過風霜也會有所受傷。

命運多舛,痴迷過會,學會的便只是淡然

2018年,《我是歌手》節目的首發陣容上,出現了張韶涵的名字。憑藉著《阿刁》這首歌,空靈仿佛天籟般的嗓音,讓她贏得滿堂喝彩的同時,也宣示著歌手張韶涵,在沉寂十年後,奮力回到舞台中央。

隨著節目的熱播,她的才華再次得到確認,是她啊,那個歌聲曾鼓舞人心的女孩,唱著「不會被現實磨平稜角」贏得滿堂彩。

可是,十年前的噩夢再一次上演。她與自己達成了和解,但是與父母之間的矛盾依舊存在。爸爸、媽媽、弟弟、妹妹甚至舅舅的名字連番在熱搜的話題榜上出現,這一切又仿佛回到了2009年。

面臨著父母的指控,甚至再次放出要毀掉的歌手事業的「厥詞」。相較於上一次的傷心流淚,這一次她只是選擇了正面的回答。

她說:「只需自己無愧於心,其它便交給時間來鑑別,總有一天,一切會大白於天下。」

好在弟弟妹妹一直站在她的身邊,圈中的好友也紛紛給予了支持。所以,一切就留待時間證明吧!

她的「翅膀」已經變得足夠強大,這一次必然是要更加愛惜自己的「羽毛」,才能彌補那十年被沉寂的歲月。人生還有很多事情還需要她去耗費精力,那麼凡事都看的淡然一些吧!

成長中無法言語的痛,過去了,那便是過去了

如今已屆38歲的她,給人看上去的觀感卻仿若少女一般。經歷質疑與困難,也學會了從容應對,甚至一笑置之。

少年成名,成為一家之主,肩負起家庭的重擔,其中有的是過人能力的加持,也是出於對家庭的感恩。

但是隨著名氣的加身,成長中那些必須要經歷的痛,便慢慢浮現了出現。名利,錢財,帶來的副作用讓親情和血緣變得渾濁,她只能選擇承受,始終不放棄自己。

她累過,她也哭過,但是當解釋變得無力,坦然面對成為了唯一的途徑。這之中,她唯一學到的便是成長。然後,便是過去了,便過去了。

冰心說過:「成功之花,人們往往驚羨它現時的明艷然,而當初它的芽兒卻浸透了奮鬥的淚泉,灑滿了犧牲的血雨。」

梅花香自苦寒來,大約就是這個道理。

原生家庭成為了她一輩子的痛,既然她無法再做什麼。那麼只能強大自己的「羽毛」,茁壯自己的「翅膀」,才能再次擁抱陽光。

2020年鼠年的春晚,張韶涵又一次要登上這個最受關注的舞台,與新生代演員楊紫、王源合作歌舞《再次相約二十年》,期待她的表演,這也恰好是一個歌者和音樂再次相約的啟程。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