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網商

訂閱

發行量:76 

敬業福真有那麼難掃?除夕開獎前,支付寶同學來揭秘

天下網商記者王安憶除夕過後就是鼠年,但有一件必須在豬年完成的任務,還縈繞在大家心頭,那就是支付寶集五福。

2020-01-23 11:1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天下網商記者 王安憶

除夕過後就是鼠年,但有一件必須在豬年完成的任務,還縈繞在大家心頭,那就是支付寶集五福。

如今,支付寶集五福的活動進入第五個年頭。掃福、集福儼然成為新年俗。在五福誕生地,杭州西溪路556號,更是處處包圍在福的氛圍之中,福攤、福燈、福屋環遊記······

在支付寶辦公區4樓,有一個五福胡同,在這裡忙進忙出的,就是五福背後的那群人。他們從各自崗位上抽出身,自國慶節接到任務,臨時組建成了700號人的五福項目組,並於1月13日(臘月十九)上線五福。

除夕當天,仍有一批同學值班守夜,確保平穩地度過開獎,直至發放獎金及金額順利並無誤地進入用戶的帳戶後,已是大年初一的凌晨。此時,他們才能陸續收拾行囊,踏上歸途,吃上一頓新年的早餐,給家人一個遲到的擁抱。

新玩法是瓜子嗑出來的

試想,或許十年二十年後,評選最具年味的傳統活動時,提及的會不會是這個每年5個億的「小項目」,而最具儀式感的會不會是集五福。

每每說到支付寶集五福,大家對敬業福可謂「愛恨交織」。其實,敬業福稀缺是有個小淵源。

2016年,支付寶吹響春晚紅包前奏,「福卡」正式上線,「為了配合春晚紅包,那時的敬業福發放確實略少,大家掃不到,於是就有了一個印象。」支付寶五福產品經理霽晴解釋道,參與集五福的人堅持到最後一天,會有非常大的機會得到敬業福。

對支付寶團隊來講,用戶是否對此還存有樂趣,是不是如最初那樣還想得到敬業福,怎麼讓幾個億的用戶每年都玩得爽,才是最大的挑戰。

因此,既要堅守傳統,又要推陳出新,這是支付寶五福團隊每年的宗旨。

2020年支付寶集五福仍是「富強福」、「和諧福」、「友善福」、「愛國福」和「敬業福」,並保留大眾熟悉的「AR掃福、森林澆水和莊園餵小雞」的福卡主玩法,還新增了「全家福卡」即有機會抽取「幫還全家花唄」大獎,「福滿全球」即隨著掃福、收集福字的增多,逐步點亮全球的九大地標。

「這些創意怎麼來的?我都不敢說瓜子占了多大功勞。」 支付寶五福產品經理霽晴透露,五福哥、五福姐們每天都在琢磨新玩法。去年10月份開始項目閉關,從方案腦暴到細化文案,再到打磨交互,前後疊代五個大版本,項目室除了敲鍵盤聲就是噼里啪啦嗑瓜子聲。

樓下小超市裡的奶油味和山核桃味的瓜子架空了,一定是他們掃光了,不然就是別組人攜瓜子來談工作。據不完全統計,嗑瓜子的速度越快,討論的場面就越激烈。

為了追求極致的用戶體驗,五福項目組每天都在「捉蟲」,冒出很多值得優化的需求點。他們把輸出需求的過程,叫「清空手牌」。項目前期,在群里吼一聲「今天我清空兩張牌」,就可以約評審開發。

到了後期,方案敲定後變更需求,要發郵件給項目經理,這就升級成了「在線發車」。「我要開車了,手頭還有什麼貨裝上來。」這些成了只有五福項目組同學才能聽懂的黑話。

從1月13日0點上線五福到15日,兩天累計3億人參與掃福,超過去年總參與人數的三分之二。截至1月19日,已有1.2億人集齊五福,杭州為了方便大家掃福,直接安排了輛貼滿福字的公交車滿大街跑。而在「福滿全球」,截至1月20日19點,累計傳遞福卡超34億次,全球六大地標已被點亮。

雖然霽晴的擔憂一天天減少,但眼睛裡的紅血絲依舊沒少。如果要問她集五福項目最難的是哪一年,她回答:「永遠是這一年以及下一年。因為,挑戰是不斷升級的。」

五福離不開支付寶技術

今年五福開獎的時間是除夕夜的22:18。

當你打開支付寶,點下金色圈裡的「開」字,期待自己究竟能從五億元中「薅」到多少錢時,支付寶五福技術團隊們的心也一同揪起。

像濁世這樣的技術專家,他們在那一刻看到的是幾億流量的瞬間湧入。此時,二三十人的技術團隊要緊盯監控大盤和團隊系統,往年是在走廊盡頭的小黑屋裡無聲地進行。

其實,在真正開獎前,支付寶技術團隊已經進行過四輪全鏈路的開獎演練,「在虛擬環境下,模擬大流量並進,持續7-8小時,每次收工都是凌晨3、4點鐘了。」

儘管濁世並不是第一年接觸這樣的大單,人稱手握幾億,發獎發到手軟的男人。「我常開玩笑說,沒過上億的活動,不要找我們。」

不管以什麼樣方式集到的福卡,實際「暗藏玄機」,它們的背面都可以刮獎,今年共有300多個獎品類別,是整個阿里集團下各個業務線產品的一次大集合。

如何測試獎品呢?只有一條路,不停地刮開、確認、頁面跳轉,要截圖,要錄屏,4、5個人一天要搜刮兩三百個獎品,「刮獎刮到吐,沒有一分屬於我們。」

而如何讓這些獎品順利被領取,那就是濁世的另一個工作。「由於獎品類別過多,往年運營同學要花3-5天在系統上配對、校對。」今年12月22日,獎品匯總的第一天,從13點到18點,5個同學一刻不停地校對,才完成了四分之一。

當天晚上10點,濁世就開動腦筋,寫了一段「巡檢工作」的代碼,半個小時就將剩下的任務完成了。「效率太高了,而更好的是這個『巡檢』還能用在別的業務上,一舉好幾得。」

老傳統之項目室里過大年

距離螞蟻金服Z空間10公里的海底撈(紹興店)是陪伴留守團隊過年的美味。「我們會在食堂一字擺開,像吃流水席一樣。」霽晴記得去年,項目室內的同學們是分時間段下樓用火鍋,因為一定要人值班。

而有的工程師們則選擇除夕過後,項目結束,在年初一的凌晨1點多,約上幾個小夥伴趕到海底撈門店享用。

除夕守在項目室,對很多同學來說,已經習以為常。對他們來說,年味,是和同事們一起吃的那頓海底撈,是五福開獎時的緊張和興奮,也是五福項目結束後踏上的歸途。

在五福項目,被稱作「包工頭」的冠華,他的左膀右臂就是子衿、霽晴兩位妹子,這仨人共同走過五福的這五年。事實上,像他們這樣多年未回家過年的同學大有人在,去年除夕的支付寶大樓里,就有500多名同學仍然堅守崗位。

其實,同樣習以為常的還有這些支付寶同學們的家人。老家在北京的卡瓦同樣陪伴五福五年,他爸媽的電話內容不再是最初的「啥時候回家」,而是「你是年初二回來還是年初一回來?」

平常的雙休日,卡瓦就是雙城奔波,每次都是6:45這班從杭州飛往北京的CA1701,9:05到首都機場,9點半到家,吃上家裡人做的早餐。

每年除夕夜,卡瓦都要忙到年初一的凌晨,回家收拾下行李就趕去機場。春節期間,最早的航班是7:10起飛,到家要比往常慢半小時,但他每次到家時的早餐都還冒著熱氣。這些數字,卡瓦記得清清楚楚,他的家人也記得清清楚楚。

事實上,這樣的行程還得寄希望於五福項目順利且不再有新任務的出現。去年,濁世就因為又接到一個三月份上線的活動,要在大年初一加班到初五。「沒有辦法回家,只能讓爸媽從湖北老家趕來杭州,年三十吃了飯,大年初一我又跑來公司。」

除夕將至,距離五福開獎越來越近了,支付寶同學們在五福項目的工作也將進入尾聲,距離他們踏上回家的旅途也近了。等過完年,他們也將回歸日常工作,想要再並肩作戰,就又要等到10月份五福項目的釘釘群信息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