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劍的人類史

訂閱

發行量:145 

「古埃及君王譜」古埃及希臘化時期:托勒密王朝(十)

古埃及希臘化時期:托勒密王朝(十) (5)和馬克·安東尼在前41年,馬克·安東尼在凱撒身亡後的權力真空中獲得一席之地,並成為後三頭同盟之一,他招喚克婁巴特拉前來塔爾索與他會面,回答一些關於對他忠誠的問題,克婁巴特拉在那裡華麗的登場,並以迷人的風采和談吐擄獲安東尼的心,安東尼於是花

2020-01-24 11:52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古埃及希臘化時期:托勒密王朝(十)

(5)和馬克·安東尼

在前41年,馬克·安東尼在凱撒身亡後的權力真空中獲得一席之地,並成為後三頭同盟之一,他招喚克婁巴特拉前來塔爾索與他會面,回答一些關於對他忠誠的問題,克婁巴特拉在那裡華麗的登場,並以迷人的風采和談吐擄獲安東尼的心,安東尼於是花了前41年到前40年間的冬天在亞歷山大陪她。

為了確保她自己和凱撒里昂的政治地位安全,克婁巴特拉唆使安東尼下令殺了她的妹妹阿爾西諾伊四世,她妹妹此時正避居於羅馬控制下以弗所的阿耳忒彌斯神廟中,阿爾西諾伊便在神廟的階梯上被殺,這大大震驚羅馬人,因神廟有神聖的庇護權。克婁巴特拉也處決了她的賽普勒斯將軍塞拉皮翁,因他曾經支持卡西烏斯來與她對抗。然而,當安東尼因戰事離開埃及後,她們倆的戀情逐漸轉淡。安東尼為了和屋大維重修和好,娶了屋大維的姐姐小屋大薇為妻。

在前40年12月25日,克婁巴特拉為安東尼生下一對雙胞胎亞歷山大·赫利俄斯和克婁巴特拉·塞勒涅二世。幾年後,當安東尼在前往東方對付安息王國途中,他來到亞歷山大與克婁巴特拉續前緣,克婁巴特拉也為安東尼提供戰爭所需要的資金和補給。隨著安東尼和屋大維的關係惡化,讓安東尼冷冷對待小屋大薇,自己也不返回羅馬的宅第。安東尼在對安息王國的戰爭失利後回到亞歷山大,可能以埃及式婚禮與克婁巴特拉結婚。前36年之後還與克婁巴特拉生下小兒子托勒密·費拉德爾甫斯,並在亞歷山大置家。

在安東尼征服亞美尼亞王國後,於前34年後半,安東尼在亞歷山大奉獻中宣布克婁巴特拉七世和凱撒里昂為共治者,統治埃及、賽普勒斯,其中克婁巴特拉七世的稱號為「萬王之女王」,凱撒里昂為「萬王之王」;亞歷山大·赫利俄斯則被加冕為亞美尼亞、米底和帕提亞國王;克婁巴特拉·塞勒涅二世為統治昔蘭尼、利比亞的女王;托勒密·費拉德爾甫斯為敘利亞、奇里乞亞、腓尼基的國王。

這舉動讓屋大維在羅馬有理由指責安東尼,來煽動羅馬人對安東尼的不滿,而安東尼在羅馬的政敵們也擔心克婁巴特拉七世會對羅馬發起復仇之戰,並夥同東方地區來對抗羅馬,還會在羅馬登基為全世界的女皇,並開創一個遼闊的大帝國。據記載,亞歷山大奉獻中出席的克婁巴特拉,如同平常公開露面般穿著女神艾西斯的服飾,因埃及人認為她是艾西斯女神在地上的代理人和化身。

安東尼和屋大維的關係從好幾年前就開始逐步惡化,最後在前33年兩人決裂,於是屋大維向羅馬元老院提案發動戰爭,但宣戰的對象不是同為羅馬人的安東尼,而是與克婁巴特拉七世宣戰。在前31年,安東尼和克婁巴特拉的艦隊在希臘西岸的阿克提烏姆灣與屋大維軍展開海戰,儘管安東尼海軍船隻較小,且訓練和水手都不充足。這場戰役在最盛行的傳說中,描述說兩軍在打得難分難解之時,後方的克婁巴特拉突然無故率領自己的艦隊逃離戰場,而安東尼看到克婁巴特拉離去,不顧自軍將士處境也跟著隨克婁巴特拉逃去,讓屋大維在亞克興角戰役獲得大勝。但當代並沒有證據說此戰是如此發展。此戰後,屋大維開始計劃入侵埃及,當他於前30年7月率軍接近亞歷山大時,安東尼的余軍一批批向屋大維投誠。



另外,克婁巴特拉有許多無可考證的故事,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有一次,克婁巴特拉宴請安東尼享用一頓豐盛的大餐,期間克婁巴特拉向安東尼玩笑般打賭,賭她可以一餐花掉一千萬塞斯特爾提烏斯(Sestertius)銀幣,安東尼答應了。第二天晚餐,克婁巴特拉還是擺出平常般的宴席,安東尼開始嘲笑這一切。到了用餐下個階段,卻只上了一杯很濃的醋,只見克婁巴特拉解下她一個無價的珍珠耳環,把它丟入醋中溶解,喝下這杯飲品。然而,這個故事最初是由老普林尼寫下的,但那時已經離克婁巴特拉年代一百多年了,而且組成珍珠的碳酸鈣是無法溶解於醋中,除非把它磨成細粉才會慢慢融解。

(6)安東尼之死

亞克興角戰役後,屋大維率軍接近亞歷山大,安東尼率領自軍和埃及的聯軍於亞歷山大近郊要與敵人決戰,然而不僅聯軍艦隊,還包含騎兵都捨棄安東尼並投入屋大維麾下,遭受大敗的安東尼絕望的哭喊,認為是克婁巴特拉和她的部隊背棄了他。當時克婁巴特拉擔心安東尼在絕望下會傷害她自己,或者是擔心自己會落入屋大維手上,她帶著兩個侍女躲到自己的陵墓中,然而安東尼卻認為克婁巴特拉已經自殺,悲傷中持劍刺進自己的腹部昏了過去,想要跟隨克婁巴特拉一同死去,然而這一刺無法讓安東尼致命,當他醒來後想請求周圍的人結束他的痛苦,但周圍的人都已經跑光了。

這時,克婁巴特拉派人來尋找安東尼。當安東尼知道克婁巴特拉尚活在人世,連忙讓人把他帶到陵墓門口,因為克婁巴特拉不願開啟陵墓的大門,只好讓重傷的安東尼從陵墓的窗口垂吊上去,由裡面克婁巴特拉等三個女人用繩子拚命拉上來。當克婁巴特拉見到安東尼快斷氣的模樣相當哀傷,甚至悲痛到爪扯自己的肌膚,毆擊自己的胸膛,自知死期將至的安東尼連忙安撫她的情緒,他要了一杯酒喝,交代一些遺言後,結束他的生命。

關於這座陵墓的位置尚未確定,普魯塔克曾描述這座克婁巴特拉的陵墓位在艾西斯神廟中,並說它有一個面朝濱海的窗口。然而埃及古物最高委員會(Supreme Council of Antiquities)認為它可能在塔波希利斯·馬格納(Taposiris Magna)神廟裡面或是在周圍,這座神廟是托勒密王朝時所建,同時也供奉艾西斯,另外在這裡也發現數十枚克婁巴特拉七世的錢幣,這個神廟的位置在亞歷山大的西南方,約距亞歷山大48公里。



(7)自殺

在古代文獻中,尤其是羅馬人所記載的,大多認為克婁巴特拉是誘使毒蛇咬傷自己,而毒發身亡。但其中文獻最早的是斯特拉波,他是與克婁巴特拉同時期的人物,很可能曾經去過亞歷山大。他說當時流傳兩個有關克婁巴特拉的自殺版本,其中一個是她服用毒藥自殺,另一個即是用毒蛇「aspis」咬傷自己,但在數十年以後的許多羅馬詩人,卻提到她是由兩條毒蛇所咬傷 ,而150年後的歷史學家弗洛魯斯(Florus),以及60年後的維勒尤斯(Marcus Velleius Paterculus)提到只有一條毒蛇。其它一些作者則質疑他們的歷史記載,並說屋大維很可能殺了克婁巴特拉。

普魯塔克寫作的年代在這件事的130年以後,他描述屋大維成功在安東尼死後俘虜克婁巴特拉,並把她囚禁於她在艾西斯神廟的陵墓中,還命令自己的自由民以巴弗提(Epaphroditus)監視克婁巴特拉,防止她有尋短的行為,畢竟屋大維有意讓她活著回羅馬,為自己的凱旋式添加光彩。然而,克婁巴特拉已心有死意,也清楚屋大維的企圖,在以巴弗提沒有察覺下結束自己的生命。普魯塔克說當時屋大維匆忙趕到時,克婁巴特拉已於床上逝世,她的侍女艾拉斯(Iras)死於她腳旁,而另一位侍女卡爾萌(Charmion)也搖搖欲墜,在整理克婁巴特拉的頭冠後隨即死去。普魯塔克接著描述毒蛇是藏在無花果籃子中,由鄉民帶進來給她。克婁巴特拉讓毒蛇在自己手臂咬一口。普魯塔克同時也記載其他說法,如毒蛇是藏在瓶子中,克婁巴特拉借著一根紡錘去撥弄激怒它,再讓毒蛇咬自己手臂。還有一說克婁巴特拉是把毒藥藏在空心的束髮針中,後服毒自殺。普魯塔克也透露沒人知道克婁巴特拉真正的死法。然而,普魯塔克說屋大維回到羅馬的凱旋式中,克婁巴特拉的雕像被塑造出毒蛇藏繞的樣子。

另外,另一位與普魯塔克同期的羅馬史家蘇埃托尼烏斯也說克婁巴特拉是被毒蛇咬死。

英國文豪威廉·莎士比亞最後為這段悲劇描繪出一個場景,克婁巴特拉抓著毒蛇,讓它在胸部咬一口,在莎士比亞之前,大眾認為克婁巴特拉被咬的地方僅有手臂。

隨著克婁巴特拉與其兒子的逝世,托勒密王國成為歷史,埃及最終淪為羅馬的一個行省。

【更多精彩文章,請關注微信公眾號「世界民族與文明歷史」】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