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軍事

訂閱

發行量:185 

柏林峰會可否化解利比亞危機 專家:邁出「積極一步」但距終點尚遠

本月19日,多國代表齊聚德國柏林,召開利比亞問題國際大會,商討利比亞危機。而利比亞國民軍在戰場上占有優勢,他更希望乘勝追擊,但是他現在也沒有力量一口吃掉對手,所以也只好來參加這次會議。

2020-01-24 22:40 / 5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近期利比亞局勢持續動盪,兩大勢力割據對峙衝突升級,引發國際社會廣泛關注。本月19日,多國代表齊聚德國柏林,召開利比亞問題國際大會,商討利比亞危機。那麼,此次柏林峰會真能解決利比亞問題嗎?利比亞內戰形勢將如何演變?就相關話題,我們邀請軍事觀察員梁永春為您深入解析。

據報導,包括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在內的12個國家的領導人或高級代表,以及聯合國、歐盟、非盟和阿盟領導人出席了1月19日在德國首都柏林舉行的旨在解決利比亞問題的柏林峰會。這次峰會參與國家之多、參加代表規格之高引發了大家不小的關注。為什麼這麼多國家積極參與利比亞問題斡旋呢?

梁永春:利比亞正在經歷一場內戰,這其實是當地民眾對兩種政治體制的選擇。民族團結政府宗教色彩比較濃厚,而利比亞國民軍的領導人哈夫塔爾推行的是世俗化政治路線,到底哪種體制更適合利比亞國情這得由當地民眾自己來決定。但是利比亞的局勢發展又在輻射影響周邊地區,所以它又變成了一個國際問題。這場戰爭產生了大批難民渡過地中海逃亡歐洲,這對法國、義大利、德國等歐洲國家形成了很大衝擊。

另外,土耳其現在力挺民族團結政府,而希臘又站在利比亞國民軍這邊。那是因為土耳其以出兵援助為條件,和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簽訂了一個海上劃界條約。不僅是占了利比亞的便宜,還損害了希臘的海洋利益。這樣一來這對冤家就把自己的利益恩怨和歷史糾葛都帶到了利比亞。

埃及是利比亞重要的鄰國,當然也是利益相關方。埃及總統塞西和利比亞的哈夫塔爾一樣都是軍人出身,都堅持世俗化的政治路線,也都想壓制國內的宗教政黨,所以埃及支持哈夫塔爾領導的利比亞國民軍。因此我們看利比亞雖然是一個北非的小國,但是他們的走向可以說牽動著中東、北非和歐洲整個大棋局,這場內戰也就越打越複雜。

關於利比亞問題的這次峰會是由德國總理主持,在柏林召開。一向以世界領袖形象自居的美國,這次為什麼沒有出來當主角呢?

梁永春:川普不僅對利比亞不感興趣,他對整個非洲都不感興趣。這次利比亞問題國際會議確實主角是歐洲,德國擔任東道主,默克爾主持,法國總統馬克龍和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全程參加,俄羅斯總統普京也到會捧場,中國、美國都派出了高級代表。這個會議也達成了一定共識,現在各方正在落實會議的要求,包括在利比亞停火,成立聯合軍事委員會來監督停火等等。總體來看,這次會議至少可以打個80分。

歐洲國家和利比亞隔海相望,他關注利比亞局勢發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關鍵是歐洲國家以什麼方式來關心和介入。2011年法國等歐洲國家出兵干涉利比亞,剛推翻卡扎菲政權的時候他們還洋洋得意,結果這個所謂的民主的榜樣很快就變成了歐洲的惡夢。因為有上百萬的利比亞難民先後湧進歐洲,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在整個北非滋生蔓延,歐洲國家可以說搬起石頭狠狠地砸了自己的腳。這一次面對利比亞內戰他們就不敢再貿然出兵介入,而是呼籲政治解決了,這也算是吃一塹長一智。但總體來說歐洲國家確實通過介入利比亞問題,在整個周邊進一步樹立了自己積極的政治形象,在一定程度上在處理自己周邊安全問題方面正在取代美國的作用。

此次柏林峰會取得了一些成果,比如與會各方同意遵守對利比亞武器禁運,並共同促使衝突各方將停火轉化為長久和平。可是利比亞衝突雙方代表,在當天峰會上並沒有實現直接會面。德國總理默克爾說,她與衝突雙方代表分別進行了會談,但發現雙方分歧實在太大。那這次峰會的召開能不能解決利比亞的問題呢?

梁永春:這次會議是個好的開端,但是離終點那還遠得很。利比亞國民軍領導人哈夫塔爾和民族團結政府總理薩拉傑這次都參加了柏林會議,但是這兩個人別說坐下來談判,連見個面都不願意,最終兩個人都沒有參加集體合影,好像開這個會和他倆沒有什麼關係一樣。這兩個主角視同水火,這場內戰怎麼能終結呢?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現在只能控制的黎波里和周邊的少數城市,所以他是想通過參加這個會議以拖待變尋求外援。而利比亞國民軍在戰場上占有優勢,他更希望乘勝追擊,但是他現在也沒有力量一口吃掉對手,所以也只好來參加這次會議。

這次國際會議要求停火,這對國民軍形成一定製約,但同時也要求實行武器禁運,包括不允許外國對利比亞進行軍事干涉,這對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包括土耳其形成了一定製約。所以利比亞內戰雙方對這個會議的結果都不是特別滿意,但是也都能勉強接受。現在他們是按照會議要求聯合組建軍事委員會來監督停火,但實際上雙方還是在積蓄力量尋求變化。利比亞這個國家不可能一直分裂下去,新的戰火隨時還可能會點燃。


記者:王冰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