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資本論

訂閱

發行量:96 

專訪恐龍影業CEO孫嶸:做有「品牌」的公司、做「有力量」的電影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用這句總在艱難時刻激勵人心的話來形容2019年的影視行業再貼切不過。2019年中國電影票房達到642.66億,全年生產電影數量1037部,票房過2億國產電影僅為30部。這其中11月國產電影票房冠軍是《大約在冬季》,票房2.27億。

2020-01-03 10:3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用這句總在艱難時刻激勵人心的話來形容2019年的影視行業再貼切不過。2019年中國電影票房達到642.66億,全年生產電影數量1037部,票房過2億國產電影僅為30部。這其中11月國產電影票房冠軍是《大約在冬季》,票房2.27億。令人好奇的是這樣一部戰績不錯的電影背後主控方恐龍影業,似乎是一張行業的新面孔。做電影需要豐富實戰經驗,這是成過事和吃過虧的人都心知肚明的。而熟悉這個團隊的人,第一眼就能看出來,他們都是電影行業的老兵,「恐龍影業」其實是孫嶸等核心團隊從之前的上市公司出來後創立的,是電影《天將雄師》、《功夫瑜伽》、《鐵道飛虎》、《英倫對決》、《我不是潘金蓮》、《逆時營救》、《黃金兄弟》等一系列主流商業影片項目的主控或宣發主導核心團隊。

孫嶸和她的夥伴們在2018年4月啟動運營了新公司恐龍影業,而《大約在冬季》是第一部推出的電影,目前來看,這部影片在商業上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成功。

在電影市場越來越趨於理性和成熟的大環境下,一家新興的公司是如何把控這樣一個體量的項目,帶著這樣的好奇,娛樂資本論的記者採訪了恐龍影業創始人孫嶸及其合伙人,在深度復盤《大約在冬季》一路走來的同時,也交流了恐龍影業在開發理念、公司定位、內容布局方面的思考。


恐龍影業創始人CEO 孫嶸


製作幕後:公司首秀,停掉其他項目為《大約在冬季》保駕護航

Q1:《大約在冬季》為什麼會成為恐龍影業的第一部電影?

孫嶸:行業里有句話叫「每個項目都有每個項目的命」,不同的項目遇到不同的團隊也是冥冥中有天意的。其實一開始恐龍影業籌備中的項目不是《大約在冬季》,而是另外一個。但機緣巧合與齊秦小哥和饒雪漫相識,他們一直在孵化這個項目,與這兩個創作人的初次見面,大家聊的非常愉快。我看了同名小說後被這個故事打動,而在這個項目上,齊秦表示作為總策劃他自己會深度參與其中,他也非常愛惜自己的IP。他不希望把IP賣給一家公司就不管了,非常看重創作理念上的契合。

我的判斷是一個有著成功影視改編代表作的暢銷書作家,一個傳奇的華語歌壇巨星,一首家喻戶曉的歌曲,這個組合有可能碰撞出火花,是一個有潛力的IP;同時恐龍影業作為一個製片人中心制的公司,我們專業的操盤能力和市場判斷可以跟創作方形成互補,產生1+1大於2的結果。

確定了《大約在冬季》這個項目之後,我調整公司計劃,其他項目為《大約在冬季》讓路,集中所有資源在這個項目上。希望把這個項目做成公司面向市場的「頭炮」,盡一切力量完成一部不錯的作品。

Q2:在操盤和運營《大約在冬季》這樣一部愛情電影時,您和團隊遇到了哪些挑戰?

孫嶸:挑戰太多了,甚至在項目里和團隊吵過架,有一次還失態和大家一起痛哭的情景仍歷歷在目。


項目從2018年6、7月份接觸,到8、9月份開始碼盤,再到2019年2月開機,4月底殺青,11月15日上映,一年半左右的時間,看似很順利,但實際上和所有電影項目一樣,這個項目也曾經瀕臨生死邊緣。比如項目推進到去年10月,正好遇到影視行業稅務風波,整個行業一下好像冰凍住了一樣,從演員到公司,再到大的平台幾乎所以人都在觀望。

這個時候,要篤定地推進一個項目,需要極大的信心和決心。還記得到12月底,主演和部分主創的正式合同遲遲還沒簽下來,項目在融資進度上也比計劃中要延遲一些,而實際上項目在12月初已經建組了,並且電影里有冬天戲,必須按時拍攝。原定2月份開機的日子越來越近,中間還橫跨了春節,當時和我們在同一賓館籌備的其他幾個組都相繼解散了,這種懸而未決的壓力和焦慮感外人是無法感受到的。

說到創作上的挑戰,愛情電影很多人覺得很好拍,風花雪月拍到很浪漫就好了。但是其實劇情片非常難,尤其是現實題材的,每個觀眾都有自己的觀點,那麼對於劇本和人物的設定要求會非常高,我們的劇本修改了很多次,有很多爭執也有時候會迷茫,不斷去論證。愛情片到底拍成什麼成色,我們非常希望在電影行業內能夠留下一個可以稱為作品的項目,因此在主創班底的搭建上,不遺餘力的一直在邀請李屏賓、鄺志良、李丹楓老師等這些行業內大咖來保證影片品質,中間的經歷真是一言難盡,大家知道大咖們手上的活兒是不斷的,我們要在既定時間內把他們都在一個項目里組合起來,想一想都覺得很困難,但是團隊就這樣堅持一個個磕,當每一個回復確定下來的時候,都是一劑強心針。至今我記得主演和主創們的所有合同最後時刻敲定下來那天,我當時在外地,饒雪漫第一時間和我通電話,得知這個消息,我們兩個人在電話里激動地跳了起來。

Q3:作為項目的總操盤手,您在進行項目融資操盤中有什麼成功經驗麼?

孫嶸:任何一個電影都不是一個人或一個團隊就可以成事的,電影是非常複雜的行業,需要我們聯合志同道合的小夥伴們作為合作方,一起助力和保駕護航。我作為總製片人,需要在整個的碼盤過程中,清楚地找到資源互補的合作方。實際上,一個成功的商業電影,都需要合眾連橫。

這個項目里,我很滿意和也很感激各聯合出品方的助力,我在選擇合作夥伴的時候,已經做了充分的考慮。在行業內十幾年了,基本上業內大公司都合作過,我知道各家的優勢是什麼,企業風格又是什麼,怎麼樣去組合大家的資源,才能搭出一個最利於項目穩定和成功的盤面。

現在回想起來,我和團隊在行業內還是有一些信任背書的吧,大家都知道你不會亂來,所以願意去支持你,去幫你完成這個項目,我覺得還是過往項目合作累積了經驗和人品,哈哈。

宣發背後:擁有製片人思維的實戰營銷團隊前置營銷深度介入

Q4:在《大約在冬季》這個項目中,恐龍影業不僅僅是出品方及運營操盤手,旗下團隊還負責了宣發的主導及執行,這樣雙重的角色有什麼優勢麼?

孫嶸:嗯,雙重角色一定是對項目了解最深入以及在項目里沒有退路的呀。我們最近也都在復盤整個項目,有好的地方也有需要改進的經驗。復盤整個宣發過程可以發現,最終可以取得2.27億的票房成績,離不開團隊在宣發上的製片人思維的基因和堅持到最後的韌勁。要對項目定位有深刻的認知,一定不能是後期才進入的宣傳供應商,這樣宣發團隊可以在項目策劃期、拍攝期、後制期帶著市場端的思維,將後續營銷相關的點,引入到項目製片中,從而實現營銷的前置。


《大約在冬季》的音樂營銷預埋從開機甚至劇本階段就開始了,而且這套策略貫穿了宣發的整個過程。這種製片思維的營銷能力或者有營銷思維的製片能力會成為團隊的標籤,並在接下來的項目里延續下去。舉例來說,現在公司正在籌備的下一個項目,還在讀劇本的階段,營銷團隊已經進來開始工作了。

Q5:《大約在冬季》這樣的項目其實有很多可營銷宣傳的點,比如歌曲IP、卡司等等,那作為一個有製片人思維的營銷團隊,在本次項目中最終確定的營銷策略與方向是什麼呢?

孫嶸:早在開發《大約在冬季》之初,大家就意識到音樂是這部電影的靈魂,也是釋放情緒的出口,我們把它叫做「音樂故事的愛情力量」。把握這首歌帶來的普世愛情情感和愛情故事共鳴,是後期宣發必須傳達出來的情緒化營銷點。


為了充分釋放愛情音樂的情感力量,這次一共做了五首歌及MV,包括安排馬思純唱人物主題曲《安然》,邀請當紅歌手阿雲嘎唱了一首冬季歌曲《沒有你的冬季》,莫文蔚和齊秦合唱的片尾曲《可惜了》,還有群星版的《大約在冬季》,而到了路演的時候,則是通過大家合唱的形式,喚醒大家的愛情記憶。


我覺得隨著中國電影的工業化,好的營銷團隊應該具有更大更宏觀的格局去做宣發,能夠站在製片人角度去思考和判斷一些和宣發有關的工作,這背後需要的是多個項目的歷練和項目給予的空間。現在一些導演都身兼了營銷負責人的角色,但真正的分工是導演專注在創作上,身邊應有一個擁有強大製片思維的營銷團隊在項目初期就共同作業。

Q6:除了用音樂營銷來傳達電影的情感以外,在此次項目中團隊還有哪些有效的方式方法?

孫嶸:電影傳遞了「愛而不得」的情緒,讓人學會放手,學會成長。為了在片尾更加強烈地勾連起觀眾的情緒,這次與騰訊新聞合作了一支彩蛋。這種深度介入創作,跟電影本體形成關聯的做法,以往是很難實現的,需要跟導演團隊充分溝通。


這組愛而不得系列彩蛋特意找了新聞類工作室根據我們的策劃思路,真實徵集真實採訪大量素人完成,保證了物料的真實感,觀眾看了一下就會拉回現實形成代入感。而事實也證明,很多觀眾在觀影后發微博表示看到彩蛋後想到自己的感情,哭到不能自已,並紛紛引用了彩蛋裡面一位素人採訪者的情感金句。

Q7:上面提到,除了製片人思維,作為前置的營銷團隊非常有韌性和戰鬥力,這個韌性體現在哪裡地方呢?對票房有什麼直接的影響嗎?

孫嶸:在項目里具有強烈的責任意識,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適時調整營銷打法和節奏,是一個帶有製片人思維的宣發團隊非常重要的特質。影片在11月15日上映,從定檔到上映只有35天時間。所有傳播聲量目標在短期內要發酵,這對團隊也是很大的挑戰,但因為是內部團隊,大家非常理解也只能去拼,全力以赴。

特別值得提到的是從上映到映後三周,我們的要求是每天結合當天數據調整第二天的策略和動作。當時公司幾乎全員參與,從不同角度給出建議,大家在上映後兩周內都沒在夜裡12點回過家。在這個過程里,團隊不停發揮主觀能動性,不停輸出創意,一直以飽滿的戰鬥力戰鬥到最後,這不是任何一個普通宣傳公司可以做到的。

事實證明,努力是有回報的,影片從第一天預測總票房1.6億一直往上升,直到最後收2.27億,在幾次生死攸關可上可下的關鍵節點,宣發團隊合力用有效的策略及時影響到了市場端,確保了電影的氣勢和走向。當時很多業內人士對我們這部已上映兩三周的影片還在陸續發口碑圖以及做各種營銷動作感到驚訝,有營銷號深水娛樂也盤點和讚嘆了《大約在冬季》長線營銷的韌性,甚至貓眼和淘票票的評分在上映2周半後分別都還上漲了0.1分。

公司定位:做有「品牌」的電影公司、做「有力量」的中國電影

Q8:作為恐龍影業的第一個電影項目,您對這一份成績還滿意麼?

孫嶸:現在《大約在冬季》已經接近尾聲,1月4號將在網絡播出。回頭來看,在當下這種大環境下做出一部影片,還要在這個市場上,獲得一些聲量,並且獲得一定票房上的成功,在眾多出品方的信任和支持下,我們做到了。可以說,在愛情片類型里,《大約在冬季》做到了頭部製作,在今年的市場裡,也著實不易。對我們自己來說,這個答卷,我們還是滿意的。

Q9:目前的影視行業可以說是在重新洗牌的狀態中,恐龍影業在這樣的背景下入局,並且能快速完成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您覺得恐龍影業最核心的優勢是什麼?

孫嶸:專業團隊、生產力、業內資源,這三個核心競爭力是電影行業的門檻。

恐龍影業團隊五位核心創始人,我們每個人都在一個領域內獨擋一面。而團隊的完整和專業,保證了公司目標的可行性。除了我,黃禮負責內容品牌項目開發和策略營銷推廣,倫鵬負責國際投資及項目開發與製作,梓羚偏向藝人運營及國內項目投資製作,另外一位合伙人阿朗負責內容創作及編劇團隊管理。這個組合,覆蓋了影視產業鏈的核心環節,相互合作,構成了一個項目的閉環。


從左至右依次:梓羚、倫鵬、孫嶸、黃禮、阿朗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恐龍影業的 「工凡心」編劇團隊,我認為製片公司要自己掌握生產力。目前編劇團隊6人,已經在一起共事了多年,以往大部分時間在寫成龍的電影項目劇本,累積了很多大片經驗,尤其具有國際化視野。目前該團隊同時也在做一些公司內部孵化的其他類型影視項目,這其中包括電影和網劇,與時俱進的與當下觀眾對話是團隊對自己的要求。

核心資源可以說是電影行業的特性,電影是需要多人合作的行業,越是優質的核心資源越稀缺,而優質資源的整合無疑對於電影來說是保駕護航的,項目成功率也更高。我們在行業內十幾年做了很多頭部的電影項目,累積了經驗的同時收穫了很多業內同行的信任,不管是主創資源還是平台、其他製片公司,這都在項目的整合過程中是必不可少的元素。

Q10:《大約在冬季》之後,恐龍影業未來有哪些項目儲備?進行項目篩選的標準和原則又是怎樣的呢?

孫嶸:《大約在冬季》之後,恐龍影業的其他項目也提上了日程,現在正在籌備的是一個討論偏見為主題的現實題材電影,同時也在同步開發幾個項目,有動作類的、有奇幻類的、還有溫情類的等。不管什麼類型,公司項目開發的定位是要做「有力量」的商業類型片。所謂力量就是電影一定要輸出一些正向的價值觀,就像《大約在冬季》是教人放下讓人成長的愛情片。我認為電影是文化產品,不能只為了讓觀眾笑或者哭做電影,電影里一定要蘊含一些意義和價值,我在乎觀眾看完後心裡留下了什麼。所以恐龍影業未來出品的作品,一定要有一些被外界感知到的標籤,除了「有力量」必須還要在高品質、高品味、高品牌三個方面有所突破。

對項目的篩選原則,我們開發方向很明確,在內容本體上要做像恐龍一樣具有「力量」的內容,強大的藝術展現力、強大的個人情緒感染力、強大的社會影響力和強大的商業變現能力。在題材和拓展上,優先考慮有品牌化空間的項目,或者可系列,或者可衍生。

要做到這樣的目標,恐龍影業未來的方向會主要挖掘有一定經驗的新生代導演,就像這次《大約在冬季》一樣,找到合適的導演,雙方以一種平等的關係,一起成長。之前我們跟很多大導演都合作過,大導演有成熟的創作體系,商業風格,其實需要你的地方也很小。但年輕導演不一樣,恐龍這種類型的製片公司,和一些有類型特質的創作者結合,商業操盤上托著他們走,能夠保證項目的整體成熟性和成功率並融入我們的「力量」。



恐龍其實在新型的創作人才儲備上,早有布局。我跟我的團隊,一直在負責成龍慈善基金會的「成龍電影A計劃」公益項目,這個項目已經持續了三年,一直在孵化和挖掘青年電影人,包括了導演、製片人、編劇、攝影。每年報名的人都超過500,最終選出100-120人實戰培訓,三年已經累計超過了1500人的人才庫,而他們中其實很多都是業內的中堅力量,形成了一個良好的潛在合作關係。

Q11:恐龍影業的定位或者未來發展方向是什麼?

孫嶸:恐龍影業是一間製片人中心制的內容公司,不受制於單一風格的創作者。未來希望以品牌創造為核心驅動,做有品牌的電影公司。所謂品牌,一方面是指用品牌運營的理念來運營電影,從而降低單一電影項目風險並增加項目的長尾收入,可能在好萊塢最成功的是迪士尼。另外一方面是指,我們需要有更大的勇氣去創新、創造差異點和活力點,打造核心競爭力,形成屬於自己的市場信用。這個「野心」有點兒大,但我們會一步步去努力。

這幾年伴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成熟,越來越多內容多元的題材湧現,這些優質電影背後的影視公司也成為了行業中堅力量。比如壞猴子、工夫影業等等,都是這類公司的代表。這類公司,創作出來的內容更加貼近觀眾,而且是一些細分領域的創新類型。像這些公司一樣做出細分領域的爆款已經形成品牌價值,是我們創立恐龍影業的目標和方向。

可以看到,剛剛過去的2019年,全年電影票房穩中有升,多樣性還是欠缺,但其實只有產品多元豐富了,才可能打造出品牌。目前高票房影片在全年的分布很不均衡,像我們這樣的中生代電影公司,無論是行業經驗還是資源都具備了一定的核心競爭力,我們希望未來首先可以在繁榮市場和拓寬類型多樣性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能擁有一席之地,未來逐步創建出自己的品牌,實現可持續性發展。

結語


今天,是2020年第一個工作日,也是21世紀第三個十年的開端,中國影視內容行業未來將面臨更複雜的政策環境,更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在創作多樣性內容的同時,也需要更全面的考慮項目的商業屬性和運營空間,讓影視行業形成良性的投資環境和循環。


像恐龍影業這樣的中生代公司,恰恰是中國電影工業化發展進程中要保持多樣性和創新性的重要基礎,在這個時候出現正逢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