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1940 

為了抗癌藥,他們第6次「擼鼠過年」

新華社合肥1月24日電 題:為了抗癌藥,他們第6次「擼鼠過年」新華社記者徐海濤上聯:青春有限志在奉獻福澤人類;下聯:勿問索取但求耕耘人間留名;橫批:鼠類英雄。除夕一大早,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強磁場科學中心的「鼠房」門口已貼好了春聯。

2020-01-25 21:5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新華社合肥1月24日電 題:為了抗癌藥,他們第6次「擼鼠過年」

新華社記者徐海濤

上聯:青春有限志在奉獻福澤人類;下聯:勿問索取但求耕耘人間留名;橫批:鼠類英雄。

除夕一大早,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強磁場科學中心的「鼠房」門口已貼好了春聯。36歲的副研究員齊紫平,和過去的5個春節一樣來到實驗室,換上白大褂,打開「鼠房」的燈。燈光像「起床號」,實驗架上的幾籠小鼠一下活躍起來,有的窸窸窣窣吃鼠糧,有的立起身來好奇張望。

觀察狀態,一隻只捧起來餵藥、稱重,齊紫平再用遊標卡尺測量小鼠身上的腫瘤大小。「我最高興的事,就是看到腫瘤變小,這說明我們的新藥有效果了!」他說。

齊紫平的同事鄒鳳鳴也早早地來到了實驗室,他們都是「中科院劉青松藥學團隊」的成員,負責著新藥研製流程中的重要一環。

「簡單來說,就是在小鼠身上模擬人的腫瘤發病過程。我們團隊每研製出一個有潛在應用價值的『新藥』,就要通過小鼠來測試抗癌效果和毒副作用。」鄒鳳鳴說,如果小鼠服用「新藥」後抗癌效果不好,或出現消瘦、拉稀、精神萎靡等症狀,意味著人類如服用也可能會有類似反應,需要進一步研究並調整「藥方」。

癌症之痛影響著千萬個家庭。「我們到醫院接觸過很多癌症病人,有的小孩前段時間還好好的,過段時間就看不到了,已經走了。」齊紫平說,「所以,我們做的是救命的事,很急!」

日夜兼程求新藥。從2014年起,劉青松團隊組建了8個人的動物實驗組,齊紫平和鄒鳳鳴因為技術角色的獨特性,成了「不能離開的人」。一年365天,除了偶爾出差,其他時間天天泡在實驗室「擼鼠」。

配藥、餵藥、添食、觀察、稱重、取血、解剖、記錄、分析……一絲不苟,一個環節也不能少。多個實驗同時進行,一年下來100多個項目,一天的工作也不能停。如果停了一天,就會影響實驗結果的可信度,兩個月一周期的實驗就得重來。

「我早晨8點來給『鼠房』開燈,晚上8點關燈,10點多回家,幾乎天天如此。」齊紫平說,他和小鼠之間的關係變得像搭檔、朋友,「有時候出差兩天,心裡還牽掛著小鼠,忍不住打電話問問情況。」

「代人生病」,小鼠的犧牲是為了拯救更多的生命。鄒鳳鳴說,他們嚴格遵守動物實驗倫理學,保持合適的飲食、溫度、濕度、光照、作息安排,避免不必要的痛苦,「儘量讓小鼠愉快地度過一生」。

上聯:擰成繩搏盡全力;下聯:狠下心共圓藥夢;橫批:新藥創製。正如實驗室里另一副春聯所書,過去幾年間,針對肺癌、腸癌、乳腺癌等疾病,劉青松團隊自主研發出20多種潛在的抗癌新藥。其中進展最快的是治療急性白血病的新藥HYML-122,已於2018年6月獲得國家批准,進入臨床試驗階段。

在很多癌症病例的背後,都有一群焦急等藥的人。齊紫平說,每當團隊有科研成果出來,就會有很多的患者及其親友打電話來,問新藥什麼時候能吃到。

「人堅持做一件事,靠的是一口『氣』。我們的這口『氣』,就是想早點把『救命藥』做出來。」齊紫平說,他們為每一點進展而欣喜,也常因科研的停滯而焦慮,感覺一年一年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又過年了。

齊紫平的老家在江西,現在坐高鐵回去只要兩個多小時,但他已5年未回。「前段時間與父親視頻,突然感覺他老了很多。」齊紫平說,雖然今年還是不能回去,但來自遠方家人的支持一如既往。

鄒鳳鳴的老家在山東,因為工作忙,去年孩子兩歲多了,才第一次帶回老家給父母看看。今年過年,她把父母都接來合肥,白天在實驗室「擼鼠」,晚上可以全家團聚,她感到很滿足。

他們說,目前正在研製關於胰腺癌和胃腸間質瘤的藥,今年還有幾款新藥要申報臨床試驗。

結束採訪時記者看到,在齊紫平他們日常「擼鼠」的藥物代謝分析室門口,貼上了這樣一副春聯——上聯:創新藥不忘初心;下聯:研藥理砥礪前行;橫批:科研報國。





文章標籤: